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4章 仁星不仁,义星不义

北斗妖星幽幽说道。
北斗妖星接着道:“北斗剑宫创立之后,一来为了壮大势力,二来为了道统传承,师傅开始收徒,最终收徒七人,被修真界称为北斗七子,按入门顺序来排,分别是北斗仁星,北斗义星,北斗智星,北斗勇星,北斗妖星,北斗魅星和北斗哀星,我们七人的具体名字,便不说了。”
北斗智星和北斗勇星已经死了?被仁义双星杀了?
“前辈,这件事情,你是听别人说的,还是——”
方骏眉闻言,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你以为我会因此放过你吗?”
北斗妖星情绪激动起来,竟然有泪水话落,且很快就泪流满面起来,全无之前的邪魅样子,伤心之中,带着股子无法宣泄的疯狂。
方骏眉心中,还有极多的疑问,但又不知道该不该问。
察觉到方骏眉看完,六面光镜,散为云烟。
方骏眉问道。
“前辈,仁星义星前辈,在性情大变之前,是否曾经离开过北斗剑宫?”
方骏眉问道。
北斗妖星闻言,目光聚焦看向他,没好气地说道。
敢情北斗七子之间,出现了祸起萧墙之事了。
……
“是。”
方骏眉再问,心中想到了唐杞。
“哪里有什么误会,难道他们杀了智星和勇星,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吗?”
方骏眉微微点头,继续往下看去。
北斗魅星是个女修,身材娇小,仿佛灵猫,相貌虽然不算太绝色,但别有股子灵动魅力。
又过了好一会之后,北斗妖星才再次看向方骏眉和-图-书,目光里已经多了一点其他东西。
北斗妖星接着道:“师傅离开之后,剑宫的担子,交到仁星和义星的手上,他们两个在师傅在的时候,还伪装的仁义当先,但师傅一离开,就暴露出了本性出来了,全是阴险狡诈的家伙。”
“前辈,你和北斗仁星前辈……”
方骏眉默然。
最后的北斗哀星,则是个气质忧郁的青年男子,那双深陷的眼窝里,仿佛藏着无穷无尽的悲伤一样。
北斗妖星没有多等,就直接说道。
自称北斗妖星的那邪气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他就是我们北斗七子的老大,我的大师兄,也是将我害到如此处境的人之一。”
他的身躯,剧烈挣扎着,仿佛若非天地之力的压制,此刻已经回去与他们拼命去了。
“仁星和义星,是一对孪生兄弟。”
“会否他们两位,被人易容顶替了?根本就是假的?”
话音落下,方骏眉头顶上方的剑元气,已经再次凝结起来,在他身边的半空里,凝结出了六面镜子样的东西,其中呈现出了六道人影。
方骏眉微微拱了拱手,连忙摸出伤药吞下,又盘座恢复起来。
简简单单的两段对话。
“他后来去了西方闯荡之后,修为越来越高深,实力越来越强,依然是在最顶尖的那个层次里,并且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北斗剑宫。”
不要看北斗妖星在方骏眉面前,强到不可一世,唾手擒拿。
但只要想一想,连北斗剑皇都要离http://m.hetushu.com开剑宫去其他地方追寻机缘,追求更高的境界,就知道修道之路,永无止尽。
方骏眉听的一震。
“别白费你的脑子了,在如今的局面下,除了帮我,你还有其他选择吗?若非是看在你也算师傅留下的一脉的份上,我连这个机会都不会给你。”
北斗妖星白了他一眼,怒声骂道。
北斗妖星!
感觉身体里的剧烈的疼痛,还在传来,忍不住又抽了一口凉气,小声道:“妖星前辈,如今误会既然已经解开了,可否先解开我的元神法力的封锁,让我疗伤一下。”
北斗妖星淡淡道了一句。
北斗妖星摇头道:“人可以是假的,但那手段如何来模拟做假?”
“多谢前辈。”
北斗义星的样子和北斗仁星一模一样,只是气质要冷峻的多。
绝非伪装,也没有这个必要。
方骏眉点了点头,再次思索。
首先就是北斗仁星,果然是浓眉大眼,一身正气的样子,那方正的轮廓,坚毅严肃的面庞,瞬间就能给人一种顶天立地般的奇男子的感觉。
“你要往西方去游历闯荡?”
你自己都说了,剑道丹心之上,还有第四重境界,那么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境界,那为什么仁义双星不可能中招?
“胡说八道,师傅他当然没死,只是感觉到修为到了某个极限,出去寻找突破机缘去了。”
等等,哪里不对。
北斗妖星冷冷问道。
北斗妖星面色一冷,十分笃定地说道:“但那是不可能的,你根本不懂m•hetushu•com,到了我们这个层次,心性意志,个个都已经锻炼的坚如磐石,不可动摇,仁义这两个家伙,又是我们七人里,最出类拔萃的,他们的剑心,已经向着第四重境界迈进,更加坚不可摧。他们两个,不可能被人迷了心志!”
北斗妖星神色更加复杂起来,更带着几分空洞,明明看着前方的方骏眉,又仿佛看着更加遥远的方向,也不说话。
话才说了一半,已经被北斗妖星粗暴打断道:“当然是我亲眼看见的,否则我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被他们两个一路追杀逃亡,幸亏最终仍被我逃脱,拣回了一条性命。”
北斗智星身材修长,斯文俊雅,双目清澈明亮,饱涵智慧的样子。
“我师傅北斗剑皇,和你的开派祖师桃花道人,该都是你们这边出生的修士,他的修道天分,十分惊人,北斗七剑诀都是他在龙门期的时候推演出来的,堪称惊才绝艳,尤其是隐星剑诀,比其他六剑诀,还要超出一个档次。”
奇功异法,邪丹魅术,肯定也是层出不穷。
“北斗剑宫在师傅,和我们七人,还有来投的修士的操持下,也是蒸蒸日上,越发兴旺起来。但这一切,自从师傅离开之后,就发生了变化。”
或许是看穿了方骏眉心中疑惑,北斗妖星冷哼了一声,但没有急着说什么。
方骏眉苦笑无语。
思索了片刻之后,方骏眉再次问道。
北斗妖星微微点头。
但这件事情,他完全不清楚,又怎好随便插手。
方骏眉道:“m.hetushu.com只学了这一门。”
“除了隐星剑诀之外,你还学了哪一门?”
“从左往右,依次就是他们六人的样子。”
果然,那大手在方骏眉身上连点,解开了他的元神法力的封锁,又无声散去。
方骏眉闻言哦然。
说完之后,北斗妖星陷入了沉默当中,眼睛里全是思索之色。
风啸声响,头顶上方的剑元雾气,再次凝结成一只大手,朝方骏眉的方向探来。
“你能想到的,我全想过了,我被他们追杀的时候,曾经试探过极多次,若有异常,早就被我发现了。”
……
语调再次阴恻恻起来。
难道真的是仁星不仁,义星不义?
果然够妖。
方骏眉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唏嘘。
北斗妖星瞥了他一眼,冷冷说道。
方骏眉闻言,脑子飞转,联想到他和北斗仁星起了争斗的事情,猜也猜的到,大概是什么事情。
北斗妖星咆哮起来,情绪激烈,一头雪白长发,都根根冲天而起来,一身法力气息鼓荡,却又被这里的天地之力死死压制住。
“剑皇前辈死了吗?”
所谓相由心生,虽然听起来有些肤浅,但多少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对这位看似妖异的前辈,感观也是渐渐复杂了起来。
……
“小子,我现在说的事情,给我牢牢记在心里,不准随便透露出去,尤其是几件紧要之事。”
方骏眉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前辈,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或者仁星义星前辈在做一些事的时候,有不得的苦衷?”
方骏眉哦然。http://www.hetushu•com
北斗勇星瘦硬如铁,肤色微黑,气质冷狠,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相貌则是要粗犷多了。
方骏眉知道对方定是打算解开自己的元神法力的封锁了,没有躲闪。
方骏眉听的目中精芒闪过,心道北斗剑皇不会那么没有眼力,竟然挑了两个伪善的阴险小人来做徒弟吧?北斗剑皇和他们相处了那么久,会看不穿?
又或者北斗妖星本就是奸邪之徒?
“小子,若你肯帮我一个小忙,我说不定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方骏眉有些尴尬的撇了撇嘴角。
北斗妖星凝视着方骏眉精芒暗闪的眼睛,又冷哼着道了一句。
若这样对方还不肯放过他,那他真的死的太冤枉了。
方骏眉点头同意。
方骏眉有些懵,眼中精芒一闪之后,立刻问道。
北斗妖星娓娓道来,一双细长的眼睛,全是尊敬之色,神色正经异常。
不过北斗妖星对那两位,心中已经有极大的成见,估计已经钻进牛角尖了。
这样的人物,会迫害自己的兄弟?
“这两个混蛋,把三哥和四哥杀了,我亲眼见到的……”
方骏眉苦笑,想想确是如此,叹息了一声之后,终是说道:“前辈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
方骏眉点了点头,仔细一一看去。
联想到刚才那两张一模一样的伟毅面庞,方骏眉怎么都无法相信。
北斗妖星接着道:“我们七人,全是师傅走了极多地方,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皆有非凡的修道天份才情。我们七人之间,虽偶有不睦,但总体来说,相处的还算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