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6章 白伊人

“怎么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什刹岛上,自然是各处亮起明灯或者荧石,照的亮如白昼,仿佛不夜之岛。
“你傻呀!”
“我对邪恶之徒,使过卑鄙手段,甚至使过冷酷残酷的手段。但我不能在得了别人的恩惠之后,去使这些手段,更不要说违背我所答应下来的事情。”
……
白伊人看着方骏眉老脸尴尬的样子,咯咯娇笑起来。
白伊人亦笑道:“那道友就愿意,自己那位亲密之人,继续忍受无臂的痛苦吗?”
“道友的意思是,你们磐心剑宗愿意接纳我吗?”
“我跟她怎么会是一样的?况且你对一个邪恶之徒,耍些卑鄙手段,又有什么问题?这么简单的道理,就算是那些凡人都深谙,亏你还在修真界闯荡了那么久!”
方骏眉只好这么说道。
方骏眉听的哈哈一笑。
老狐狸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否则拉拢方骏眉的时候,就不会使出那么多的损招来。
“道友挖的这个坑,我可不跳。”
方骏眉闻言,喉咙猛的耸了耸,下了肚的一口酒,几乎要沿着肠子喷出来。
白伊人狡黠一笑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来告诉道友。”
灵识扫了扫,没有找到庄有德,庄秀儿和李云袖,想必已经回去了,也打算回去。
“老夫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庄有德一如既往的老狐狸。
一只巴掌大小的透明玉瓶,仿佛冰制,其中又装着大半瓶天青色的乳样液体,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但应和-图-书该不是淳于谦当年提过的地龙涎。
但若是因此,付上一桩人情,将来做出一件令自己不痛不快,甚至后悔的事情来,那是值,又是不值?
方骏眉凝视着对方问道。
方骏眉完全分不出真假,心中直呼厉害,这么一个玩弄人心,又懂魅术的女人,真应该去跟庄有德一较高下,而不是他。
“我这个将来的要求,总不会是什么令道友太为难,或者无法做到的要求,若是真的那样,道友可以不答应。”
还是算了吧,你若是进来,我们磐心剑宗的男弟子们,只怕没几个能安心修炼了。
街道上的讨价还价之声,仿佛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里传来,嗡嗡在耳边,又远离心灵,予人不真实的感觉。
白伊人极懂人心,主动化解了方骏眉的尴尬。
由此亦知道,自己刚才那么打听,早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了。
庄有德也有些急了,冷哼着道了一句。
“我若真的是那样一个人,师兄还会拉我进宗,让我背负振兴宗门的重任吗?”
噗!
错过这瓶青空神乳,难道就没有其他灵药了吗?但鬼知道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得到。
另外一处酒楼之中,庄有德老脸板着,突然觉得方骏眉有些死脑筋,让他很头疼。
白伊人又补充了一句。
方骏眉出了某间店铺,猛一举目,才发现街道上的修士,已经少去了五六成,才意识到已经天晚。
方骏眉又是独自一人,苦笑了一下,就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位就是方http://m•hetushu•com骏眉方道友吧,有没有兴趣,在大赛开始之前,离岛去过上几招?”
白伊人改为传音说道。
白伊人前脚才走,庄有德的声音,已经响起在脑海中,可见这个老家伙,一直在看着。
方骏眉面色冷了下来,又道:“师兄不必再说什么了。”
方骏眉听的双目微眯。
方骏眉瞳孔微凝。
方骏眉心中,一片挣扎。
言语之间,无限失落。
方骏眉面色正了正之后问道。
难道打听了许久没找到的断肢重生的灵药,竟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一个魔门妖女,送上门来。
方骏眉皱了皱眉头,就松了下来,亲自为对方倒了一杯酒,不急不慢地问道:“道友如何称呼?”
“什么灵药?”
要不要这么大胆?
一双眼睛里,露出一个令人心碎的魂断神伤之色。
看着方骏眉的目光,恢复到冷静状态,白伊人心中,一阵惊讶,要知道她刚才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施展了葵花魔宗的迷神之术。
出了酒楼,依旧在坊市中游荡。
“青空神乳?老夫没有听过,不过这个小魔女既然敢找上你,在这一点上,应该不会玩花样,你要提防的,是她后面的交易条件。”
要不要这么火辣?
前两位听说已经跨入龙门之境,这白伊人如今还是道胎后期境界,想来就是这一批争榜葵花魔修的领军之人。
方骏眉醒来之后,眼底一缕寒芒,飞闪而过,但没有翻脸,淡淡问道:“道友现在,可以说说,你手里的灵药,究竟是和*图*书什么了吧?”
方骏眉出没于地摊和店铺之中,打听着消息,消息没打听到,倒是开了不少眼界。
故做沉吟之态,暗地里却传音问向了庄有德。
蓝裙女修嘴角,妩媚一勾,说道:“道友不先请我喝一杯吗?”
葵花魔宗这一辈里,有三个最优秀的修士,被称为葵花三魔子,白伊人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年纪最轻的一个。
庄有德听完,就开始没好气的数落道:“先答应下来,把东西搞到手再说,反正又不用立誓,将来她提出什么要求,不想做的一概不做就是。”
目中的魂断神伤之色,转为了无奈失落,仿佛之前说的是真的一般。
心神微恍的感觉,陡然渐渐生起在方骏眉的心里。
“道友要怎样,才肯将此物卖我?”
心中这么想,嘴上却不知如何回答。
方骏眉哦然点头,脑海中飞快闪过庄有德之前对他讲过的,南乘仙国各大势力的事情。
方骏眉摸出一把灵石,当在桌上,拂袖而去。
白伊人笑了笑,摸出一样东西来,放在桌上。
一瓶断肢重生的灵药,换一个未来可能是凡蜕修士的人情,这位白伊人,打的好算盘,也足够长远。
方骏眉听的面色一黑。
“说正事,道友究竟有什么条件?”
“逗你的呢,像我这样的魔门妖女,恐怕只有同样修炼过采补之术的修士,才敢答应我的要求,而就算我真的喜欢上哪个男人,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又是万千风情,油然而生。
方骏眉闻言沉默起来,眼前仿佛http://m.hetushu.com浮现过范兰舟袖子空空荡荡,在山中行走的样子。
方骏眉闻言,眼中渐亮。
但大部分的修士,仍遵循着凡人时期的习惯,昼出夜伏,渐渐散去,回住所休息修炼去了,反正也不急着这一天。
而最关键的是,他离开桃源剑宗已经有三百多年,谁知道范兰舟的手臂有没有重新长出来。
一阵沉默,窗边晚风吹来。
这世间之事,果然不是都能尽如人意的,而其他人修道天分或许不如他,但未必就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白伊人笑道:“有没有效果,道友得手之后,随便取了一个家伙的胳臂,试上一试就知道,我就不立誓言了。这瓶中之量,足够用两次了。”
“此物被我命名为青空神乳,是我从一处秘密之地里,偶然得到的,对断肢之类的伤势有奇效,一直十分珍惜,也没有示之于人前,因此几乎无人知道。”
白伊人闻言,陡然狡黠一笑,望着他道。
意识到不对劲,方骏眉心神陡然一凛,法力一运,灵台一清,就清醒了过来。
“中招了!”
白伊人似乎就等着他这一问,闻言之后,笑的越发妩媚起来,凑过脑袋,口中如兰似麝香气,几乎要喷到方骏眉脸上,压低着声音道:“道友陪我一夕之欢,这瓶青空神乳,就归你了。”
“算了,不逼你了,比起那些花言巧语,砌辞推委的假正经的男人,你总归还是好一些的。”
“果真有断肢重生之效?”
白伊人酒喝的极慢,动作优雅迷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全是迷http://m•hetushu.com离之色,仿佛已经微熏入醉了一般。
此女言语,风清云淡,仿佛取了一个人的胳臂,就好似吃饭呼吸一般自然,不愧是魔门中出来的修士。
方骏眉也将心中那点焦急深藏,没有急着追问。
……
白伊人道:“道友答应帮我做一件事,这样东西,就可送给你,算道友欠我一个人情。”
蓝裙女修盯着方骏眉皱了又松的两条极好看的眉毛,咯咯一笑,说道:“我的名字叫白伊人。”
……
“道友可以慢慢考虑,但这一次的潜龙榜之争结束之前,请务必给我一个明确答复,否则这桩交易,就算作废。”
方骏眉当然不会以为她喜欢上自己了,甚至不知道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有多少媚惑的成分在其中,心中生出一丝丝同情的同时,暗暗提醒自己提高戒备。
以她的水准,除非是饱经世情,又或者心志极坚的修士,否则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回过神来。
仿佛平生首次,要和庄有德翻脸一般。
“浪子回头,为时不晚,道友若真的有心脱污去浊,总还是有明路的。”
方骏眉没有听过此物。
说完,立刻又补充道:“这瓶青空神乳,道友尽可先拿去用,亦不用立任何誓言给我,我相信道友不会食言。”
才走出几步,陡然有平静异常的男子声音,响起在脑海之中。
“什么事?”
方骏眉问道。
白伊人完全掌控局面,笑着道了一句,将玉瓶收起,飘然而去。
方骏眉将刚才之事提了提。
魔门的女修士,都是这么直来直去吗?
方骏眉冷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