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7章 三雄聚首

说完又道:“在下自知,我们天邪剑宗的名声不太好听,其他宗门更是对我们多有误会,若是道友不放心,可以把庄前辈一起喊上。”
此时此刻,了望台中,有三道身影站立,一起看向他的方向。
显然将方骏眉眼中神色看的清清楚楚,火上还要再浇一勺油。
那相貌寻常的男子,笑了笑道:“在下相空禅,这两位是我的师弟慕容野,师妹风弄雨,见过方道友。”
即便如此,一双眼睛里,已经是杀机直闪。
方骏眉听的目光又寒一截。
相空禅见状,目光微微愣了愣。
飘扬的黑发。
此人更阴损。
“除了他们三人,很有可能,还有龙门修士埋伏在岛外,不可托大。”
不过仍旧继续朝前走去,没有必要平白逞英雄,岛外若有龙门修士伏击,后果难料。
二十五六岁样子,中等身材,穿着一身天蓝色长衫,相貌也很寻常,背负着双手,正对着方骏眉的方向,笑容有些深不可测,但眼中的锐利之芒,比起另外两人,明显更加强烈。
方骏眉传音问道。
另外一人,是个浑身杀气腾腾的高大汉子,仿佛杀过极多人一般,面上伤痕累累,相貌粗犷,虽然是道胎后期境界,但和方骏眉一样,竟然已经重瞳,一双冷峻的眼睛,全是坚毅不屈之色。
“回去答复他们,准备开打,我来替你掠阵!”
……
说完之后,笑着离开。
街道之边,一阵沉默。
就在这时,陡然有熟悉的声音,同时响起在二人的脑海之m.hetushu•com中,声音里带着打趣戏谑之意。
三人均不是什么好鸟,相空禅阴险狡诈,慕容野贪婪霸道,风弄雨则是个残忍嗜杀的女修。
方骏眉十分无赖的道了一句。
第三人最是平凡。
一人环抱双臂,倚靠在一根柱子上。
这位风弄雨,果然擅长弄风弄雨,说起话来,比慕容野更加阴损。
一个叛离了不动峰的大师兄,一个被逐出了不动峰的五师弟,异地他乡重逢,一时之间,竟全停住脚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
“你们两个,说话太过分了。”
慕容野冷嘲热讽起来,仍旧是传音给方骏眉的,也包括其他两人。
相空禅的声音,在此刻响起,阴恻恻道:“道友,得罪了,我这师弟师妹,向来不怎么会说话,那我们三个,就在这里等你一刻钟时间。不来也没关系,毕竟若是战前输了,折损了心气,影响到潜龙榜之争,那就得不偿失了。”
天邪剑宗年轻一辈的邪名,大半是由他们创下的。
风弄雨的声音,亦跟着响起,有些怪声怪气。
文秀俊雅的面庞,又挺拔如山的健壮身躯,秀气里糅合着霸气,两只眼睛,仿佛两块黑宝石,深邃中隐透微闪的精芒,一身气息,如崇山峻岭。
三人两男一女,各具奇相。
方骏眉听的笑了笑。
但令方骏眉震惊的,却不是他,而是那身穿黑甲的汉子。
而方骏眉这一边,在又走出了十来步之后,竟然脚步猛的一停,眼睛里露出震然和-图-书之色。
相貌之美,自然不用多说,目光大胆野性,有种野猫般的女性之美。
相空禅笑的极温和的传音说道,一副遇见知己般的样子。
看似朴素,身上却环佩叮当,即使隔着数里远,方骏眉都能听到风中传来的叮叮之声。
二人闻言,灵识扫去。
我就是这么一说啊。
“慕容师兄,你这么说便不对了,这位方道友若是胆子小,怎敢在自己的宗门里,杀了师弟?”
方骏眉目中精芒闪了一下,灵识扫去,寻找起此人。
第二人是个女修,穿着一袭蓝白相间的素服,又与寻常女子服饰不同,露出了两截雪白的小臂来。
听口气,似乎已经从谁的嘴里,打听到了他的底细。不用问也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从东边来的人。
方骏眉微微点头,结合庄有德对他的介绍,已经知道他们三人是谁了。
“师妹说的是,这样的人物,最适合进我们天邪剑宗的,偏偏他不识趣,进了一个小破宗门。”
虽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但方骏眉也只能忍着,以后再找机会,找回这个场子。
……
天邪剑宗这一辈里,有四大剑修,最受瞩目,排第一的人,名叫萧无愧,但已经垮入龙门初期,随后便是相空禅,慕容野,风弄雨三人。
这一次,相空禅三人,再没有声音传来。
可以想象,此人心中藏着的一团火,甚至是后悔死了当初吃下那样灵药,否则未必不能道胎后期感悟。
方骏眉道:“我原本不想打的,现在决定回和*图*书去把我新宗门的那位师兄喊来掠阵,我要让他们的潜龙榜之争,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相道友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回去问一问庄师兄,看看他有没有空吧。”
继续朝前走去。
方骏眉背负在后双手,已经握拳,发出轻微的咯咯响声。
既然如此,就更加不能轻易离岛。
方骏眉微微吸了一口气,将杀意收了下去,传音回道:“刚才被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挑衅了,真想宰了他们。”
难得见到这样的方骏眉。
而他也是被气的脑子微昏,竟忘了庄有德给他的那张示警玉简。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顾全龙锦衣的面子。
“吆吆吆,我看见什么了,我们宗门的两个叛徒,聚到一起了。”
一时之间,似乎也有些为难起来。
还是龙锦衣先说道,而且是谨慎的灵识传音,声音低沉威严。
相空禅此人,显然也此道的高手。
……
“怎么回事?”
明月之下,一栋百丈黑楼,高高耸立,有直刺云霄般的姿态,也不知道是什么用的。
三人在悄无声息之间,交换了一个无奈眼神,对方不受激,他们总不能在岛上开打。
金色的长袍。
那身穿黑甲的汉子,在见到方骏眉的一瞬间,竟然也呆了呆。
龙锦衣霸气回道。
方骏眉将刚才之事道来。
至于那杀气腾腾的高大汉子,见到龙锦衣停下,也停了下来,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方骏眉,半句话也没有多问。
龙锦衣听完,想了想,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和图书?”
北方几百丈外,某间店铺的大门口,一个青年,一轮太阳一样,光彩照人的站立在那里,笑的有些鄙夷的看向二人的方向,但眼睛深处里,却全是欢喜之意。
而当流白子招募方骏眉的消息,传进了天邪剑宗里,被相空禅知道,以他的性子,只怕是要嫉妒气愤到要疯的。
很快,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他们这些自诩天才的家伙,不是最喜欢找人打架吗?这个小子竟然仿佛没兴趣?
“原来所谓的在道胎中期里感悟剑道沥血的家伙,也只有这么一点胆色。”
仿佛胸怀坦荡。
……
其中一道身影,黑色盔甲,银白披风,走动起来的时候,仿佛一座山一样,身姿雄伟挺拔,面孔更是硬朗异常,两只精芒微闪的瞳孔,乌黑深邃若星辰海洋。
……
看向方骏眉的目光里,看似冷凝,讥诮暗藏。
那高楼顶部,是个伞面样的顶子,顶子之下,则是个可以站人的了望台。
方骏眉闻言,却有些为难起来。
而这种手段,使多了也令人反胃,唐杞当年,就在方骏眉身上使狠了。
脚步戛然而止。
“道友,听说你也已经剑道沥血,今日一见,在下心中,技痒难耐,不知可否赏个脸,一起去岛外找个地方,切磋几手。”
此人是个高大雄健的男子,三十出头模样,肤色微黑,高鼻深目,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小半面庞,予人一种暗夜中的鹰枭般的感觉,目光锐利如剑。
此人正是——久违的龙锦衣。
听到这里,方骏眉越和图书发肯定,这三人心存着什么鬼主意,这么激自己离岛一斗,就算不是要杀了自己,也起码要令自己重伤,无法参加这一次的潜龙榜之争。若无意外,相空禅是把他当成竞争第一名的最大对手了。
龙锦衣听到他的话,嘴角勾了勾,沉冷的眼中竟露出一个欣然之色,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
慕容野又跟了一句。
方骏眉闻言,目中寒芒微起。
三人之中,又属相空禅最强,原因无他,因为此人和方骏眉一样,也已经是剑道沥血境界。
这段话令他感到好熟悉,当初唐杞易容后的方石,最喜欢耍提前算到方骏眉想法,然后早一步用言语来拿他的手段,令他进套。
“为何满面杀气的?这里是什刹岛,不要乱来,否则是要被取消了参赛资格的!”
很快,方骏眉掉转头颅,脖子仰起,看向南面方向里的一座高楼。
此时此刻,一只雪臂搭在那前一人的肩膀上,也看向方骏眉,眼睛里带着好奇般的打量之色,似乎没有什么杀意,但也只是似乎。
步履继续向前。
方骏眉心念电转,猜测着三人的来意。
慕容野和风弄月也有些傻了。
相空禅的剑道沥血,也是通过丹药手段达到的,而且此事南乘仙国皆知,在这样的局面下,此人始终被看低一线,被认为根本不是君白鹤那个层次的修士。
“阁下和另外两位是谁?”
只见前方一个十字路口的侧面拐角处,竟然走出两道身影来。
龙锦衣目中精芒一闪,再次问道。
龙锦衣闻言,目光微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