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50章 斩立诀

这一组十人里,没有龙锦衣等七人在内,但无论是通天阁的“通玄雷帅”左擎天,还是神木海的碧天歌,又或者散修中的云无影,均是实力坚强的修士。
“虚空没有坍塌,不是空间之气凝结而成,是杀意,大师兄心中,好重的杀意!”
……
第三组结束之后,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时辰。
那刚来的“铁面剑仙”卫西风,更是看的眼中精芒直闪。
余尘微微叹息了一声,指尖一点,撤去禁制,然后朝旁边有些吓傻了的执事弟子示意了一下。
瞪大了眼睛,瞳孔猛睁,仿佛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
有人大赞。
飞花真人出身龙虎山,是龙虎山这一辈里,颇有几分盛名的修士,一手五行法术,使的变幻莫测,配合龙虎山的独门符录,更是难以为捉摸。
看到这一剑,方骏眉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嗤啦——
“第三战,天欲子对木晚风。”
这灰色大手,也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但对于龙锦衣来说,明显已经足够用。
“幸好没有跟这个家伙分到一组。”
方骏眉平生,是首次见识到了这么多高明的各系法术,和千奇百怪的法宝,他关注的最多的,还是那一个个掐诀的手势,心中思索着,将其中的玄妙之处,转化为剑印的可能。
一场场大战,轮番上演。
最终,左擎天,碧天歌,云无影,均战胜了对手,添上了一胜战绩。
不只是他,包括所有修士,都在这一瞬和*图*书间,生出震惊感觉来,站起大片修士。
而他的对手齐楚,乃是散修之中的翘楚,常年活动在南乘仙国的南方一带,是个火修,一手火法,娴熟无比,使用的火焰,更是一门五阶火焰,威力十分不俗。
龙锦衣道完那四个字,不再废话,也没有离开,掠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摸出几粒丹药吞下,竟然就继续大摇大摆的看了起来。
“我认输!”
第四组登场,这一组里,不光有唐杞,还有一个磐心剑宗的修士——拓拔海!
有人暗暗庆幸。
“多谢前辈。”
唐杞身边不远处,“人妖”凤回眸,看向龙锦衣的目光,阴冷无比,这第一战里,葵花魔宗的弟子就被斩杀当场,无疑是令他这个带队长老,面上无光的,况且黄道本身,也是一位长老的弟子,回去之后,更难交代。
原因很简单,以龙锦衣展现出来的实力,得到第一,几乎是十拿九稳,如此一来,其他人可说已经有一败战绩。
紧接着就是第二组登场。
因此,不少修士,竟看的无精打彩起来。
血腥和死亡!
唰!
“第四战……”
方骏眉的双眼,还在看向台上的虚空,心里直念叨。
此人只能急急忙忙的抡起双拳,砸向了这只灰色大手,轰隆之声再起。
众人清晰的看到,龙锦衣这一剑劈出之后,以他的肉身为中心,生出一层无形力场,这力场一直延伸到了躲闪的黄道身前,并最终——http://m.hetushu.com凝结成了一只虚幻的灰色大手来。
……
砰砰——
……
……
战斗还没开始,就有极多修士,精神大振起来,目光不时看向唐杞,唐杞自己,却依旧是面无表情。
而无论是二人中的哪一个,伤的都不轻,这一趟潜龙榜之争的基调,或许真的在朝着龙锦衣定下的方向去。
唐杞面色,还算平静,但目光比起平常,又深邃了几分,他自己的分组形势,自己最清楚。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打斗最终还是火气烧了起来。
“到底是闯天关时的第一名,意志之强,已经坚愈精钢!”
又是两个修士,掠上台去。
龙锦衣挑起黄道的储物袋子,随后收了,然后朝余尘淡淡说道,丝毫没有什么寻常道胎的战战兢兢之相。
与龙锦衣分到一组的修士,更是战战兢兢,他们要如何抵抗斩立决这一招,龙锦衣还藏着更厉害的手段吗?
其他如帝浩,哥舒正狂等人,也是目光大凝。
只看了一场,顾惜今就有了定论。
……
……
灰色大手闪电一般,凭空出现,又闪电一般,洞射而出,一把扼住了猝不及防的黄道的喉咙,高高提起!
只要一直赢下去,几乎肯定会和龙锦衣交手,他又该怎么办?
黄道的身躯,如同纸糊一般,一分为二,漫天血液,飞洒而起,染红了大片天空!
对阵其他人的时候,不敢随便认输。
“小子,我们葵花魔宗的储物袋子,可没有www•hetushu•com那么好拣,小心回去的路上不太平。”
剑锋的上方,是一张被腐蚀的有些狰狞的面孔,和一双冷峻无比的眼神。
平台之上,破碎的内脏,洒落了一地。
余尘淡淡说道。
连卓苍生都看的心中大赞。
龙锦衣掠下台来。
……
这一瞬间,有性子弱的女修,已经闭上了眼睛。
第三组登场。
仿佛是由灰色的空间之气凝结而成,又仿佛是由灰色的杀意凝结而成!
这一刻,无数修士默然,仿佛感觉到了腥风血雨的到来。
但比起龙锦衣和黄道的那一战,多了几分礼尚往来,少了太多的杀伐战意。
执事修士大声喊来。
龙锦衣已经闭目养神起来。
“呼——”
……
一场场战斗,再次打响。
“第二战,飞花真人对齐楚!”
而今天,还要再打一组!
下一刻,没有惨叫声起。
一直用了近大半个时辰,第一组的十人,才全部打过!
身上的血腥味道,冲到前后左右的修士,一阵头皮发炸,又半句话不敢说。
龙锦衣冷冷再道。
“这,这一战,龙锦衣赢!”
凤回眸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陡然响起在龙锦衣的脑海之中。
恐怖的力量,由那大手中,传进黄道的身躯里,镇压着他的法力,令他在短时间里,逃脱不得。
“好一个杀魔求道剑诀,好一个斩立诀!”
凤回眸阴沉着一张脸道,语带威胁。
“多谢前辈提醒,我会在什刹岛上,修炼个百八十年,再离m•hetushu.com开的,反正是一介散修,无地可去。”
黄道面上,青筋猛凸,两只眼珠子都被勒的要瞪了出来,心中滚涌起了乌云忽来的不祥感觉!
他不是贪婪之人,但心中更清楚,跟葵花魔宗没有任何回寰的可能,葵花魔宗也不会放过他,玩那些虚于委蛇的虚伪把戏,没有任意意义,黄道的储物袋子,不拿白不拿。
“小子,把黄道的储物袋子,给我还回来。”
格外要提的是云无影此人,也是剑修,而且是受到老狐狸庄有德鼓惑,有意投进磐心剑宗的修士之一。
其他修士们,此刻才回神来。
冰冷的剑锋,从天直落,劈向黄道的头颅!
“这个家伙,果然还是我最强的那个对手。”
余尘,卓苍生,卫西风,这三个老家伙,看向龙锦衣的目光,同样是有些复杂,既惊讶于他的天分才情,更感慨于他的狠辣手段。
龙锦衣闻言,目光闪都没闪,就冷冷道:“此人打伤了我,他的储物袋子里的东西,就算是给我的补偿吧。”
执事弟子收拾了台上的尸体之后,朗声再道。
这一组十人里,同样没有龙锦衣七人,比较出名的修士,是极光宗的藏剑雨,海魂宗的纪东庭,仙雨宫的叶云仙,和一个叫熊道人的散修。
这就是龙锦衣要为这一次的潜龙榜之争,定下的基调。
龙锦衣一张面孔上,腐蚀虽然已经停止,但残留的伤痕,依然很可怕,偏偏他的已经里,看不到一点痛苦之色,仿佛铁打的汉子一般。
和*图*书“今天已经没有你的比赛了,你若是想回去疗伤,跟守门的弟子说一声便可。”
黄道,结束了他邪恶又罪孽的一生。
每个修士的天性里,果然都有着好杀嗜斗那一面在。
这五场中,其中又有一场的双方,有仇怨在身,最后的结果是血溅五步,又是一人,被斩杀当场!
执事弟子有些结巴的大喊出声。
黄道是打伤了你,但你都把他杀了啊,我没找你算账就不错了,你还敢要补偿?
这一战,自然也是打的十分精彩。
龙锦衣将来,显然要面对葵花魔宗的追杀了。
“前辈,是我赢了!”
龙锦衣在漫天血雨里掠过,面无表情。
“这一剑……”
最终,这第二战以散修齐楚的胜利而告终,可说爆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冷门。
而随着时间过去,无论方骏眉,还是庄有德的面色,都开始越来越凝重起来,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某个对战可能。
又是五场龙争虎斗。
……
……
这样的一场大赛,对道胎修士来说,不光是宝贵的战斗机会,也是开阔眼界的好机会,见识更多的天才,更多的手段。
“今天的最后一战,唐方对拓拔海!”
凤回眸眼中凶芒连闪,冷哼了一声之后,没有再说话。
顾惜今嘴角勾动,看向龙锦衣的目光里,有战意隐生。
凤回眸闻言,瞳孔睁了睁,一口老血差点气的吐出来。
气氛越来越热烈,诸般法术,看的人眼花缭乱。
黄道大喊,可惜喉咙已经被勒住,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