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7章 忘了

……
帝浩感觉到碾压之力的来袭,也是不得不再闪而去。
帝浩心中,阴恻恻的道了一句,再次催动着长河浪潮攻击对方。
其他修士,也全都大骇。
继续掐动手诀,摧动长河袭来的同时,邪笑着说道:“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太小看我帝浩的人,是要吃大亏的,从现在开始,你的某一段记忆将消退,这一段记忆,一定是你最近这段时间里,印象最深刻的一段,也许就是你的那门超强剑诀的施展法门,哈哈——”
“惜今兄,若是还不肯认输,就把更高明的手段拿出来,我记得潜龙榜第一战之后,你曾说过,破了你这一招后,还有更厉害的手段,要赏给我们,为何不用,担心也忘了吗?”
砰!
“岂有此理,我便彻底消弭了你的记忆,让你成为一个白痴一般的存在!”
有人喃喃说道,下巴已经惊掉了一地。
顾惜今听的目光再凛!
前面的方骏眉闻言,顿时想起了初来南乘仙国时,听说的那极地磁光,那可是金修的好东西,他也是金修,不知道将来,可能得到什么宝光或者其他金行之物。
“哈哈哈——”
轰!
六颗星辰顿时再生,在顾惜今的指引下,朝着袭来的长河浪潮袭去,首当其中的,是其中一颗陨落态势的星辰。
“是想靠身体的记忆,来回想起刚才那一招的施展方法吗?”
黄浪屡屡拍来,数次悬之又悬的躲了过去。
世间之物,水最克火,但只要火够强,也是和_图_书能把水烧成虚无的!
顾惜今此刻,已经飞快的冷静下来,目光平静道:“只可惜与你无关,是那门忘川之水自己的作用,换成其他任何人来,都能施展出这样的攻击!”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沉吟之色,有玄之又玄的芒彩,忽闪而过,仿佛在思索感悟什么一般。
是对自己自信到怎样地步的家伙,才敢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
就在此刻,一连窜的爆炸之声,从那冰冻的长河中传来。
“快看,有古怪!”
“麻烦的家伙。”
“不妙!”
“是真的,是真的!”
更古怪的感觉,随后而生,头颅猛的痛的了一下,身躯里的意识,竟生出了摇晃震颤般的古怪感觉来!
顾惜今双剑同使!
帝浩大笑着说道。
对自己这一手,帝浩显然极自得,眉宇之间,一片飞扬得意之相。
即便如此,肉身上还是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觉,嘴角已经开始有鲜血溢了出来。
“顾惜今的记忆在消退!”
……
“你自己都说了,那是龙门修士施展的,帝浩的境界,毕竟还是低了,元神法力太弱。”
砰砰砰——
而所有关心顾惜今的修士,见他还能施展出满天星斗碎山河来,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方骏眉听的微微一笑,眼中射出期待之色。
蓬蓬——
已经来不及再转变剑诀,连忙先朝旁边闪了出去。
陡然,娇喝之声从旁边传来,来自朱玉的一个徒弟。
“这个讨厌的家伙,以后碰m•hetushu.com上,定要砍了你!”
“的确很天才!”
难道从这一刻开始,顾惜今会忘了满天星斗碎山河是如何施展的?有没有这么恐怖又怪异的手段?
帝浩闻言,脸都绿了。
是步幽尘在问向他的师傅——白阳府主南慕贤。
星辰爆炸,浪花飞溅!
一片冰芒爆射!
二人展开法术对轰之后,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场面在一时之间,是平分秋色之局。
众人闻言,几乎是立刻猜到这两个人是谁。
顾惜今屹立虚空里,又是一剑,先再次挑飞了天罗青罩,随后剑诀再转,剑尖出有火焰吞吐而生,似乎又要施展出一门新的神通来。
但没一会的功夫,众修又发现了异常。
北斗七剑诀中,陨星剑诀的镇压力量最强!
“帝浩兄,看招!”
“这个家伙……不会是要当场悟招,来破了化无吧?”
步幽尘问道。
显然,这是要来对付忘川圣水了!
方骏眉闻言,凝目看去,只见此时此刻的台上,古怪景象出现了。
帝浩将顾惜今的神色,尽收眼底。
轰!轰!轰!
方骏眉远远凝视着顾惜今的眼睛!
整座战台和淡紫色的光幕,再一次剧烈颤抖起来,光芒乱闪,裂缝横生,仿佛又被要再一次打碎。余尘这个老家伙,不得不飞快的给战台和光幕灌注法力来维持!
……
方骏眉却是听的在心中摇头。
帝浩凝视着躲闪中的顾惜今,随手数击,先把那三颗悬停的碍事星辰轰碎hetushu•com,继续张狂道:“是不是充满了天才创意的攻击?”
轰!
“惜今兄,是不是中招了?”
台下议论之声再起,来自方骏眉的身后。
“帝少主,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忘了满天星斗碎山河这门手段,可以彻彻底底的摆脱以前的思维枷锁,将这门手段推演向另外一个方向,我自己的方向!”
而剩余的四颗本该受他指引,攻击帝浩的星辰,此刻竟然有两颗悬停在了那里,再没有动静。
移星剑诀和陨星剑诀连着施展,没有再中上一招。
恐怖的力量,从那颗陨落的星辰传来,长河浪潮追向顾惜今的速度,立刻慢了几分下来。
……
帝浩手诀掐的飞起,催动长河浪潮杀向顾惜今。
步幽尘哦然点头。
顾惜今被拍飞出去,尽管他的身上,移星剑诀的星光,仍然笼罩全身,但还是生出被蚊子咬了一口般的针扎感觉。
无尽长河再凝再拍!
轰!
只刹那的功夫,刚才还显形的忘川圣水就再次融进了长河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当然还有更厉害的手段,但你帝浩,还不够资格享用,那一招,我是留给另外两个人的,可惜有一个笨蛋,已经自己出局了。”
而就在刹那之后,又是一颗星辰,猛的停了下来。
爆炸之声,开始响起!
龙锦衣!
在施展出陨星剑诀,堪堪挡住长河浪潮攻击的短暂时间里,顾惜今没有闲着,而是双剑挥舞,如同掐剑诀,但又什么也没有施展出来。和*图*书
长河浪潮腾空而起,仿佛狂龙,和砸来的一颗颗星辰,展开了最激烈的对轰。
顾惜今闻言,竟然大笑起来,这一笑,口中鲜血流的更狂更猛!
那一招满天星斗碎山河,根本破不了帝浩的化无,顾惜今自己怎么会看不出来,既然看的出来,费尽心思想起那一招,又有什么意义?
顾惜今从容脱身而出,只要给他时间,他坚信自己能够破掉帝浩的任何手段。
顾惜今听的哂然一笑,信手舞剑。
至于风雨梨花和白伊人这两个女修,倒是神色如常。
他的这门攻击里,除了有湮灭记忆的可怕攻击外,更蕴藏着极强的粉碎力量,就算没被拍中,也会被气浪轰的肉身渐渐碎裂!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方骏眉!
顾惜今的满天星斗碎山河,已经施展不出来,只能以陨星剑诀支撑。
顾惜今神色难看,仿佛见鬼了一般,双剑挥舞着,与之前的动作,看似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但这段话,却把两个人给狠狠气到了,一个自然是帝浩,另外一个则是哥舒正狂,顾惜今这话,摆明了下半区里会是方骏眉杀出重围,岂不叫他心头火起。
“他……他忘了……如何去催动那两颗星辰了……”
帝浩见那件天罗青罩,屡屡被顾惜今挑飞,起不到效用,也是暂时收了回来。
那不是晕绚,是比晕绚更古怪的感觉,仿佛被雷击中了灵魂一般。
南慕贤幽幽说道:“况且他的这门化无,应该是自己推演出来的手段,还不够和图书完善,再给他一些时间,定能以此忘川圣水为根基,施展出更强的神通来。”
帝浩冷笑着说道,仿佛胜券在握!
“顾惜今到底在干什么?”
偏偏其他修士,还觉得十分有道理,看向帝浩的眼神,都变了几分。
“师傅,照理来说,六阶之水的威力,应该还要再强的多才对,我曾见过一位龙门修士施展,那威力,简直可说惊天动地!你以前也说过,就连凡蜕前辈,见到六阶之物,也要有几分心动的。”
议论之声,陡然轰起!
肉身里没有任何东西钻进去,也不见额外的伤口,也不见其他感觉传来,但那摇晃震颤的感觉,还在继续。
顾惜今见状,心中一凛。
哥舒正狂在心中大骂。
……
“哈哈哈——惜今兄,是不是已经开始忘了如何施展你那招满天星斗碎山河了?”
顾惜今再道,目光明亮无比。
倒也不无几分道理,引的旁边不少人点头同意。
砰!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化无这门神通,可是他自己推演出来的,顾惜今把两者混为一谈,立刻便抹杀了帝浩的努力。
有人接话道。
下一刻,最前面的浪潮已经重重的拍打在了他的身上。
片刻之后,方骏眉得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来。
顾惜今见状,眼中骇然之色更生,见又有浪潮拍来,连忙先闪了出去,施展出了单一的陨星剑诀,镇压向了拍来的长河浪潮!
顾惜今连忙查看肉身。
“这就是我破解你那一招的方法,它——不攻自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