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63章 道心之难

这支队伍里,最醒目的,是一头头身形巨大,样子狰狞丑陋的怪物,这些怪物,仿佛巨大的野兽,但又与妖兽不同,散发着类似天魔一族的气息。
“道友,这是哪一家的势力,竟然如此横冲直撞,耀武扬威的过境,灵宝都只能当车用?”
……
即便是以司空霸的心志,也看的头皮发麻。
司空霸也是听的明白了大概。
……
而他的目的地,就是曾经闯荡过的森罗海。
“这些家伙,竟然停下来了,定又是哪个混蛋在坏我的好事,看来还需要炼制更多的七情六欲散下给他们才行!”
这支队伍的中央处,九头仿佛蛟龙,但又丑陋的多的幼魔兽,正拉着一驾金光闪闪的华丽辇车,这架辇车,竟然散发着灵宝的气息。
……
“不可能,不该是他的,他应该已经是海魂宗的宗主,此刻该是在感悟道心,或者冲击凡蜕境界才对,怎么会沦为这样的阶下囚的?”
因为这个原因,这里也最能把人逼向极限,最能造就奇迹。
幼魔兽!
压力小了,成长的速度,必然就慢了。
“那他们队伍来,莫非是捉——”
“道友有所不知,天魔乱海是一处比起我们人族这边,要蛮荒原始的多的地方,那里的有些身份来头的天魔,闲暇之余,最喜欢的消遣,就是看去斗奴场看打斗,下赌注。”
“道友有所不知,我听人言,这是天魔乱海中的超级高手之一,天荒大帝家的队伍。”
到了最后,已经没有几m•hetushu•com个心地仁慈的修士,还管这些凡人的事情。
“腐心草,六阴液,万岩花……还有好多的材料没有找到啊,想要炼制出那枚丹药,实在是太难了。”
……
死了一个暴君和野心家之后,总是会有更多的暴君和野心家跳出来,仿佛凡人的所有负面弱点,陡然被放大了一般。
而他最终想出了一个剑走偏锋的方法来。
……
车中人定然身份尊贵。
中年男子庞大的灵识,如水一般扫过,片刻之后,面色又阴了一大层下来。
有人小声说道,胆子似乎有点小。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有人操控的!
南方的森罗海。
望着远方的仙魔岛,司空霸目光微微有些迷茫。
……
蒙国西方,临近龙断山脉的一处深山里,一座偏僻的洞府之中。
去遥远的天魔乱海,去当一个最卑贱的斗奴!
那是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面上与他一样,全是伤疤,仿佛被毁容了一样,看不清楚原来的相貌,但该是个青年模样的男子。
感悟道心,就是这么难。
那人正是帝浩!
云中刀府变天,开始没落下去!
“这个斗奴场,听起来倒是和仙魔岛的血色擂台差不多。”
那就是,把自己打落尘埃,让自己,从最卑微的处境里爬上来,爬到更加尊荣的位置上去,以此来感悟尊荣之心。
“那车中坐的,莫非就是天荒大帝?”
“是了,是他!”
旁听修士哦然。
和图书只眼睛里,呈现重瞳,深邃而又阴冷。
有的神色阴冷,仇恨疯狂。
龙断山脉的东边,蒙国。
二人神色,急速难看了起来。
有人问道。
而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一句话,是在心里自言自语。
“听起来差不多,但我听说那些斗奴的处境要凄惨的多,除非能从最卑微的尘埃里爬上来,否则永远是最卑贱的那一个,生死全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过着生不如死的低贱日子。”
“天荒大帝是天魔乱海的九位大帝之一,他的境界,深不可测,已经不是用凡蜕可以来衡量。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
夜明珠被镶嵌在洞壁上,释放出柔和的白光来,将洞中照亮。
……
转了转头,朝声音来处看去。
这里是人族与天魔一族共存的混乱之地,只有性子最狂野,最悍不畏死的修士,才敢在这里生存。
而就在他旁听的这一瞬间,那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已经飞掠而过。
……
有的嘴角带血,昏死过去。
“天荒大帝是何许人也?”
正在心神恍惚间,陡然有蛮横霸道的男子声音传来。一起到来的,还有轰隆的踏空之声,仿佛有千军万马,正朝这里接近一般。
难道,那人竟然是帝浩?
若方骏眉知道他的一个个老对手,在道心之路上,竟然走的这么艰难,恐怕要再一次庆幸自己得到黄泉界主和鬼帝的青睐。
司空霸一震醒来。
自毁面容。
解了禁制,出得洞来,和图书看向东边的方向。
而现在,他又回来了!
但身边不远处,已经有人小声议论起来,为司空霸揭开了这支队伍的来头。
帝浩此刻,同样也没有感悟道心,而他要感悟的道心,被他自己称为——尊荣之心,可见此人内心,有多骄傲和高高在上。
“那双眼睛……我好象在哪里见过?”
司空霸外表粗豪,心思却极细腻,在思索了许久之后,终于决定告别龙锦衣,踏上了独自求道的旅程。
当年,他就是在那里,差一点缔造了属于自己的百胜传奇,却在最后一战时,被龙锦衣杀的惨败,但也因此,找到了自己的道心方向。
也正是因此,这片大平原和附近,如今已经被鲜血染的通红,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无辜的凡人。
附近天空里,还有不少修士,见状之后,连忙闪向旁边,让出一条路来。
而他刚才的猜测,一点没有错。
“此人来森罗海,又是为了何事?”
此人倚靠在那牢笼的栏杆上,弓着一条腿,神色极平静,看不出一点多余的情绪来。
司空霸看的一怔,挠了挠头,思索起来。
司空霸不敢相信,摇了摇头之后,继续朝着仙魔岛的方向里飞去。
“自然不是,听说是他门下的弟子。”
蒙国的凡人界,如今正值诸侯国并起的乱世,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到处都是战火绵延,到处都是鲜血与尸体。
而几息之后,那支队伍,就已经奔向了远方,渐渐消失在天边。
“诸位,我们退的远http://www.hetushu.com一些,莫要惹上事!”
……
司空霸独自一人,脚踏云光,在天空里掠过,身边不见龙锦衣。而他的面上,已经又添了不少伤疤,更加的形如凶兽恶鬼。
二人一起朝后退去,一边聊着。
凡人的贪婪,私欲,在这个庞大的国度里,疯狂上演,甚至是有心阻止的修士,到最后都会发现,根本阻止不了。
有人远赴异天地,有人回到了家乡。
“禁声,莫要再说。”
这就是帝浩想出来的方法,这是一个对自己狠的下心的男人!
司空霸一眼认了出来,这种怪物,大多生活在更南方的天魔乱海,是一种灵智低下的大种族,大多被驯服了来作为天魔修士的帮手或是代步工具,一些速度快的幼魔兽,甚至比得上厉害的飞行妖兽。
而帝浩最终能否感悟成功,谁也不知道。
队伍的最后,是一个巨大的牢笼之车样的东西,又是一件灵宝,那牢笼之车上,此刻竟然关押着近百个修士。
“让开,让开!”
话只说了一半,此人就站起身子,收了那玉质书册。
此人中年模样,相貌极平凡,若是扔进人堆里,保管没有人认的出来,穿着一身极寻常的藏青色布袍,身上散发着龙门后期的气息。
东边的方向里,有一片大平原,位于数个诸侯国之间,几个诸侯国若要灭了对方,实现大一统,这片大平原乃是必争之地。
只见侧面的方向里,一支绵延数里的队伍,正踏空而来。
中年男子喃喃说道,顿了顿之后,目光更m.hetushu.com阴道:“最重要的,还是这八十一万凡人的死怨之气……”
又几息之后,司空霸一震醒来,眼中浮现出了恍然之色,自言自语了一声。
数月之后,南乘仙国再次震动。
舍弃了宗主之位。
不问可知,这方势力,来头不小。
司空霸虽然性子桀骜,但也不至于自己找死,也朝后闪了出去,目光依然扫去,很快落在了队伍的中央处。
有的遍体伤痕,满眼绝望。
云中刀府宗主哥舒正雄为道心疯狂,杀了哥舒正狂,魔刀老人,又屠戮宗门,最终,被残存的几个门中长老杀出了宗门,逃之夭夭。
但很快,恍然之色,又转为疑惑。
这支队伍里,前面的几头幼魔兽身上,负责躯赶的,竟然都是龙门中后期境界的修士,个个神色强霸。
带着感悟道心的期望回来了!
天空高处里,阴风怒嚎,乌云滚滚,已经有不知道多久没有出过太阳,仿佛老天爷在也在为人间无休止的纷争愁苦一样。
跟着龙锦衣一起闯荡,的确是一段大杀四方的痛快日子,但也正是因为龙锦衣太强,接下了大部分的对手,痛苦和磨难,令的司空霸的压力小了许多。
可惜帘子落着,看不清楚究竟是谁。
为了感悟这门道心,帝浩几乎是想破了脑袋!
……
为了感悟道心,而苦苦追寻的,不只是宋舍得,君白鹤,哥舒正雄,还有很多很多修士。
中年男子冷哼着骂了一句,转身走进了洞中。
一个男子,正拿着一被玉质书册样的东西翻看着,神色极专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