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3章 六重镇杀术

退意,不免生起在此人心中,动静之间,目光看向脚下,寻找着之前的传送阵,只要退回那一边,就再不用面临这样的处境,反正唐杞已经暴露。
阵外的他,一双眼睛里瞳孔急凝,又一次意识到了不寻常。
不妙!
唐杞的声音,更是阴冷。
六块巴掌大小的石碑样的东西,乌黑如墨,材质仿佛墨玉,表面又泛着金光闪闪的印记,被打上了缩小印记,每一块上,都刻着一个古怪符号,正是已经全了的镇海神碑这件灵宝。
老家伙刚刚松了一口气,面色马上再变。
呼!
凭借这门手段,再有一门强大的阵法做掩护,唐杞自信,就是凡蜕中期的修士,也能被他磨死!
冰极老祖抬头看去,只见一尊黑不溜秋的东西,朝自己朝来,仿佛一座黑山一样,散发这恐怖的沉重力量。
“老东西,那传送阵已经被我毁了,我帮你断了后面,令你只能放手一搏,你要如何感激我?”
冰极老祖在阵法中,展开了狂轰烂炸。
一声地动山摇的爆响。
轰!
轰!
入宗没一会,祝三郎就来寻他。
轰!
“法门是先送给你了,不过你以后的二三十年,还是要卖给我的,起码帮我捉够能提炼成真正种子的数量才够。”
冰极老祖大喝了一声,一刀劈出。
那尊黑色山影,被一刀轰飞!
果然,唐杞马上问道。
“不就是葵花魔宗的护山大阵吗,更厉害的老夫都见过!”
头顶之上,还有呼啸之声。
冰极老祖闻言,一声不吭,扬起冰刀就狂劈而去!
但眼中的神采却极亮,邪气又阴冷得意的看和*图*书向某个方向里,嘴角勾出一个冷酷笑意来。
一个多月后,就到达了极光宗附近。
“谁送来的?”
刀芒一去,就是上千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随手再虚空一抓,那些冰元气,竟瞬间凝结成了一把四五尺长的雪白冰刀,被冰极老祖握在手里。
这篇法门的名字,叫做大日修罗密典,口诀相当艰深,不是过一眼就能体会的。
金世文说道。
“他就是为我唐杞来的,他要图谋的,莫非是——太阴丹策?”
而几千年前,那一场讲道大会上发生的事情,也浮现在了唐杞的脑海之中,越是思索,眼中神色,越是恍然。
方骏眉的名字,跳进脑海里,想明白这一层之后,唐杞心中,豁然开朗起来,凝着的瞳孔,也是睁了开来,嘴角勾动,极冷漠与不屑的笑了笑。
探手在自己指上一拂,摸出一物来。
冰极老祖此刻,心情已经越来越着急。
雾气深处,传来唐杞的声音。
阵法隐隐要被他破开,但那些七星潮汐虫,也没有杀光,他的法力,已经越来越少。
老家伙的神色,又一次焦急起来。
冰极老祖怒声咆哮,也不知又拿了什么新手段出来。
冰极老祖一双阴沉的老目疾闪,已经转过弯来。
方骏眉大笑点头,探入灵识,看了起来。
天地剧烈颤抖起来,阵法雾气乱涌,大阵将破的迹象,终于显现。
话音才起,镇海神碑已经又一次砸了下来。
趁着金世文在身边,碰上疑难之处,也正好与他探讨。
冰极老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镇海神碑这件灵宝的威hetushu•com能,也是才刚刚展现。
……
而在那虚空里,已经有新生的白色雾气涌来,将清晰的通道开始填上。
话才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因为乱了心神,失言了。
唐杞不敢再等,终于握着镇海神碑,走进了阵法雾气之中。
冰极老祖听的一震。
唐杞心中,已经掀起了狂潮大浪来,眼中精芒直闪。
一个个猜测,在唐杞心中,跳了出来。
因为他发觉,当他施展法术神通的时候,那消耗掉的法力,竟然是原来的双倍之多。
“但他不应该知道,除非——他能看穿我的易容之术!”
“小子,可不要太小瞧了老夫!”
极北之地里,又迎来了一年的最后三天。
告别了金世文,方骏眉走传送阵,中转了一次之后,到达翡翠城,再从翡翠城飞回石公山。
嗤啦——
说完,在虚空里凝结出一张面孔来,是个相貌寻常的中年男子。
而在他劈去的一瞬间,头顶方向里,破空之声呼啸,恐怖的威压,镇杀而来,夹带着沉重如山岳的力量。
东皇仙儿没有再来,方骏眉和金世文,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又收取了五道极地磁精之光。
冰寒凛冽的狂风,顿时呼啸而起来,那些白色的阵法雾气,瞬间冻结成了冰尘,刀芒过后,分开一道清晰的通道来。
“但他是如何知道我的真面目的?”
……
但尽管如此,想要破开这个阵法,总需要一点时间,放在平常,冰极老祖一点都不着急,但现在却有那要人命的七星潮汐虫在。
一路过来,安然无恙。
“方老弟,这张玉简里,记载的和图书就是那篇金剑双行的法门,送给你了。”
轰!
很快,他便发现,这阵法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竟然硬轰不开,如此一来,当然只能是想办法破了的。
这种七星潮汐虫的恐怖,实在是大出他的意料。
“宗主,几个月前,有人送了一只金匣来给你,说定要你亲启。”
“他知道我是谁!”
……
“不能再与这些虫子纠缠下去了,必须尽快破了阵,只要没有了这个阵法的掩护,杀这些虫子,易如反掌。”
……
短短时间里,他的法力,竟然就已经消耗掉了两成多。
方骏眉扫了一眼,根本不认得,心中顿时感觉到了古怪,戒备起来。
老家伙大喝了一声,扬刀再劈。
……
“你为何断定我和葵花魔宗有关系?”
四面八方里,唐杞的声音再来。
冰极老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
祝三郎道:“是个道胎后期的散修,我问过他了,他说是个龙门后期的修士,着他送来的。”
“老东西,我这个阵法,可是从一个大宗门的护山大阵里演化出来的,一盏茶的时间里,若你能破的开,我便随你姓!”
又是一声炸响。
又是一尊黑影砸了下来,力量又强横了一重。
而冰极老祖在凡蜕期打滚了那么久,当然也是有灵宝的,只可惜被他一念之下,已经留在了飞雪神宗里镇压宗门。
而冰极老祖则是惨叫了一声,覆盖住两条手臂的衣服,已经炸裂开来,露出两只血淋淋的手臂来,虎口亦是炸裂开来。
这样一来,便是七道了,虽然离提炼成真正种子还差的很远,但总算是不那hetushu.com么寒酸了。
此宝的威力,比起大五行绝灭神圈,或许还要强出一大截,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消耗的法力极多,像唐杞这样的龙门后期修士,最多使用三次,就法力耗尽。
上路之后,金世文就取出一张玉简来,递给方骏眉。
“是吗?那你再接十二记试试!”
类似的阵法,冰极老祖不知道看过多少,就连飞雪神宗的护山大阵,也有着类似的效用。
方骏眉微微一笑着接过。
轰!
此人感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道心,充满了冰冷无情的味道,大手虚空一抓,滚滚冰元气从掌心里卷动出来。
最后一记落下之后,有野兽般的咆哮之声,和恐怕的冰白刀芒,轰天而起。
方骏眉扫了几眼问道。
……
喝!
方骏眉!
“这么快就送给我了吗?”
冰极老祖看的一怔,身影一动,电射出去,直达那千丈刀芒的尽头,又是一刀劈出。
冰极老祖瞳孔极凝,连忙仓促收刀,朝天空里劈去,已经来不及躲闪,或许也根本躲闪不了。
“这个老狐狸,当年就是算计我,钓我出来,谋夺我的太阴丹策!”
心念一动,身上道心气息翻滚起来。
一颗老者头颅,顿时印入眼帘,白须白发,睁着眼睛,死不暝目,赫然正是——冰极老祖。
又中了诡计了!
轰轰轰——
这一次,冰极老祖的反应时间,比前一次多了一些,这一刀的攻击,也明显更强,竟硬受了下来,只是喷出一大口血。
最后一个问题跳出。
大地也是轰然裂开,雾气却是诡异的平静,仿佛被镇压住了一样。
砰!
方骏眉扫过http://www.hetushu.com一遍之后,先将口诀记在心里,随后一边南飞,一边揣摩起来。
唐杞眼中,杀意大起,但没有急着进去,还在等,等冰极老祖的法力被燃烧掉,七星潮汐虫就是他最大的底牌。
但在那上千丈外的地方,竟然还是白色阵法雾气。
雾气也渐渐散去,露出一道站着的人影来,中年男子模样,正是易容后的唐杞,而他的面色,已经苍白如死。
呼——
……
“给老夫破开!”
已经不是之间的来自四面八方和虚虚实实,而是极清晰的从刚才爆炸的方向里传来。
冰极老祖冷哼着说道。
三天结束之后,二人终于南归,不再在这里干等一年。
说完之后,摸出一只封印着的金光闪闪的匣子来,两尺见方,方方正正。
那而黑不溜秋的东西,竟然散发着灵宝的气息。
想的不错,那些七星潮汐虫,没有了阵法保护,死的将是稀里哗啦。
冰极老祖不语。
气浪滚滚,雷声轰隆。
正在寻找中,某个方向里,炸响陡然传来。
这门手段,就是镇海神碑所蕴藏的六重镇杀术,每一重的力量,都比前一重更强,连续砸上六重,没有几个凡蜕初期的修士,能够受的了。
冰极老祖抬头看去,又是一尊黑影砸来,夹带的力量,比刚才更沉更重。
……
解去封印,隔着数丈,指芒一挑,匣盖顿时打开。
这一刀,霸气绝伦,携带着无边杀意,仿佛要斩破这牢笼般的阵法世界,劈出一片新天地一样。
第三记结束后,又是一连三记。
山谷粉碎,坍塌进去一个巨大的深坑,垮塌之声,哗哗啦啦,而再没有打斗之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