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6章 没有立场的人

高德仿佛未见,速度依旧不快不慢,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在哪里。
龙锦衣问道。
范兰舟问道,神色已经难看起来。
……
“师姐,你陪两位师兄聊一聊,我和高德兄单独谈一下。”
……
一时之间,声望又高了一大截。
“方兄,你该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我帮人算命,只谈交易,不谈交情。”
细长眉毛,细长眼睛,但曾经灵活乱转的目光,如今已经不再那么乱闪,而是深邃平静无比,仿佛两汪深不可测的海洋。
“过去的事情,由骏眉和闪电,将来与道友谈吧,我们两个今趟找你,是想请你算一卦,把一个人找出来。”
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怎样。
整个人的气质,不再是那么猥琐,反而带着几分孤独,忧郁,神秘的气质。
但论起轰动,还数今天。
高德摇了摇头。
跨过海洋之后,就上了陆地,不免碰上几个修士。
说完之后,就要朝龙锦衣打招呼,目光却陡然怔了怔,以一个极奇怪的眼神,看着龙锦衣的面庞,好似要洞穿他皮下的骨头一样。
“两壶酒,一碟花生米。”
店中小厮,被龙锦衣充满压迫感的气息,骇的面色一白,竟愣是不敢上来招呼。
高德淡淡道:“你不用因为我们在黄泉界的时候,曾经共同闯荡过,便把我当成什么朋友。”
“这一次的交易,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吧。”
范兰舟在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又想了想之后,恍然般道:“难hetushu•com道要付出你的生机做代价?”
高德面无表情的道了一句。
穿着一身极朴素的麻布道袍,头戴高高的冲天冠,将乌黑的长发整齐的束起,落在脑后。
“我无意和二位邀功,但桃源剑派和风蛮山没有被屠,是我和那个家伙要求的,我高德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就算没有我帮忙,他早晚自己也会出来的,现在只不过早一些而已。”
龙锦衣再问。
二人均是青年男子。
高德笑了笑道:“方兄大可这么做,我并无怨言。”
龙锦衣一副我都接下的架势。
高德闻言,深深点了点头。
明明是对方帮了那血海天皇,到头来还得感谢他,这叫什么事儿。
过了好一会,方骏眉先说道。
“高德兄,我们找你多时了。”
“如何难算?”
二人闻言,神色微凝。
“见过范兄,范兄如今,该是宗主了吧?”
范兰舟将情况说了说,最后道:“高德兄定要与你谈。”
龙锦衣,范兰舟,高德,三大凡蜕修士,一起来访。而众人勉强认得的,竟然只有一个龙锦衣。
“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大师兄,二师兄。”
一副要狠宰方骏眉一顿的意思。
龙锦衣冷冷说道。
高德笑了笑道:“有生意上门,我向来不拒绝。不过若是要价高,也请二位谅解。”
高德陷入思索之中,好一会均没有说话。
高德亦在看他,竟给了他一个歉意笑容。
“好说。”
高德神神秘秘的嘿嘿一hetushu.com笑,说道:“二位,既然这件事情,和方骏眉扯的上关系,我跟他谈如何?”
高德为二人斟了一杯酒,侃侃而谈,显示出玲珑心思。
龙锦衣和范兰舟,均是十分照顾方骏眉的师兄,哪里愿意看到他被宰,均道:“我不行吗?”
高德再道。
气氛瞬间就变的古怪起来。
“怎么,在下面上有花吗?”
……
如今已经是中年人的样子,只是面部轮廓依旧长而尖,留着两撇细八字胡,下巴上也有着几缕稀稀落落的胡茬子。
二人闻言,只觉得一阵头疼,实在扯不清。
“高德兄,这是我的大师兄龙锦衣,大师兄,他就是高德。”
方骏眉闻言,目光顿寒,那一朵朵血色兰花里,可是都有着他爹娘的鲜血的,如今却是下了高德的肚子。
范兰舟为二人介绍了一下。
二人进来之后,目光第一眼就落在了高德身上,一起朝他走来。
唰!
身为卜算道上的修士,对心灵感应,向来极其灵敏,现在他的心灵上,感觉不到一点要倒大霉的迹象,再加上知道这一片地界的修真水准,更不担心。
寒暄过后,进到大殿中,只有五人。
龙锦衣怔然,不懂他的意思。
……
范兰舟终于到了,和他一起来的,竟然是龙锦衣。
“你是为了血海兰花,才去和他交易的?”
“海底的那个家伙,真的是你放的吗?风蛮山的事情,真的是你指点他的?”
那些修士们,远远看到他,多半会目中精芒hetushu.com闪上几下,有人故做如常,继续赶路,有人匆匆掉转了方向。
范兰舟点了点,传音把唐杞的事情,和对方详细说了说。
“那就走吧!”
二人闻言,均都无奈。
等到酒菜上来之后,慢慢腾腾的吃喝了起来,眯着的眼睛,仿佛是在闭目养神,又仿佛是在思索,好似最落魄的道人一般。
他的心里,甚至隐隐是有几分猜测的。
高德想了想道:“寻人的卜算手段不少,但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血脉寻踪之术,一种是因果寻踪之术,两种之中,因果寻踪之术,代价更大,你们既然没有他的精血,那就只能用后一种方法。”
而范兰舟如今的境界,竟然也到了凡蜕初期。
二人一起坐了下来。
离了盘国,一路向西。
“阁下行事,如此没有立场,只怕一生都交不到一个知己朋友。”
门帘再次被掀开,又是两道人影,走了进来。
“我的样子,会老上这么多,就是和那个家伙交易的时候,付出了自己的部分生机,而以我现在的卜算水准,若要帮你们算这一卦,定然也要付出类似的代价。而且也幸好是那个家伙造下了那么大的罪孽因果,否则也根本算不到他。”
沉默了片刻之后,方骏眉说道,看向对方的目光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情感。
高德闻言,没有反驳,只淡淡道:“我的开山祖师当年,就是被他以为一生的老朋友伤透了心,才立下了这个规矩,这知己朋友,不交也罢。”
二人闻hetushu.com言,面色沉了沉,交换了一记眼色。
片刻之后,高德陡然问道。
范兰舟说道。
方骏眉吩咐了一声,和高德先离开。
南乘仙国,磐心剑宗如今已经被誉为最强大的宗门,自从杨小慢进阶凡蜕之后,大批交好的宗门,如神木海,龙虎山等,还有以前庄有德时代里交好的中小势力,前来祝贺,送来贺礼。
“二位的命格,均比不上方骏眉,我若要谈,只跟他谈。”
“二人想必已经知道不少事情了,找到我之后,竟然没有立刻动手,看来是有用的到我高德的地方。”
方骏眉闻言,深深凝视着他,感觉到此人的深不可测与难缠。
而他的样子,竟然苍老了许多。
时间一晃,就是小半个时辰。
杨小慢仿佛一只欢乐的鸟儿,来到山门处,口中呼喊着。
进了其他密室之中,二人对视,气氛又是一阵沉闷与尴尬。
话音落下,却又传音道:“骏眉,若是太过分的条件,不可答应。”
二人向来宠溺杨小慢,见她已经是凡蜕初期的境界,均都高兴异常,连龙锦衣板了很久的老脸,也露出一个笑容来。
高德不说话,只朝自己的脸上指了指。
这一日,落在一座人间城池里,进了一家生意极差,不见一个客的偏僻小酒馆。
龙锦衣冷冷说道,此人性子傲气刚烈,对于高德这样没有立场的人,肯定是十分不屑的。
“那这一卦,就有些难算了。”
方骏眉冷冷道。
一个身穿白袍,相貌英俊,气质儒雅中透着威严hetushu.com
龙锦衣决断的极快,痛快的道了一句之后,就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高德微微点头。
高德闻言,目光有些复杂了一下,说道:“我们这一脉的祖师,曾留下遗言,与人算卦,只谈交易,不谈交情。范兄,我帮你师弟算卦,只是一场交易,帮其他人算卦,也是一场交易,我不觉得其中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无论那个家伙做了什么,他才是罪魁祸首,二位不应该把账算到我的头上。”
二人摇了摇头。
走到近前之后,范兰舟先说道。
……
高德与龙锦衣,也不点头,仿佛又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一样。
一直花了两盏茶的时间,范兰舟才说完。
暌违多年的高德,也已经是凡蜕境界,一身气息,浩大无比。
范兰舟闻言皱眉。
而方骏眉,则是在与二人点过头后,就看向高德,神色极复杂。
这一句,无疑是承认了。
高德闻言,面色渐渐凝了起来。
“那你想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便直接说吧。”
高德朝范兰舟笑了笑说道,气氛意外的融洽。
“二位手里,有此人的精血吗?”
“你的意思是,若是请你算卦之后,我转头就杀了你,你也没有意见吗?”
高德听出对方对自己的不满,没有动怒,神神秘秘的笑了笑,说道:“哪里,道友生的好一副奇相,二位请坐。”
龙锦衣则是仔细打量的对方。
……
方骏眉点了点头。
另外一人,身穿乌黑铠甲,背披银白披风,肤色微黑,相貌硬朗,仿佛是个将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