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50章 他死了

……
不用再问也知道,龙锦衣刚才,肯定是拼到自己受伤,将那霸道男子斩杀了。
范兰舟闻言,当然是更加不会反对,点头同意。
雨水打湿了范兰舟的长发,令他的英俊却又灰败的面庞,变的更加的凄惨起来,那两只睁着的眼睛里,全是死不暝目般的神色。
砰!
山野碧绿。
龙锦衣冷冷说道,说完又道:“你不要再跟着我,否则休怪我再次对你动手。”
他的衣服身后,破了不少处,身前却是碎的更多,仿佛被炸的全是坑洞一样,血污一蓬一蓬的呈现在衣服上,从破碎的衣服下看去,可清晰的见到,肉身被炸烂了不少,那伤势绝不是伪装出来。
一言不发,朝着范兰舟的后脑勺,一指点出。
他的目光,渐渐暗淡了下去。
赫然正是那之前伏击范兰舟的霸道又狡诈的男子。
“又或者,我是被其他修士盯上了?”
嘴角勾动,笑的越发的邪气得意起来。
……
身后之人,却不回答。
幽暗的洞窟之中,白色的雾气将他包括起来。
而无论怎样,龙锦衣这一次,没有直接拔剑相向,赶他离开,都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范兰舟就更加欣慰了。
砰!
声音再来。
很快,范兰舟就眼中再亮。
范兰舟喝问道。
以禁制封锁了洞窟的他,当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大师兄!”
唰!
范兰舟自言自语。
探手一摸,此人取出一把和*图*书乌黑阔剑,这长剑,乍一看去,和龙锦衣的不辞剑,有些像,但细节处完全不用。
那门上的禁制雾气,如同之前一次一般,断断续续,但始终没有彻底停止。
出门之后,龙锦衣看到地上的范兰舟的头颅,目光猛震,露出不敢置信般的神色来。
况且,衣服也不对,当然,这是可以换的。
“死不了。”
……
巨石表面,有禁制封锁。
他对桃源剑派的牵挂,他对龙锦衣的担心,他对杨小慢,方骏眉等人的关心,到此终结。
范兰舟听的笑了笑,若不是为了他,龙锦衣又何必把人头送来。
范兰舟大好头颅,腾飞而去。
“刚才那个家伙,不用去疗伤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上我?”
此时此刻的范兰舟,对于龙锦衣,没有丝毫的戒备防范之心。
杀了就杀了吧。
长剑破空而去。
再下一刻之后,封门大石,就被移开。
怪异而又邪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是范兰舟从来不曾听过的龙锦衣的声音,哪怕他被封印了记忆之后。
而此时此刻,在离那爆炸之处两三百里外的另外一个山谷中,范兰舟也在疗伤之中。
时间,又是一点一点过去。
范兰舟目中精芒,电闪而过。
无论是哪个可能,都令的范兰舟目光再寒起来。
再片刻之后,范兰舟终于到了龙锦衣身边,与他并驾齐驱。
这是范兰舟的理解,似乎也的确应该这么理解。
……
身材高大和图书健壮,面容阳刚硬朗,穿着一身乌黑铠甲,身后披着雪白披风,手持不顾剑,不是龙锦衣,还能是谁?
范兰舟听的眉头凝了凝,想起朱颜辞镜曾提醒他,不要对龙锦衣逼的太狠,以免惹来更多的反感,想了想,就道:“大师兄,我看你受伤不轻,这里又不是什么太平之地,等我和你一起,找到一个安全的闭关疗伤之地后,我就离开。”
龙锦衣闻言,竟然没有反对。
门中修士,终于走了出来。
再凝视了那门后的方向几眼,此人朝远处掠去,掠去之后,反身遥遥一指打来。
范兰舟高喊了几声,朝对方追去,就知道龙锦衣虽然被封印了记忆,心里也定然是有着滚烫的情感的。
“大师兄,大师兄——”
……
凝视了片刻之后,龙锦衣目中有电光一闪,一把摄来范兰舟的头颅,就追进了狂风暴雨之中。
那双和龙锦衣看似一模一样,却又冷酷邪气的眼睛里,没有一点人类般的情感。
一瞬间之后,他就想到了一个人,面上露出大喜之色来。
沉默了下,就道:“你带路吧,我到你的剑光上去,我要稍做疗伤一下。”
这一去,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
飞出数百里之后,此人落进了一处郁郁匆匆的山野之中,又在那些深谷幽涧之中,钻进钻出了好一会,才终于落在了一处被巨石封住的洞窟口。
取出此剑后,横剑一削。
有爆炸之声轰隆,渐渐又平息了下去。hetushu.com
范兰舟大喝起来,他笃定这身后之人,绝不是龙锦衣,但他究竟是谁?真正的龙锦衣又在哪里,此人到底有什么阴谋?
门外不见什么修士,却可看见,一颗犹在滴血的破破烂烂的头颅,被放在了门口地上,一道殷红的血线,从右额头处,斜拉到左边嘴巴处,只差将头颅劈成两半了。
再飞出片刻之后,龙锦衣陡然出指,在几尺前的范兰舟身上飞点。
这一刻,他的这个新洞府大门上的禁制雾气,也翻滚起来。
龙锦衣没有回头,继续朝前飞去,速度甚至加快了几分。
因此,范兰舟专心赶路,寻找起安全之地来。
邪气男子一把接住,收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里,这才撕开范兰舟的储物空间,将里面的东西,取了一个一干二净。
身影一闪,龙锦衣落在了范兰舟的身后,踩在了他的剑光上,摸出几颗丹药吞下。
“大师兄,你伤的如何?”
唰!
四面扫了扫,这山谷和附近,不见其他人,再神识如水银泻地一般,探向远方。
飕飕——
看向洞府大门的方向,范兰舟眼睛里,闪过疑惑之色。
死在这无人的荒野中。
范兰舟在前,龙锦衣在后。
……
是谁杀了他?
龙锦衣脚下,此刻却是脚下生出剑光来,将范兰舟托住,更是伸出一只大手来,将他提住。
生命气息,无声远离。
一直过了大半盏茶时间之后,范兰舟终于再一次解起了那门上的禁制,一层一层,和*图*书缓缓消去。
剑光一散,范兰舟就要朝地面方向里落去。
范兰舟身躯剧震了一下,额头中央处,一点血花,绽放开来,血水流淌而下,染红了他的面庞。
他死了。
“哈哈哈——”
范兰舟毫无防范,几乎是立刻中招,被封锁了元神法力,连动都再动不了。
他的修道梦想,就此终结!
随后,此人掉转方向,朝北而去。
范兰舟死了。
取出范兰舟的头颅,放在地上。
“你不必谢我,我不是为你杀他,只是贪图他储物空间里的东西而已。”
唰!
无声无息之间,范兰舟再一次取出无影金弓来。
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龙锦衣,正以一个极古怪的神色看着,那冷漠的眼睛里,透着邪气,玩味,还有某种阴险的算计之光。
相貌硬朗,神色冷漠,正是龙锦衣,而龙锦衣身上,穿着的那件黑色的长袍,则是破碎了不少地方,还有不少残留的血迹。
范兰舟听的心神一震,他的心头,死亡的阴影,急笼而来,但除了说话,他已经做不出其他任何事情来。
“当然是——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
重眉阔颐,眼窝极深。
一掌拍碎了洞府大门,范兰舟冲出洞府去。
轰!
这一刻,范兰舟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龙锦衣,而是方骏眉,而是杨小慢,甚至是顾惜今。
一直过了百息之后,那门上的禁制,才终于撤去,门后却没有立刻有人出来,该是在以神识看着。
这一次,门外的景象和*图*书,却是立刻令他呆了。
若说前一次,他还能推断出几分外面是敌是友,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这一次,就有些搞不懂了。
又放到了自己的洞府前?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更有沉闷的滚雷之声,在天空里高处里不时响起,似有一场山雨要到来。
……
又是一记雷声滚过,天空之中,雨点终于落了下来,几乎是才一落下,就大如撒豆,哗哗有声。
轰隆——
……
仿佛老天爷,也在为龙锦衣和范兰舟的这场天人相隔的再见,哭泣一般。
在西北的方向里,一道高大雄壮的身影,正踏着一道剑光,朝前而去。
落地之后,这邪气男子,嘿嘿一笑。
喜悦之色,浮现在范兰舟的眼睛里。
等到最后一层消去之后,范兰舟又一次箭指门外,神识探去。
这一指,冷酷,无情。
范兰舟睁开眼睛,身外的白色雾气,汇拢成两条小龙一般,朝着他的鼻子里钻了进去。
不过,他显然忽略了一些事情,以龙锦衣的性子,就算真的帮他杀了那霸道男子,有必须亲自走这一遭,将头颅放到他门口来吗?
“大师兄,你做什么?”
……
……
身后之人,无声邪笑。
……
不过,或许是受伤的缘故,他的速度,还是比不上范兰舟,很快,就被越追越近。
精准的轰在门上,门上禁制滚涌起来。
……
自己这个大师兄,拼着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也要为了杀了对手,还需要戒备吗?
龙锦衣冷冷说道,头也未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