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5章 豁出去了

“前辈,晚辈在剑印之道上,极有天分的,求你也给我一个机会吧,不信你看——”
方骏眉朗朗说道。
大风氏不管不顾。
……
但种子已经种下,还怕什么呢?
方骏眉问道。
……
方骏眉等人,也停住遁光,一起转头看来。
方骏眉闻言,再向了想了一想,就道:“道兄,似这样一个,要叛出师门的小子,贵宗通常如何处理?”
“恭送前辈!”
而最令他高兴的,还是随着这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他隐约的感觉到,意识海里的信仰之光,在壮大着。
今天这一场讲道,依然是持续到了正午时分。
一干小辈弟子们,也是大喜起来。
话到最后,这个已经六十多岁的人,竟然老泪横流起来,又是磕头连连。
这样一个杂役弟子,本来若是逐出门去,他一点都不会觉得心疼,但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众目睽睽之下,叫人如何说放人就放人?
只有那大风氏,看着方骏眉远去的样子,神色古怪复杂,连呼吸都重了起来,仿佛看着某个梦想,一点一点的破灭掉一般。
山野之中,诡异的安静下来,只有大风氏在狂奔着。
那大风氏眼中,也是露出惊喜之色来,若方骏眉成了古剑圣殿的大长老,他无论怎么拜,都不算是叛宗了,至于成不成,当然是两说。
哗——
方骏眉是首次仔细看此人,并不知道,在几十年,大风氏就曾来求过他一次,不过他却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http://www•hetushu.com,心中实在有些惊讶,这样一个小辈,真的做出来,他料想的那件事情吗?
方骏眉笑着拒绝。
仿佛能够看穿此人的无奈一般,倒是没有鄙夷,只有惊讶,为他的胆色,为他的决绝。
“干什么?”
终于意识到,这个不顾一切,仿佛没脑子一般的修士,或许真的是剑印之道上的天才。
嗖嗖——
即便是内心再有心机的修士,也为他的心胸所折服。
风野氏以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方骏眉,方骏眉目光深邃玄奥,看不出心思来。
“小子,够了!”
他自己传下的手段,自己最清楚,能够在引气期里,施展出这么多的浮尘剑印来的修士,绝对是少之又少,更不要提,对方只一个杂役弟子了。
金印顿时飞射!
风野氏喝道,神色冷漠威严。
不光在剑印之道,有了一个更清晰的梳理,而且推演出了不少新剑印来,尽管有着空间剑道的他,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再用到那些新剑印。
而此时此刻,大风氏仿佛忘了这一点一般,只用两条腿,朝着前方追去。
……
一干凡蜕大佬,与方骏眉一起,朝山门处而去。
而更关键的是——难道这个小子,是个遗漏的天才?
若非是因为关系到方骏眉,恐怕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上来动手。
方骏眉亦在凝视着此人。
斟酌了片刻,说道:“若是寻常弟子,自然是重罚,若是精英弟子,更是死不足和-图-书惜,不过他只是个杂役弟子,并未学到什么我们门中的高深手段,罪不至死。”
砰!
有长老喝道。
大风氏抬起头来,看向风野氏,哀求般道:“弟子自第一天听到方前辈的剑印之道后,便心中震动,感觉那是我毕生要走的道路,求宗门给我一个机会,让弟子离宗而去,拜入这位方前辈门下。”
呼——
“前辈,前辈——”
……
……
话音落下之后,竟然摸出一把劣质的法器剑,开启舞动起来。
“道友,你看如何?”
……
方骏眉讲道,朴素异常,只是不时打出一个个剑印而已。但就是这样,已经足够令的一干修士,心驰神往。
就算你只是一个杂役弟子,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宗门里,就要拜进一个外人的门下,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叛宗,赤裸裸的打风野氏等人的脸啊!
“风野兄和诸位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闲云野鹤惯了,暂时无意加入贵宗!”
方骏眉说道。
尽管是极细微的一点点,几乎微不可察。
讲完最后一个剑印,方骏眉呼的一声,站了起来。
……
风野氏站起来说道。
有人站礼,行礼说道。
此人如今,已经是近六十岁的年龄,但因为修道的缘故,模样是三十多岁的青年人。
尤其两只眼睛里,散发着不顾一切,虽死无悔般的神色,更是令人感觉到此人的非同反俗。
马上就有劲风袭来,一击轰在大风氏的身上。http://m.hetushu.com
“蠢货,难怪只是一个杂役弟子!”
众人惊讶起来。
“诸位,告辞了。”
大风氏才不管这些,只想把自己所有的感悟,都一起展示给方骏眉看。
大风氏喷出一口血,朝后抛飞出去,长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目光里没有愤恨,只带着乞求之色,看着方骏眉。
不过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收徒弟的人,岂是别人一跪就收的,而且这大风氏的身份,也太麻烦了一些。
很快,就追到了方骏眉几人身下之处,大风氏砰的一声,就跪了下来。
大风氏却没有停,还在施展着,而且速度愈加的快了起来,仿佛这是他的时刻,他的舞台一般。
有人呵斥。
拨开前面的人群,大风氏就朝着方骏眉等人的方向追去。
朗朗乾坤下,侃侃讲道。
身材中等,相貌平凡,肤色黝黑,不过一头长发,似乎格外的粗黑一些,奔跑过来的时候,在风中甩动着,仿佛一头狂奔中的黑豹一般,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却不知道,这或许真的是大风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若是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他以后还去哪里找方骏眉,他一个杂役弟子还有以后吗?
这是之前,他和门中的其他长老们,早就商量好的,但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和方骏眉说,没想到方骏眉这要走,就是如此的突然。
众人察觉异常,一起看向他。
但尽管如此,对方品行为人如何,他依旧是一概不知,如何就能收入门下。
风野氏沉声问向hetushu.com方骏眉,终究是感念他拯救了古剑圣殿,由他来决定。
而聘他为门中的大长老,也是众人想出的最好的法子。
风野氏闻言,眉头皱了皱。
噗!
风野氏听的双目微眯。
……
无人再出手。
风野氏等一干大佬的面色,也微凝了几分起来。
“小子,你是脑子糊涂了吗?还不给我滚回去修炼!”
话音落下,一片起来,哗哗啦啦。
广场之上,又是一片声音起来。
而他自己,也是极满足。
这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几乎是把自己的脑汁绞尽了,终于是推演出不少凡蜕期的剑印来,否则今天,定然要丢个大脸。
“道友,若是暂时无其他地方去,尽可在我们古剑圣殿住下,老夫愿代表我们古剑圣殿,邀请你做我们宗门的大长老,地位只在我之下。”
“你是何人,为何喊我?”
“他才是引气期,怎么可能施展的出来的,而且还感悟成功了这么多?”
若还有弟子效仿,又要怎么办?
“那是浮尘期的重山印,狂澜印……”
“诸位,便到这里吧。”
“宗主,宗主——”
这一刻,几乎是所有修士的面色,都难看了下去,看向大风氏的目光,仿佛一根根利箭一样,要把他射穿。
这是拣到宝了吗?
片刻之后,大片修士,瞳孔猛睁了起来。
这样一个天才,难道要白白送给方骏眉?
若能将一尊未来可能不得了的修士,和自己的宗门,绑在一起,区区一个大长老之位,算的了什么?
“那就请道友和*图*书,该怎么罚他,就怎么罚他吧!”
……
这几十年来,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了剑印之道上,修炼的反而不是很快,只是引气后期的境界,但已经能够施展出最普通的腾云术之类的小法术。
没有天花乱坠,没有地涌金莲。
风野氏等人闻言,神色遗憾,但见方骏眉说走就走,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肯定劝说不动的,也就不再多说,但送还是要送一送的。
再拱了拱手,就朝山门处飞去。
……
大风氏剧烈喘息了几口,再一咬牙,就喊道:“晚辈古剑圣殿的一个杂役弟子,名为大风氏,对前辈的剑印之道,崇慕异常,愿乞拜入前辈座下,请前辈收留!”
你到底是心动还是没心动?给个眼色也行啊,若是心动了,我总不能还把他杀了吧?
“这剑印之道,免费传给诸位,我别所求,只请诸位,若是碰上有缘人,碰上落魄的剑修,便把他传出去,为我辈剑修,谋一寸修真界立身之地。”
方骏眉没有去管众人在想什么,道过开场白,就开讲起来。
一边追去,一边大喊起来。
亦有人在心中嘲笑道。
众人一起看向方骏眉。
方骏眉眼中,也有惊讶之色泛起。
声音落下之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方骏眉微微点头。
啪啪——
“谨尊前辈叮嘱。”
眼神先是绝望,随后是挣扎,到了后面,又变成了疯狂与决绝。
话音落下,是一片哗然之声,个个都听傻了。
大风氏等了好一会,见风野氏不说话,又求起方骏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