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9章 不会恨

回来之后,豪泰许久没有来见方骏眉,听说大哭了好几场,大醉了好几场,终日将自己锁在屋里。
秋猎很快到来。
“师傅,我又栽了个跟斗。”
默然喝起酒来。
那领头之人的样子,与旁边棺材中躺着的男子,颇有几分神似。
豪泰见他刨根问底,认真想了想,摇头道:“不会恨。”
只要一拳!
唰!
只见天空里出现了一条黑蛇,张大着嘴巴,把附近的鸟儿,一起朝它嘴中吸去。
方骏眉碎完今天的铁,示意他落座,帮他倒了一杯酒,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
方骏眉喃喃自语,清晰的感觉到,这个空间结点,处在一个不稳定的状态里,尽管极细微,换成不通空间的修士来,都未必察觉的到。
后面这一切,也不用再多提,而且已经没有明显有价值的线索。
转眼就是第二天,又是叮叮当当打铁。
又用了一个多月,回到家中,今天的秋猎,已经快要开始。
脑子也是活,竟猜的有些靠谱。
豪泰自嘲般说道,笑的无精打彩。
打来井水,洗了几把,才坐下休息起来。
外面此刻,是夜晚时分,繁星满天。
很显然,这就是从那空间裂缝里出来的东西。
这幅壁画上,一群草原汉子样的人,正在狩猎中,画的线条虽然简单,却是神采飞扬,栩栩如生。
豪泰大惊的道了一句,连忙先找起自己的弯刀。
笃笃——
果然还是仁厚,见不得豪泰和其他人,把命一起www.hetushu•com丢在这里,过来救了他们一命。
睁开眼睛后,是在一处野草地上,除了自己外,旁边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其他人。
见到自己所处之地,自然也是大惊,但也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活着,那就一切都好。
豪泰撇了撇嘴道:“此人与我们,无交无旧,若真的不出手相救,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倒也没有必要恨他。”
“那自然是——”
豪泰再无法打猎,下地也不利索,和妻子盘了一间铺子,做些毛皮生活,承蒙以前的弟兄们的关照,日子过的马马乎乎。
两个多时辰后,方骏眉身影再闪,来到一处虚空里,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虚空里的某一点。
方骏眉陡然问道。
在那些鸟旁边,又有一个圆圈样的东西。
瞥了豪泰一眼,方骏眉打趣着笑道:“挣了多少?下半辈子养老的钱,赚到手了吗?”
这第一幅画,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
方骏眉口中再次喃喃,想到最后,也没有找到更多线索。
表面看去,是虚空。
那块青玉,他自然瞧不上眼。但却发现这墙壁上的壁画有古怪。
玉兔西坠,金乌东升。
但在方骏眉的眼睛里,却是有如实物,而且这实物有异常。
但回来的时候,却景象有些惨。碰上了狼群,伤了不少人。
这一年的秋猎,与往常无异,豪泰等人也去了。
神识也是飞洒而去。
铁匠铺中,叮叮之声依旧。
m.hetushu.com豪泰问道。
……
方骏眉几乎认不出他,空荡荡的一只袖子就不说了,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满脸乱糟糟的胡茬子,目光里不仅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飞扬,更没有成熟后的坚定,只剩尴尬与惭愧。
……
方骏眉笑而不语。
方骏眉伸出一根手指来,在那一点上,轻轻碰了碰,目光微凝。
等了片刻,方骏眉问道。
……
“自然是如何?”
豪泰的心情,似乎平稳了下来,这一天,再次提着一壶酒,来见方骏眉。
……
“这大草原的某一个空间结点,与另外一个空间相连,而非是无穷虚空,有人从那一边打穿了,送了一样东西过来……此事和那玄云道人,有没有关系?”
过了片刻之后,脚步一踏。
再然后,是空间裂缝越缩越小。
而那部族之主样的人,从此则是信奉起了神明来,更开始寻仙问道,求长生不老之术。
第二幅壁画上,人马齐惊!
这墙上所有的壁画,均生满了青苔样的斑,散发着岁月的腐朽味道,若不仔细看,实在是模糊的很。
……
“师傅,我回来了。”
“不对,这处古墓的时间,不是几百前的,还要早的多。”
豪泰是在一阵颤抖中醒来,那是被露水冷到打的哆嗦。
豪泰如今已经是首领,伤的还要更重一些——被咬断了一只胳臂,这也意味这,他的秋猎生涯结束了。
看完第二幅,方骏眉再看第三幅。
“师傅为何突然这么问和*图*书?”
若是普通的空间裂缝,合拢之后的点,会恢复寻常,但若是这个点后面,通向另外一个世界,即使合拢,也仍会始终表现的不稳定,那是连接两个世界的虚空力量,在撞击的效果。
……
斟酌了片刻,方骏眉终究是放弃了进去看一看的念头,摇头而去,一切仿佛没有关联。
“这东西肯定有古怪,但以这部族之主的水准,也就只能描述成这样了。”
豪泰闻言一愣,就苦笑起来,说道:“师傅,别说笑了,那仙师哪来的闲功夫天天盯着我看。”
方骏眉陡然问道。
白衣男子自言自语,神色之间,颇有些失望。
豪泰苦笑着说道:“今趟出去,差点把命给送了,至今仍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后悔当初没听师傅的,以后再不干这事了。”
豪泰张口就大咧咧道,话说到一半,却停住了,思考起来。
方骏眉目光如箭一般,扫视起了附近的天空里,一寸一寸走,一个个空间结点找,直向东边去。
前面的方骏眉,神色专注,又是一通锤子轮起,又是一块红铁碎了渣,才停了手。
那空间裂缝开始合拢,而那圆圈样的东西,则是飞向了远方里,直至消失不见。
“豪泰,若真的有另外一个仙师在,且他最终只旁观,没有救你们,你会恨他吗?”
……
“随便问问。”
白衣男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之前看过的一幅壁画前。
……
“那便是不会恨?”
……
但世道,却http://m.hetushu.com从这一年开始,变的坏了起来。
对于这个卖力气,卖武艺为生的汉子来说,没了一只胳臂,基本上是形同废人,以后这个家,也将过的十分艰难。
方骏眉微微点头。
“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出来的。照我估计,那燕九绝不会好心到主动放了我们,说不定还有其他仙师,来那里寻什么宝贝,好心之下,把我们救了出来。”
“豪泰,如果上次救你的那个仙师,在你被狼群咬的时候,就在天上看着,却没有出手帮你,你会恨他吗?”
话音落下,又将附近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那棺材中的人身上。
方骏眉淡淡说道,目中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不用再多说,这白衣男子正是方骏眉。
豪泰不愿和家人提这些事情,但和方骏眉却能说一说,几杯酒下肚,鬼鬼祟祟的将事情道来,说的那叫一个抑扬顿挫,神神叨叨,不去说书都可惜了。
……
出了这地下空间,已经来到了天空里。
方骏眉从头到尾看完,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
……
白衣男子再看第二幅。
中原大地上,进入到了纷乱的战争年代里,大草原上的人心,也开始蠢蠢欲动。
方骏眉依旧是神色专注,脑海里也依旧却飞快的浮现着自己一生的经历……浮现过与杨小慢的点点滴滴,浮现过仙梨大尊随口把自己打发,浮现过豪泰很认真的想着,说自己不会恨。
一转眼,又是经年过去。
也顾不得其他了,翻身上马,hetushu.com向东而去,离这个鬼地方,越远越好。
……
……
总之,冒冒失失的进去,绝不是一个好主意。
方骏眉喃喃自语了一句,又是若有所思,片刻之后,还看了一眼豪泰家的方向。
豪泰提着一壶老酒,神色讪讪的笑着。
又是断裂声响。
但那一边,是什么所在,方骏眉完全不知道。
方骏眉再问。
这种不稳定的状态,只表明了一点,那就是以前被人轰开过。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开春。
方骏眉自言自语。
对于自己的境遇,豪泰而其他人绝口不提。
方骏眉凝视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分明是众人进那山谷前,留下马的地方。
豪泰最后说道,喉咙一仰,又是一大口酒下肚。
案板上的红铁,又一次碎成了渣子。
他就能够轰穿这里!
或许是荒野,或是哪一家势力的山门里,也或许是莫名其妙的地方。
“罢了,本来也就是好奇,才来找一找的,事情也未必就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远处,更有十几匹马儿,正在悠闲的吃着草。
喀嚓!
“师傅莫要说笑了!”
老爹妻儿见他回来,自然是高兴,什么钱不钱的,也无所谓了。
……
“今天这块铁,好象承受的久一点了……”
其他人,亦被他惊醒,陆陆续续醒来。
“怎么会出来了?燕九那个家伙呢?”
方骏眉没有在意,转头又是洗簌,陡然意识到什么,看了看天边的方向里,那高天里的太阳,已经靠中。
……
“应该就是这个空间结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