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7章 依然感激你

阿黛尔。
“也不要。”
不欲让负剑老人看出异常,猜测自己醉过去之后,应该会发生些事情,打算跟着当年的故事走。
……
方骏眉拧起眉头,皱巴的小脸道,咳嗽起来。
负剑老人唏嘘了一声。
双手一牵间,世界烟消云散。
负剑老人连忙来拦,可惜还是迟了些,大半已经下了方骏眉的肚子里。
“臭小子,这点出息,还敢放狂言?”
而有些修士,则是扭曲着面孔,嘴里说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疯子般的低语来,身上气息,如风中烛火,摇摇欲灭。
方骏眉双目再一睁,已经回到了真实世界里,身外光罩笼罩,头顶有雷霆电光闪烁,但没有闪电轰来,仿佛还在酝酿中。
方骏眉稍稍落后一些,目光落在负剑老人身上,眼睛底透着说不出的复杂。
方骏眉睁开眼睛来,那一双眼睛里,透着不属于那个年龄的深邃和挣扎之色。
加快步伐,朝前走去。
这是当年负剑老人说的原话,曾一次次的鞭策着他,在学剑之路上,在求道之上前行。
过了好一会之后,老家伙叹息了一声,终于放弃。
看着负剑老人背影,对此老的怀疑,终于渐渐烟消云散。
“不买。”
负剑老人将痕迹收拾的干干净净,很快离开。
很快,方骏眉走到负剑老人的身边。
滋滋——
“你这孩子,如今长大了,性子也变怪了。”
“不吃。”
思索了不知多久,沉沉睡去。
“骏眉,你hetushu.com想吃根糖葫芦吗?”
……
负剑老人自言自语,声音极小。
火星四溅!
噗!
自己最尊敬的那个人,之一真的是那样一个人吗?显然,除非真的回到过去,否则都没法印证这一点。
荒草古道上,一老一少,慢步前行,各怀心事,神色之间,都仿佛飘零于世的萍。
负剑老人看了他片刻,摸出那只金匣来,放在床上,又抓起方骏眉的一只手,指尖一划,顿时有鲜血流下,滴滴落在那金匣上。
方骏眉微微摇头。
第一口酒下肚。
再一声响,方骏眉直接就被放倒在地,面上全是坨红。
一场算计,归于飞灰。
老家伙功力深厚,已是当时的盘国江湖第一人,但任他如何使力,就是撬不开那只匣子,老面皮抽起,神色急躁又疯狂起来。
一路慢慢腾腾,回到客栈中。
又是自言自语,说到这里,眼中贪婪之光,更盛了几分。
方骏眉自然是假醉,连那坨红,都是逼出来的,以神识关注起了负剑老人的每一个动静来。
而就在此刻,异状突生!
而方骏眉则是心中再一次困惑起来。
方骏眉笑了笑,伸出小手去,牵向负剑老人的大手,这是他当年,没有做过的事情。
“有些烧喉咙,咳咳……”
仿佛走了好久,才终于进了城中。
“骏眉,不要磨磨蹭蹭,跟上来,无论是做个魔头,还是当个大侠,都要如剑一般,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和图书
无非是车水马龙,人间万象。
其他人的情况,当然是不一。
这一段故事如何,不再详细说。
负剑老人将方骏眉放到床上,一张慈祥面孔,渐渐拧了起来,眼神也冷了下来。
金匣顿时嗡鸣起来,那严丝密合处,也开始分离开来。
磨蹭了不少时间,方骏眉才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负剑老人领着方骏眉在城中转起。
……
……
负剑老人继续喃喃,思索起来。
“不会错了,一定是仙师遗物,跟我二十多岁时候,偶然看到的一位仙师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负剑老人瞳孔急凝。
嗡!
吧唧!
负剑老人似乎不着急,饮了两壶酒,菜吃了大半,才背着方骏眉,离开了酒楼。
如今的方骏眉,既好酒,也能喝,但十二岁时的他,第一次喝酒的那一天,却是半杯就倒了。
方骏眉听的心神再一震。
他依然记得,第二天起来,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负剑老人身上,也不见什么伤。
方骏眉在心中喃喃,目光坚定起来。
如今旧事重来。
很快,金匣就打开了大半,偷看中的方骏眉,看的心都悬了起来,匣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当年他在洗澡的时候,隔壁真的发生过这一幕吗?在那时,负剑老人就做起追上时光,赶上流年的梦想了吗?而且——是要通过独吞了方骏眉爹娘的遗物?
方骏眉脱口而出,声音虽稚嫩,却极有力。
负剑老人用那把后来传给方http://www.hetushu.com骏眉的随身配剑相思,疯狂撬着那只金匣,面色罕见的阴沉,目光罕见的贪婪,全无刚才的慈祥味道。
再醒来,已经不知是几天之后。
“小兔崽子,可不能这么喝。”
而每过一关,他的气息,就一点点的更向着至人迈进。
咕噜!
咕噜!
“好喝吗?”
……
负剑老人看的摇头一笑,将方骏眉抱起,横着放在自己的双膝上睡觉,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若要打开,关键肯定还在骏眉身上,但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便被我拣来了,身上没有其他东西,到底什么东西能打开?”
异常的感觉传来,仿佛喝水一样,没有一点烧喉头晕的感觉,好似连酒量,也带到了这幻象世界里来一样。
这一次,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帐篷里,扫视了几眼,方骏眉便知道,这一次是谁要登场了。
那瘦削却温暖的后背,令的假醉的方骏眉,心中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另外一面的负剑老人,仿佛是自己的错觉,而自己对他的怀疑,又是如此的卑鄙和狭隘。
如凌诸天这样的修士,静如止水。
寻了店家住下,负剑老人先让方骏眉去洗澡。
负剑老人虽强,但只是凡人之强,再不敢靠近过来,眼睁睁的看着那火,将匣中之物,烧了一个干干净净。
如今听来,依然是如雷贯耳,激荡人心。
……
在这一瞬之间,触动手上的三息神石,同时侧身躲去。
……
负剑老人问http://m.hetushu.com道。
冰冷的感觉,再一次生起在方骏眉的全身,哪怕身外,热水雾气蒸腾。
这一幕,当年又有没有发生过,是真是假。
这一转,便到中午,师徒二人,终于进了酒楼中。
目光一闪,若有所思。
“可要去买把真正的剑。”
……
……
嗤啦——
负剑老人闻言,哈哈大笑,说道:“现在知道,大侠不是那么好做的了吧?光是喝酒这一关,你就过不了。”
……
至于肉身里,则是传来莫名的感觉,仿佛变的更加的凝实了一般,更有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但绝还没有到至人境界。
隔壁的方骏眉,看的神色更是复杂。
“看来是过了第一关了,后面该还有。”
负剑老人看的眼中更亮。
前方传来负剑老人的喝声。
师徒二人再上路,负剑老人看不出什么异常来,一脚接着一脚,在前面走着。方骏眉跟在后面,看着他的一边肩膀,仿佛要看穿一般。
方骏眉默然不语,还在思索着,这重幻象世界里发生的事情,究竟是真的曾发生过的,还是某只看不见的手,在捉弄着自己。
又是一个久违的故人。
……
……
鲜血飞溅,负剑老人肩膀被洞穿,鲜血哗哗飞喷,但命总算是保住了,而在下一个瞬间,玉匣之中,熊熊火光起来。
“小兔崽子。”
负剑老人低头看了他一眼,笑骂了一眼,这一眼中,满是慈爱。
……
方骏眉当然知道对方没有杀自己,因此没有多余的动静和_图_书,鼾声平稳之极。
“可要买几身新衣服?”
……
……
……
目光里浮现出缅怀之色,方骏眉不禁感激起这场融合,让他重温了一段久违的记忆。
“无论你当年,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依然感激你,尊敬你,感激你将我抚养长大,传我剑道,放手让我去过自己的快意人生!”
负剑老人捂着肩伤处,看着依旧熟睡中的方骏眉,神色无比复杂起来,许久没有动静。
“你不是我的孩儿!”
话音落下,方骏眉端着那杯子,一整杯的就朝嘴里倒去。
一声年轻女子的斥责之声,从匣中传来,随后是一把小剑样的光芒,洞射向负剑老人。
……
这也是他当年的原话。
真实世界里,负剑老人早不知死了多少年,而方骏眉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怀疑当年的事情,追寻当年的真相,真的还有意义吗?
以方骏眉不灭道心的境界,和经历过的坎坷路程,几乎是再没有动摇的一关关朝前去。
负剑老人带着几分戏谑的笑问,笑容里没有一点阴森。
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方骏眉泡在木桶里,神识已经探向了隔壁房间里。
师徒二人,均没有观看心思。
“骏眉的爹娘,定然都是仙师,其中定有他们的留下的仙家功法……追上时光,赶上流年,在我有生之年,定要做到……”
“不,我一定要当大侠!”
这景象,越是下方石阶上的修士,越是普遍。
……
第二道雷袭来,头脑再一次昏昏沉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