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21章 连战连捷

显然,此女这是要拣便宜。
“道友高明,是我输了!”
一个分神,就是中招。
风啸之声再一起,这巨大的死气头颅虚影,飞快的膨胀起来,吞天噬地一样,朝着顾惜今的方向,吞了过去。
……
吼!
“哈哈哈——”
众人心神再震,看向顾惜今的眼神都开始变了。
按道理来说,金天王或许才更该去那第二十道,不过金天王可没说过什么承诺,以龙锦衣的骄傲性子,显然也不屑再去欺负伤的比他更重的金天王。
……
……
显然,这一招之争,是死兆星输了。
飕飕——
有敌氏虽然还在和海放歌打着,心思却已经飘到了顾惜今的身上,和龙锦衣一样,他也是不能接受退路为怯战借口的。
说不出的光彩闪耀,几乎吸引了所有修士的注意,哪怕是苏晚狂这个正为第二十一阶争的家伙。
此人肉身之强,仿佛又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嗤啦——
另外一个方向里,余朝夕和风小蝶,亦在打斗中。
第一道台阶上,顾惜今也在看着龙锦衣,他的神色,还要复杂的多,他原本以为,龙锦衣施展的,一定也是蕴涵信仰之力的一击,却原来不是。
死兆星朝顾惜今,一双眼睛里,也是奋起雄烈之意,那整天垂着的头颅,也是高昂起来。
众人目光,一起落在飞去的龙锦衣身上。
“死气啊……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信仰之力?连对手神通里的玄妙都没有搞明白,你怎么可能赢?和_图_书
话音落下,终于轰拳杀来。
……
顾惜今这强绝的一招,难道要输吗?
……
还没有出手的陆纵酒等人,感觉到热血沸腾起来,一双拳头,都奋力握了握,只想也放声长啸,加入这一战里。
哗!
万千剑气,从那灰色雾气的深处,洞射而出,仿佛从内把一个人的头颅给刺穿了一样,看的极多修士,脑勺止不住的发凉。
……
龙锦衣投身进了那剑道长河之中,仿佛疯子一般,疯狂轰击出钻石拳剑道,速度飞快,威猛绝伦。
海放歌说道。
“老子才管不了那么多,总之,击败过我的家伙,我就要一个个找回场子来,至于顾惜今,打败你之后,再去战他也不迟!”
勇猛,狂暴,都不足以形容这一拳。
砰砰砰——
而这一道台阶,显然是没人龙锦衣争的。
……
一声巨大的哗啦声响。
巨大的死气头颅虚影嘴巴张开,足有数千丈大,更是还在不断的张大中,竟然将顾惜今的剑道长河,给源源不绝的吞了进去。
“啊——”
才一停住,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这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
风小蝴闻言,有些狭长的娇艳面孔上,扯出一个极老狐狸般的笑意来,说道:“道友也想和他去过招吗,我当然没有意见。”
他的情况,比起金天王好上不少,但高下已经分出,还是他输了。
已经成了一个血人般的龙锦衣,被那剑道和*图*书长河,给轰飞了出去,那条右臂上,钻石光芒已经息去,恢复到了本来样子,仿佛脱臼一般,无力的垂落着。
哗!
他也是硬汉,哼也不哼一声,只目光直勾勾的看了一眼顾惜今的方向,眼中意味,极其的复杂。
……
随着最后一声炸响,那巨大的死气头颅虚影,烟消云散,剑道长河,却还在朝死兆星杀来。
顾惜今罕见的怒声咆哮,持剑的两条手臂,施展的快飞了起来,身后那千军万马,没完没了的诞生,又没完没了的朝前轰去。
剑道长河里,不时有巨大的剑锋,轰刺而出,但马上就被前赴后继的剑道长河,再次给淹没下去,透着某种无力的挣扎味道。
……
那剑道长河中,同样传来龙锦衣的怒吼之声,透着不屈与豪勇。
轰轰轰——
顾惜今笑道。
“不要废话,吃我一记神通!”
而落在众人的眼睛里,则是他以一个飞快的速度,被那剑道长河给淹没了下去,但没有立刻被轰飞,而是将那剑道长河,轰出了一片片巨大的浪花来!
死兆星大喝!
龙锦衣仿佛一头黑色的猛虎一般,面对顾惜今的千军万马,义无反顾的轰出了这一拳。
再片刻之后,二话不说,先摸出丹药来服下,随后朝着那第二十道石阶的方向飞去。
海放歌听的却是大笑起来。
“顾道友,接下来该我了,我来接一接你这一剑,若是接不下,我就滚去第十九道台阶。”
……
其他方m.hetushu.com向里,死兆星自然已经停手,此时此刻,也在看着顾惜今,还在沉吟着什么。
“有敌兄,可不要分心啊,否则我会很为难。”
……
众人在心中直叹,却又不知道该叹什么好。
心中的疑问还没有落下,密集的爆炸之声,已经从那头颅里面,嘴巴深处传来,凝结成那头颅的死气,开始疯狂翻滚起来,扭曲起来。
龙锦衣的眼神,是更加的高高在上的冷漠无情,仿佛他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永恒天一样,超脱了所有的情感。
众人见又有好戏看,哪还不再次一起看来。
威严冷肃的大喝之声,再起于天地之间。
这番话一说,再无人小看海放歌,只感觉到他的豪勇天生。
龙锦衣刚才与他缠斗不败,便是因为自己的火焰的生机,格外的强,不是一般的火焰灵物。
剑光再汇成剑道长河,浩浩荡荡杀去!
这一拳,轰出一只巨大的头颅虚影来,这头颅,全由灰色的死气凝结而成,看不出样子,没耳没鼻,只有两只眼睛和张开的嘴巴,动静之间,全是一派逆天味道。
顾惜今心中嘀咕。
“海放歌,看过龙锦衣的表现,你还要执着于击败我吗?”
众人见状,心中又是感慨。
有敌氏问道,从心境上,不免又一次瞧不上海放歌。
顾惜今看的嘿嘿一笑。
战场边缘处,君不语微微摇头。
前赴后继!
……
“哦——道友也有一身傲骨吗?”
看过顾惜今的这一剑,余朝夕和*图*书对和风小蝶的争斗,再没有任何兴趣,骨子里高傲的她,也想接一接这一剑。
“奉天承运,剑帝诏曰,尔等贼子,立杀无赦!”
整齐的吁了一口气的声音,从大片修士的口中传出,这短短的百息时间,竟仿佛格外的漫长,令人窒息。
“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你既然从骏眉那里,知道了信仰之力的事情,为何没有信仰手段?”
……
吼!
踏着虚空,步步走来的样子,仿佛一头伤痕累累的凶兽。
轰!
再璀璨的烟花,终究要有破灭的那一刻!
吼!
再飞了出数里远后,龙锦衣在虚空里,连蹬三脚,终于停住了身影。
天空之中,神山之边。
……
再无二话,一起罢手。
没有再废话,再次双手舞剑起来,又一次施展出了这门圣旨到,又见千军万马凭空而生!
再片刻之后,疯狂的爆炸之声,轰隆而起。
他今天和海放歌打,仿佛在打一个陌生的对手一样,极其的吃力,海放歌的手段,全是他以前没见过的。
余朝夕正要飞向顾惜今的方向,抬眼间,已经看到有人先她而去。
有多少,吞多少!
他输了,他会遵守刚才的空口承诺吗?
凄厉的惨叫之声,亦从那巨大的嘴巴中传来,仿佛活生生的生灵,在遭受着某种酷刑一样。
对轰!
……
蹬蹬蹬!
除了海放歌三人,这里没有人知道,或许这个神神秘秘,低调内敛的修士,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二人再次鏖战在一起。
余朝hetushu•com夕朝风小蝶道。
只有一个修士,眼神是越发的阴沉嫉恨起来。
这场一招之争,再持续了百息之后,终于落下。
霸气横生!
有敌氏连忙先闪了出去。
轰!
死兆星闪出去后,大方承认,朝着那第十九道台阶的方向飞去。
……
一道璀璨的金光,结结实实的轰在有敌氏的身上,轰的此人抛飞出去,不过似乎没有受太重的伤。
对轰!
有敌氏闻言,也只能接受,精神振了振,说道:“既然如此,我不客气的再送你一败!”
吼!
这一手,看似邪气,又似乎上不得台面,但其中蕴藏的死去,已经不光能吞噬生机,而且连对手元气中灵气力量,都能吞噬了,是消弭对手手段威力的上乘神通。
“呼——”
到目前为止,此人还从未出过手。
“道友,你我也收手如何?”
众人看的心神直震!
拳头挥动间,又是一片金光轰来,速度之快,比起以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
顾惜今又败一个强敌!
“杀!”
钻石拳剑道虽强,却不是他想他看的。
苏晚狂以一敌几十,神勇前所未见,但风头却被顾惜今彻底抢去。
两道吼声,交汇起来,形成了一股大道玄音一般,响亮无比,甚至将其他修士的打斗之声,都给压了下出去,直传九霄深处而去。
此人看向顾惜今的眼神十分古怪,决绝带恨,似看贼天。
呼——
唰!
……
话音落下,同龙锦衣一样,也是一拳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