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92章 老狐现

砰!
自己的毒,似乎已经快被解的逼的差不多了,什么无影之毒,根本好象没有的事。
李骄阳一躲闪,那火石法宝的攻势,也开始乱了几分起来,庄有德这样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再次追杀起来。
身边人摇头,忽又想到什么,眼中一亮道:“这位道友,不会是故意空穴来风,吓唬李骄阳这个小子的吧?乱他心神的吧?”
……
李骄阳瞳孔越缩越小,目光凶暴冷狠如蛇。
“这个老家伙,是施展了什么无影之毒,把李骄阳逼成这样?”
如陨石砸进了一个小水塘中一般,轮到庄有德没有空间躲闪,一次次被砸飞出去,完全看不出还有什么还手之力。
擂台虚空里,庄有德这个老家伙,还在掏手段。
李骄阳瞬间恍然,咆哮起来,再次砸出了那件火石法宝,展开了反击。
“道兄,你是毒道上的大行家,可看出他现在的是什么毒?”
有人悄悄问向身边人。
www.hetushu.com
转瞬之间,形势就变。
把庄有德看的目光渐急。
前一人闻言,瞳孔睁了睁后,就是摇头莞尔,还真有这个可能。
用嘴接法宝?
一些老家伙,还传音交谈着。
李骄阳又一次躲闪起来,吞服丹药,强振心性,压制那莫名其妙的剧毒和春药的力量。
庄有德使的手段虽多,但毕竟都是辅助,无法致死,一旦被李骄阳顶住了这波乱七八糟的攻击,就要轮到他玩完了。
“老东西,你的卑鄙手段,就到此为止了吗?”
砰砰——
哗!
众人又是议论纷纷,这一战,看的比之前任何一战,都来的带劲。
那八尾妖狐呼啸而去,朝着那砸来的火石冲去,同时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动静诡异而又恐怖,看的所有修士莫名其妙。
身外不知何时,披上一层火红色铠甲样的东西,承受住了大半的攻击,没有伤的太重。
呼——
李骄阳大喝了一声,就是和图书杀来。
吼——
喀嚓!
唰!
“老东西,只要让我解了你的毒,一会我便弄死你。”
李骄阳目光扫过庄有德,在心中阴气森森道。
李骄阳颇有几分神勇的砸着法宝,张狂喝道:“你不会认输是吗?那我就把你彻底砸成肉泥!”
庄有德此刻,已经衣衫碎裂,老身子骨上,皮开肉绽,五脏六腑碎裂流血,但目光里,那之前的凶光,已经再一次浮现起来。
大局已定了!
对方这件火石法宝,实在厉害,没片刻的时间,又把庄有德杀的吐血连连起来,他的什么符录法宝,完全无法阻挡。
砰!砰!
擂台虚空里,又见光影爆闪,法宝剑印飞闪,场面极乱。
吼——
庄有德大喝了一声,又不时在储物空间里掏一下,扬手挥去。但谁却看不见他挥出了什么东西,只仿佛是挥去一团空气一样。
现世之后,那八尾妖狐仰天怒吼了一声,猛的一个转头,腥红色目光,狡诈而又冷爆的盯和_图_书着李骄阳。
李骄阳怒喝,心念转动,催动那火石法宝。
……
……
才到半路,就是剑芒打来,庄有德竟能不管那妖狐,自己再出手,不过他一张脸,却是扭曲痉挛的可怕,仿佛正承受着不敢想象的痛苦一般。
“我的宝贝,你也敢吃,看我烧死你!”
庄有德此刻,一双眼睛,亦变的猩红起来,手诀飞掐了一下。
惨叫声起,鲜血飞溅。
……
喀嚓!
时间,时间对他十分紧迫!
通常来说,修士修练的功法,都有着几分淬体,炼体效用,再加上毒之一道,实在很难研究到太深的大成境界,很少有厉害修士,会被瞬间毒死。
爆炸开后,或是黄沙世界滚滚而生,或是狂风呼啸,或是莫名的镇压之力来袭。
他的身外,幻象横生!
凄厉惨吼之声,从那妖狐的口中传出,仿佛人类一般,抱着小腹嘶吼着。
再一声响,虚空擂台一暗,那八尾妖狐果真是硬生生的将那火石给吞进了口hetushu•com中。
“还不给我吐出来!”
……
……
“小子,你的对手是我!”
沉闷的撞击之声响起,从那妖狐的腹中传来。
不少修士看的唏嘘。
叫嚣之声,疯狂传荡。
……
“小子,老夫的阴损手段,还多着呢,今天定要把你弄死!”
……
那老妇人又提点起方不悔来。
……
飕飕——
一不小心,就是中招。
坦白说,威力都不算怎么厉害,但加起来就恶心了,尤其是李骄阳没有大空间躲闪,只要中上一个,慢上一丝丝,紧接着就是其他大片袭来,然后——就是庄有德狂风暴雨般的剑芒攻击。
四面方向,众人又是议论纷纷起来。
“地方就这么大,李骄阳逃无可逃,仓皇躲闪之下,反而更乱心性。比起那小白毛来,他还嫩的很呢!”
“该是从妖兽那里,得到的什么机缘,借来的力量。”
砰砰砰——
唰!
谁说打斗只能靠神通的?
一声不似人类一般的怪吼之声,从他的口www.hetushu.com中传出。
这一道,猛然发现异常。
李骄阳仿佛暴风雨海洋上的小船一样,经受着冲击,好在此人有个好师傅,防御神通威力不俗。
方不悔正色点头,一副受教样子。
砰!
那火石仿佛在那妖狐的腹中滚砸起来一般,轰的那妖狐身子剧烈摇晃,小腹处更有火光透射而出,仿佛真的是吞下了一团火一般。
李骄阳自然是更加飞快躲闪。
……
一头八尾妖狐样的妖兽虚影,凭空现世,这八尾妖狐,有着一身青白色的皮毛,身躯高达数百丈,气息竟然直冲祖窍后期去。
飕飕——
这绝对是他一生中,最恶心最难受的一战,偏偏没有大空间来躲闪。
“老东西,你又阴我!”
“不悔,看见了吗?同样是一方擂台,有的人就是能从它这里,找到帮助自己的地利,这小白毛,真是狡猾。”
一张张金灿灿的符录,开始飞出砸出。
“不可能,他身上没有妖兽气息。”
“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是什么老狐狸化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