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52章 开打

扬手再一推,那面水幕,顿时朝前飞闪了出去。
散发真人冷哼。
“我来!”
顾惜今傲气说道。
融合了九阶灵物了?
两记巨大的爆炸之声,轰隆而起,仓促之间的一记对轰下,三人一起被轰的倒飞了出去。
这一招才轰出,是龙不悔的大喊之声先传来!
几人听的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为何要替方骏眉二人说话,但还没有时间去想去问,爆炸之声,已经轰然而起。
呼——
云来真人问向龙不悔。
方不悔却在此刻,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道:“你爹娘是谁?为何认识顾惜今,以前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他们?”
“不识好人心!”
唰!
“元神攻击,小心!”
散花真人身上,蓝色光芒陡起,飞快的花为了一团蓝色水汽样的东西,一闪消失。
那蓝色水汽和那团金色星沙,飘摇着碰撞起来,明明都是柔若无物一般,却发出了星辰碰撞般的浩大声音,气浪滚滚狂掀,将这和图书一大片地方,开拓出广阔的地下空间来。
一个爆闪,便是来到二人的身前,双手齐拍而出,碧蓝色的浪潮世界,滚滚拍打向二人,其中水灵物的气息,凶猛如恶龙。
“两个小子,给我滚蛋,不要跟着我们!”
龙不悔闻言,先朝方不悔道:“我爹娘的事情,以后再对你说。”
方骏眉和顾惜今同时出剑,剑光闪烁如星辰。
碰撞之声,很快起来。
这一手,分明就是当年令方骏眉中招,昏死过去的那门神通。
方不悔见他不理自己,还若无其事般的笑着,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倒飞出去的散花真人,法力气息和道心气息,一起翻滚起来,手指仿佛浪潮翻滚一样的掐动着。
不过心中倒是担心起,若是东篱袖加入这场寻找,那就不太好办了。
“正要领教阁下高明!”
没一会之后,散花真人终于是冷冷传音,身为最老牌的至人后期修士之和*图*书一,自有股子傲气和威严。
嘿笑之声,陡然起来。
顾惜今则是闪向侧面里。
砰!
“师祖婆婆小心!”
看的方骏眉若有所思,思索着自己化为空间波澜后,还能玩出点什么新花样来。
方骏眉听的微微一笑,已经判断出来,那道神识,是属于这个小丫头的,没有回话给她。
“小子,老身没时间跟你缠下去了,自己给我滚蛋,否则我真的要下狠手了!”
“无耻!”
飕!飕!
方不悔有些不满般的传音给方骏眉。
顾惜今大喝了一声,化为一团金色星沙,忽闪而去。
顾惜今是什么性子,怎可能就这样认输。
凶狠迅捷!
“大路朝天,人人可走,我们两个想上哪去,轮不到阁下来过问吧!”
方骏眉听的面色一黑,没有往深处想,只当是顾惜今新认识的什么修士。
哼!
而蓝色水汽则是忽而成为气泡锁向那一粒粒风沙,忽然是巨浪拍空,化解着顾惜和图书今的攻击。
方骏眉大喝了一声,提醒顾惜今的同时,身影一个忽闪,来到散花真人的头顶,一手长剑轰出,一手轰出了大音稀声指,对方的元神攻击,对他冲击已经不大,如今元神太强,直逼人祖层次!
说完,看向方骏眉的方向,淡淡道:“这件事情,跟阁下没有什么关系吧!”
“不知死活的东西!”
这一刻,金色风沙成为巨剑,劈天而去,下一刻,或而就是滚滚沙墙,满天飞卷。
蓝色水汽又变,化为一尊人形样子,散发着道心三变的浓烈气息,两只宽袍大袖一甩,做出了一个抱守划圆般的动作来,顿时生出一面蓝芒闪闪的水幕样的神通,竖立在自己的身前。
“你爹娘是谁?”
唰!
细若蚊鸣的嗡鸣声起!
龙不悔闻言,淡淡道:“那位金色衣服的前辈,与我的爹娘,有些故旧关系。一会劳烦前辈,请婆婆手下留情一些,击败赶走他便行。”
嗡!
那一边,和-图-书方不悔和云来真人,看的一起大喝。
云来真来想了想,点头同意。
方骏眉没有再出手,知道顾惜今的性子。
散花真人闻言,眼中寒芒陡然,老怪物般一笑,哪怕样子是个优雅精致的老妇人,也令人感觉到她的桀骜与恐怖。
随后,便听嗡鸣之声大起,一圈圈竖立着的水蓝色的波纹样的东西,朝着方骏眉的方向里,轰击过来。
二人闻言,微微一笑,全是胆大包天的性子,怎么可能被吓住,更不要提实力也是极强。
那一边,顾惜今也是飞快应变,化为一颗颗星辰大阵一样,金光闪闪的存在,以分布的明显有些玄妙的怪异态势,一起砸了过来。
蓝色水汽和金色风沙,还在激烈碰撞,二人化为九阶灵物之身后,不时变换形状。
那一边,顾惜今躲开了对方的元神攻击之后,一个爆闪,来到倒飞中的散花真人身后,就是一剑捅向对方的后背。
轰轰——
“婆婆手下留情!”和_图_书
砰砰砰——
散花真人不愧是最老牌的至人后期修士之一,只闷哼了一声,便伸手拍向方骏眉的剑锋。
方骏眉亦听到了对方的话,也在这一刻,传音给了这龙不悔。
“两个小辈,想要杀我,你们还差的远呢!”
爆炸的中央处,传来散花真人的声音,许是已经听到了龙不悔刚才的话。
砰砰——
又是一记对轰,二人再一次倒飞出去。
“婆婆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你们两个,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那一边,方不悔和云来真人,也是心定下来。
方骏眉和顾惜今,看的同时目光一闪。
“小道友,你刚才为何要让宗主手下留情?”
转瞬之间,竟似乎就是千钧一发,散花真人将亡的凶险局面。
至于那龙不悔,则是一脸左右为难般的神色。
“两个小子,到是挺厉害,老身刚才小看你们了。”
一圈套着一圈,速度飞快。
看起来梦幻而又柔弱,但却引动的虚空仿佛急速错位一般动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