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94章 还有一关

一番往来之后,渐渐平静下来。
到了最后,是一声悠长叹息。
众人点头同意。
“来吧,抓紧时间,鬼知道一个月的期限还有多久。”
众人有了之前的经验,知道是要进下一关了,没有抵抗。
君不语默然了一下,说道:“算是有吧,在曾经的某一世的时候,你走过的这条道路,我也曾走过。”
七道身影,很快淹没进雾气里。
“恭喜爹!”
“但不是在这个世界里。”
杨小慢正色应是。
“道兄和木灵族之间,亦有关联吗?”
唰!
神识一扫,那范围之广,竟然不下方圆千里,高亦有数百里。
刀郎身影一闪,来到众人身前,一双眼睛里,雷霆电光还没有完全收去,依旧摄人。
从进到隐神窟到现在,也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天,那所谓的极品先天灵宝,影子都还没见到,但众人只能等待。
七人站起身子,向四面方向里看去,这是一片荒芜大地般的地方,惟有hetushu•com天空之中,有不同颜色的长虹飞过,照亮了这片世界。
众人看的摇头莞尔。
向上去,昏昏沉沉的感觉,再次传来。
杨小慢问道。
君不语马上传音说道。
君不语想了想,摇头说道:“我当年走这条路的时候,并没有在你现在的时刻里,得到信仰之力,哪怕那些灵根们追随于我,一定有其他原因。”
这才轮到君不语说话,正色道:“天罚神雷非同小可,古往今来,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收为灵物,融合在身,出去之后,记得收敛一点,莫要被那些老家伙们盯上。”
这世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无人来过。
苍梧老邪说道,还没仔细看前方的禁制,已经给出判断来。
“恭喜道友!”
“能随道兄修行,实在是他的一场大机缘,多谢道兄。”
只有风雨梨花一人站在人群边,默然无声,水汽朦胧的眼睛里,神色深藏,无人知其心事,一副和_图_书茕茕独立,世外之花般的模样。
才一靠近过来,七人全都露出头皮直炸的表情来。
杨小慢听的一震。
再不多废话,一起观察起了那些禁制来。
杨小慢微微点头,一时之间,当然也想不明白。
这一瞬间,乱世刀郎竟透出几分威严冷漠味道来,多看上几眼之后,更是令人生出不寻常的感觉,如对天威。
君不语又道,满眼的鼓舞期待之色。
杨小慢一听,便知他要指点凛然子,虽然不明白这突然之事的起因,但哪会不同意,答应下来谢过。
顾惜今亦道。
方骏眉喝了一声,又是当先飞去。
“木灵族啊!”
海放歌几个和乱世刀郎一起转世而来的修士,更在心中唏嘘,自己这个老兄弟,真的不一样了,他现在的道路是——无限可能。
已经换了一身新的黑色劲衫,一头长发,凌乱的飞舞着,肌肤不再焦黑,更仿佛脱胎换骨一般的莹白玉色。
身外已经没有紫气m.hetushu.com,自己七人,则是落在了躺在大地上,地面冰冰凉凉,没有生机之气。
七人点了点头。
“这条路,可不好走,道友既然选择了,无论面对多少挫折,都要顶住。”
杨小慢哦然,想到什么,马上就传音问道:“难道我的信仰之力,就是因为走这条路来的?”
“紫气里的那团雷光变小了。”
时间继续向前。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后,乱世克守陡然说道。
乱世刀郎扫过众人的方向,嘴角陡然一勾。
再片刻之后,乱世刀郎的身影,从那云中里,落了下来。
乱世克守先上前道贺。
君不语再问道。
众人也是道谢。
天空之中,那片紫气漩涡犹在,但灵物气息,已经十分淡薄,仿佛只剩最后一点一般。
方骏眉道:“老邪兄之前,曾说这位远古人祖前辈,在禁制上的造诣极高,是罕见的奇才,有这样的水准,并不奇怪,我们既然来了,仍要破一破。”
也不多废话,掠向m.hetushu•com天空里。
乱世刀郎正经应是。
“的确不简单,比起我师傅的穹顶之下的守卫禁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十分危险。我现在有些怀疑,这位远古人祖前辈,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找个传人了。”
宁静!
其他几人,也是头疼。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骏眉,你们去吧,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最醒目处,是在百多外里的某个方向里,有一个巨大的半球样的灰色气流滚滚之地,分明全是禁制之气凝结而成。
七人靠近之后,没有天雷轰来。
闪电拧着眉头,长吁了一声。
众人跟上。
这一勾,万般威严冷漠息去,恢复到了以前邪痞神色来,更带着几分洋洋得意。
君不语又朝方骏眉几人道。
“道友,你那徒弟凛然子,我十分欣赏,可否让他随我一段时间,不必他拜我为师,跟随就行,将来我定还你一个大助力。”
才一进去,漩涡就飞转起来,狂风呼啸,但没有雷霆闪电袭来,hetushu•com转动着七人,向更高处而去。
“还有一关要过啊!”
一闪之下,就到了那禁制边。
已经不再去管天空里,三三两两闲聊起来。
很快,就彻底消失,无影无踪。
众人闻言,一起看去,果然只见那团雷光,以一个飞快的速度,缩小了下去,仿佛被什么吸了进去一般。
呼——
七人立刻知道,那所谓的极品先天灵宝,多半就在那禁制深处里。
最不寻常的,是一双眼睛里,仿佛蕴藏着两汪雷霆海洋一样,电光直闪,摄人心神。
过了不知多久后,七人睁开眼睛来。
方骏眉此刻,则是与海放歌,陆纵酒二人聊着,谈笑风生,其他几人,均是如此。
死寂!
其他六人,也是郁闷。
君不语找上杨小慢,格外问起木灵族之事,杨小慢能说则说,没有透露自己灵祖转世的事情,但君不语依旧是听的目光连闪,神色复杂。
“这里的禁制散发出来的气息,起码是那些人祖级别的老窝的水准,这是要玩死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