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7章 你是哪来的自信?

本尊和仙神之身双剑齐出,轰出了满天飞舞的碧绿色的光影来,每一个——竟然都是剑印。
下方岛上的小修们,看的呆在那里,回不过神来。
海放歌目中精芒一闪,神识朝远方里一扫,立刻只见一个白衣老者模样的修士,带着一群修士,正狂轰着分隔星罗内外海的大阵,轰的是雾气翻天。
膨!
剑样光影也碎,但碎去之后,又是满天的绿色针芒,飞打而来,终于冲破的海放歌的神通,打头而来!
除了白衣剑主之外,暂时没有其他人祖级别的修士。
到了这里后,收敛了法力气息,混在一帮小修的地域里,之前在闭关打坐中,察觉动静不对,立刻出来,可惜还是已经死了不少修士。
“他是……当年四圣十强的海放歌?”
唰!唰!
但那些碧绿光影爆炸开后,却没有结束,那些破碎的绿光里,仿佛生机极浓郁一般,又在微微的碰撞之后,生出了一把把剑样的光影,如狂风暴雨一般,继续打来。
和*图*书海放歌只能狠下心来做取舍。
砰砰砰——
“我命休矣!”
“你们去把外海的那些东圣修士给我杀光了,让这个小子,听听他们临死前的声音,有多美妙!”
海放歌此刻,就在凶貔头顶上方十来丈处,那话语出口的一瞬间,已经也是一记大巴掌拍了下来。
两记破空之声响起,海放歌和自己的仙神之身,呼啸而去。
一干修士,惊呼出声,满眼的羡慕嫉妒恨。
隔着老远,就已经扬臂挥拳,轰出了一片金光世界来,无数金戈铁马的虚影,气吞万里如虎一般,朝前冲杀了出去。
方骏眉的剑印之道传的也是广,连白衣剑主都学了,而这一手,肯定是他独有的剑印。
再不攻击那阵法,也朝着海放歌杀了出来。
激烈的爆炸之声,轰然而起。
这一掠,顿时惹来了那一片之地的修士的注意。
那老者,一袭白衣,宽袍大袖,身材高瘦如竹竿,赤着一双脚。
而若去杀他,这里的小修,和-图-书只能任由其他的本土修士屠戮了。
金光爆闪而起!
白衣剑主冷酷无比的再道。
白衣剑主的这一手,竟然和天剑子的生生不息剑道,十分相象。
“白衣剑主,当真以为四圣联盟无人了吗?”
而幸亏他是在星罗外海的,若是在内海里,更要知道的晚。
本尊和仙神之身,扑向了两个方向里,速度飞快。
白衣剑主的身边,站着他的仙神之身,一尊绿色木之仙神之身,而这仙神之身的手里,又拿着一把碧绿色的宝剑。
海放歌扬臂再轰!
“哈哈哈——”
唰!
他之前已经得到海放歌,陆纵酒,苍摩诃三人进阶人祖的消息,一开始也是无法相信,但更令人惊讶的是,海放歌竟然出现在这里,而没有去人祖陨落之地凑热闹。
海放歌看的目光闪了闪,知道今天的大对手,就是白衣剑主,杀败了他,本土修士多半自然退去。
此剑仿佛青色的宝玉锻造而成一般,带着几分透明,长约四尺五,m.hetushu•com若是细看去,又仿佛是一片片碧青莲叶化成一般,隐有莲叶纹理,造型别致。
海放歌受方骏眉之托,来东圣联盟外坐镇。
海放歌是个金修,斩出的自然是金之仙神之身。
“人祖修士!”
“他是……东圣域的白衣剑主?这个老家伙竟然也修到人祖境界了?为何跟本土修士搅在一起,难道他本来就是本土的人?”
白衣剑主也是猛的一个转头,看向了海放歌,瞳孔凝起。
“小子,敢放狂言,却只有这点手段吗?”
轰隆隆——
海放歌怒喝。
海放歌已经一闪而去,杀向了其他地方里。
而这些来屠的修士,至少是祖窍至人境界,一眼扫去,不下上百个之多,一些狡猾的,察觉到海放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祖级别的大高手,连忙逃向远方里。
白衣剑主等人身边,万里虚空结点摇晃,无法跨空过去,海放歌只能施展寻常身法神通掠去。
“他果然也已经是人祖境界了?”
表面看去,已是他占据一和*图*书点上风,却还要玩这攻心手段,向海放歌施加心神压力,此人绝对是个盯上对手之后,就像疯狗一般咬个不停的修士。
一击之下,海放歌狠狠拍碎对方的肉身,身死当场!
嗖——
膨!
这一瞬间里,凶貔瞳孔瞪直,和被他拍死的那些小修的惶恐神色,一模一样。
而他的头顶心里,一团金光飞闪而出,化为了一尊人形之身来,一样的高大雄壮,虎目如神。
白衣剑主闻言亦冷哼。
来的修士,正是海放歌!
而那些至人修士们,倒也知道自己插不上手,连忙闪向远方里去。
笑声陡然一落,又是目光极锐利的厉声喝道:“你是哪来的自信,竟然大言不惭的敢抢我海放歌的宝贝?”
白衣剑主大举进攻,双剑舞动间,满天的碧绿光影肆虐。
膨!
海放歌听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即便如此,短时间里,还是杀不过来,充耳都是东圣修士的惨叫之声。
以海放歌的强横,也是目光凛然了一下,和图书连忙先闪出去。
那领头的老者,正是白衣剑主。海放歌在凡蜕祖窍期的时候,也曾把东圣域游历过,自然是知道这个当年的东圣域老辈高手的。
远方里,传来更激烈异常的炸响。
分明正是他从青衣剑主手里抢来的青莲宝剑!
一记记爆炸之声,轰然而起。
海放歌以一个飞快的速度,收割着那些来屠的修士。
海放歌看的目中精芒飞闪。
海放歌这记神通的威力,明显更强一些,将那些碧绿色的光影,轰的爆炸开来,虽然自己也碎了不少。
爆炸声起,血雾之花绽放。
白衣剑主看的冷笑,说道:“小子,你既然送上门来,就休怪老夫夺了你的宝贝了!”
老者面相十分苍老,七八十岁模样,鸡皮鹤发,老态龙钟,面上全是皱纹,差点比的上庄有德这个老贼,但身上却散发着强横的法力气息,有着人祖境界。
这一掌里,蕴藏着时间加速之力,速度飞快,凶貔在神识看到海放歌的那一刻,掌影已经到了他的头颅上方数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