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00章 一个胖子

蓝梦海上,颇有一些小岛屿,但灵气都弱到可怜,连祖窍凡蜕的小修,只怕都不会来占。
方骏眉远远看了几眼,冷冷一笑。
方骏眉再喝。
有了之前强行轰开海中天的经历,这个比海中天还不如的小秘境,他应该是轰的进去的,不用再去找什么钥匙,更不用等开启时间。
出了门来,又在坊市里好一阵闲逛。
二人一番寒暄。
这一天,掌柜刚送走一波修士,大门口处,又有人走了进来。
元姓胖子无比郁闷道。
方骏眉站在一座小岛上,隔着老远,盯着那水中的某个异常之处,满眼的琢磨之色。
这胖子一大口鲜血,哗然喷出,双目一黑,瞬间就昏死了过去。
那元姓胖子,在楼中座下,要了好酒好菜吃起,听着楼中修士们的议论,不时也插嘴问上几句,仿佛寻常闲人一般。
一副避世独立样子。
元姓胖子驾御着一朵血云,在海面上空,不快不慢的飞向远方里,神色极和_图_书从容,看的出来,日子过的不错。
“小子,这个誓言你不用立了,不能说的,我也不会逼你说!但你总得告诉我一点有用的东西,我才能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砰!
吃喝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站起,又买上几百壶天香血酒带上,这才出门而去。
在如今的大形势下,无论哪方势力,都要派人出来打探消息的。
某一间店铺里,一个老者模样的掌柜介绍道。
墙壁上的明珠,洒下光芒来,将洞中照亮。
“你是……方骏眉?”
不见人影!
又打听了些此人的消息,方骏眉告辞而去。
但偏偏在这些灵气弱到可怜的岛屿上,竟然有一座,被雾气包裹的严严实实,看起来,仿佛是个散修巢穴的小岛。
“要说那座岛,的确有些古怪,大约十多万年前,被人布置阵法封锁了起来的,岛主是谁,我们也不太清楚。”
听到这一句,那元姓胖子面色更http://www.hetushu.com加的急拧起来,一副想要活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
虽是人身,却散发着浓烈的妖兽气息,是个妖兽修士,境界则是祖窍中期。
元姓胖子目光剧颤了一下,骇的魂都要飞了。
方骏眉淡淡道。
只要出来便行!
此楼背后,是一群无法无天的散妖修士,以掠夺的妖兽之血,酿造出一种名为天香血酒的酒来,长期服用,对于增强血脉之力,有着不错的补益。大部分来楼中消遣的修士,都是冲着这天香血酒来的。
“我若是说出来,前辈真的会给我一条活路吗?你已经不再受誓言约束了!”
当然,也可能有两重阵法,外面这层,只是掩饰,更强的阵法在里面。
显然,即便是镜中世界的修士,也是怕死的。
“有,那位祖窍中期的道兄,就经常来我们坊市里转转,兑换点仙玉,买些丹药,打听点修真界的状况。”
阵法水准不俗,起码和_图_书是至人初中期层次的,没有布置的更强,极有可能是担心惹来更多怀疑。
这就对了!
但下一刻,一道银灰色的人形身影,就是出现在他的身后,二话不说,一掌拍去。
山中坊市,虽然是在妖兽地盘,来往的又多是妖兽修士,但仍旧布置的十分繁华,古道长街,楼台精致。
进进出出又是一个多时辰,这才飞向远方里,远方——是蓝梦海的方向。
压制了法力气息,改变了面目,去到附近的坊市里,打听起消息来。
沉默了一下,那元姓胖子咬牙说道。
海水一如既往的蓝,长风吹荡。
元姓胖子闻言苦笑,笑的比哭还难看。
再醒来时,已经是在一间潮气极重的小洞窟里。
没有山门牌子!
“广元兄,生意还是这么好?小弟都妒忌了!”
这一刻,离那岛还有极远,一声风啸陡来。
“信不信随你,你只能赌一把!”
方骏眉再点头。
这表情,无疑已经出卖了他的身份!
www.hetushu.com“很好,你既然认得我,就该知道我为什么抓你?告诉我,你们那岛上,住了多少镜中世界的家伙,境界最高的是谁?”
元姓胖子身躯一震,意识到这阵风不太寻常。
元姓胖子痛到抽了几口凉气,终于记起了之前之事,再朝附近看了看,马上就见自己的前面,站着一个白衣男子。
酒楼客栈之类的东西,也是一点都不少。
“没有修士去拜访过吗?出来接待的修士是谁?”
进来的修士,老江湖般的打着招呼。
方骏眉微微点头。
掌柜回道。
呼!
“元老弟说笑了,再好的生意,哪里比得上可遇不可求的机缘?还是老弟你,背靠大山,活的更舒服。”
坊市里的酒楼生意,做的最好的,是醉妖楼。
方骏眉微微点头,再问道:“岛上平常,可有修士出入?”
但方骏眉没有急着轰,先去蓝梦海附近转了起来,很快,果然发现异常。
方骏眉冷冷问道。
杀来的修士,当然正是方骏眉,打昏hetushu.com了对方后,封锁了元神法力,二话不说,就是夹在臂弯里,钻向海中深处。
是个胖大如山般的青年男子,狮子口,朝天鼻,光着一颗大脑袋,长的极丑陋,但一双眼睛却是机敏有神,面上挂着一个邪气笑意。
结结实实一声响!
掌柜也是老江湖般地回道。
再思索了一下,终于道:“前辈想知道什么,晚辈能说的,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望前辈遵守诺言,留我一条活路。”
“那就立个誓给我,告诉我你不是镜中世界的修士,我立刻就可放了你!”
方骏眉低沉着声音鼓惑,语调缓慢起来。
“当然有人拜访过,出来接待的修士,之前听说是个至妖初期的前辈,最近已经成了一个祖窍中期的道兄,都神神秘秘的很。不过时间长了,他们不惹事,我们也没谁去理会他们了。”
“……前辈在说什么,晚辈完全不清楚!”
方正面孔,浓眉虎目,一双眼睛,冷峻无比的盯着他看,浑身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强大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