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33章 他的梦想不一样

“骏眉,你也不用多想,若是真的心疼我这个老师兄,我倒是有个过分的请求。”
宋舍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方骏眉听的目光微闪。
这一刻,宋舍得浑然便是一副走火入魔般的丹痴之相。
“有时候,想想也算了,我的修道天分,毕竟只算中人之资,道心第三变,几无可能,那九阶灵物,我也未必感悟融合的了,何必太强求?似如今这样,炼炼丹药,教教徒弟的日子也不错,反正天塌下来都有你们几个家伙顶着。”
“……配上入魂草……七情花……再加上明心神火……不对,此花属水,用明心神火太霸烈了一些,换成玄明真火……”
宋舍得止住他,目光里挣扎之色退去,清明坚定起来,说道:“如今宗门里,天分高的修士极多,比起他们来,我绝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你的心意——师兄领了!”
抓耳挠腮般的心痒。
“骏眉,像我这样一个,痴迷丹道,不爱争http://m.hetushu•com斗,也推演不出厉害神通来的修士,就算修到了人祖境界,对你对宗门来说,只怕帮助也不大。”
二人再碰了一杯之后,方骏眉道:“如何,师兄,只要你说你想再像前跨一步,这花——我便送给你了!”
“……果然是见所未见之花,闻所未闻之味,只是嗅上几口,我便感觉到,要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里一般。”
“我们刀剑神宗里,若说我觉得最亏欠谁的,就属你和庄师兄。”
宋舍得眼中,电光飞闪了一下,显见心中起了大波澜,但马上,又压了下去,平静下来。
方骏眉听的再笑,把那花先收了起来。
方骏眉一震之后,就是重重点头。
宋舍得闻言,满目挣扎,好半天没有说话。
方骏眉陡然放下酒杯来,正色传音。
“你听我说完!”
方骏眉也是任由他思索。
“师兄直管回答便是。”
宋舍得说完,继续喝起酒和_图_书来,仿佛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一般。
“太阴丹策上,有关于此花的记载吗?”
宋舍得闻言,默然了一下,侧过脑袋去,眼中涌起极复杂的神色来,好一会之后,才再次开口。
宋舍得半闭着眼睛,老身子骨都颤抖般地说道。
腾空崖边,水花飞溅,雾气氤氲,那瀑布奔腾而下的气概,仿佛天上银河,倾泻而下一般,轰轰隆隆。
老家伙又喝了一口酒,才笑道:“骏眉,你为何有此一问?”
宋舍得忙道。
宋舍得的梦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一样的令人敬佩,而方骏眉这一个答应下来,将来也是累死累活。
老家伙恶狠狠道。
方骏眉忙道。
“你们一个帮宗门炼制了大量丹药,为我们几个,这么快冲击到人祖境界,立下汗马功劳。一个帮我操持宗门事务,省却了无数烦心事。但这无数年来,你们也都因此耽搁了极多的修炼时间。”
“我手里,有一朵能够帮助修士,感悟道和-图-书心三变的奇花,是从镜中世界流落过来的,若你还想再朝前跨一步,我便送给你,至于你需要的九阶灵物和极品先天灵宝的事情,都由我来解决!”
方骏眉话音出口,入了宋舍得的耳中,却是将那瀑布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仿佛无声处起了一记惊雷一般。
“有这好东西,当然是拿来给我炼丹啊!”
“你说!”
“收起来,收起来,快收起来,再让我多看上一眼,我就立刻把它私吞了!”
“此话莫要再说,我和庄道兄,在宗门享了这么多年的安逸,做些贡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倒是没有。”
方骏眉止住他道:“我和刀郎,基本不怎么管弟子的修行之事,和宗门事务,全亏了你们帮忙。”
唰的一声,就是一把抢来,仔细看了起来,那鼻子是嗅了又嗅,神色是飞快的陶醉起来。
老家伙眉飞色舞道:“此花给我炼了后,说不定能还你几颗三变丹。”
和图书骏眉开口。
哗——
“师兄,我便开门见山了吧!”
宋舍得闻言,目光贼亮起来。
嘴里絮絮叨叨起来,直接就是琢磨起一个新神方来。
宋舍得笑了笑,没有再争,二人互相帮助的地方已经太多,真要论起来,其实没法说清的,光是老祖母飘霜氏的疯病,就是宋舍得给调理好的。
方骏眉摇头。
无比不舍的死盯了那镜像神花几眼,就猛的一个咬牙,一把塞回了方骏眉的手中。
方骏眉叹然,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之后,宋舍得才渐渐回过神来。
“你先拿出来给我看看,让我闻闻是什么味儿。”
此花才一取出,宋舍得眼睛都直了。
“有时候,想的要命,尤其是听说你们在外面和镜中世界的修士恶战的消息,恨不能我也加入进去。”
他听的出宋舍得心中,不止是矛盾,还有不甘,还有渴望。
方骏眉看的无语一笑,随他去了。
终于,宋舍得开口。
咕噜——
“搞到更多的镜像神和-图-书花来给我吧,我宋舍得,可以不做一个人祖修士,但一定要成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丹修,我要做那第一个——炼制出三变丹来的修士!”
宋舍得眼中,雄心野望之火,明亮无比的燃烧着。
方骏眉看着他的样子,嘿嘿一笑,见附近无人,又无神识扫来,直接就在崖头上,把那镜像神花,取了出来。
……
宋舍得神色尴尬起来。
“那还是算了吧,总共就这一朵,你便是再厉害,总不可能不经反复尝试,一次就炼出三变丹来的。”
“不,还是我欠你们的。”
方骏眉皱眉。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师兄,还是选择为了帮他,而舍弃自己的未来。
方骏眉闻言,微微一笑。
方骏眉沉声道。
满眼的神往之光。
宋舍得自己知自己事,知道若真的那么做,保管是要失败的,但身为一个丹修,又压抑不住心中的渴望。
宋舍得叹然说道。
“这并非帮助的问题,而是关乎到——”
宋舍得狡黠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