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大唐武神

第一百八十六章 突破先天,反杀

两人全力对掌,强大的内力迸发,两人脚一沉坠入水中,宛如炸弹炸开,激起漫天的水幕冲起十多米高,一股数米高的巨浪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想到这里,他眼中凶光一闪,脚步一顿,跺的河底大片烂泥炸开,整个人如一发出膛的炮弹直撞过来。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先天,是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坏?”
刚才就是将初入先天的第十层提升至十一层,功力突然增长一截,寒气突然强大一截,才翻身击败措手不及的对手,毕竟任谁也不会想到有人在刚突破先天境界不到几分钟就再次突破,李舵主压根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冻住,错失先机,被他一口气杀死在冰层之中。
“怕你们杀了全船的人灭口。”
沉入水中的叶晨浑身内力涌身,身边是汹涌的寒潮,身边河水瞬间冻结成冰,直接将自己与李舵主冻结在其中。
等到李舵主沉入水中找到目标,看到的却是一个巨大http://m.hetushu.com的冰坨,他惊讶的看着冰坨中那个人影,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而此时,叶晨眼前属性异能面板展开,再次消耗1200点潜能点,将这门刚推衍出来的内功提升至十二层,离十三层仅一步之遥。
叶晨双手一摊,一边说一边继续提升新的内功:
在上个世界修至化境的少林龙爪手在这个世界威力并没有太大削弱,就是这一次一身内力属阴寒,并不能发挥这门刚猛指法的全部威力,颇有些遗憾。
“很可惜,我并没有拿你们的东西,没有可交的,或者我这里有些银子,你要说是你们的给你也无妨。”
“是你们无缘无故追杀我,什么时候变成我与你们做对,你大淮帮堂堂江湖大帮派就是这么巅倒黑白的么?”
平分秋色!
而此时,他的这门无名内功还未推衍至极限,才刚刚提升至第十层,后面还能继续提升。
想想自己当初为了突破先天http://m.hetushu•com吃了多少苦,费了多少劲,用了多少时间,而眼前这人简直像开玩笑一样就突破了先天,这简直是……
“你敢戏弄本舵主,找死!”
两人都没有武器,都是以拳脚功夫对敌,叶晨在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学过任何拳脚功夫,但以前在神雕世界学的武功现在都能使出,两个世界虽说内功略有不同,但在招式上还是殊途同归,没太大区别。
大淮帮能占据大半淮河槽运,靠的就是帮中宛如定海神针的帮主,有淮龙王之称的李定淮,一位先天后期巅峰的高手,据说二十年前李定淮的修为就达到了先天后期,这二十年虽说一直没突破先天至宗师境界,但多年积累功力已至化境,在先天境界绝对是最强大的那一类,估计不会比叶晨在神雕世界龙象般若功十一层要差。
正在摧动全身内力挣扎的大淮帮李舵主浑身猛的一震,提起的内力瞬间消散,寒气入侵,很快化成一具冰冻和图书的尸体沉入水底。
但两人的战斗还没结束,就算什么也看不到也能闭着眼凭感知来感觉对手位置,直到,双方一口气耗尽不得不浮上水面,换了一口气跃上河面,脚踏河水在河面上打成一团。
“轰!”
话音一落,脚下大片河水炸开形成一层水幕,整个人宛如一发炮弹从水幕中飞出撞向叶晨。
从河中浮至水面,大淮帮的战船离这还有点距离,他没兴趣去杀那些小兵,直接踏波而行向岸上冲去,很快冲到河岸钻入树林中消失不见。
“识相的将东西交出来,不然若让本帮全力追缉,你就算是修为再强一倍也是必死无疑。”
李舵主勃然大怒:
是的,一直被压着打的叶晨这一次终于挡住了对手,没落任何下风。
叶晨嘿嘿冷笑:
而叶晨动也没动,脸上浮现一丝笑容,双手在身前上下逆时划出一个大圈在中央合拢,双掌合一狠狠推了出去。
正闭眼突破的叶晨猛的抬头,同样一掌拍出,两掌交hetushu.com击,一声闷雷在水中响起,一股暗流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排开,周围的河水瞬间变的冰冷。
叶晨脸上丝毫无惧,大步迎上去,两人便是在河底交手起来,每一拳每一脚都是激起一股股暗流,大量河底泥沙被搅起,河底瞬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击杀大淮帮这位舵主,必定得罪死了大淮帮,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看到各地的通缉令,一般的对手他不怕,他怕的是大淮帮那位帮主会不会出手。
说完抬手就是一掌拍在冰坨上,一声‘咔嚓’脆响冰层裂开。
“我不信,你是不是拿到了东西?”
双方交手约百招,借着一次对掌机会李舵主抽身后退,看着叶晨大声说道:
“阁下可敢报上名来,好让我知晓是何人敢与我大淮帮做对!”
淮龙王不出手还好,其他手下再厉害他都不怕,但如果其亲自出手追杀,叶晨只能继续跑路,现在的他肯定打不过在先天后期呆了二十年的淮龙王。
两人不断交手,叶晨m•hetushu.com慢慢熟悉刚突破的先天内力,凭借曾经无敌于一个世界的武学修为,开始慢慢占据上风,特别是这一身阴寒内力每一掌打出都是寒风凛厉,飞溅的河水一碰触他身边便会化成冰粒纷飞,周身寒气四溢,令对手动作受到极大的影响。
而此时李舵主心中的惊讶简直要溢于言表,他压根没有想到刚才还是被自己碾压的对手就一会儿功夫就能与自己平分秋色,这简直就是个神话,不,这对他来说是个笑话。
李舵主双眼紧盯着叶晨冷声说道:
一想到这个,他心中杀意就开始沸腾,再也压抑不住,心中只升起一个念头,一定要杀了他。
“那你为何要跳江而逃?”
再然后,一截凝结的冰锥出现在叶晨手中,狠狠戳进他心脏之中。
李舵主此时脸上还带着一抹惊骇,疯狂鼓动内力将冰层撑开,便看到一只苍白的手掌拍在自己胸口,恐怖的寒气涌入,胸口中掌位置瞬间知去了知觉,寒气如潮水一样冲刷全身,瞬间将他冻结在冰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