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大唐武神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战天君

叶晨闷哼一声硬生生止住身形,飞身一拳将碎石砸的粉碎,无数碎石迸飞打得地面砰砰作响,近在眼前的马车车厢被打裂开,露出一张惊恐无一丝血色的俏丽脸孔。
被叶晨这个明显年纪不大的对手击退,席应脸上有点挂不住,冷哼一声,双眼中紫芒闪动喷发,双眼紫光喷出近尺,周身虚空一阵扭曲,无数细密气劲如潮水一样向对手涌来。
他这里愤怒无比,天君席应这里却是有些骑虎难下,他从没想到有人竟然将横练外功修练至这种地步,任自己如何催动功力,以前无往不利的紫气天罗这一次连对手皮都割不开,他无语了。
对这种战术,他真没什么应对的好办法,在力量没达到能一力破万法的情况下,席应这种无形气劲诡异功法他很难抵挡。
没有他维持,叶晨怒吼咆哮,脚下地面再次炸开无数烟尘形成一圈气浪滚滚排开,就像是一尊被封印的洪荒巨兽破开封印,一连串的‘噼啪和_图_书’炸响,束缚住他的无形气网被他强行撕开,粗大的脚掌将脚下陷坑中碎石震成粉末,如一头狂龙从烟尘中冲出。
他的紫气天罗虽然诡异,但没有一击致命的那种杀招,层层气劲在他身上切割连皮都没割破,就连下面那条粗大无比的宝贝与蛋蛋都没割破。
恐怖的一拳砸在席应在身前布下的层层气网,仅僵持一秒便将气网粗暴的撕的粉碎,天君席应身形随拳劲向后飘飞,大袖连挥卸下拳劲。
在这个世界虽然有外功,但从没有人能靠外功练至宗师,先天后期就是极限,在宗师以下天下无敌,但还是无法抵挡宗师,叶晨是他第一次见识到有人将外功练到与宗师对抗的地步,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骑虎难下,不知道是继续还是收手退走。
神罡体十一层衍生出的那种挖掘自身体深处的力量能强化他的体魄与力量,令他的金刚不坏之身远比十http://www.hetushu•com一层龙象般若功修成的金刚不坏之身更加强大,天君席应无形气网如何切割也无法割破他的皮肤,而他高达十万公斤的力量集中在一拳之中,恐怖的力量就连空间也微微颤抖,隐约泛起丝丝涟漪。
这一次席应改变战术,不再用气劲切割,而是化刚为柔,丝丝柔韧气劲缠绕在他身上一层一层叠加,就像蜘蛛捕捉猎物先束缚住猎物。
当然,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被席应的紫气天罗气劲束缚住,但席应也拿他没办法,他只能束缚住叶晨却伤不到他。
“小子找死!”
他天君席应乃魔门资深宗师高手,却奈何不得一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小子,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天君席应,魔门老牌宗师高手,自创的紫气天罗是魔门除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外最为精妙的自创魔功。
继续肯定奈何不得,之前奈何不得不可能继续下去就能伤到对手,但如果退走,他又拉不下和*图*书这个脸。
练成紫气天罗之人,眼珠外围会产生一圈紫芒,同时运功时全身皮肤会变成紫色,以自身为中心产生出膨湃波动的气劲,就像空间不断对外扩展,施展至最盛时,能在敌人四周布下层层气网,不但锋利无比,还能牵制绑缚敌人的动作。席应已经将此功修练至随意布网的大成境界,更能将网劲收发随心,并任意改变形状应敌,游丝最大可笼罩方圆两丈的空间,从任何角度袭击敌人,威力霸道至极。
叶晨夷然不惧,抬手就是一拳撕裂一道道无形气劲,但立即有更多气劲围上来,就像蜘蛛吐丝般将他拳劲一层层卸下,一层层无形气劲如蛛网般从四面八方上下涌来,想要将他束缚在其中。
天君·席应!
就在此时,天君席应虚手一抓一颗脸盆大的碎石飞落手中,猛的掷向马车。
正因为这个想法,他不得不坚持下来,奈何不得叶晨,叶晨也暂时奈何不得天君席应。
这种战术很快凑效和图书,柔韧气劲卸力效果大增,叶晨全力一拳砸下宛如砸在空气中,无处受力,一拳只能撕裂几层气劲,立马又有更多气劲缠绕上来,很快他身上缠绕数百条宛如实质的柔韧气劲,就像数百根坚韧的绳索将他捆住一样,令他举步艰难。
回头看了一眼席应已钻入人群消失不见,他郁闷的哼了一声,放弃了追击,抓住马车撕开车厢,露出里面一个娇小玲珑的俏丽少女。
少女面容甜美,身材娇小可爱,穿着一袭淡绿色长裙,从发饰服饰上来看应该是大家女子,但皮肤又不像大家闺秀般白皙而是如经常日晒形成的古铜色,只是此时她双手双脚被绑成一个诱人的姿态,当看到叶晨高大的身形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眼中隐约有泪光在闪动,但当看到他宛如天神般完美身躯,又带着一丝娇羞,目光左右转动似无处安放。
只是他再霸道也没叶晨霸道,无形气网虽然厉害,但威力不足以破开他的金刚不坏之身。
倒不是说http://m.hetushu.com他力量不足,而是对手太厉害了,天君席应是宗师高手,而且是那种资深宗师,严格来说叶晨现在连宗师都不是,现在能与他交手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夸张了。
叶晨此时已经知道眼前青衣文士身份,如此明显有特色的武功除了魔门灭情道道主,有天君之称的魔门宗师席应的紫气天罗外,整个江湖中没有任何一人的武功与这相似。
是的,他的铠甲都被割的四分五裂,衣服就更不用说,现在他浑身外面光秃秃的,头发眉毛等毛发被割的一干二净,气的他火冒三丈,感觉毛孔都有火喷出来,对席应恨的牙痒痒的,不断鼓动全身力量与无形气网对抗,每一秒都有近十条气劲被他强行崩断。
就在这时,唯一两个反应快闪避的早从席应手中活下来的两名亲卫其中一个拿出一个号角在嘴边用力吹了起来,悠长的牛角声响起,席应脸色一变,不再犹豫,内力爆发涌出无数气劲缠绕叶晨,大袖一甩膨湃的气浪涌出,身形往后倒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