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大唐武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叶晨的血统

突然龙卷风柱中传来一声长啸,一道漫天烟尘也遮掩不住的金光从龙卷风柱中冲天而起,从峰顶这头延伸至另一头。
叶晨怒道:
此时叶晨已随山峰崩裂而坠入山崖,万吨巨石坠落千丈悬崖之下,惊天动地的巨响数十里外也能听到,崖底一片混沌,却不见他的踪影。
希烨此时一点战意也无,似乎认定叶晨的身份,说话的态度变了许多,语气一改之前的高高在下,变的似乎……有一丝讨好在内,他解释道:
下一秒一声怒吼咆哮声从龙卷风暴中响起,好像一头来自远古的蛮荒巨兽在咆哮,‘轰’的一声山峰猛的一抖,即而一声震碎灵魂的‘咔嚓’脆响,这座万年亘古不变的山峰突然裂成两半,三分之一的山峰从主体分裂出来,在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隆隆声中,缓缓滑下谷底,澎湃的气浪激荡,环绕山腰的云雾如滚滚巨浪被排开。
他惊骇的表情不似有伪,叶晨也疑惑和图书了一下,但又摇了摇头,道:
“你竟然拥有黄金之力,你与天秤座河系的叶阀是什么关系?”
“你不是要教训我么,要打赶紧下来!”
不过此时这对充满了艺术感的黄金鹰爪掌心所有金鳞全都崩碎,像是被无法想象的巨力震碎一样,掌心沾满了鲜血,尖锐的指甲上还挂着血肉,这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叶晨的。
当然,也有可能母亲才是叶阀旁系族人也说不定,女子虽然要嫁人,生出的后代要随父姓,但血脉是不会变。
他闷响一声后退一步,硕大的拳头猛的抬起,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膨胀成一个比常人脑袋还要大的金色拳头,超乎想象的狂暴气息散发,拳头周围的空间立即扭曲变形,狠狠一拳砸下。
……
“你真不是来自天秤座河系?”
“我不知道什么黄金之力,也不知道天秤座叶阀在哪,这只是我修练出来的一种力量而已。”
m.hetushu•com随着金光闪过,一道漆黑如闪电般的空间裂缝将峰顶空间连同龙卷风暴分割成两半,天地瞬间一分为二。
“呵呵,我生来只是个普通人,连本星球都没出去过,怎么可能是那高高在上主宰一个河系的高门大阀族人。”
希烨怪叫一声化成一道金光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在百米之外,看着叶晨像见到鬼一样惊骇道:
“开!”
“阁下或许从没离开出生地,但您的祖上肯定是叶阀的分支族人,所以才能觉醒黄金之力,按照叶阀族规,任何族人不论是主支还是分支还是旁系族人,不论远近,只要觉醒四大力量,均自动成为叶阀核心嫡系,享有叶阀核心嫡系所有特权!”
一击未中,希烨借着能飞行的优势身形在半空中一转,背后一对纯金翅膀扫过,两道金光从翅膀上流出凝聚成两把锋利的光刀甩过,地面碎石瞬间分崩离析,金光中夹杂着黑色空间裂和-图-书缝扫中叶晨,一大篷金光在他胸口炸开。
此时希烨的战意已全消,目光在叶晨身上来回的扫视,似乎想确定什么,看的他不耐烦道:
空间层层崩碎,化成一道水桶粗的空间断层一扫而过,希烨双翅斩出的金色光刀如薄冰般崩的四分五裂,几乎瞬间便轰至脸色大变的希烨面前。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不也长了一对金色翅膀么,怎么不说自己也是那什么黄金之力?”
但希烨像是没听到一样,突然问道:
无法想象的力量爆发,拳头周围的空间直接粉碎化成一片漆黑,就连空间背后狂暴的空间能量都被强行压制无法涌出,即而被超乎想象的力量极力压缩化成一道漆黑气柱喷出。
悬崖底乱石堆某处突然炸开,漫天飞溅碎石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中钻出,正是叶晨。
高达上百米的龙卷风柱中宛如有一头恐怖的巨兽在不断咆哮,轰隆隆的巨响震击虚空,每一次震击,都hetushu.com有一圈圈波纹从龙卷风柱中扩散出来,化成涟漪荡向远方,山峰之外数百米远空中飘荡的云海都受到影响而泛起涟漪,如海水一样一层层涌动。
“轰!”
不管怎么样,自己似乎有一个了不得的出生,这让叶晨一时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轰!”
希烨也不动怒,摇了摇头道:
叶晨半晌无语,口中不说,但其实他内心已经信了希烨的话,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十有八九是那什么叶阀的族人,不然按希烨所说这黄金之力是叶阀独有血脉传承,如果不是叶阀族人,绝不可能觉醒。
他此时看上去很狼狈,浑身都是污泥,在他胸口厚实的肌肉上,有五个深深的指孔,鲜血从中喷出混和灰尘化成鲜红的血泥,整个胸口一片通红。
希烨双翅一展从峰顶飞下落在石堆上方,目光如鹰左右扫视想找出叶晨身影,他不相信叶晨就这样死了。
虽然击败对手,但希烨脸上没一丝喜色,反而一http://www.hetushu.com脸铁青,缓缓抬起手来,他的一对手掌已经化成一对布满金色鳞片的鹰爪,如黄金浇铸般充满了艺术感。
随着三分之一山峰被打裂,峰顶的龙卷风暴也随之慢慢消散,露出背生金翅的希烨,叶晨却是不见踪影。
刚一现身他没时间看自己伤势,双臂一合挡住希烨从天而降劈下的掌刀,恐怖的力量再次将他打入碎石中,半截身体沉入其中,紧接着希烨凌空一脚将他踢的向后一仰,后脑勺将一块石头砸的粉碎,下一秒他头皮一麻,右掌猛拍地面,借力往左掠开数米,眼睛余光看到一抹金光扫过自己刚才所处位置,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所在空间撕开。
“我与你不一样,我这一对翅膀是血脉力量的体现,只是颜色是金色而已,而你的黄金之力本身就是一种血脉力量,是主宰天秤座河系的叶阀独有血脉传承之力,只有叶阀最核心的嫡系才有,蕴含的威能比我希氏传承血脉要强多了。”
“黄金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