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高考,高考

第三百零五章 被吊打

叶晨躺了一会有了点力气正准备起身,突然一颗长满尖刺的榴莲从天而降砸在他脸上炸开,顿时一股令人欲仙欲死的味道弥漫开来,周围围着的人群一下子全散开了。
“啊!”
能将一座山峰打成两截的内力与纯粹的力量相结合,硕大的拳头硬生生嵌入光幕之中,但就是无法打穿光幕,一时间反卷包成圆柱状光幕中同时出现数十个硕大的拳印,叶诗月俏立于空中看着光幕中还在不断挥拳的叶晨笑嘻嘻说道:
“打死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好吧!”
她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很快反手一巴掌打得他在地上滚了两圈:
他没敢将这事告诉母亲,回家母亲询问他就含糊其词说没问题,接下来几天他很老实呆在家,更没有去找小姨,她现在估计还在气头上,过去只会挨打。
回到家时他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花了一些奖励点通过永恒之塔正好骨,内伤治好,只剩一些m.hetushu.com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以他的体质一天都不用就会结疤脱落,不用花那个钱。
“小姨!”
“拳意!”
“那总比禽兽不如来得好。”
女人就喜欢别人夸自己好看,他这么一顿猛夸,她的气虽然还没消,但好歹缓过来了,不至于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样子,他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不过还没等他恢复好,就感觉有人抓住自己的脚从碎石堆中拔出来往外面一扔。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绝美脸庞突然泛起红晕,又忍不住拿出一物往外一扔。
“对,就怪你自己太漂亮了,太诱人了,让人忍不住想犯罪。”
他们现在的姿式太暖昧了,两只大手握处那两处不说,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大宝贝正垂在她方寸之间,触及处那柔软令他忍不住抖(ding)了一下。
刚才叶诗月全力爆发,恐怖的法力就算以他如今的体魄也扛不住,浑身骨骼最少断了上百根,四和图书肢扭曲变形,现在连爬都爬不起来,只能等身体慢慢恢复。
叶诗月怪叫一声一层蓝光从身上炸开,但下一秒一个庞大无比的身影压下,刚鼓起的蓝光当场被压爆,两人如流星一样坠下,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漫天碎石冲天而起飞向数百米外。
“我……”
“轰!”
他随口接道:
身体扭曲变形斜挂在碎石堆中,叶晨抬头望天,脑中却是还在回想刚才的美妙触感。
“混蛋,老娘还没找过男朋友就被你个小兔崽子占了便宜。”
荒地一下子安静下来,慢慢的烟尘消散,露出一个锥形大坑,以及坑底的两人。
“老娘把你当外甥看待,你竟然调戏我,我……”
这光幕异常的柔韧,也不知道是法宝还是神通,以叶晨如今的力量竟然也一时挣脱不开。
“小姨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么,当时那个情况哪个男人能忍住,你不能怪我。”
光幕瞬间炸的粉碎,与狂暴的气浪混和破和*图*书碎的衣服碎片如海啸一般向四面八方排开。
下一秒,收敛至极点的气息轰然炸开,化成一道龙形气柱与他缓缓砸出的一拳合一,一股蕴含着毁灭一切、无坚不摧,令人一见便想到力量这两个字的恐怖拳意从他身上绽放。
“铛!”
抓住他的脚往外一扔,一个圆环出现在他落下处,穿过圆环直接摔在永恒之塔公共广场上,而后一件衣服穿过圆环飘落在他身上盖住某处,周围许多经过的降临者惊讶的看着他指指点点。
叶晨眼睛微眯,光幕上同时出现的数十个拳印也消失不见,他双手一收,浑身狂暴的气息瞬间收敛一空如一个普通人一样。
地面砸出一个人形凹印,他躺在地上望天,小姨愤怒的俏脸出现在面前,她此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抓住他的脚就往地上左右猛砸,像个女暴龙一样。
“难道要怪我自己?”
“砰!”
她冷哼一声不看他,还是很生气。
“咝,好痛!”
叶晨喘和*图*书了口气忍住全身剧痛很认真说道:
私人空间中,叶诗月揭开裙子看了看自己高耸胸部十个现在还没消退的指印,刚看到他凄惨样子软下来的心又充满了怒火,咬牙切齿道:
看着眼前光幕凹印中凸显的格外明显的某条粗大的家伙,叶诗月俏脸微红,轻啜一声,但手上动作不慢,白嫩小手一翻,巨大光幕立即反卷将金色巨人困入其中。
刺耳的尖叫刺得叶晨耳膜生痛,她身上陡的炸开一团蓝光,无法想象的力量涌来,一连串的咔嚓脆响中,蓝光迅速膨胀成一个直径上百米的蓝色太阳,一个人形身影从蓝色太阳中飞出千米之外,‘轰’的一声将一个小山头砸掉半截。
“怎么样,这门神通是小姨凝聚金丹时激发的天赋神通,这只是一层你就打不穿,看来你的实力也没我想象中的厉害。”
很快附近地面被砸的乱七八糟,叶晨感觉自己鲜血都喷了几十斤时才被扔入海中,刚浮上来睁开眼,一块比m.hetushu.com人还要高的巨石砸在他脸上,直接沉入水中。
一番拆腾,几乎废了他半条命才被放过,叶诗月提着他的一条腿飞回城堡往地面一扔,指着他恶狠狠地说道:
高考立马就要开始,为了顺利高考,还是不要去做死了。
“哼,油腔滑调,我是你小姨,你竟然调戏我,禽兽!”
叶晨此时正浑身赤裸骑坐在小姨身上,刚才全力爆发身上衣服全部炸碎连底裤也不留,而她身上练功服也碎掉大半,他一双大手正按在她高挺丰盈那一对洁白玉兔上,十指用力按下,滑嫩的乳肉从指缝挤出,两点嫣红顽强的挺立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正颤巍巍的抖动。
“呸,流氓!”
随着高考临近,明显能感觉到紧张的气氛,学校不止一次发来提醒的信息,班主任高洪阳与西门清学长也发来祝福。
他直接往地上一躺一动不动装死,太没面子了。
叶晨感觉有些不妙,想解释什么但口好干,想移开目光但眼前美色太诱人了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