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蜀山

第六百九十九章 惊世骇俗的手段

他随同飞上看到这一幕,正疑惑,突然下方大海中传来一声悠长又沉重的嗡嗡声,他猛的低头,一脸骇然。
“剑令就算了,你若有心,多照顾照顾来东海的峨嵋弟子吧,另外,我已入主东海紫云宫,如果有人密谋对我紫云宫不利,你可以去东海海眼处报信,如事情属实,必不会亏待于你。”
黄奇不解,正想问,便看到叶晨突然轻啸一声腾空而起飞至上千丈的空中,右手抬起,上面浮现一层莹莹晶光,对准下方海面缓缓抓下。
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惊世骇俗,脚翘在一张凳子上哼着小曲。
如此重的海水重新坠入海床之上,那一刹那产生的力量无以形容,在叶晨感应中,这一大片海水坠落河床的瞬间,里面无数的鱼虾连同灰袍修士瞬间被震成齑粉血雾,融入海水中。
叶晨伸手接过剑玉看了看,又抛了回去,说道:
旗面奇异的古篆符文大放血光,将黑云和*图*书吞噬一空,只剩一点点残渣应该是法宝碎片落入海中。
在他感应中,蜀山世界有三个分裂神魂碎片,其中两个是转世,一个非转世但却处于蜀山,倒是让他颇为惊讶。
如果要用四个字来形容,可以是这个:
“在下黄奇,黄岩岛岛主,在此感谢叶……少侠救命之恩。”
“你……你竟然……将……”
他从怀中拿出一枚剑形玉石双手拿着恭敬递给叶晨,说道:
叶晨一抖都天冥王旗,最后一点残余血光缩回旗面,黄袍修士如梦初醒,郑重向叶晨行了一礼,说道:
嗯,这是五个字了,但没有区别,不管几个字,有一件事他知道,自己这次踢到铁板,死定了。
“凭此剑令,叶少侠可号令我黄岩岛以及黄岩岛所有附属势力,号令所至,莫不敢从。”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一般的东西叶少侠肯定看不上眼。”
自己一个人坐飞车或飞舟,必须时刻看着,八匹天马虽然和图书会自动躲开前面障碍物不至于直接撞山上,但其灵活度不行,哪怕到了目的地也不会停下来,一不小心就会坐过头。
“卧了个大糟!”
“要死了,或者完蛋了。”
而且这只是纯法力运用的效果,如果用如此雄厚的法力催动飞剑与法宝,那威力将会暴增十倍以上。
在他下方,方圆百里范围内浩瀚的大海,无穷以亿万吨来计的海水,被他生生用莫大法力提了起来。
黄奇脸露喜色,点头说道:
“看来峨嵋大兴真乃天数,如此年轻弟子竟然有如此法力,真乃天授之,此次投入紫云宫门下,希望是福不是祸。”
不,不是海面上升,而是,这一刻黄奇无法保持自己一贯严肃的表情,首次张大着嘴双眼瞪的最大,手指颤抖着指着下面,声音嘶哑难以出声:
当然他不是观念被冲击最大的,如今最震惊的,还是这一块直径接近百里像凝固果冻一样的海水中,与许多鱼虾一样被莫大和_图_书法力生生凝固于海水中,一脸骇然的灰袍修士。
“嗯,有心了,我还有事,告辞!”
这位倒霉蛋冲入海中迅速下潜,本以为可以逃出生天,脸上还带着喜色,但这喜色只持续了十几秒,便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降临,将自己连同周围的海水冻结,然后生生抬起。
看到下方湛蓝大海……自己视野所见范围内的海面,正在缓缓上升。
膨胀的黑云将叶晨吞噬,但仅仅下一秒那黑云中射出无数道晶莹血光,在黄袍修士目瞪口呆中如利箭将黑云射的千疮百孔,切割得支离破碎,黑云中翻滚的骷髅魔头毫无反抗之力随之切割粉碎,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传来,漫天破碎黑云迅速收缩,没入叶晨手中一杆都天冥王旗内。
说完看了一眼下方还在激荡不已的大海,如此庞大的海水重重砸下,激起一层层不下百米高的巨浪涌向四面八方,海底地壳砸裂,熔岩喷涌,热气沸腾,不知道多久才能平息。
www.hetushu.com完这些,他回过头来看向黄袍修士,问道:
直到,不久后黄岩岛主经过这里……
五天后,飞车从高空掠过,进入大陆,叶晨略调整方向,令飞车往西北方向飞去,他第一个目标就在西北方向。
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可以是这个:
黄奇吞了吞口水,更加恭敬的拱手一礼,说道:
确定人死,叶晨拍了拍手,对自己这一手非常满意,同时也试出了自己现在一万三千多年的法力到底有多强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纠结了一下,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来称呼叶晨,最后想了想还是用少侠来称呼,继续说道:
离这数百里外一座海岛,岛上数名修士站在岛中央小山顶上愣神已经有十几分钟,就在刚才不久,他们亲眼看到离岛有两百多里外的百里海域被人用浩大法力生生抬起,那堪称惊天动地的手段冲击着他们的心灵,久久未能平覆,哪怕滔天巨浪涌上小岛,也未令他们回过神来。
黄袍道人目视叶http://m.hetushu.com晨重新坐上豪华的八马飞车离开,一脸的羡慕喃喃自语:
“叶宫主放心,我黄岩岛在东海之上也算有一些名气,交友广泛,如有人对紫云宫不利,必会早早告知。”
这对只是普通散仙的黄奇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他从没想过有修士能做到这一步,这一刻,他的观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用一个现代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三观尽毁。
叶晨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
事实就是这样,叶晨根本没有将他拉过来质问的打算,直接就是收回手,然后那已抬起上千丈,直径百里,厚度接近十公里的湛蓝果冻就这么凭空坠落。
“看来得弄几个黄巾力士来操控飞车了!”
“叶宫主慢走!”
“黄岩岛主么,稍等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
“卧糟!”
“黄岩岛主黄奇,见过叶少侠,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知叶少侠可否有空,容我请少侠上我黄岩岛一述,以谢救命之恩?”
这一刻他的心情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