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不过是短短的一段路程,这个女人的神情跟刚刚已经全然不同了。从阳光普照的街道,到冰冷阴暗的小巷,她也是这样变化的。在起初的慌乱和感伤过去后,朱韵的目光变得冷静起来,自上而下审视着他,也判断着他。
静了几秒,李峋挂断电话。
李峋一手拿着照片,一手夹着烟。他忘了抽,就像忘了照片里那个意气风发的人是谁一样。
朱韵说:“我不赶时间。”
李峋没有说话。
“这是你?”
“我们是来拿钱的,谁知道他那些老朋友一个比一个虚伪,不给就算了,还找……”他将朱韵和田修竹打量一番,话不说完,冷哼一声。
任迪把见面地点约在一家咖啡厅,当时朱韵就已经奇怪,轻红乐队现在大红大紫,平时大街上都不能随意露面,怎么会明目张胆约在咖啡厅。但当时朱韵并没有想太多。
“让开。”他说。
他顿了顿。
侯宁没有办法招架这种神态,他习惯于躲在暗处,躲在屏幕后面,他所有的情绪都不能端上台面。
“我感觉你蠢蠢欲动。”朱韵说,“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警告你,别打他的主意。”
李峋拿过照片。
见过朱韵,他比平日话更少了。
咖啡厅人流充足,朱韵跟田修竹坐在靠窗最显眼的地方等任迪。田修竹一身休闲装,坐在藤叶围绕的椅子里,像他笔下的画一样干净清爽。
朱韵在街道上发怔,田修竹的手轻轻落在她肩头。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她闻到泥土的味道,雨后的地表味道很重,她奇怪自己现在才察觉。
侯宁说到一半,再次被朱韵推到墙上。田修竹过来拉住她的手,小声说:“冷静点。”
朱韵手心发热,她看着面前男人。

小半截烟落地,他空出手掐住自己的鼻梁。
侯宁完全没有想到朱韵会这么直接,他瘦小枯干,比朱韵尚且矮一头,而且她下手太用力,他被她拎着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她不得不承认,六年过去,她已然忘记了很多情情爱爱的细节。唯有他们一起奋斗过的那些日夜,还有他曾点亮却没来得及走的那条路,始终牢牢刻在她的脑海里,宛如石和-图-书骨,在时间造就的废墟之上拔地参天,固若金汤。
草被朱韵的高跟鞋踩瘪了。
她猛然清醒,几步追上侯宁。侯宁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高跟鞋声,他转头,被一把抓住领口。侯宁反射性地叫了起来,朱韵不顾周围人的眼光,扯着他往咖啡厅后面的小巷子里走。
“这种事情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只有自己才清楚,你觉得自己背叛他了么?”
“没。”
朱韵眼眶发红,极力压着自己情绪。
“你少管。”
朱韵张了张嘴,第一下没叫出他的名字,她低声说:“……来这边说。”
“我们有什么打算跟你有什么关系?”
田修竹低声说:“走吧。”
这些年,她曾无数次念及这个名字,但每每都只是叫一个虚影,从来没指望过回应,她也习惯了这样。而这一刻不同了,她脑海中浮现出这两个字,那个人的脸孔和身形瞬间明朗,好像下一秒就有人出来应声。
“城西。”
李峋跟她走向巷子最深处,外面就剩下侯宁和田修竹。侯宁还是紧张,刚刚他图爽,骂他们是狗,女人尚且那么恐怖,何况男人……
“那唱歌的不给我们钱也没事。想搞垮公司难度有点大,不过单独搞垮两个人很简单。”侯宁贼笑着说,“我有无数办法套他们的钱!要不干脆买一赠一,把他们亲戚朋友的也一块顺来。我给你想了个好点子,咱们把他们的钱搞到手后全买成狗粮寄回给他们家,你觉得——诶?”
李峋轻笑。
昨夜下了雨,地上泥泞不堪,青黑色的墙壁上也渗出水珠。
侯宁闷头跑了半条街,终于看到靠在路边树下抽烟的李峋。他跑得肺都要吐出来了,蹲在李峋身边呼哧呼哧地喘气。
朱韵手掐着腰,深呼吸。
李峋漫不经心地拒绝,他似乎觉得这短暂的见面已经够了,想走,但朱韵刻意挡住了路,他走不了。
李峋。
他趁路况较好,转头,深深地看着朱韵。
“你出来多久了?”她问。
“你们聊什么了?”田修竹发动汽车。
“你不要觉得自己很了解他。”侯宁冷冷道,“他早就不是你熟悉的那个人了,我们被浪费太长时间。这整条街和图书上比我们厉害的人有几个,可我们现在什么样。你不用说些不痛不痒的话鼓励别人重新开始,坐牢的又不是你们。我们自然有自己弄钱的方式,用不着——哎!”
侯宁哼道:“是又怎样。”
她停住脚步,看着李峋。
这个距离,他们之间和两边的巷壁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空间,他的声音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翻转环绕,从四面八方渗透进她的身体。
朱韵后半夜接到任迪电话,说有事要她帮忙,让她联系田修竹帮乐队看一下专辑封面的设计稿。时间太晚,朱韵睡意朦胧间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结果第二天一早,任迪又打来电话。
在朱韵钱夹最里面的一层,他翻出了一张照片。
那感觉很奇妙,朱韵心想,这么多年下来,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算是别人嘴里强势的女人。她成绩优异,从国外回来一直没有找公司,起初是因为她想多尝试一下国内的项目,好为自己的目标做基础,后来则演变成懒得听从任何人的安排,她习惯了自由。
田修竹从咖啡厅出来,来到朱韵身边。有他在,侯宁的气势稍弱了点,可依旧是冷嘲热讽。
“简直跟她形容的一模一样。”
时间太可怕了。
李峋不说话,侯宁抬头看他,“你走这么快该不会也是因为怕她吧。”
朱韵明白是任迪安排了这一切,她没时间去考虑她的意图,又问侯宁说:“李峋在哪?”
“你们有什么打算?”
田修竹将车从地下车库开到路面上,光晃得两人眯了眯眼。
朱韵看着窗外,低声说:“以前我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拿他跟其他男人作比较都是一种背叛。”
“怎么没找我?”
侯宁一边抱怨李峋为什么不等他一会,一边敷衍朱韵。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
不止六年吧。
当时李峋就在五米之外的那桌坐着。
对方懒懒地喂了一声,朱韵开门见山。
“别拿自己跟他比,凭你也配?”
朱韵眼睛一亮,马上说:“你哥也在那边。”
那家公司叫什么来着……
“你还记得你以前要做的事么?”
他还是没回答,朱韵也觉得这见面太过突如其来,她小声问:“你等会有m.hetushu.com空么?”
朱韵说:“怎么联系你们,你们住哪?”
朱韵不跟他废话,她在他身上粗鲁地翻出手机,打通上面唯一的联系人。
她一句一句地问,侯宁越发紧张起来。
朱韵觉得有些焦躁,她低声问:“你现在住哪?”
朱韵没退,她问他说:“刚那人是做什么的,我看他不像正经人。”
八年,还是九年。
吧唧。
……岂止是不好,简直糟糕透顶。
趁着短暂的愣神,李峋绕过她走出巷子,融进街道的人群中。
巷子宽度不到三米,不通车,路也比较旧,坑坑洼洼。路边停靠着几辆自行车,也不知放了多久,胎都没气了,杂草从地底顽强地抽出头来。
侯宁打算去追他,被从后赶来的朱韵拉住。
每闪一次,画面就更清晰一点,她渐渐听不到田修竹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震惊地发现那道背影最终竟能清晰到与记忆重合。
“那不算没认出。”田修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缓,“你不知道他出来了,也不知道他今天会来,是他们钻牛角尖。至于我们,难道他让你六年不能跟任何男人聊天吃饭?哪有这个道理。”
就在侯宁腿脚发软的时候,朱韵听到身后有人说——
一切都被证实了。
李峋双手插着兜,微仰下巴看着她,这姿态让她喉咙发紧。
路上行驶的车辆里,朱韵望着窗外落叶,进行了认真而漫长的思索。
侯宁拉着李峋衣服,想尽快离开这里,巷口站着田修竹。
李峋挑眉,他离得这么近,视线是彻头彻尾的居高临下。他往前半步,神色讽刺,“你不急不代表别人也不急。”
侯宁说得兴致勃勃,忽然停住,视线落在手中朱韵的钱包上。
朱韵松开手,侯宁赶紧跑到李峋身后。
侯宁惊讶地看着手里的钱夹。
“他就是李峋?”
朱韵有点莫名的紧张。“是任迪叫我来的,你们也是她叫来的么,刚刚那人说你们是来拿钱的,你们打算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瘦小的男人来到她身边,用戏弄的语气问道:“找李峋啊?”
李峋离开咖啡厅的时候,朱韵看到门口一闪即逝的黑影。但直到那时,她依旧http://www.hetushu.com没有认出那是谁。她接着与田修竹聊天,可聊着聊着,脑海中总是重复闪过刚刚的画面。
李峋冷眼看他,侯宁忽然又兴奋起来,从怀里掏出两个皮夹。
“他不信任我。”朱韵说,“我没认出他,而且我跟你在一起,他觉得我背叛了他。”
朱韵说:“他自己开了个舞蹈班,教小孩子跳舞,就在——”
侯宁回神,夺回手机,冲朱韵吼道:“你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刚才不还是认都没认出他!”他猛地撞开朱韵,又泄愤似地撞了田修竹一下,冲出巷子。
可这一切,都在听到“松手”两字时烟消云散了。
任迪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别人,朱韵以为她真的很着急,二话不说将田修竹拉出画室。
田修竹说道:“六年很久,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不是任何人的错。况且你们那个时候太年轻了,分分秒秒都觉得是一辈子。”
朱韵听到这个名字,感到霎时的眩晕。
“你是谁,李峋在哪?”
车里,田修竹提醒副驾驶的朱韵系安全带。
她回头。就是刚刚那身黑色的衣服,高挑的身材,漆黑的发,黑发让他的棱角更分明。他脸上留下了一点岁月的痕迹,但是不多,乍一眼变化很大,可细一看,哪里都是从前的样子,只是棱角被打磨得更锋利了。
然后,她在那见到了李峋。
“怎么了?”田修竹看出她不对劲。
不。
“他在哪用不着你管,我就是替他不平,专门回来骂你们这些狗的。”侯宁说完,转身离开。
照片像素极低,看不清男生的脸,只有一头金发在暗淡的图片中亮得惊人,让人轻易感受到男孩的年轻气盛和野心勃勃。
李峋叼着烟,无言地抬头看树冠。
“你看,那对狗男女的钱包,我临走前弄来的!”
“我再问你一次,李峋在哪?”她盯着他的眼睛,“还有,你是谁?”
阳光一照,里面所有的垃圾和废物,全部原形毕露。
朱韵微微躬身,与侯宁面对面对视。侯宁发现朱韵的眼睛很清澈,很漂亮,也很光明。
照片是偷拍的,在一间稍显空荡的会议厅里,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正站在台上当众发言。
准确来说,她并没有“见到”hetushu.com他,所以才说这时机糟糕透顶。
朱韵起身往外追,路上人来人往,却再没有那么凌厉的身影。
“你们是在牢里认识的?”她问。
这照片很旧了,但保存得干净,刚刚侯宁的脏手蹭到上面,是这六年来唯一的污渍。
李峋乐了,“那你看我像正经人么?”他脸上带着笑,极其疏离。他用眼神无声划开一道界限,不给朱韵提及过去的机会。
时间不可避免地磨平了很多东西,只留一点精粹到海枯石烂。朱韵并不清楚这六年牢狱带给李峋怎样的变化,她唯一知道一点,那就是时至今日,只要他指明一个方向,她仍肯毫不犹豫放弃一切,为之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朱韵,”李峋打断她,“大家都赶时间,别聊没用的了。”
事后回想,他们再次见面的时机并不是很好。
“不久。”
她心里碰碰跳,仍不敢相信。
“你也不等我!”他抱怨道,“那女的凶得跟母夜叉一样!”
但角落毕竟是角落。
朱韵:“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背叛”究竟要如何定义,朱韵自己也说不清楚。
一阵风吹过,树上落下叶子,手里的照片也松动了,他反射性捏紧。
“松手。”
“……”
侯宁语气带刺,“你连人都认不出,还问他在哪。”
侯宁被那神情震慑住,喃喃抵抗:“……那是从前,你又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想。”
侯宁一直是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他极度恐惧社会,缺乏与人交往的能力,另一方面他又十分自负,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他有高超的电脑技术,他经常感觉自己像个刺客,躲在角落毫不起眼,可是能给那些看不起他的人致命一击,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没什么,他什么都不肯说。”
如果不是田修竹拉着,朱韵恐怕已经掐住他的脖子了,她指尖锋利,抵在侯宁下巴上,一字一句道:“有一点你要清楚,他是坐了牢,但他跟‘坏人’半点边都沾不上。”
田修竹静静开车。
侯宁一哆嗦,后感觉田修竹的声音比起朱韵温柔多了。他侧头,田修竹看着里面两个人,轻笑了一声。
朱韵给侯宁扯到角落里,狠狠推到墙上,紧逼两步,凝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