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朱韵移开目光,她看到桌上放着的耳机,田修竹作画的时候喜欢听歌,不过那都是她不在的情况下。
在朱韵跟高见鸿争执的当口,李峋跟侯宁也吵得不可开交。
朱韵把苹果咽肚,将app卸载。
李峋只是坐在床边抽烟。
这房子太旧,天棚落下不少墙皮,边沿的位置还有浅浅的霉菌印。
发现这一点让她觉得有些好笑——他都已经这样了,还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所有人都在跟着他的情绪走。
她跃跃欲试准备往坑里跳,她已经很久没有对事业这么上心过。
月中的某一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第十四届互联网大会在本市举行,地点在华江大酒店国际会议中心。
也许是因为常年生活在国外的缘故,田修竹对待感情很坦诚,他很少拐弯抹角,总是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她想给李峋打个电话,可始终想不起来当初她抢来侯宁手机时,那一瞥而过的号码。
田修竹忍不住笑起来,“你怎么这么老实。”
“不。”侯宁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你是第一次出来,你根本不知道社会是怎么对待我们这样的人的。”
田修竹很体贴人,他的体贴也是深入骨髓的。他不会让人不舒服,也不会给人难堪,他就像那座莫奈花园一样,安安静静,本身就很美。
“不为什么。”李峋将烟扔到地上,一脚踩灭,“我不习惯简单,辛不辛苦不重要,我得咽下这口气。”
“你看着吧,你早http://www.hetushu.com晚要来找我!”
他很随意地说出这番话,目光又黑又沉。
朱韵的入场证是从之前合作过的一家公司要的。她到得比较早,门口安检的地方只排了三四个人。宽阔的走廊里铺着薄薄的红毯,两边全是参加大会的展商和it公司的广告牌。每家公司的牌坊前都在搞活动,扫二维码下载app,安装成功后会赠送u盘和充电器,或者水果饮料。
“好了,别紧张。”田修竹穿着白色衬衫,这让他的脸庞显得更为平和。“你把人与人的关系考虑得太复杂了。我留在国内是因为有工作要做。而且我待在你身边觉得很舒服,我们互取所需,就是这么简单。”
田修竹重新拿起调色板和画笔,颜料在短暂休息时间里蒙一层薄薄的干膜,他用笔轻轻抿开。
朱韵跟他相识这么多年,他帮助了她很多。
田修竹:“所以呢,你是去找他工作,还是找他谈恋爱?”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留不留?”
“……”
李峋仰头,躺倒在床上。
当他做好决定,就再没有任何的不清不楚,他干干脆脆看向侯宁。
“让我想想,”田修竹说,“其实有时越熟的工作伙伴就越难走到一起,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你们现在最多就是战友,比起爱情,目标对他而言更重要。”
侯宁不止一次被他这样的目光触动,这是侯宁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拥有的目光。极具侵略性,和-图-书像黑色的火焰,不碰到的人不会知道它有多炽热,而碰到的人早就伤痕累累。
他说完夺门而出,摔门的声音很大,整个楼层都听得清清楚楚。隔壁门口堆着的空塑料瓶被震倒,咕噜噜地滚了到下层。
他自嘲地想到,他也不算孤家寡人,至少这折磨人的后背至始至终陪伴着他。
朱韵找个座位坐下,翻开介绍嘉宾的小册子,第一页上就是方志靖神采奕奕的照片。
准确说是侯宁单方面发火,原因是李峋拒绝跟他一起出国。
虽然他们并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朱韵承认,他们的感情超过了普通朋友。
“你们的梦想当年以那么惨烈的方式收场,有执念也正常。虽然隔行如隔山,但人都有想攀的高峰,越厉害的人就越难忍受壮志未酬,这道理我懂。”
朱韵自己也很意外,李峋出狱带给她的冲击比她想象得大得多。就像混乱的战场里忽然有人竖起了军旗,虽然形势惨淡,但她还是鼓足了劲头。
朱韵来到会场,大会还在准备阶段。
闪退了。
她是来等李峋的,她有预感他会来。
他调完颜料,在画布上画下一笔,是最美的翠绿色。他开着玩笑说:“以前我说你不够坏,报不了仇。现在够坏的人来了,你快借力拔了那根刺,然后我们就回法国,过最安宁的生活。女孩不需要拼杀一辈子,那样太可怜了。”
他又说:“他一出来你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
朱韵看着他说:“不和图书管是什么,我的精力都会放在那边,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这对你不公平。”
他用力摇头,额头甚至冒了汗。
“你还要回去?”侯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我不会留下的,我不能忍受那种看人脸色的生活。李峋,你绝对会后悔的。”
华江集团财大气粗,整个会议中心布置得华丽异常。为了营造高科技的效果,墙上四面近十米高的落地窗都被厚重的垂帘挡住,不让阳光进入。顶棚上装了三只大型魔球灯,转出绚烂的色彩。整个大厅有近千个座位,每把椅子上都罩着白色的衬布,座位下方放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着此次会议的流程、奖项,以及嘉宾介绍。
李峋安静地看着他,侯宁咬牙切齿。
田修竹看着她,目光温柔正直。他很少说谎,也从不对感情斤斤计较,他吃得下感情里的亏,这跟李峋截然不同。
侯宁从思考中惊醒,后背全是冷汗。
确实,这个朱韵要承认。
“这样会让你觉得尴尬么?”朱韵问道。
李峋闭上眼,他刚刚没坐多久,可后背已经有点僵了。他试着转动一下脖子,听到骨节响动的声音。
“你要这都能都记住我就回法国了。”田修竹笑着说。
“你要不要一起留下?”李峋问。
他一直觉得李峋跟他是一类人,他拿他当同伴,而现在李峋却要留下。
田修竹轻声道:“但你和我之间,永远都不会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我这人懒,没有太高的目和_图_书标和追求,对我来说家庭就是一切。我能为此放弃所有东西,这是我能向你保证的,他却不能。”
他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什么都表现在脸上。此刻他脸色通红,气得嘴唇眼皮都神经质地跳动。
吉力是五家受邀参加大会的公司之一,也是华江集团准备注资的企业,位置在最前排,正中央,椅子都跟后面不同,雪白的欧式实木真皮椅,端正气派。
侯宁比李峋小两岁,他自小长得瘦弱,但脑子聪明,他被人出卖进监狱,一直被欺负,是李峋帮了他。
朱韵静默。
“怎么不说话了。”田修竹背对着她,坐在一个浅黄色的实木高脚凳上,有条不紊地给面前的画布上色。他涂完最后一笔,回过头,脸色轻松地说:“开玩笑呢,不会走的。”
朱韵对田修竹说:“我不能放着李峋和那家公司不管,我一定会去找他。”
朱韵正好有点渴,她去扫了一个理财app,志愿者热情地端给她一个小果盘,朱韵一边往嘴里送苹果,一边将安装好的软件打开。
朱韵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田修竹话里的意思。
在连续找人一个星期无果后,田修竹建议她出去散散心。那时互联网大会正好要召开,朱韵收到邮件,看到吉力公司作为代表参加的消息。
侯宁最后努力道:“我们去国外不行吗,也能给你报仇啊。”
“不……”
李峋没说话。侯宁又说:“况且你离开这个行业这么久,想以正当途径去搞那家公司你打算耗进m•hetushu.com去多长时间?明明有更简单的办法,为什么非得这样?”
前段时间她一直尝试联系李峋,但没有成功,这人忽然之间像蒸发了一样。问任迪和付一卓,他们也找不到。那个时候朱韵才意识到,自从李峋出狱后,所有的见面都是他找来的。他们反过来想联系他的时候,根本无处着手。
“你怎么这么傻?你看你那几个老朋友,一个直接坑了你的公司,一个忘恩负义钱也不肯给,还有你以前的女朋友,你自己也看到了,早就跟别的男人跑了。你告诉我你还留恋什么,你在里面的时候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啊。”
她没看介绍,直接合上。
李峋:“这些人不值得我躲起来,我走了才叫一败涂地。”
侯宁想起自己第一次出狱的时候,他也曾幻想过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现实却给他上了无数的课。
付一卓说得对,人有些东西是渗进骨头里的,改也改不了。
近几年网络业务发展迅速p2p、o2o等新一代商务模式逐步兴起,人们的生活也随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型it企业如雨后春笋一样成批成批地冒出来,这次的互联网大会也是如此,来参加会议的大多是渴望拓展渠道的小公司销售或运营人员。
其实侯宁注意到了,这几天李峋的样子跟之前完全不同。刚出来时他浑身戾气。现在虽然戾气也在,但他的脚更踏实了,牢牢地踩在地面上。他漫不经心地吐出嘴里的烟雾,做下绝对不会更改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