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章

张放抱着手臂,“你亲戚啊?”
这是个新的开始,虽然起点不是那么高,但就如同余光里那些颜色一样,有一角就可以了。
朱韵默默看着他。
朱韵挤开身边的人,后面跟了上去。
赵腾无力地看着张放,“你歇着吧,连你都能拿工资,人家差什么。赶紧去拟合同。”
李峋身高鹤立鸡群,饱受瞩目。他跟朱韵远远打了个照面,翻了一眼,转身去走楼梯。
张放:“哎?你会装电脑?”
张放惊喜地问:“那你会修电脑不?”
朱韵发现自己这次面对李峋,虽然紧张还在,却没有第一次在小巷里见面时那种全部内脏都扭在一起的难受感。
他睡得沉,张放骂骂咧咧怎么都叫不醒,李峋说:“我去吧,电脑在哪?”
“李峋!”她叫了一声,声音在空荡的楼道里发出层层回音。
“……”
一个兼策划、测试,技术于一身的程序员赵腾;一个兼财务、人事,运营于一身的程序员张放;一个兼原画、3d、ui,打杂与一身的美术总监郭世杰。
朱韵无语地看着他。
朱韵:“不是,以前认识的人。”
“你这才最没道理。”赵腾冷笑说,“你自己也是程序员,连同行厉不厉害都看不出来。”
“我对那家公司下手,是因为它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朱小姐有什么理由?别告诉我是为了咱们过去那点交情。”
“行,那就让老腾……老腾!别他妈窝着了!快起来!”张放叫了两声,忽然想起一件事,“对m•hetushu.com了,还没给你们介绍公司概况呢。”
郭世杰不好意思地笑,“不。”
“你们俩就用这张了,谁坐哪自己选,然后让老腾给你们装电脑。”
他没有回答,他们都知道答案。六年,谁过得都不轻松,他们都是较真的人,更不容易撑过那段漫长的岁月,他们都需要反思、改变,用以自救。

张放:“签什么?”
张放:“干什么啊你,拉拉扯扯的!”
朱韵等着李峋装电脑的时候,简单扫视了一圈公司,窗边那块区域摆着一张巨大的办公桌,配备公司唯一一张真皮大靠椅。
朱韵回头问了句:“你对我的感情一点没变吗?”
她推开楼道门,李峋已经到二楼了。朱韵穿着高跟鞋,踩在水泥台阶上发出咚咚的急促声响,追了半层楼梯终于看到转弯处的黑色身影。
张放犹豫,“有那么厉害吗,那男的可刚坐完牢啊。”
李峋再一次站住脚步,这次朱韵没有停,她从他身边经过,往楼上走。
“哟,”李峋皮笑肉不笑道,“这么牛逼闪闪的海归高材生实力会不够?”
赵腾:“她要带就带,一人一个月给五千也才一万块钱,咱们捡大便宜了,她那套简历拿到外面去五万都请不来!”
赵腾:“董总也进去过。”
当然,还有李峋。
可这里并不阴暗。这楼道设计得最好的地方就是每层都加了窗户,所以不管墙面和台阶的水泥色调再灰,人余光里总会出现湛蓝的和*图*书天、洁白的云,还有地上翠绿的树木。
朱韵:“你不接受方志靖在那家公司里,我也不接受。说实话我之前试过一些方法,但都不行。那时我正在国外念书,离得太远,等我回来的时候这家公司已经做大了。不过这些年他们公司的产品和发展路线我都很了解,如果——”
但好在还有东西一直没变。她看着他,在他的沉默里最后说道:“不管感情怎么样,我始终相信你是个真正的天才,所以我才会来。”
在张放的坚持下,朱韵重新认识了一遍飞扬公司的三名元老级员工——
朱韵走过去,办公桌上东西比较凌乱,有几张纸上乱七八糟写了不少东西,字迹潦草,分辨不出内容。钢笔也忘了盖帽,笔尖早就干得不能用了。钢笔旁有一个落灰的名片盒,朱韵没有动,隔着灰蒙蒙的盒子看下去,两排四四方方的宋体字落入眼帘——
朱韵问郭世杰:“你不兼程序员?”
李峋夹烟的手指轻轻一颤。
朱韵看向他,张放被那眼神盯着,忽然有那么一丝丝紧张。
他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这是张四人用的方桌,朱韵就近把包放在一角,张放问李峋:“你呢?”
“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公司现在在研发制作的游戏有两个,等下会发给你们文档,好好看一遍,有不懂的就问我们。”张放解释完,对赵腾说,“你快点把电脑给他们装上。”
飞扬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
擦肩而过之时,李峋闻到了香水味和-图-书,很高级的女人香,跟这半吊子的创业楼一点也不搭。那味道一瞬间就占据了他的鼻腔肺腑,将粗糙的烟草气都驱没了。
赵腾问:“什么条件,你说。”
张放要发飙,瘫在椅子里的赵腾说:“行了,快点安排工作吧,还有不少活要干呢。”赵腾比昨天瘫得更厉害了,整个人像吸毒了一样,黑眼圈奇重,残得不行。他有气无力地提醒张放,“董总明天就回来了……”
“李峋,我们聊聊吧。”朱韵仰头说,“虽然我一直猜不透你的想法,但我觉得我们现在至少有一个共同目标。”
赵腾往后面使了使眼色,张放看过去,朱韵还在公司门口等着。
朱韵看了片刻,移开目光拎包起身。
李峋面无表情看着他。
朱韵:“刚刚那个跟我一起面试的人,我想你们把他也录用了。”
李峋:“嗯。”
李峋吐了口烟,懒洋洋打断她。
“我说,”
张放深吸一口气,揉自己的胸口。“哎呦我这脾气真的……快点过来!”
那一角所带来的微乎其微的活力与希望,对于她面前这个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朱韵:“很久没见面了。”
李峋原地站了很久,最后烟头险些烫了手,他发泄一般狠狠地摔到地上。
李峋扬扬下巴,示意对角线位置。
李峋停住脚步,朱韵又上了半层楼,在距离他六七阶楼梯的地方站住脚。李峋侧头,俯视着她。
“我让你滚。”他再次说道。
李峋眼睛一眯,冷着脸不做声。
张放对两hetushu.com名新员工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的事极其不满。
张放:“哎呦我这个脾气!”
他们在上班第一天再次在飞扬公司的楼下碰头。这次赶上上班早高峰,两架电梯门口都挤满了人,大家都排队等着。
张放被他盯了几秒,浑身发毛。“行行行,机箱都堆在厕所门口。”他思前想后,又说,“我跟你讲啊,咱们这个公司虽然不大,但上下级观念还是要有的,俗话说——”
朱韵推门进来,张放冲她喊道:“这都几点了,有没有点时间观念!第一天就迟到以后还了得?”
就这么个四尺见方的公司,还有个屁的概况。
张放狐疑,“你俩刚刚看着也不像认识的啊。”
朱韵经过刚刚跟李峋的一番交谈,心中感叹颇多,没注意张放,径直走到里面。
李峋好整以暇地掏了支烟,靠在楼梯转角的扶手上。
赵腾压低声音,“快点签了!”
张放:“你没听她说还要搞裙带关系么?”
这句话顺利扭转局势,张放啥火都咽下去了。他招呼朱韵来到一张桌子前,刚要开口,门又开了,李峋晃进来。
赵腾已经在沙发里睡着了。
这莫名让他情绪更坏了。
李峋走过来,张放指着面前这张桌子。
高跟鞋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楼道。
赵腾手掐着腰,半晌笑了笑。
于是朱韵回国后的第一次面试,顺利拿到offer,第二天就入职了。
“所以啊!”张放激动地直拍手,“你更应该知道这种人有多可怕啊!我们有一个还不够,还再招www.hetushu.com进来一个!”
“站住!”张放扯住赵腾,小声问,“真有那么厉害?”
“如果太为难的话就算了,祝愿贵公司早日找到合适员工。”她说完就打算往外走,被赵腾叫住。“哎哎!你先等等……”
李峋转身走了。
朱韵:“如果是,那我们确实无法合作了,你说一声,我现在就走。”
“那随便你,反正招人不归我管,我已经给你意见了,你爱听不听,我回去玩游戏了。”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李峋捏着手里的烟卷玩。
他说完,晃荡着地往楼上走。朱韵原地站了三秒,沉默地跟了上去。
张放义正言辞地说:“你别损我,我半路出家的跟你们能一样么!而且你给我端正态度,我可还身兼公司财务一职,公司的状况我比你们都清楚,现在必须确保每份工资都给得有价值才行!”
赵腾扯着张放往角落里钻。
创业园区的楼只是外面看着光鲜,楼道里的墙都没刷漆,栏杆扶手也只涂了一半,看起来像个半成品。
朱韵一顿,“我说了我们现在有共同目标,而且我承认我一个人实力不够。”
张放不满道:“你当我们这什么地方,老友会啊,自己都没进来还搞起裙带关系了,告诉你我们这可是完完全全凭实力说话!”
董斯扬
李峋讽刺地笑道:“算了吧朱韵,用不着。我是坑蒙拐骗也好,饿死路边也好,都跟你没关系。”他悠闲转身,烟夹在手里,在空中划了个弧,“带着那小白脸和你那华丽的简历,有多远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