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章

朱韵也觉得自己的线弄得不好,问道:“走线不好会有什么后果?”
朱韵还在埋头跟机箱较劲,忽然听到身后打火机点火的声音。
好歹也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的成果,朱韵忍不住问:“其他的也装错了?”
屋里张放听到这个声音,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蹦起来。赵腾看他这样,冷笑着喝了口奶茶。
他声音近了,也显得更为低沉。
“你还不下班?”赵腾问朱韵,“第一天上班就加班,这么敬业啊。”
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李峋手里这块显卡是她下血本配备的。当初她在美国读研究生时参观过学校研究“deeplearning”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那里的机器用的就是这款显卡的前身。
“对。”
一个男人从里面大步迈出,他像是在思考什么深沉的问题,眉头紧锁,闷着脑袋往里走。
朱韵抹开额头的碎发,小声说:“……不用。”
李峋淡淡嗯了一声,视线依旧落在屏幕上。
“……哎呀我操,回来了!”
科技带来的力量不费吹灰之力驱散了所有的低落。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是那个会无限压缩悲痛,省下时间向前看的人。
“不知道,没见过。”
她扭头,只见一彪型大汉虎虎生风进了屋。
朱韵在后面翻了他一眼。
快递小哥笑着说:“我们同城加急基本就半天的。”
“难看。”
朱韵在快递单上签字。“速度可以啊。”
在朱韵的概念中,装电脑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无非就是那么几样东西,插好就行了……
她以前是这样么。
和_图_书然后,他被堵在了物流公司门口。
虽是是计算机系的学生,但朱韵深知自己跟硬件缘分不深,可能女生对于这种拆装机器的活都不太感兴趣。
女人声音尖锐,听着意思大概是中午去外面买了麻辣烫,结果在翻阅货物箱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麻辣烫全撒在箱子上。
时间已经不早了,朱韵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
朱韵把cpu和内存插入主板后,风扇说什么都弄不上去,半个多小时了都没有起色,搞得她有点急躁。她跟这几样东西较上劲,从手机里下载了装机教程,就放在旁边,自己跪在地上弄。不多时,额头已布满汗珠。
八点。
男人没说二话,上去就是一脚。
有个女人跟门口的物流公司吵起来了。
朱韵看了那背影几秒,说了句“走时记得锁门”,便转身离去。
赵腾饿了,干脆地将所有疑问都抛到脑后,愉快下班。
李峋很快装好自己的机器,又去装朱韵的电脑。
结果两方都不消停了,一放觉得自己午饭没的吃了,一方觉得麻辣烫渗进箱子里弄脏货物了,两家顺理成章对喷起来。
李峋冷漠道:“我不想在这等通宵。”
八点半,有人来到公司,是同城的加急快递,快递小哥赶路赶得满脸是汗。
它飞速运转,幽静的绿色光芒透着浓浓的神秘感,低调地传达着自己强悍的实力。
李峋正在测试朱韵的电脑,摇摇头。
李峋刚在外面吃了个饭,顺便抽了两根烟。等他回来的时候,屋里乍一看是空无一人的——因为朱韵几乎贴地装机,和*图*书处在门口视线的盲区里。
赵腾看着他的背影,转头对朱韵说:“这什么毛病?你们以前认识,他以前也这样?别人说话都不听的?”
朱韵敲着键盘说:“以前比这还严重。”
其实飞扬公司的项目根本用不到这么顶级的显卡,但她还是坚持要最好的。也许有些自欺欺人的态度在里面,她总觉得好的工具会帮助使用者一同强大。
朱韵:“我再等一等。”
“……”
赵腾走到门口回头,朱韵还盯着电脑,其严肃认真的程度在这家公司……不,应该说是在他待过的所有公司里都极为少见。赵腾高中就辍学了,写程序是他的爱好,他在这方面勉强算有点天赋,不过他懒得钻研,只将这当成混口饭吃的本事而已,所以他也很不理解朱韵这种拼死拼活工作的人。
朱韵兴致勃勃地问李峋:“这个型号怎么样?”这回不可能不满意了吧。
午饭赵腾给大家统一叫了外卖,朱韵还有点东西没有完成,坐在电脑前敲代码。张放和赵腾一边吃盒饭一边唠八卦新闻,在聊到某女星的三围数字的时候,不知听到什么声响,忽然闭上嘴,耳朵也竖了起来。
快递员离开,朱韵回到座位把包裹拆开。里面是两套显卡、硬盘,以及cpu和内存条。朱韵去储物间翻出工具盒,然后开始拆李峋的机箱。
朱韵正在整理《无敌武将》的战役表,公司的门被粗鲁推开。
皮鞋踢在箱子上,整个楼层都为之一振,两个大箱子前后一起瞬间被踹飞七八米远。
她满脑子飘着四个大字—http://m•hetushu.com
朱韵跪在地上,高跟鞋脱在一边,正在纠结跳线和电源线。她穿着白色的衬衫,灰色的西装半身裙,这裙子将她撅起来的屁股衬托得圆润紧致。
“请问是朱女士吗?”
他走过去,第一眼看到的是朱韵的屁股。
他很满意。
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
“您的快递,请签收。”
物流公司员工眼睛一瞪,转头就要骂人,可等他看清男人是谁的时候,瞬间又蔫了下去。
图新鲜?
她条件反射一抽,脑袋磕在办公桌上,疼得要死又不敢出声,也不敢去摸。
要说这家物流公司,整层楼都对他们有意见。他们东西多,自己屋里装不下就堆在走廊里。本来创业楼的走廊设计得就狭小,这下来来往往就更加不方便了。
他的声音跟从前比有些不同了,变得很成熟。
公司里只剩朱韵一个人。
李峋拆掉显卡,拿在手里看了一会。
朱韵被那打火声音刺激,脸不受控制地红起来。她故作镇定地接着摆弄手里的线,一边飞速动脑,想着如何才能化解这个尴尬的局面。
赵腾轻轻地哇了一声,又说:“那我先走了,你下班的时候直接把门锁上就行了。”
虽然张放还是那么闲,赵腾还是那么懒,郭世杰还是那么没有存在感……但朱韵明显发现,今天公司的气氛跟昨日有所不同。
朱韵的视线还是停留在屏幕上,应了一句:“好。”
没人说话,屋里的氛围有些低沉。

李峋将显卡插回去,声音还跟之前一样平淡。
朱韵抿嘴,她在升级配置上很舍和-图-书得花钱,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从某种程度来讲,这个道理最开始还是李峋教给她的。
这是她第一次装电脑主机。
时间总不甘心让一切太过简单,它总是能从生活的点点滴滴渗透进来,在不经意间动摇人心。这普普通通的六个字,就像他度过的静止的六年一样。
李峋关了电脑直接离开。
朱韵略有期待,想见见董斯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直到中午他也没有来。
朱韵干活认真,渐渐就把这件事忘了。
朱韵发现他们似乎十分惧怕老板董斯扬,从公司的整体状况判断,这位董总的管理能力应该属于“极差”的范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怕些什么。
接反了?
“反了。”
还是来体验生活?
这么一回想,好像老板今天要回来。
朱韵想了想,低声道:“我那有unity引擎的书和论文,明天我拿过来吧。”
没人理他。
第二天朱韵八点到公司,李峋还在。
很低,很冷,听不出情绪。
男人声音沙哑,带着长久奔波的疲惫。
她几次看时间,好像是在等待什么。
“……”
飞扬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剩下三个员工都是磨磨蹭蹭踩点来的。
从他模样看不出什么异常,她不知道他是到得早还是压根没走。
她一直长得不错,虽然六年前远没有现在这么艳丽。那时她什么都藏着——美藏着,聪慧藏着,痛苦与憎恶也藏着。不管干什么都缩手缩脚,好不容易爆发一次得酝酿几个月。
他想起她那份简历,那可真是美轮美奂,光彩照人。他和-图-书疑惑朱韵为何会来他们这,从第一天的情形来看,她的工作能力和学历是相匹配的。
他刚才不是下班了么……
朱韵闷头检查,果然接反了。她刚准备改回来,感觉身后人往前走了几步。
但屋里亮着灯,李峋知道肯定有人在。
他——没——走——吗?
赵腾:“那叫点外卖吧。”
显卡被李峋一次点亮。
董斯扬将腋下瘪瘪的公文包扔到一边,扬声道:“张放呢!”
赵腾又问后面的李峋:“你呢,你也加班?要吃晚饭不,我这有外卖单。”
“你不走?”
朱韵顿住。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她后脑的头发,又黑又亮,李峋视线向下,朱韵小腿色泽白皙,脚踝形状精巧动人。
朱韵:“谢谢,先不用,我还不饿。”
太阳落山,天色渐暗,离下班还要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张放他们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张放临走前对朱韵和李峋说:“明天可千万别迟到,不然没人救你们。”
李峋站在她身后,漠然回忆着。
“跳线正负极接反了。”李峋平静地说。
“没,重排线。”
七点。
“让开。”
“我来吧。”
朱韵听见李峋鼻腔轻轻出了一声。
朱韵撇撇嘴,让开了,在穿鞋的短暂功夫里极力让脸颊颜色恢复正常。李峋斜咬着烟蹲到地上,无言地看了几眼后,有条不紊地把刚刚朱韵装的东西全都拆了。
她是如此专心致志,以至于外面进来人了都没有察觉。
她猜他现在应该是笑着的,虽然不至于开怀,但至少是真正的笑。
可就是这个“插好”,成了最大的问题。
就在这时,机器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