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哎!”张放意会,弓着腰开始汇报工作。
朱韵:“……”
“我一个人就能把这个项目做好。”
李峋正在看书。
虽然穿得人模狗样,可这人看着一点也不像好人。
五个男人重新看向屋里唯一一个女人。
换到赵腾——
“新来的?”
书是朱韵今早带来的,她一起扛来很多书和资料,大多是实践性质的,可李峋偏偏从中挑了本纯粹的理论书籍看。该书由u3d的开发者编著,从根本上介绍整套游戏引擎的开发思路。
董斯扬皱着眉摇头,接着往前走。走到李峋那又停了,张放小声说:“这个叫李峋,也是新员工。”
轮到张放,董斯扬干脆直接上手了。他掐着张放的下颌,像拎小鸡仔一样给他往上拔高了五公分。
朱韵转眼去看李峋,李峋正拿笔往书上做记录,好像公司发生的这些事都跟他无关。
他从一早开始看,到中午大概看了六分之一。对于朱韵熟悉的那个李峋来说,这个看书速度已经非常慢了。
朱韵举着手,黑亮的眼睛盯着董斯扬,清晰地承诺道:
董斯扬脑壳长眼睛,瞬间抬头,喊住李峋。
“我能!”
还是掐死他算了。
他拿烟对着他们。
朱韵为董斯扬的几句话惊呆了,没等解释,董斯扬猛吸了口烟,对众人说:“你们几个什么鸟样我太清楚了。我不用你们跟我谈这谈那,和*图*书我只需要有个人站出来跟我说——‘这项目老子他妈一个人就能做好!’”
董斯扬走到郭世杰面前,指着他的鼻子——
“两款游戏的设计初衷都可以,但执行环节问题太大,一拖再拖。”
“执行力太差。”
“……”
朱韵没听清,“什么?”
朱韵虽不知道董斯扬之前是干什么的,但她觉得他黑起脸来真的可怕。这种可怕不是普通上司对下属的威慑力,这里面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在。
在众人战战兢兢之际,李峋转身往自己座位走。
董斯扬的强壮跟付一卓不同。
张放哆嗦。
朱韵起身跟董斯扬打招呼。
“有没有这个人?你们就告诉我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与会人员是全体员工,包括朱韵和李峋。这回他们没去小黑屋,五个人站成一排等着领导训话,大家很有默契地将队伍由低到高排列。朱韵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竟然比其他三个男员工都高点,就站在李峋身边。
q上赵腾发来私聊,朱韵打开一看——
最后还是张放嗫嚅地打破安静。
朱韵看到张放后背缩起来了。
眼看张放脸色越来越红,朱韵开始犹豫要不要制止一下。但她转念想到张放一开始招聘时的样子,以及他这两天的工作态度,还有他刚刚一门心思糊弄董斯扬的嘴脸。
在朱韵天马行空乱想之际,面前一暗。和图书朱韵抬头,董斯扬魁梧的身材显现在眼前。
郭世杰浑身发抖。
没人回答。
大家:“…………”
朱韵忽然想起她之前听到的张放和赵腾的言论,董斯扬确实是坐过牢。
董斯扬眼神越来越黑。
朱韵停下手里的活,偷偷听张放的汇报。张放搬了台笔记本电脑,给董斯扬演示上面的游戏,大概讲解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一片寂静。
以前朱韵认识的人里,最强壮的应该是付一卓,但现在他要靠边站了。
付一卓身材虽硬,但气质很软,且能看出明显的涵养。而董斯扬身材气质都硬,面容之中透着一股阴狠奸诈的感觉,一笑尤甚。他左眉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将眉尾断掉,伤疤直接延伸至眼皮里,让整张脸看着更为凶恶。
“开不出结果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他火上浇油地说。
朱韵在听了十几分钟的时候,终于明白这家公司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哪了——
董斯扬将烟狠狠扔到地上,转身翻办公桌抽屉。
“董总、董总我错了!”张放踮着脚,痛苦求饶。“我真错了,董总你饶了我吧!”
张放住嘴。
“是是,”张放脸色凝重,“是我欠考虑了。”
但有一点还跟以前一样,就是他看起书来非常专注,地震都叫不醒。
鸦雀无声。
“无能!”
五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朱韵坚持把话说完。
董斯http://m•hetushu•com扬捏着那支已经不能用了的钢笔,他指头粗,钢笔在他手里像小孩玩具一样。他阴森地看着张放。
“废物!”
“你们告诉我,这俩游戏好玩不?”董斯扬下场巡游一轮后,回到一开始的发言位置。
“也就是说,我走这段时间,你们手里的两个项目,一个原地踏步,一个干脆连腿都没抬过。”
董斯扬站在前面,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他们。
董斯扬盯着她,目光犀利。
董斯扬把钢笔狠狠往桌上一拍。
所以他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董斯扬和张放。
董斯扬破口大骂:“你他妈自己都觉得不好玩你还想让别人玩!?”
董斯扬:“商场如战场!我们现在这就等于在开作战会议!将军营帐里装着女人,那能打胜仗吗?”
旁边的张放连忙介绍,“对对,新员工,海归背景,工作能力还不错。”他热情地给董斯扬介绍朱韵的简历,董斯扬扫他一眼,“我问你话了?”
朱韵:“?”
董斯扬又说:“何况你还给自己招来一个竞争对手,就他妈会动嘴。”
董斯扬朝李峋走过去,刚迈出一步,一道声音划破沉寂——
张放口若悬河,用了无数多的计算机术语,里面其实有七成是有错误的,剩下三成都是废话。他演示《无敌武将》,却只给董斯扬看吕布一个角色,说得天花乱坠,根本停不下来。若www.hetushu.com不是朱韵已经了解过这款游戏的本质,光听张放的介绍还以为是什么旷世大作。
虽然董斯扬听不懂计算机术语,但他并没有被张放绕晕。
忽然,手里的书被抽走。
“开会!”
这位董总个头一般,但块头巨大。整个身体像石头凿出来的一样魁梧有力,肌肉藏在西服下,一块块隆起,将衣服崩得一点褶都没有。
李峋缓缓道:“差不多吧。”
但董斯扬最终还是松手了,朱韵偷偷看了一眼,发现张放只有下巴被掐得通红,脖子上一点痕迹都没有,董斯扬只是捏了他的骨头而已。
“董总好。”
董斯扬把书扔还给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办公桌上凌乱不堪,他随手扒拉开一片办公区域,松了松自己的领口,又点了点桌子。
董斯扬一愣,眼神沉下。
董斯扬靠到办公桌上,从怀里掏出烟来。一边点一边对张放说:“我说过几次了,公司不要招女人。”
“我觉得还——”他刚说一半,看到董斯扬的眼神,马上改口道,“我觉得不是很好玩……”
李峋脸色更黑了……董斯扬翻阅手里的英文原版书,看向李峋,问道:“这玩意你看得懂?”
所有人都被董斯扬吓住了,只有李峋,他似乎对这种感觉已经习以为常。
董斯扬指着他。“当初要开项目的时候你能说出一朵花来,现在呢,这才做到一半这破玩意就他和图书妈不能看了!什么原因!?”
他是以什么罪名进去的?
朱韵回头看赵腾和郭世杰。郭世杰战战兢兢闷头画画,赵腾难得没有玩游戏,看戏一样望着张放和董斯扬。他感觉有人看自己,转头跟朱韵四目相对,露出了一个慵懒狡黠你知我知的笑,闷头敲了敲键盘。
张放这人本身就有点跳脚虾米的气质,现在往董斯扬身边一站,就显得更为抠搜了。
哎?
李峋仍然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李峋回头,淡淡道:“你这会能开出结果?”
如果说刚刚开会时还只是停留在发火阶段,那现在火已经熄了,他周身开始冒凶气了。朱韵听到身边张放用极其小的声音一个劲地碎碎念:“完了完了完了……”
忽然传进来的声音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过来了。
张放轻咳一声,李峋还没醒来,他一手拄着头,脸色黑沉,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董斯扬扫视她一遍,低声道:“怎么招了个女人进来……”
“像不像暴君和太监?”
“哎!董总!”张放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我在这儿呢董总!”
“就这么两个破游戏,已经磨蹭几个月了!我投了多少人?给你们多少资金?结果呢,他妈的现在连盘屁都端不出来!你们自己说你们该不该杀?”
赵腾低头装死。
“我刀呢?”
这个董总,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
“站住!谁让你动了,我说散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