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张放热情推荐道:“那追妹子的事你可以问老腾,他是高手,女朋友不断。上妹子的话你咨询我们董总就行了。”
“你这项目我不会帮忙的。”朱韵抱着手臂表明立场。“我只做我的那个。”
朱韵看向李峋,“所以你是要往枪口上撞?”
那边几个男人聊得热火朝天,被朱韵打断。朱韵瞪着李峋,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她指着桌上的策划案。
“我让你接着踏踏实实做你的游戏。”他淡淡道,“公司想立足,除了要能赚钱,还要有能表明态度的东西。你的项目是公司的脸面,你以后就知道了。”他说完又吊起眼梢,俯身在她面前轻声说:
李峋扯着嘴角笑。
她怒道:“你这就是黄色游戏,这绝对会被举报的!”
李峋:“我出来就是告诉你这个的。”
她明明在生闷气,但他的笑容在某一个角度依旧使她心颤,那画面带给她的感觉太熟悉了——让人抓狂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董斯扬咯咯乐。
董斯扬和张放看得一头雾水,郭世杰只看美术要求那几页,赵腾皱着眉勉强往下读,只有朱韵看得认真。
五比一。
朱韵用力翻开策划案,“你看你这内容阐述!还有系统,什么‘钻草丛’、‘夜袭’,还有这个‘尾随’……这都什么东西?”
李峋斜眼,“题目在第一页。”
会开一半朱韵离席,这内容她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男人怎么这么猥琐,一讨论这种话题连平日最老实的郭世杰都蠢蠢欲动。
“快做快做!我http://www.hetushu.com好想玩!这他妈才叫游戏!”
张放在一边跃跃欲试,搓着大腿。
李峋对董斯扬和张放说:“你们俩直接看最后就行了,有图文解释。”
这与其说是策划案,不如说是帮助程序员梳理思路的流程图。
话题越来越偏,策划会议很快变成黄色论坛线下聚会。
张放还试图反抗一下,“看不起人是不?”
“有意见就提。”李峋淡淡道。
董斯扬在一遍沉声道:“里面的人物里给我加一个‘不听话的女下属’。”他指着朱韵对郭世杰道,“给我照着她画。”
她从没见过李峋做策划,以前大学时期他带领他们做项目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接掌控大局,计划都在脑子里,哪会有耐心写出策划给别人看。
“这是在放口风。”李峋说道,“政府应该准备下限制条令了。”
她本以为李峋会随便应付,没想到他的策划案做得非常认真详细,从第一页的总纲开始,介绍游戏内容、目标用户以及核心玩法,后面是详尽的游戏规则和美术资源,再然后是基于系统的引擎和工具需求描述,最后是演示ppt和进度细分列表,在最末尾页甚至还有一份changelist,用以记录以上各文档的维护修改历史。
现在“离得近”的教徒只有朱韵和赵腾,郭世杰算半只脚踏在场内,剩下两位都是圈外人士,拿着策划案像看天书一样。
朱韵全方位关注李峋的腿,并没注意他说了什么。李峋眉头www.hetushu.com轻皱,似乎对她没有认真听自己讲话感到不满。
朱韵:“你这出山之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朱韵感叹日子过得太快。
小黑屋还跟以前一样拥挤,不过却远没有第一次来面试时那么闷热。那时朱韵才恍然意识到,时间飞逝,不知不觉间初雪早已下过,现在已是深冬了。
朱韵:“我当然看到在第一页,我问你内容!”
“就是这脸面实在有点薄。”
刷刷刷刷刷!
“这什么东西?”
面对朱韵的质问,张放率先开口。
她刚离开李峋就跟出来了,朱韵冷眼看他,李峋被她表情逗得肩膀轻颤。
“……”
李峋点了一支烟,又往桌子让扔了几张纸。朱韵拿来一看,是几篇新闻,都不长,内容模棱两可极其官方,大概就是有广播电视总局的领导对于目前手游页游内容低级进行批评。
“以后这个项目的会得常开,怎么让女人高/潮我最有发言权了。尤其是那种喜欢抛头露面的,告诉你们这种女人最空虚,后劲足得很。”
李峋转动脖子自顾自放松,张放讨了没趣,乖乖翻到最后一页,结果越看越着迷。
话虽这么说,但这是李峋出狱后做的第一个项目,朱韵不知道他能不能适应。她偷偷暗示张放,让他作为公司“二把手”,要对项目更负责一点。张放被朱韵忽悠几次顺利上钩,责任感爆棚,一蹦三丈高说啥都要开策划讨论会,令李峋拿出方案大家一起讨论。
李峋诚恳道:“不太会。”
http://m.hetushu.com韵忍不住说:“你这游戏也太下流了!”
他现在写出来,恐怕也是为了帮自己更好适应。
朱韵的余光不受控制地关注起那近在咫尺的一双长腿。他的腿相较六年前结实了不少,但还不至于像董斯扬那样硬成石头。李峋腿型修长,恣意随性,尤其是穿黑裤子的时候,简直美不胜收。
李峋惊讶:“有吗?”
朱韵偷瞄他一眼,李峋的策划案跟他本人一样,没有一句废话,逻辑清晰条理通顺。有时顺过了头,甚至有种冷冰冰的感觉,像是上帝在发表真理演说,离得近的教徒可以表示膜拜,离得远的压根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
张放恼羞成怒,拍桌子道:“反正这个策划案全票通过了!你反对也没用!李组长你放心,能这么认真做成人游戏的我还第一次见到,我力挺你到底!”
自信果断,胸有成竹,并且欠嗖嗖。
“哟,朱组长现在腰杆硬了?”李峋讽刺道,“都有闲工夫去管别的项目了。”
李峋靠在赵腾的办公桌旁,双手插着兜。
李峋睨她一眼,又说:“现在手机游戏捞钱捞得太快,有审核是肯定的,不过我们还有时间。”李峋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上的两张纸,“现在只是放口风,离真正出条令至少还要一年。时间足够了,至于游戏内容我会把握分寸。”
郭世杰点头,他就坐在朱韵旁边,朱韵瞪着他:“你敢!”
当年你虽贪财,但所思所想好歹也算走在技术最前沿,现在竟然沦落到变着法策划怎么让女人http://m.hetushu.com高/潮。
会议的余劲未消,如今又添新火,朱韵的脸颊被他的气息熏得发红,就像特地帮他验证刚刚的话一样。
以董斯扬为首的一众男人都笑了,最后李峋也笑了。他一乐,大伙乐得更开怀了。嚣张中透着欢快,欢快中又带着猥琐,在场唯一一个女人在一群雄性的笑容夹击下面红耳赤。
“呀,呀呀呀!”张放兴奋道,“有点意思啊!”
李峋:“谢谢。”
现在忽然要开启,朱韵再次忧神附体,忍不住担心起来。她委婉询问李峋需不需要帮助,或者她可以把赵腾抽调到他的组。
李峋的策划案里有很多“神奇”环节,譬如游戏有竞赛部分,比哪位玩家能快一步让目标人物高/潮。里面有不同的地图和人设,比如“下班的教师”、“严厉的上司”,或者“旅途中的文艺少女”,游戏手法根据不同人设场景千变万化,有各种各样的评分环节。
朱韵也惊讶,李峋的策划案非常厚。他一人发了一份,朱韵拿到手先粗粗翻阅一遍。
“?”
“不行!”朱韵还是不能接受他们要做这种游戏,她紧紧看着李峋,从牙缝里往外挤话。“你怎么能做这种东西,你有点追求好吗?”
张放:“对了,你会泡妞吗?”
朱韵:“那你还做?”
朱韵:“……”
李峋不拿正眼瞧她,“你管好你自己的就行了。”
朱韵:“当然是因为下流。”
张放马上狗腿道:“那是!董总的经验还有什么说的,龙精虎猛持久弥坚,就一个字——强!”
朱韵眼角抽动。www.hetushu.com
朱韵眯眼看他,“贱骨头,你又知道了,强不强你试过?”
“你们这群……”朱韵把在座所有人都指了一圈,最后对着李峋,卖力指,使劲指,指了半天还是没想出要用什么词形容。
赵腾哈哈大笑。
说起来朱韵都快忘了他们还有这个项目,从她接手《无敌武将》开始就没再听人提及过,她一度以为这项目已经黄了。
他越来越像从前了。
“什么?”
李峋对众人说:“表决吧,觉得策划案没问题的举手。”
在第一次的惊讶和敬佩过去之后,朱韵的注意开始集中在策划案本身的内容上。这一集中倒好,越看越震惊,渐渐脸色涨红心跳加速,看到最后一页的图片时直接把策划案往桌上一拍。
他慢慢适应了环境和时代,重新将自己的东西掌控起来。
李峋在外面打印策划案,最后进屋。张放一看他拿进来的东西,震惊道:“搞什么?你写书呢!?”
李峋欣然同意。
朱韵重新细看一遍。
会议赶在放假之前召开。董斯扬将所有人都圈进“会议室”——就是那间四面无窗的小黑屋。
“朱组长,你这话说得就有问题了。你自己有自己负责的项目,《花花公子》是李组长的,你不要越级提意见。不过这么一看还是董总高明,工作分配得好,各取所长。”他一番话非但强势站边李峋,还顺便拍了董斯扬的马屁,气得朱韵脸如火烧。
李峋轻飘飘看她一眼,“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颁布限制条令?”
“……所以你继续就行了。”李峋说。
李峋:“是因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