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九章

趁着董斯扬跟大堂经理说话,张放带朱韵来到前方,他掀起厚重的窗帘,露出雾蒙蒙的玻璃窗。
赵腾说:“去了你就知道了,以前董总道上朋友开的。”
“田修竹。”
“……”
朱韵说:“答应也可以反悔,你又没签合同。”
朱韵跟赵腾交代了一点后续工作,便提前下班了。
最后一周,过年的氛围越来越浓,商场里放眼望去红彤彤一片,街道上也张灯结彩。除了李峋以外,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干活了,朱韵也难得放松,甚至偶尔偷闲跟赵腾张放打起斗地主来。
没等朱韵伸腿,赵腾帮她踹了张放一脚。张放炸毛,两个人又厮打在一起。董斯扬也不制止,一边开车一边抽烟,声音粗粝地笑着。
赵腾说:“快了。”
田修竹道:“那是因为你心里早就设好尺度了。”
“朱韵。”在她说完前,田修竹轻声打断她,他冲她挑挑眉,又说一遍,“你要斟酌好。”
朱韵看了半晌,惊讶道:“温泉?”
唯一问题就是服务员都是女性,而且服装性感暴露,黑红旗袍短到大腿根,多亏了空调给得足。
朱韵不动声色地往小黑屋里看,李峋和赵腾还在整理东西。她知道李峋是个从来不整理开会记录的人,他在那收拾东西,说明他暂时不想出来。
一如从前。
身后有关车门的声音,李峋最后一个下车。董斯扬锁好车门,对众人说:“走吧。”
田修竹笑着说:“但这世上没有标杆的人占大多数,还有一部分是有标杆但忍不住消遣的,你太老实了。”
“其实你我相处的时间要比你跟他久很多,只是没这么刺激,我很热爱这样安hetushu.com稳的生活,能平静健康过完一生是很难得的事。”
走过黑通道,进入大堂,视线豁然开朗。朱韵惊讶发现楼中别有洞天,干净的大理石地面,华丽的吊灯,厚实的帘布,还有着装整齐的服务员。
光缓缓地流淌在他的眼眸中,朱韵忽然意识到,其实他什么都明白。从她给他讲完过去的事开始,他就跟她一样了解李峋。
朱韵无语,田修竹笑着反问道:“假设有一款游戏让你有机会泡各种各样的男人,还是特别智能逼真的那种,你会不喜欢玩?”
朱韵:“他为难你了?”
朱韵回头,顺着座位缝往后看。李峋坐在最后一排,他头靠着窗户,闭着眼睛正在养神。她很快注意到面包车的质量不太好,四面漏风,寒风正好吹在李峋的脸上。朱韵回过头研究这块破玻璃,她使劲往后推,希望能把缝隙合上,但车太老了,窗子咬合松散,她推过去就合上,一松开又开了。
朱韵看向他,田修竹的神色很宁静。
“你的话对我的影响很大,搞不好你劝几句,我就真的反悔了。”
张放道:“我又没说不满意,劳逸结合嘛。眼看过年放假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年才有力气接着干啊。”
“……”
“瞎合计什么呢。”张放白她一眼,“庸人自扰,过来。”
朱韵跟在最后面,董斯扬推开颤颤巍巍的大门,前面是一条黑乎乎的通道,内部搭着装修架。
“田修竹,其实这件事是——”
朱韵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家老板到底是什么出身,专心致志推玻璃。车开了两个多小时,下了高速又拐进土路,磕磕绊绊走了http://www.hetushu.com大半天,下午才到目的地。
朱韵总觉得这架势有点不妙,她偷偷拉过张放,悄声说:“我们这年会不会开到一半被警察端了吧。”
朱韵对田修竹说:“一起走吧,吃个饭。”
道上朋友。
朱韵点点头,喃喃道:“……他以前休息就很少。”
她看着他坐在椅子里的沉默的背影,好像自己也跟着开了三个多小时的会一样,筋疲力尽。
她问身旁的赵腾,“还有多久到?”
朱韵跟在张放和赵腾后面,与李峋并肩往前走。李峋刚睡醒,脸色奇差无比,朱韵刚刚没有细看,印象里他刚下车时,嘴唇半点血色也没有。然后她猛然间又意识到,这似乎是他们重新见面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睡颜,以及睡醒时的样子。
她下楼的时候田修竹已经将车停在公司门口了,朱韵上车,空调吹得暖烘烘的。田修竹地给她一听罐装咖啡,朱韵说:“你平时不是最讨厌罐装咖啡?”
“什么?”
朱韵不知该说些什么,田修竹又道:“明年年底我要回法国开画展,我希望那个时候你能跟我一起走。”
董斯扬忙活了一年,最后几天终于不去“谈业务”了,他开始着手准备发放福利。他对待员工还算大方,每人柴米油盐打包了一大堆做年货,在放假前的前两天组织公司年会。
朱韵连试了几次,最后干脆一直拿手抵着。
朱韵抬眼看他,田修竹说:“我刚刚跟李峋开会开得很紧张。”
楼比较旧,外墙刷成灰粉色,因为年代久远落下不少墙皮,斑斑斓斓像得了皮肤病。此楼没有任何牌匾名称,门口全是枯m.hetushu.com树杂草,雪也没有人扫。朱韵心想幸亏他们是下午到,否则太阳落山,她深切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勇气进这个楼。
朱韵胡诌:“……我请假了。”
田修竹说:“给你暖手的。”他打转向灯,往主干道并车。朱韵拿着咖啡,犹豫片刻,问田修竹说,“你们开会说什么了?”
“……”朱韵这才想起这游戏的内容,谨慎地问道,“你不是也喜欢这种东西吧,你可是艺术家啊。”
朱韵又问:“到底去哪,开这么远了。”
朱韵算了算,说:“还有一周放假。”
田修竹摇头道:“他这个人想得太多了,执念太深。”
朱韵惊讶于本公司竟然还有年会,她本以为这个所谓的年会就是路边随便找个饭店吃顿饭就得了,没想到董斯扬别出心裁,大清早开来一辆老面包车,拉着所有人往郊区走。
朱韵问他:“董总这是要带我们去野营么,这天气野营要死人的啊。”
田修竹脸带笑意,他往前探探身,小声说:“朱韵,你要斟酌好。”
“我说过,我希望你们成功,况且这工作对我来说很简单。”田修竹渐渐收敛脸上的笑意,轻声说,“你越快成功,我们就能越快离开这里,我不想你耗死在这。”
服务员端上两碗香甜的米布。
“什么?”
田修竹抽空看她一眼,说:“我是艺术家又不是修道士。”
荒郊野岭里,一幢楼矗立当中,楼只有三层,但是比较长,有十几列窗子,远远看去黑乎乎的没什么动静。
“你不用这么急着拒绝,谁也不能预测未来。对了,马上要过年了,你哪天回家?”
会议开了三个多小时,期间赵腾http://m.hetushu.com也被叫进去了。
朱韵本来在洗牌,乍一听“回家”二字,偷偷抬眼,李峋窝在椅子里安静地写着代码,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多吃一点,你瘦了很多。”田修竹说完,又有点无奈地说,“将来你会更瘦,从见到他的那天起,你一秒钟也没歇过。”
张放好几次想叫李峋一起来玩,李峋理都不理他,张放嘀咕道:“至于这么敬业么?”
朱韵握着手里的热咖啡不说话。
朱韵擦出小块往外望。外面一片假山怪石,有数座精致小亭坐落其间,亭边有不经修建的黑色枯枝。茫茫雪地上分布着十几滩碧绿汤池,星罗密布,水汽蒸腾,远远看去宛若秘境。
“就你事儿多。”张放坐在副驾驶,回头洋洋得意冲她道,“我们董总的思路岂是你这种女流之辈能猜对的。”
她全心全念都在李峋身上,田修竹静静看着,过了一会轻声问:“你比较喜欢这种生活?”
田修竹说:“那就我辛苦吧。”
田修竹看她太紧张,安抚道:“也没那么严重,就是缺乏休息。”
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男人看见董斯扬,连忙过来打招呼。
田修竹笑道:“那好吧,我先去取车,在楼下等你。”他先一步离开,赵腾跟着也从小黑屋出来,他给了朱韵一个眼神,老老实实回自己座位干活。
朱韵:“一个黄色游戏而已,真能扯。”
田修竹看着前方,回答道:“就谈了一下你们的游戏需要美术风格,有几个关键人物设定我来帮你们做。”他忽然笑了笑,“不过这游戏不错啊,除了不同场景人物,还有各种时代,如果真能做出来的话,好多人可以抱着它结婚了。”
朱韵勺子www.hetushu.com落碗里。
朱韵:“怎么是我辛苦了。”
平日赵腾很欢实,现在这么老实,可能也是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朱韵站在小黑屋门口,看着屋里最后那个人。
赵腾哼哼,“你以前嫌人家吃干饭,现在敬业了你又不满意。”
朱韵:“他只是想出口气。”
田修竹说:“我已经答应了。”
散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郭世杰先从小黑屋出来,然后恭敬地将田修竹迎了出来。朱韵放下手里的活过去,田修竹冲她笑笑,说:“辛苦了。”
服务员拿给他们菜单,朱韵交给田修竹。服务生端上两杯柠檬水,她看他点完菜,问道:“你有空做吗?”
田修竹问:“你今晚不是没空吗?”
车停下,朱韵松了松坚硬的肩膀。她回头,看到李峋睡得还沉。她给同在后座的郭世杰使了个颜色,让他叫醒他,自己先一步下车了。
“董哥好!”
朱韵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私心,她希望飞扬公司的所有项目都能获得成功,即便是《花花公子》这种她不喜欢的类型。但她也不想就这样稀里糊涂把田修竹拉进来,她还没修炼到李峋的境界。
田修竹:“我不评价他的对错,我只是说我自己的看法。我之前也觉得他对目标很执着,但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说实话他身体状况不太好,全靠一股气撑着。”
被田修竹这么一提醒,朱韵才意识到,时间飞逝,眨眼间竟然快要过年了。
他们选了一家东南亚概念餐厅吃饭。寒冬时节,餐厅里摆满了人工种植的绿色植物,墙壁上挂着异域风格的饰品,包厢之间垂下紫红色和深蓝色的纱,隐隐散发着香气,营造出幽静私密的氛围。
朱韵:“不喜欢,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