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侯宁从双肩包里拿出电脑,又掏出一堆零零散散的数据线。
朱韵这边狂吃一通,她心里惦记李峋,拿着盘子给他也装了一堆。李峋没有关注颁奖和领导讲话,他和侯宁站在外面的大阳台上抽烟。
她放下盘子跟过去。
朱韵犹豫要不要趁还有时间回去换一套,但白天的工作又放不下。
侯宁皱着眉说:“你不听就不听,拉我的干嘛?”
他们回到安全通道,侯宁坐在水泥台阶上,将一副耳机插在电脑上,递给朱韵一只。
说起盈利,朱韵心绪颇为复杂。她兢兢业业制作的游戏赚不到什么钱不说,用户还极其挑剔,给错一句台词能写几千字的邮件来骂。而李峋的游戏不仅日进斗金,用户还把开发者当祖宗一样供着,李峋磨磨蹭蹭更新一个人物用户们简直烧香拜佛普天同庆。
朱韵精挑细选几样食物端过去,但半路杀出程咬金,一个意外的人插队朝李峋走去。
还是应该穿漂亮点……
他们上楼梯的时候碰到了方志靖。
侯宁挠了挠后脑,说:“也不干啥,你应该知道啊,李峋要把源代码给他们,又不能直接送到他们手里,总要设计一下嘛。”
朱韵思来想去,还是算了。
他眯着眼睛笑。
朱韵挠挠鼻梁,也不是说非要攀比,但她好歹也是飞扬公司唯一一个女员工,场面是不是应该撑一下?
朱韵刚接到通知的时候还以为是骗子,反复确认了几次才知道是真的。全公司没一个人听过这个奖项。张放上网去搜,奖项是前年才设立的,政府鼓励网络技术创新。游戏类奖项每年有三个名额,张放查http://m.hetushu.com了一下往年的获奖名额,发现获奖的都是单机游戏,《无敌武将》是唯一一款手游。
“你们搞什么鬼?”
侯宁:“现在时间不多,等会再告诉你。”
朱韵松下一口气,这才想起今天的活动来。活动是晚上七点,尚有一段时间。朱韵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看自己,她穿得太随便了,衬衫长裤,妆也没怎么化。
随后又一件事情发生,勉强给目前紧张的工作生活带来点惊喜——
很快有广告商和投资者找上门来,李峋全部推掉了。
活动规定每家受邀公司最多可以去十人,这时飞扬公司人少的优点就体现出来了,一共才七个,全员参加。
朱韵回头看李峋,他离开电脑整个人都萎靡起来,打着哈欠往里走,眼神都没有赏给方志靖一个。方志靖侧脸上的咬肌鼓起了,朱韵看得清清楚楚。
李峋对他表示自己不想吃东西,侯宁又闷着头离开了。
李峋说:“是么。”
她正考虑现在去买条裙子还来不来得及,忽然肩膀被人从后面一推。李峋个高,面包车里站起来腰要弯得很深,他不耐烦地对朱韵说:“快点下去!”
李峋:“说吧。”
于是朱韵又带着大包小裹去赵果维家表示感谢,这回她总算能买点像样的礼物了,因为飞扬公司正式摆脱了常年赤字的窘境,正式开始盈利。
侯宁离开三楼,去酒店后侧的安全通道,朱韵叫住他,“站住。”
“什么计划?”
李峋不经意转头,看了侯宁一眼。侯宁离去,与吴真擦身而过。
朱韵一下子扯掉耳hetushu.com机,她不仅扯了自己的,还把侯宁的一起扯下来。
日子越来越顺,张放经常靠在椅子里,轻松感叹:“照这样下去,我们可以抱着这两款游戏高枕无忧到天荒地老了。”
郭世杰:“没没,不是。”
政府奖的颁奖活动在华江酒店举行,邀请函发下来,朱韵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吉力公司的出席名单。
吴真往前走了几步,声音甜腻诱人。
朱韵又有点后悔。
吴真叹了口气说:“可惜我家老高非跟他凑一起,怎么拉都拉不开。”
吴真说:“其实我之前也没觉得你怎样,要跟方志靖比的话,我还是觉得你好一点。”
朱韵戴上耳机,瞬间听到吴真和李峋的对话。
李峋还是淡笑着。
朱韵:“……”
侯宁回头,朱韵几步追上他,侯宁赶在她开口前说:“你别跟我凶,不是我要拿的,李峋让我拿的。”
朱韵也觉得很神奇,李峋告诉她,应该是赵果维推荐的。
《无敌武将》拿到了本年度的“网络行业发展政府奖”。
张放斜眼道:“你是怪我给你工作安排多了?”
破罐子破摔,谁怕谁。
酒店正门口,一群记者正在冲着吴真疯狂拍照。比起朱韵上一次在商场见她,吴真的打扮更加华丽了。一身落地长裙,妆容浓艳,花枝招展,挽着高见鸿细声细语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
朱韵:“你到底要干什么?”
郭世杰也小声说:“上次互联网大会也是在这里,你要是来了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她又去看李峋,发现他穿得更破,他沉在椅子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那件灰t恤就没见他换过,加hetushu.com上抽烟抽得凶,走过他身边简直就跟生化武器库一样。
吴真心里一动,漠然道:“你把人支走什么意思,有什么话想说?”
这件事目前只有她和李峋以及董斯扬和侯宁知道,朱韵没敢告诉张放他们,怕他们受不了刺激。
侯宁冲她勾勾手指,“过来。”
朱韵等着他。
男的自己这么恶心,凭什么让女人梳妆打扮。
吴真又说:“不过我一个女人,也不太懂你们生意场的事。现在这也没别人,要不我跟你说句真心话吧?”
李峋叼着烟,背靠阳台,没有回话。夜里风大,吹得李峋发丝和衣领乱颤,衣服紧紧贴着身体,勾勒出细致洒脱的轮廓。
朱韵还没来得及说话,侯宁就带着手机回去了。朱韵来到大厅,看到他拿着餐盘捡了几样点心,装模作样地端给李峋。路过吴真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放了回去。
因为颁奖活动前一天刚好是《无敌武将》更新的日子,朱韵一直忙到后半夜才回家,她睡得也不踏实,第二天早早醒来赶去公司看更新情况。
朱韵问李峋:“去吗?”
于是当晚,董斯扬开着那辆破面包,拉着一车破衣烂衫的员工前往华江酒店。
朱韵半天不说话,侯宁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又说:“你干什么,你现在不能过去,不然计划就打乱了。”
场面上的讲话由张放负责,充分发挥其舌灿莲花信口开河的优点。先是感谢了政府,又表达了公司创业的辛酸与坚定,还不忘暗示游戏曾遭受不公平竞争,一套话下来声泪俱下,感天动地。
朱韵转头看他,声音低沉。
李峋笑笑。
朱韵每和_图_书次听到都忍不住拍他脑袋。
吴真下巴一扬,说道:“人别得意太早,有点成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看看你的样子,换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而这样一个赚钱的项目,李峋竟然要把源代码开放出去。
李峋终于把烟从嘴里拿下,挑眉,淡淡道:“彼此彼此,吴小姐穿上裙子也不像公主。”
吴真声音绵绵地说:“我听说你们有款游戏叫《花花公子》,厉害得不得了啊,一个月流水快破千万了。”
一切正常。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互联网大会上,那时方志靖介绍李峋为“丧家之犬”。
朱韵神经一跳一跳,侯宁揶揄道:“怎么着,吃醋了,让你不拿李峋当回事。你等着瞧吧,越往后走他身边的女人就越多,到时候有你后悔的。”
朱韵已经做好唇枪舌战的准备,没想到方志靖只是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接着跟记者聊天了。
“啊……”张放生平第一次踏入五星级酒店,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得眼花缭乱。旁边赵腾掐他,“你能不能别这么丢人!”
或许事情真的就如李峋所说,方志靖怕他怕得要死。
朱韵看他熟练地将手机连接到一个外部小机器盒上,又将机器盒与电脑连在一起。电脑飞速运作,朱韵虽不太懂这方面的知识,也知道他在破解吴真的手机密码。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公司的员工在跟李峋打交道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加入恭敬的成分。他们大概也知道了这个脾气奇差的男人恐怕是整个创业园区里的头号种子选手。
张放捂着自己的胸口,“我怎么感觉这么不可思议。”
吴真对李峋说:和*图*书“又见面了。”
飞扬员工下班都没吃晚饭,朱韵肚子饿得咕咕叫。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朱韵也不管什么面子,拿着餐盘从头吃到尾。
李峋个子高,吴真穿着高跟鞋也差了半个头,他自上而下的调侃让她觉得身上发烫。
只有朱韵站在后面看得真真切切,侯宁在经过吴真身边的时候,将她小挎包外侧插着的手机拿走了。
朱韵说:“你要干什么?”
侯宁对朱韵的态度一直很复杂。一方面他讨厌她,从他第一次见她起,朱韵的强势就让他很不舒服,后来他去飞扬公司上班,她也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几乎天天盯梢。而另一方面他也有点感谢她,毕竟整个公司里他最怕的人是董斯扬,不管朱韵对他再怎么严厉,在董斯扬找他训话的时候她都会挡在前面保他。
朱韵眉头一皱,侯宁就本能地往回缩。
吴真的手机屏幕很快被打开了,侯宁十指翻飞,将一款软件种到吴真的手机里。他扣上电脑,摘下手机,对朱韵说:“你在这等一下。”
吴真被他说得脸更红了。
车一停朱韵就有点后悔。
上次互联网大会是在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这次的颁奖则在酒店三层大厅,这里原本应该是做婚礼庆典活动的,装点梦幻,更加金碧辉煌,三排长桌,摆满了精致的食物。
李峋笑得更厉害了,吴真被他笑得脸色通红。
她本以为李峋不会对这种活动感兴趣,没想到李峋很轻易就答应了。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说了,你蛮帅的咧。”
吴真身穿水蓝色的长裙,背着精致的链条小包,姿态婀娜,款款而来。她端着酒杯,站到李峋和侯宁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