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四章

他喝了很多,又没有洗澡,身上味道很重很沉。朱韵不敢用力呼吸,不敢让他的气味在她肺腑之内安营扎寨。她仅剩一点力气扶着他的肩膀,问他:“你酒醒了吗?”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蚕丝睡衣裙,李峋的大手从她裙摆下面探入,顺着她的腿向上。他的动作太过流畅,全靠她洗过不久柔软顺滑的身体配合。
李峋眉头越来越紧,手按着胃,朱韵惊讶道:“怎么了?我给你吃的奶蓟精华片,专门醒酒舒肝的,还是进口的啊。”
“组长吃饭吗?”赵腾正在订外卖,朱韵难得感到疲惫。“你们吃吧,我不饿。”她去董斯扬那请假,“我有点累,今天下午不来了。”
她没有拉窗帘,天边没星星,可月光却很亮,李峋做完了决定,让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朱韵觉得今晚能睡个好觉。
他的天平有倾斜了。
窗外夜色浓厚,朱韵站在床边看着他。
他想不出答案,便用力嗅她锁骨的地方,那味道香得他浑身的血都朝下涌。于是他也不再清账了,咬着她,喃喃道:“算了,把你弄回来,我也不算赔……”
朱韵一愣,回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在网上订购什么东西。
朱韵:“没问题。”
“谁啊?”
朱韵站在路口,周围的路人都向她投来惊恐的目光,一个男孩上前问她:“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朱韵:“好。”
朱韵没听清,“什么?”
李峋醒过来一点,冷冷看了朱韵一眼,一饮而尽。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李峋发火了,他狠狠地说道:“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别像以前一样什么都让我猜,我现在不想猜!你是不是你也站在他那边,觉得我做错了?!”
人在醒来的那和-图-书一瞬间身体最轻,因为大脑一片空白,但很快所有的事情又重新铺满大脑皮层,身体又沉下去了。
朱韵说不出话。
李峋很沉,夜将男人的力量放大到几近无限,朱韵在思考之前身体先一步滚烫起来,他的手有魔力,摸到哪哪的皮肤就紧缩起来。“……你酒醒了?”朱韵声音颤抖,他扣着她的手腕,用脸摩擦她的脖颈,头发刮在她的脸上,那触感比她自己的头发硬了太多。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问了句,“你想我了么?”问完不等朱韵说话,马上又道,“算了,不重要。”他手向下,分开朱韵的腿,整个人压在朱韵身上。他的嘴贴在她的脸边,因为情绪激烈,他每次呼吸幅度都很大,胸腔腹部,一下下挤压着朱韵的空间,让她喘气越来越困难。
“喝。”
朱韵摆摆手,把李峋拉进屋,对研究生道:“没事,是认识的人。”
朱韵摇头。
朱韵开车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回到飞扬的时候是中午,大家正在准备吃饭,朱韵扫视一圈发现李峋不在,向侯宁打听,侯宁说他一直没回来。
朱韵:“我不知道。”
她闭上眼睛,想让自己静下来。阳光足够温暖,朱韵渐渐睡着了。等她一个大觉醒来的时候,天已全黑。她站在窗边向外看,天跟从前一样,一颗星星也没有。
朱韵接过他喝光的杯子,李峋一屁股坐到床上,低头点了根烟。
李峋钻进洗手间狂吐,朱韵重新将药拿出来检查,一点问题没有,她回到洗手间门口,对里面猫着腰吐的人说:“你是喝得太多了。”
朱韵没料到他会忽然激动起来,隔壁的门开了,朱韵的邻居是本校研究生,跟朱韵很熟,他戒hetushu.com备地看着李峋,问朱韵:“怎么了?”
董斯扬:“你们去吉力了?谈出什么结果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朱韵:“高见鸿得病不是你的错。”
他接着闷在那,看起来还是对这个决定有点不甘心。朱韵去洗手间整理卫生,出来的时候李峋还维持着那个姿势,但呼吸的频率明显慢了很多。
朱韵摇头,“没什么结果,等李峋跟你说吧。”
李峋太久没有摸到这种柔软的触感,他像个醉鬼一样沉沉冷笑。
黑暗中,只余两人的喘息声。
“李峋?”
李峋无声地看着她,半晌问道:“如果放他们一次,方志靖怎么算?”
朱韵静了静,说道:“小事我可以帮你决定,但这不是小事。在判断事情走向上你比我厉害得多,我不给你添乱。我唯一一条建议是希望你在冷静之后再做决定。”
李峋:“他就那么恨我,死也要赢我?”
“以前我做完一件事,不管成功失败,都会很兴奋,调动积极性去做下一件事。”李峋半根烟抽完,声音低哑地说,“但这次我什么都干不动,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他太蠢了,他怎么可能赢得了我,他自己知道,他全都知道……他比你更清楚我的实力,我随便弄一弄他就吃不消。”因为醉酒,李峋有些语无伦次,他说着说着忽然一顿,看着朱韵,“如果我逼死他,你会怎么看我?”
醺意放大了五感,她掌下坚实弹性的触感抵过了一切思考。横跨了黑暗沉寂的数年,他的身体带着一股禁欲的性感,让人忍不住抛开一切顾虑。
朱韵瞬间认出来人,打开门。
朱韵:“就一下午。”
恩怨告一段落。
进屋前是谈工作和_图_书,为什么谈到身上来了。
清清账本,公司给了,人也饶了,折腾一年多,他好像什么都没拿到手。
“……你喝酒了?”
李峋:“你觉得还应该继续吗?”
朱韵又说不出话。
她看不清李峋的神色,但他看起来俨然已经醉了。
朱韵打了个哈欠,临时起意去看场电影调节心情。她洗了个澡,正擦头发的时候,门被扣响了。
无所谓理性,也不管后路,
一刻。
他的目光有点吓到她,血丝密布,双眼赤红。
李峋看着她,“我现在是在问你意见。”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很能理解高见鸿,或许他跟她一样,也过过一段死循环的日子。他们三人都曾被同一件事逼到走投无路,李峋被一道铁栏隔绝于世,外面的两人,一个选择逃避,一个选择一条路走到黑。
朱韵抱着手臂,“你出来前我觉得弄倒他最重要,但你出来后,我觉得你的发展和未来更重要。”
朱韵看着床上修长的躯体,李峋疲惫地说:“你去跟他们谈,我不去。”
她记得当初是他说,有些话不能酒后说,有些事不能酒后做,轮到他就不适用了。别人不能耍酒疯,轮到他就可以。
门外没人应,朱韵向猫眼看了一眼,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外面,低着头。
朱韵:“啊?”
朱韵回到家,躺倒在自己的小床上,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有些晃眼。明明是自己的床,朱韵却觉得很陌生,究其原因大概是她从不在珍贵的工作时间躺在床上。
朱韵关好门,回头去冰箱里拿了罐醒酒药,倒了两片,拿着水杯过来。
朱韵:“这件事你自己决定,旁人没有发言权。”
李峋:“不是吗?”
朱韵低头,和-图-书才意识到自己手上身上全都是血。她摇头,轻声说了句:“不用,谢谢”。
他最后这句推论让朱韵在黑暗中如同火烧。
他逆着月光,声音嘶哑,“现在问晚了……”
朱韵说:“江湖不大,圈子很小,我们早晚还有再交手的时候。”
“跟他们和解吧。”
董斯扬坐在真皮大转椅里看着她,“稀奇啊,你竟然请假。”
“先把这个吃了,你怎么喝这么多?”
看电影的安排完全泡汤,朱韵蹭了边躺在床上,感叹幸亏床够大。李峋一个人四仰八叉地占了四分之三,只剩一条缝。
朱韵走过去小心看,发现他睡着了。朱韵的床头有个小台灯,她将灯调暗,坐在一旁看书,过了一会李峋睡得越来越沉,朱韵尝试将灯彻底关掉,李峋并没有醒。
朱韵抬手在他背上狠狠抽了一下,她的动作让李峋暂时停下。
李峋抬眼看她,“我问你他为什么不后悔?”
李峋:“你想说什么?”
他到底算赢算输。
朱韵拨了急救电话,叫来吉力的员工照顾高见鸿。等她出去寻找李峋的时候,他已经不见踪影了。
接下来就是李峋漫长的思索时间,他坐了足足二十分钟,最后眉头一紧,小声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门打开的一刻,朱韵闻到浓浓的酒味。
他完全沉浸在
带来的舒适里,迫切地触摸她每一寸身体,她下意识地缩紧身体,但他的膝盖顶在她双腿之间,她合不上,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也能感觉到他的变化。
李峋看着沉默的朱韵,忽然咧嘴笑了,这样的目光配上这样的笑容,着实癫狂。
李峋:“我们接下来要开拓公司规模,你给我狠狠敲他们一笔。”
李峋盯着那两片药m.hetushu•com又陷入思考,朱韵操纵机器人一样把药放到他手里,又托着他的胳膊肘把药放到他嘴里,然后把水杯放到他嘴边。
他的手托着她的下颌向上,因为醉意,他手下很重,嘴唇贴在她的喉咙上,“我说过我喝酒你就走不了了。”他听不得朱韵说话,自顾自地嘀咕,“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老子不是柳下惠,你让我进屋之前想什么了。”
朱韵说:“一码归一码,以前你带我们做事,都是盯着那条最宽最准的路,而现在却只盯着方志靖,他根本不配你这样做,所以你才会觉得自己浪费时间。”
安静了很久很久,他低低的声音终于从被子里面传来。
“床单湿成这样,你总归不烦我。”
可惜事与愿违,朱韵又做了个梦,梦里泰山压顶,风雨欲来,让人透不过气。她在梦里使劲奔逃,不住地喘息,越喘越压抑,最后她睁开眼……一道黑影压在她身上,挡住所有的月光,气息急促,带着烈酒的余味。
朱韵厌恶方志靖,厌恶得要死,可她更怕李峋陷在一块泥地里。如果他们现在不收手,而高见鸿也真的在此期间不幸离世的话,那将来李峋对待感情恐怕会更偏执。况且以他的实力来说,只做几款小游戏太屈才了。
“他为什么不后悔?”他低声开口。
李峋吐完在洗手池洗脸漱口,掀起自己的衬衫擦了脸,回身出来,一头栽在床上,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精疲力尽。
李峋又点了支烟,低沉地问:“你不想弄倒他?”
他的酒气吞吐到朱韵的脸上,她后背发热,好像跟着一起醉了。
她曾看到李峋在下班后读oculus的vr报告,也看到过他研究新的搜索算法,但都只是泛泛而过,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