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李峋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听完了她的话,静了好一会,最后说:“你是她妈妈,你的话不管我愿不愿意都得听完。”他看着朱韵母亲,缓缓地说,“我说了你可以提条件,我会尽力满足,这是我唯一能答应的。”
她对母亲说:“妈,我们心平气和谈一下吧。”
李峋:“不在,董斯扬正弄装修,现在公司乌烟瘴气根本进不了人。”
“没错。”朱韵认同地点了点头,她看着母亲,认真地说:“他怎么改也改不掉骨子里的那股劲。所以不管时隔多久,我总是那么轻易爱上他。”
“朱韵,你太让我失望了。”母亲声音抖动,显然被刺激得厉害。“你为了这么个人连爸妈都骗,我还真的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你听清楚,家里不同意!放几年前我们就不同意,更别说他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牢了!”一提李峋坐牢的事,母亲又是一阵急火,“坐牢,天啊……我们家什么时候跟这种人来往过,朱韵你真的胆大包天了,什么人都敢接触!”
李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了一声。
手机响起,李峋打来电话,朱韵告诉他和解书已经签完了。
“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李峋道:“你可以提你的条件。”
“提条件也可以,我们家对女婿要求也不高,家庭美满,门当户对就行。我不求你大富大贵,但朱韵从小很乖,基本没有犯过错,要求对方出身清白也是理所当然吧。”
李峋没说话,回身拿了那本没和图书看完的书准备离开。朱韵母亲叫住他:“钥匙呢?把钥匙留下。”
“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也不想跟你吵,你自己跟她分开,我们家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不可能交给你。”
朱韵:“挺久了。”
朱韵有时会觉得这世界就像是个战场,每个人都在其中挣扎,有人战死了,有人放弃了,有人还在战斗着。
朱韵母亲跟朱韵身形相仿,保养得当,能看出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她从事教育行业多年,有股浑然天成的刻板气质,说一不二。
朱韵母亲放下手机,对他说:“李先生,我跟我女儿谈话,你也要听着?”
朱韵母亲见李峋油盐不进,神色一冷。
朱韵:“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
就在她盘算着家附近哪里有不错的饭店时,手机又响了,朱韵下意识以为是李峋来催,看也没看直接接通——
李峋回头,将兜里钥匙拿给她。朱韵母亲接过钥匙装在包里,又说:“李先生,这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给你留足面子。我希望你能适可而止,朱韵是绝对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半个小时后,朱韵赶回家。她到家时门还敞开着,朱韵小心进去,看到母亲端坐在书桌旁,手边是她带来的一堆慰问品。
“我的条件就是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朱韵从小听话,自从你出现后她就像中了邪一样,我们全家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消停几年,想不到你又出现了。李先生,http://m.hetushu•com你真成了我家的劫数了!”
母亲看过来:“还需要关门?你这屋不是谁都能进吗?”
朱韵被噎得一梗,她给母亲接了杯热水,母亲一口未动。
她说完挂断电话,看向面前的人。
朱韵劝慰他说:“这段时间公司装修,你也休息一下。你现在在哪,我等下回家,你要不直接在我家等我。”
“妈,你还记得吗,当初我最难受的那段日子里,你跟我说过,我之所以觉得他好,是因为我见的人太少。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多优秀的男人我也见过了,可再没有哪个人能像他那样吸引我,一个都没有……”
阳光透过窗户,轻轻地落在朱韵的发梢肩膀,温柔地鼓励着她。
母亲被朱韵发言的语气神态震惊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母亲:“你认识他又怎样?能掩盖他坐牢的事实?”
“堵车了,你再等我一会。”
母亲声音平静地问:“你让谁再等你一会?”
在两边的共同的火急火燎下,只用了四天,事情就基本办得差不多了。
朱韵:“……”
朱韵:“要不出去吃顿饭吧,庆祝一下。”
李峋大部分时间都是风驰电掣雷霆万钧,只有极少情况下会像个小孩,对于没达到自己目的的事耿耿于怀。
朱韵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手掌瞬间紧了起来。
朱韵处理和解速度很快,她想快点解决这件事,也好让飞扬公司可以彻底鼓足劲往下发展。而吉力为了证监会的审核和_图_书更是着急,方志靖难得大气,连合同都没签好就已经拨款,打钱到飞扬的账户上,他不敢直接露面,让法务催着朱韵快点撤诉。
“你现在在公司吗?”朱韵问道。
战斗需要强大的的实力和勇气,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她只能做一个追随者。
朱韵:“张律师,辛苦你了。”
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一听那语调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朱韵:“如果一开始不认识,那这种情况的人我肯定不会理的。”
今日天气不错,风和日丽。
“不用下次了。”母亲打断她,“不劳驾你回去了,我就在你租房门口呢。”
朱韵:“怎么没关门呢……”
官司的后续是朱韵处理的,她只向李峋汇报了最简单的结果,吉力赔偿和解金一千二百万。
母亲:“我看网上田画家回法国开画展了,你怎么都没跟我说?”
母亲厉声道:“方志靖品质再坏也有限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如果不是他先在比赛里坏了规矩他们能结下仇吗?他自己行事偏颇祸及亲人想往谁身上怪?”
“朱经理别这么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事情能圆满解决是最好的。我听说飞扬公司要拓展规模,公司要做大,法律团队一定不能少。”
李峋冷笑道:“庆祝什么,庆祝公司被人抢走了?”
张律师笑着对朱韵说:“我们服务过很多创业公司,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飞扬,如果朱经理将来要找法务代理或者咨询顾问的话,我很乐意效和-图-书劳。”
母亲拍案而起,“朱韵!”
张律师离开后,朱韵又在路口站了一会。她临走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吉力大楼,看到楼顶最上方悬挂着的“l&p”的巨牌,感慨万千。
母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改也改不掉多少!”
朱韵:“什么?”
朱韵手掌搓了搓方向盘,低声道:“妈,我有点事要跟你说,等我下次回家——”
他要一出来就找她还好了呢。
门开着,李峋站在门口,他原本是在屋里一边看书一边等朱韵。
李峋低沉阴狠地说道:“从小到大只有我抢人的份,没有人抢我的份,这账我记下了。”
李峋静静看着她,朱韵母亲又道:“等李先生什么时候抹去自己档案上的污点了,再把父母请来,到时我们两家坐一起好好谈谈这个问题,你觉得怎么样?”
朱韵:“……”
朱韵静默几秒,说道:“当年我们都有错,所有人都付出代价了,李峋确实性格很极端,但他现在已经在改了。”
母亲淡淡道:“你慢慢开车,不着急,咱们确实应该好好聊聊了。”
李峋听完,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朱韵放下电话开车往家走,赶上堵车,她满脑子想着等会带李峋上哪吃饭。李峋对于吃喝完全不在意,她从没听他特地提过喜欢吃什么。
这座大楼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l&p”的真正含义,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牌子里蕴含了多少热情和理想,以及多少情意绵绵的岁月。
签完和解协议书的当天正和图书好是周六,朱韵从吉力大楼里出来的时候天色正好,蓝天白云,绿草青青。她在门口做了几个深呼吸,委托的律师团队负责人来到她身边,跟朱韵握了握手。
朱韵预想过很多次这件事暴露后的情形,等真的到了这个节骨眼,她发现自己的状态比预料的好很多,甚至都没怎么紧张。她得感谢老天将时间安排得这么巧妙,不久前她跟李峋重归于好,这件事带给她的力量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朱韵母亲面容严厉。
朱韵一惊之下都忘了看路况,前面好不容易松了几米,后面的车狂按喇叭催促。朱韵慌忙把缝隙堵上。
自从他们那一炮打响之后,朱韵行动迅速,将住宅钥匙新配了一副给李峋。
朱韵:“我认识他,所以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妈,他坐牢是事出有因的,方志靖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
李峋似乎对这个数字不太满意,朱韵说:“对于游戏行业来说这已经算是天价了,国内很少有手游侵权案件能赔付到千万以上。”
“不是。”朱韵说,“是我去找他的。”
张律师三十六七,国字脸,面粗身细,声音浑厚。
母亲:“他一出来就来找你了?”
朱韵跟母亲讲了李峋出狱后的事情,包括他们一起在公司创业,还有未来的发展方向。母亲刚开始时怒火中烧,瞋目切齿,随着朱韵将漫长的故事讲完,她已经气得维持不住脸上的神情了,闭着眼睛,一手撑着头,不住地摇晃。
“等谁?”
李峋懒洋洋道:“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