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三章

朱韵:“他们那边邀请过去,会不会对我们有影响?”
朱韵:“你怎么也说是儿子?”

朱韵:“打过了。”
“不要查,查完就没惊喜了。”
姚乃贤说:“没错,中国的互联网赚了这么多钱,可仔细分析内部结构会发现其中前沿科技的含量非常低。我不希望十年、二十年后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还是这样,只能照搬别人的东西,靠着娱乐、服务,和卖便宜货发家。”
董斯扬带着张放赵腾登门,一方面讨论事情,一方面来聚会。一进屋,张放的眼睛又不知道往哪放了。
就这样反复几次都没成,朱韵有点不耐烦了。隔了一阵又是阵痛,朱韵抓着床架,咬紧牙,恶狠狠地吼道:“出来!”
朱韵:“什么?”
李峋将她拉到自己这边,“你这张嘴什么时候能想什么说什么?”他用舌头十分下流地勾了勾她的唇线,“我儿子如果养成你这种口是心非的毛病怎么办?”他勾起了几丝银线,被朱韵推开,“太恶心了,离远点。”
忽然有个人大声问姚乃贤:“前几个月有人爆出,飞扬负责人曾经因为伤人入狱六年!而且听说他出身极差,请问这对您投资飞扬毫无影响吗?”他话音一出,大家不等姚乃贤回答,已经开始寻找那位飞扬负责人的身影,可他们并没有找到。
朱韵奇怪他为何能这么笃定。
护士笑着说:“男孩呀!好结实呢!”她抱着孩子给朱韵看,小朋友浑身通红,肉皮嫩得好像一碰就破。
朱韵生产那天,李峋不在。
“天啊天啊天啊!豪宅啊——!”他踮着脚尖走来走去,趁着李峋跟董斯扬说话,偷偷对赵腾说:“李组长可真敢花,我们才算刚步上正轨,他一年花的钱比我一辈子赚得都多了。”
李峋:“告诉他们孩子的事了?”
李峋说的没错,跟很多人比起来,朱韵好像真的没有吃过太多的苦,衣食无忧,按部就班。她身体也很健康,怀孕期间的不良反应很少,从没食欲不振,也极少头晕呕吐。
她忽然出声给周围人都吓了一跳,朱韵再次用力,这回身下猛地一股热气袭来,她感觉乱七八糟出去一堆东西,然后一切平静了。
朱韵将电视调成无声,等李峋把电话打完。
所有人都簇拥姚乃贤,记者们抓紧一切机会收集报道材料。
李峋:“当然。”
离预产期还有差不多三个月,朱韵的肚子已经http://m.hetushu.com很大了,之前付一卓来凑热闹,想叫家里的私人医生过来检查一下孩子是男是女,被朱韵拒绝了。
这是一个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季节。
李峋静了一会,朱韵抚摸他的脸颊,他低声说:“你尽量别跟家里闹矛盾,你也不需要担心我,我皮糙肉厚他们不能拿我怎样。”
“放放?”董斯扬轻哼一声,鼻腔里喷出一股白气,“我已经放了太久了。而且……”他看着朱韵,粗狂的脸上信心斐然。“下次别跟我提‘做不来’,老子听这仨字就不爽。我可警告你,你不要觉得你有儿子就可以跟我厉害了,我还是你老板!要有上下级观念!”
他挑眉,拽拽地笑。
付一卓看起来并不想理这两个神经病。
之前一直都没有什么感觉,全堆在生产前的这段时间了。朱韵被推进待产室的时候已经疼得不行。她记得自己只在人生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不过现在比那时更疼数倍。
就在她看得起劲的时候,忽然身下一阵剧痛,好像伤口裂开了一样,裤子很快湿了。朱韵扶着肚子,后背开始冒汗,她声音发虚,鼓足气大喊:“付一卓——!”
朱韵被绑上各种监测仪器,她感觉肚子像要炸了一样。助产士做好一切准备后,对她说:“不要紧张,阵痛的时候就用力!”她话还没说完,朱韵腹部又疼起来,她第一次用力没成功,好像拉屎拉了一半憋回去了一样。
护士没听清,以为她想要什么,过来询问,朱韵说:“请帮我把手机拿来行吗?”
朱韵伸手,她刚刚生产完,手还有点抖,她戳了戳小朋友的肚皮。她一碰到他,整个人都软下来了。
董斯扬老神在在地坐在客厅喝茶,点评保姆泡的茶比朱韵泡得好多了。
他专心致志地咬她的脖子,仿佛什么都没有这个重要。
她睁眼,对着风雪冷笑一声,自语道:“我就要生个女儿,气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医生给她打针,缝合伤口,朱韵看不到自己身下具体情况,只感觉头重脚轻飘飘然。
董斯扬抬胳膊看了看,道:“没事,前两天不小心碰了一下。”
朱韵皱眉看他,喃喃道:“你怎么可能是我和李峋的孩子呢?”
不是猛龙不过江。
家中。
有了董斯扬的圣旨,朱韵在年前正式休假。
“……你想想怎么处理吉力的事,我们跟华江的人www.hetushu.com见面时间比吉力晚,方志靖如果从中作梗怎么办?”
朱韵在旁看书,没有搭腔,董斯扬又笑着说:“你干脆辞职吧,回家相夫教子。”
姚乃贤说:“华江这一轮投资了不少企业,涵盖了互联网公司的各个类型。首先肯定是电商,还有做电商离不开的搜索引擎。接下来就是社交移动互联网,以及一些生活板块类,大多是餐饮娱乐和房产交易。当然,还有金融、物流,和文化领域,都有涉及。”
记者采访到姚乃贤,询问他对这一轮投资的看法。
朱韵脱力,浑身是汗,躺倒在床上。
李峋靠在床头懒洋洋道:“怎么可能那么准,我儿子等不及了,要提前出来。”
董斯扬抬头,笑着说:“你比刚来时强多了。”
落到屋顶的,落到树上的,还有落到地面的……她觉得自己能区分出这其中细微的差别,就好像她能从李峋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神态,每一句话中,体会他全部的真意。
时间赶得太不凑巧。
朱韵忍不住道:“你注意点,小命比什么都重要,做不来就先放放。”
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明明张放和赵腾在厨房吵吵闹闹,董斯扬和李峋也在身旁不停商讨事情,可她就是觉得很静,静得好像能听到窗外每片雪花的声音。
空荡荡的客厅,临走忘记关的电视还在播放着,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了。
“发布会离预产期还有点时间,你没准可以赶回来。”
李峋:“可以。”
她沉醉在那道笑容里。
落地窗外,雪满天涯。
医生感叹:“哎呦,这力气也太大了。”
朱韵抬起头来考虑正事。
等车期间,朱韵还不忘多看两眼电视上的帅哥。
董斯扬跟李峋讨论了一会项目的问题,然后直截了当地问道:“我跟华江的人约在明天见面,行不行?”
朱韵切了一声。
说完扭头走了。
董斯扬面无表情地往后看一眼,张放马上销声匿迹。
朱韵蹙眉:“初七?怎么这么急?”
“就是儿子!”
朱韵默默看着他,说:“我想要女儿,你出来干什么,跟你爸一样专门气我的?”
可惜他烟瘾大,光嚼口香糖根本不够劲,没过一会就吐了口香糖去外面抽烟。他穿着薄薄的衣服,在天寒地冻中呼出白色的雾。抽完了烟回来,一屁股坐到朱韵身边,带出一股寒气。
事后她跟付一卓说:“你弟弟就说是男孩,我不检和图书查,等到时候看,我非要生个女儿赢他。”
李峋拍拍她的肚子,像在检查西瓜熟没熟一样,说:“你不要多想,专心养他,这些事我会处理。”
他似乎在思考什么,沉默着走了许久,忽然衣兜震动。
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华江总部举行,其总裁姚乃贤亲自主持。李峋本来想在家陪朱韵,被她赶走了。
“哎呦!这孩子真厉害!”
李峋冷冷地笑:“保不齐,方志靖对我们这么挂念,自己的事情解决完,有机会当然会帮我们打包点礼物。”
孩子比预产期早出来三天,李峋正在北京参加华江投资的新闻发布会。华江给飞扬的第一轮投资金额就达到四亿,打响了今年互联网融资最响的一炮。
记者:“科研类的互联网企业也有很多,为何您偏偏选中这一家?”
出了酒店,夜色已浓。
朱韵被送到医院,护士长在门口等着。付一卓早在几个月前就托人联系好了,三下五除二给朱韵推进了待产室。
付一卓正在后屋地毯上掐指练瑜伽呢,听到朱韵叫喊,连滚带爬起来,一看朱韵身下一滩水,赶紧打电话叫车。
董斯扬拍拍衣服,最后瞪她一眼,斩钉截铁——

真丑啊……
记者又问:“不过这一轮投资的最重头还是飞扬科技有限公司,一家新兴的互联网医疗公司。”
护士长在她身边说:“来,深呼吸,长吸短吐,呼气的时候把肚皮下压。”朱韵照做了几次,护士长带着手套内检,惊呼:“宝贝,你这条件也太好了!全开了啊!”
他拿出手机一看,周身的冷顷刻就散去了。
他的话是那么的准确,四天后,飞扬收到了华江vc的邀请,表示出想要投资的意愿,甚至还没到初七。
小家伙被医生拎着拍屁股,朱韵恍恍惚惚间听到“哇”地一声哭。
李峋:“华江的投资负责人初七可能要过这边来。”
春节联欢晚会还没开始,侯宁打来电话,李峋跟他聊了差不多十分钟,挂断后又给董斯扬打电话。
对他们而言除夕也没什么太特别的,毕竟前一天李峋还在公司加班。两人吃过晚饭,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李峋两腿叠在茶几上,嘴里嚼着口香糖。自从朱韵怀孕之后,他很少在她面前抽烟了。
李峋与她额头相抵,眼睛轻闭,低声道:“你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怕……石子绊不倒大象,也堵不住洪流。”
而与此同时,飞扬公司重m.hetushu.com新开张以来的第一轮融资也开始了。
朱韵抱着他的背,给他一个更好更舒服的姿势。
朱韵傲娇起来,“谁担心你了。”
他点了一支烟,垂首逆行在首都繁华的街头,身姿孤傲冰冷,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她远远地望着天空,轻不可闻地说:“好啊,你又赢了。”
朱韵靠在门边,看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踏进冰雪。
李峋为了取资料,要跟董斯扬回公司一趟,朱韵送他们到门口,李峋先出去了,董斯扬在门口穿鞋,朱韵说:“下雪天慢点开。”
“加薪?!”
小朋友听完她的话哭声更大了,乱蹬腿,护士险些没抱住。
朱韵抱着李峋,亲了亲他的脑袋,动作轻柔。相较起来李峋吻得就卖力多了,声息沉重,气喘吁吁。
朱韵:“……还没。”
窗外风雪交加。
姚乃贤说:“首先一定是因为实力,他们有非常强的实力,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对于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有着非常周全严密的方法。而且这家公司很有韧性,这也是我看中他们的理由。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成功。这行业里有人负责提供便捷,供人娱乐,也要有人负责改变时代。”
朱韵:“还没生出来呢,养什么啊。”
李峋静了一会,轻声道:“算了,总要有点遗憾。”
护士抱着孩子去检查了,医生正在缝合。朱韵已经不知疼痛和疲惫是什么感觉,她仰着头,看着窗外。
但朱韵告诉自己,一切都会慢慢变好。
董斯扬:“拿得下来吗?”
这个年过得很辛苦。
董斯扬浓眉一拧,顿时坐直。
李峋道:“吉力那边邀请的。”
这个年过得很辛苦。
那天朱韵正在客厅看电视,新闻发布会是直播,李峋西装革履出镜,帅得朱韵目眩神迷,整个人痴呆犯傻。
跟他一对比,就连活动现场请来助阵的明星都黯然失色。
她轻声问:“是男是女?”
赵腾眯着眼睛看他,“你也就这点出息。”
他们在十二月的时候搬进别墅,李峋请了个保姆照顾朱韵。除夕夜这天保姆放假回家了,只剩下李峋和朱韵还有她肚子里那个不知男女的小家伙一起。
董斯扬随手摆摆:“说了你也不懂。”他手一挥,朱韵敏锐看到手腕上缠着的纱布,连忙问:“手怎么了?”
“怎么了?”
朱韵闭上眼,听到远处的风声,总觉得那是老天在说话,告诉那些前半生遭受种种磨难却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人,你们受www.hetushu.com过的苦,如今孕育成龙了。
李峋将吉力的事暂且放下,问朱韵道:“你给家里打过电话了?”
朱韵在他忙碌的时候联系了家里,母亲态度依旧冷淡。朱韵暂时没有告诉她自己怀孕的事,她不知道这个小生命对于还在气头上的母亲来说,到底是惊喜多一点,还是恼怒多一点。
她听到他含糊的声音:“找机会跟你爸妈好好聊聊。我得感谢他们,把你养得白白胖胖,没吃什么真正的苦。”
被推到风口浪尖的男人在发布会刚刚结束的时候就已经走了,他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没有兴趣与记者周旋。
这半推半就的力道让李峋更来劲了,直接抱住她埋头啃脖子,朱韵推了几下发现推不掉,干脆随他了。
朱韵在旁听着,唇角不自主地上扬。她为了不被人看见,用书悄悄挡住,转过脸看外面。
她耳朵里很静。
她此生至极的纯真浪漫,与至极的痛苦不堪,全是他赋予的。
她的感情生活如此简单,又如此坚固。
小朋友哇哇大叫。
“你不用管,他碍不了事。”李峋在风花雪月中抽空呢喃,“……我们选择的路是正确的。就像你选择我,也是正确的。”他的手掌轻轻捂在她的肚子上,“正确的事是受到庇佑的。”他的手掌平稳,就像一个守护神。而奇迹般地,朱韵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伸腿蹬了一脚,好像听懂了父亲的话一样。
他一边懒洋洋地遥控着电视节目,一边将朱韵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肚子上。
朱韵淡淡道:“辞职?我还想着过年要加薪呢。”
“那我看不到我儿子出生了。”
朱韵:“那怎么办?”
“你看。”
说实话她现在不太容易集中精力,主要是他的气息太重了,他的肌肤蹭到她的脸颊,明明刚刚还冒寒气,现在却像一团火。
张放在后面喊:“什么没事!?董总大年三十加班谈业务!冰天雪地开车撞护栏了!手腕都骨折了还不下前线!简直是时代楷模!”
李峋从卧室把电脑拿过来,放到茶几上,朱韵也不逗董斯扬了,低头看书。
公司里所有人都在为融资做准备。尤其是打头的董斯扬和李峋,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这种场合你必须在,这不是闹着玩的,你谱是有多大?”
在她活过的温温吞吞的三十年里,他是唯一的例外。
然后朱韵就在各种簇拥之下被推进了产房。护士长还安抚她:“别紧张啊,也别哭,越哭越不好生,要省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