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二

朱韵:“什么意思?”
侯宁瞪她一眼,“你不惦记当然我们惦记了!”
和尚:“此人命带七杀格,从古法说,这是极凶之象,这样的人往往一生漂泊,大起大落,但也有一举成名的资质。他贵人星在命宫,说明他是自救型,自己就是自己今生最大的贵人。这样的人活得累,他很有可能有大成就,但也很有可能活不长。”
李思崎小朋友没什么大碍。董斯扬怕这事对他产生什么影响,过去安慰他,没想到小朋友眼睛发光地看着他,兴奋道:“董叔你太帅了!”
黄志飞带着人准备了三天时间,然后一股气爆发,以吉力游戏公司私自售卖用户信息导致罪犯登堂入室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朱韵也怕,但她忍着。
董斯扬也看见朱韵带着孩子回来了,他笑着说:“这次还多亏了她,关键时刻跑得够快的,简直就是猛虎扑食。”
朱韵看他一眼。
李峋嗯了一声。
黄志飞:“时候差不多了,我们拿吉力开刀,咬准这件惨案就是他们出卖用户信息导致的。然后再推出我们自己的无痕浏览器,就算是不是百分百有效,也能表明公司态度。我们做医疗行业,需要用户的信任。”
而后吉力公司被飞扬全资收购。
不过收购计划最开始的主导者,并不是李峋,也不是朱韵,而是飞扬当时的ceo黄志飞。
董斯扬:“辛苦什么?”
在黄志飞刻意渲染下,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大家惶惶不安之后,又迸发了极大的愤怒,骂犯人,骂公司,也骂监督不力的政府部门。
“你这辈子,只能在阴沟里翻腾,干不出一件有胆量的事。”
旁边坐着的黄志飞推推眼镜,说:“他们私售信息是坐实的事,不过现在渗透装机的游戏太多了,只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是一个机会。”他看着朱韵,细长的眼睛里精光毕露,“如果你对这家公司还有什么想法的话,我们可以一举将他端掉。”
朱韵站起身,冷冷看着他。
第四天,董斯扬带人找到了方志靖,就在市郊的一家废弃工厂hetushu.com
她长叹一口气,李思崎问她:“怎么啦?”
场面一时安静,过了一会董斯扬说:“好在那小家伙没什么事,不然真的得不偿失了。”
飞扬收购吉力,是在李峋三十七岁这年。
“好,弄吧,谨慎一点。”
李峋看着新闻滚动,一直没有表态,等下一集动画片开始的适合,才低声笑道:“你们可真能折腾……”
李峋照着方志靖就砍过去,董斯扬大吼一声:“等等!”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刀锋离方志靖脖子只差几厘米的适合,后面冲过来的朱韵将李峋一下子扑倒。
两千块钱的作法钱已经送出去了。
和尚问她算什么,朱韵不算自己不算儿子,单单算李峋。
董斯扬好整以暇坐在红木椅里,喝着茶说:“不是我们出事。”他示意黄志飞,黄志飞直接了当地对朱韵说:“是这样,侯宁发现吉力公司有人在私卖信息。”
朱韵点点头。
和尚咳嗽两声,“您看,我得给您说实在的不是。”
朱韵带着漫山遍野疯玩一下午的李思崎同学回来了。
李峋没说话,董斯扬看着他,故意逗他说:“朱韵好不好?”
如今真的尘埃落定了。
朱韵心里骂了句江湖骗子,扭头就走,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可惜高见鸿这次没有再配合他。
李峋目前的项目研发正是关键的时候,经不得一丝一毫的马虎。
朱韵看着方志靖在电视媒体前的姿态,倒也相信了卖信息并不是他的授意。消息最多也就卖个几万块钱,对于方志靖来说连塞牙缝都不够。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不怕给我逼急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
恩恩怨怨走到头。
方志靖最近再也没找过飞扬麻烦,现在的飞扬实力非比寻常,他躲都还来不及。
董斯扬无语地将这活宝拎到车里,回身来到方志靖身边,看了半晌,对他说了句心里话。
李峋经过这一次,头上白发又生,大家都想让他好好休息放宽心,谁都不提沉重的事,尽量开开心心。
事实上高见鸿这些年没太管吉力的事,他鬼门关转过一圈后,一切看淡了很多。和-图-书他跟吴真前年离了婚,到现在也没有再娶,在公司挂着名,到处游玩。
朱韵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吉力”的名字了。他们与吉力走上了不一样的路,在华江注资飞扬之后,方志靖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专心致志接着搞游戏。
方志靖因为绑架,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朱韵不敢让母亲知道李思崎被绑架的消息,托董斯扬和黄志飞花重金将信息封锁了。
李峋低声说:“吉力的事,辛苦你们了。”
黄志飞:“有没有关,我们说了算。”
方志靖无数次出面对媒体解释,他们已经将那位擅自贩卖信息的员工交给警察处理,并对大众道歉,表明以后公司绝对会严厉管理。
天边红云温柔艳丽,就像她每每凝视他时,那张妩媚的脸。
和尚问了李峋名字和八字,像模像样地思考了一会,说:“此人命格奇特。”
在偶尔的几次消息中,朱韵得知吉力的经营状况并不太好。虽然顺利上市,但他们被华江以“缺乏自主创新力”为由拒绝投资。
朱韵思索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最后放下茶盏。
他们没有在公司开会,董斯扬将人组织到一家茶馆,假山小石,氛围清幽。朱韵看到除了董斯扬和黄志飞以外,侯宁也在,这让她不由严肃起来。
寺庙里,几伙人正在打扑克,董斯扬和李峋坐在椅子里抽烟,正堂门开着,对着外面的山道。
李峋一语不发,他过了三十五,连日常的嘲讽脸都懒得摆了,整个人冷得像块冰。除了相熟的几个人,几乎没人敢主动找他说话。
很快,飞扬公司开始着手收购吉力,而就在流程快要结束的时候,李思崎小朋友放学途中被人绑架了。
李峋叼着烟靠在椅子里,神色跟往常一样平静漠然。他又是很久没有说话,一直看着门口拼命拉着李思崎不让他往石头上爬的朱韵。
“他们私卖什么信息?”朱韵问。
朱韵全都依他。
李峋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在家里,那天他难得休息,李思崎小朋友一蹦三丈高要看动画片,他跟朱韵就坐在沙发里陪他。
不知过了多久,http://m.hetushu.com在董斯扬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李峋忽然低声说:“如果人死的时候真有走马灯的环节,她大概会是我这辈子见的最后一人。”
他给黄志飞的面试时间非常短,并且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决定录用他,理由非常简单,这个人身上散发着跟朱韵李峋一样的气息。
董斯扬笑着说:“看着你们一家我他妈也有点想结婚了,结婚好不好?”
方志靖被逼得走投无路,最后亲自找上朱韵家。
李峋淡淡道:“难为你们还记着这点陈年旧事。”
朱韵:“什么事?”
董斯扬:“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黄志飞又说:“朱总,我们最近正准备收购一家开发保护用户
的浏览器公司。现在的人都很拿自己当回事,人们对于
保护的需求越来越高,但都不知从何入手。大家对互联网公司过度摘取用户
的事已经忍无可忍了,现在只是缺乏一个爆点。”
李峋:“好。”
李思崎六岁那年,李峋和朱韵在外地忙着跟政府谈中小城市的医疗数据联动推广,每天脚不沾地,甚至连李思崎小朋友开学这天都没有出席。还是付一卓带着苦兮兮的李思崎去了学校。
可民众不这样认为。
朱韵明白了他的意思。
方志靖浑身颤抖,捏着拳,点头说:“好,好啊……咱们俩这么多年了,也是该有个了结了!”
说起这个黄志飞,当年华江注资之前,董斯扬还在给飞扬搞装修的时候,曾塞给朱韵一个装着简历的u盘,里面就有黄志飞。他是飞扬重新步入正轨后第一批被招聘进来的人,给他面试的是张放。
李峋还是没有说话,山道的尽头缓缓走来两道人影。
她问:“这跟吉力卖信息有关?”
朱韵:“卖家是谁?”
朱韵端着茶,凝神思考。
墙倒众人推,一时间,吉力以前的那些侵权官司,甚至十几年前方志靖跟李峋的恩怨纠缠全都被挖了出来。
李峋没有说话。
董斯扬看向他,李峋平静地看着远处。
“出什么事了?”她开门见山问。
黄志飞不像董斯扬总嬉皮笑脸,他http://m.hetushu.com不常笑,气场总是很深。“我跟负责这个案子的人认识,我托他去看了受害者的手机,里面有吉力公司的游戏。现在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了,他交代说他的信息是从网上买的。”
那段时间李峋几乎要疯了。
这对目前的国内厂商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所有公司都想尽可能多地获得用户信息,为了保证装机率,无所不用至极。
在与政府相关部门初步达成协议之后,朱韵跟李峋踏上回程之路,朱韵本来想着回来先去商场给李思崎小朋友买点礼物做赔礼,却被董斯扬和黄志飞叫去开会。
“有办法让他更好吗?”
董斯扬特地告诉朱韵,这个会先不要通知李峋。
这回瞒也瞒不住了。
黄志飞刚进来时也是程序员,后来慢慢往商务和行政方面转。黄志飞做事谨慎而富有远见,只是性格有些内敛,与董斯扬刚好做互补。在两人的配合下,朱韵和李峋可以完全放心地投入研发。而飞扬发展稳定,公司重新起步五年后,顺利上市。
董斯扬:“这次真有点悬,你那刀要真砍下去可就麻烦了。”
那时方志靖似乎有点神志不清了,他手里没有武器,董斯扬带着这伙老流氓轻而易举将他制服。
侯宁一直在公司信息安全部门负责,因为医疗数据不同于其他,飞扬需要对用户信息做好严密的保护工作,朱韵以为是这方面出了问题。
董斯扬找的山没太被旅游开发,环境幽静。山上没有酒店,只有寺庙,董斯扬包了整座庙,管理层上下十几个人一起住在里面。
他形神不堪,在门口给李峋跪下。
吉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朱韵甚是奇怪。
侯宁:“我自然有我的方法。”
白天看和尚伺候茶园,晚上听满山的涛声。
因为这场风波,董斯扬决定给管理层放假一周,带他们去山上拜庙。
好,很好,非常好。
“我认输,我认输了行不行,你放我一马行不行!”
李峋赶去之后,第一件事是抽出董斯扬下属的刀,他动作太快,所有人都没注意,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离得太远了。
方志靖知道这是飞扬的手段,他没办法,只能再让和图书高见鸿去求李峋。
他这话说的让脸部神经已经多年懒惰的李峋破功了,他讥讽地看着他。
黄志飞将一张报纸放到茶桌上,朱韵拿起,是篇入室抢劫□□的新闻,就发生在本市,新闻内容太过惨烈,朱韵看得眉头频皱。
她抱着他,几天的功夫,他消瘦得一身骨头。她手也在抖,但嘴里一直说:“没事了,没事了李峋。”
民怨四起,政府慌忙着手打压这个出头鸟。
“他们之前没让我告诉你,怕影响你现在的工作。”朱韵说。
方志靖出现在动画片之后的新闻里。
朱韵:“……”
吉力之前最赚钱的项目,那款《完美女友》也因为政府限令的原因很快被禁了。吉力面临过两次大型改革,最后勉强卖了大部分股票换来新的投资方。
说是要收购浏览器公司,要打广告,可熟悉过往的人都知道,这整件事里透露出的满满都是复仇味道。
声音浅浅,淡如轻烟,宛然自语呢喃。
朱韵摇摇头,摸着李思崎圆圆的脑袋,轻声说:“没事,妈妈安心了。”
侯宁:“他们所有的游戏对于手机来说都是深度植入。”
方志靖见他这样高高在上看着自己,神色又毒辣起来。
朱韵挑眉,“你还惦记这公司呢?”
方志靖走了。
李思崎也跟着来了,朱韵每天带他漫山遍野地玩。她偶遇后山算命和尚,闲得无事就算了一次。
朱韵路过寺庙门口,询问小沙弥后山算命和尚的事,小沙弥瞪眼道:“他又来了啊!那是个骗子呀!”
李思崎失踪三天,李峋无法入眠。最后朱韵让医生强行给他打了针,这才勉强睡了一觉。
朱韵看着在笔记本上咕咕叨叨的侯宁,说:“你怎么知道他们私卖信息?”
这位李思崎小朋友心特大,恢复得比他爸好多了,看出父母不想让外婆知道他被抓走,就拿这个威胁朱韵,要休假,要自由,不要上学。
董斯扬看了一会转回头,“没啥。”
他一边看着,朱韵在旁给他讲了黄志飞他们的计划。
朱韵知道他应该联想到了他的姐姐。
黄志飞:“现在追不到卖家。”他说完,身体靠前,又道,“所以人人都可以是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