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迷雾卷

第三章

从入座到吃完前菜,她嘴上应着他,心中想的却是晏玉。
过后,两人继续聊着北秀美食。
“碧鸦犀的老板不是姓葛吗?”
孙燃看向她,“我一等良民。”
大多数骄戾的人,都以这样的话做开头。
荆觅玉最终还是联系了祁玉峰。
抛开思绪,转了个身,她拿起手机玩。
“幸亏你治得住他,不然要赔我一年的薪水过去。”
“我都是合法的比赛。而且我上场只出五分力,对方不知道多喜欢我这种选手。”
柳暗花明又一村。
比起祁玉峰,孙燃可爱多了。她当然更愿意通过他来接近晏玉。她给那张照片点了个赞。
这小气鬼。
荆觅玉心中一动。“听过。”
直到服务员呈上主菜,祁玉峰都不再说话。
她挑衅,“男朋友才能管我。”
实在是巧,荆觅玉和孙燃也是。
她唇角往下撇。“跟你合照的男人很帅啊。”
荆觅玉点了大杯的冰咖啡。
他不情不愿的。
发来的是语音。
十三分钟前,他发了一张照片。
吕老板的交流赛大多是给选手刷胜绩的,而孙燃则是吕老板养着的认输员。多少人为打败了曾经的格斗冠军而沾沾自喜。但现在的孙燃对成绩看得很轻很淡。
碧鸦犀,宝石的一种。正中觅玉二字的意义。
“那辆跑车是限量版吧?”她低低软软,“车主一看就财大气粗,我人生地不熟,就怕得罪了不该得罪和-图-书的人。”
她余光扫了眼桌上的盘子——怕不是要讲解那锅牛肚菌了吧。
“关心一下你。”她放松了表情,“你被跟踪的事有后续吗?”
碰杯脆响,像是曾经推杯换盏时。而今,尘事皆如影。
“你去的那些奢侈店,我可去不起。”她做了个俏皮的鬼脸。
“是。晏玉这人……”祁玉峰又顿住了。
去碧鸦犀旗舰店走了一圈,荆觅玉一无所获。

“是我的粉丝。”
她想把自己的唇线撇成直角,但是不成功。于是她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冷汗黑线的Q版图,将屏幕摆在自己脸颊旁,亮给他欣赏。
和初恋分手后,晏玉铺开了斑斓的情路。他和最后一任女朋友是两个月前分的。
收回前言。孙燃这人不比祁玉峰可爱多少,神神叨叨的忒幼稚。“和你一起的是谁啊?”
好在这回祁玉峰把话接了下去,“他是被宠坏了。”
气氛晦闷了一阵。
“别对我放煞,我正在转运。请不要给我点赞、评论。谢谢你了。”
“是朋友。”她挑高红唇,卧蚕乍现,眼中酝起一汪秋水。“不是朋友的话我就不请你吃饭了。”
“我怕打扰了你。”她礼貌而笑,“停车场的那件事,要和你道谢。”
“葛女士,晏玉的母亲。”
孙燃立即微信过来:“见鬼了,你点什么赞?”
出来的都不是他的信息。
祁玉峰和*图*书安抚道,“不是你的错。”
“客气什么,朋友之间应该的。”
“你惹到什么人了?”她问得认真。
“赛场认识的。他欣赏我,说服吕老板批准我赢一场。我对输赢不是很在乎。可是能在擂台上全力以赴,蛮痛快的。好久没打得那么爽了。”孙燃眉目舒展,羽绒服遮罩了遒健的身材。
孙燃说:“冻死你。”平淡到没有情绪的语调,分不清是关心或讥嘲。他抬眼看向服务员,“拿铁,热的。”
孙燃说:“这要伤胃的。”
这就是一张娃娃脸的好处。
孙燃当作没看到,“说吧,约我什么事?”
但今天有其他帅哥入镜——那是她的新目标。
过了三天,荆觅玉约孙燃在OneFool见面。
服务员端着热咖啡过来,“请慢用。”说完就回去数星星了。
他静了数秒,回道:“说得也是。”
孙燃和荆觅玉习惯了这间店的冷清,去了常坐的窗边。
他时不时就自拍几下,这都正常。他帅得来又娃娃脸,尤其招惹怪阿姨的喜欢。
和祁玉峰吃饭,荆觅玉都是选幽静雅致的包厢。
服务员把冰咖啡呈上来。
祁玉峰说:“晏玉是碧鸦犀老板的儿子。”
服务员爽快应声。
“我差点忘了,你每到新城市,第一件事就是寻觅美食。”他双肘撑在桌沿,“我是第二次来这儿,反倒让你见笑了。”
“那件事我给你解和图书决了。”祁玉峰倾前身子,脸上光影飘摇,“觅玉,你是不信我了吗?”
门可罗雀。一个服务员坐在吧台,数着壁画里星星有几颗。
她追问,“比赛得罪过人吗?”
碧鸦犀这个名字听着怪,却是北秀市首屈一指的珠宝品牌。创始人的第一桶金是碧鸦犀,于是以此命名。
荆觅玉略略苦笑,“你这样说,我更怕得罪了他。”好个刁争柯,打听的尽是花边风月,竟然连这样的身世都没有注明。
竖起耳朵的荆觅玉差点将嘴里的酒喷过去,她勉强咽下。“嗯,很鲜美。”
想到孙燃,她有些头疼。
“叫晏巳,住在津洺岛。”见她面露异色,孙燃补充道:“北秀南端的小岛。”
“量力而行。”荆觅玉对孙燃有一种跨越了性别的惺惺相惜。不像祁玉峰,把朋友二字挂在嘴边,其实心里边虚着呢。
他这才答应。
她和孙燃分手之后并没有决裂,朋友圈依然向对方开放。
“那……”她顿了顿,“赏脸吃个晚饭吗?”
“怕你爱上我。”说得挺像那么一回事。
他无奈浅笑了下,“觅玉,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
“你新认识的朋友,什么来历?”和祁玉峰的交谈,她小心翼翼。但面对孙燃,她能把话问得直白。
“拍得挺帅。”她真心的。
接下来,祁玉峰开始介绍这间店。
她破颜一笑,“信。祁先生面子大。敬你一杯。”
荆觅http://www.hetushu.com玉看了他好几回,酌酒后,她打破沉默,“那天的撞车,真的没事了吗?”
祁玉峰悦耳的声音自手机里传来,“觅玉,接到你的电话,是我今天最大的惊喜。”
那位葛女士的相关网页,只说她是盛极一时的珠宝鉴赏家,配了张模糊的照片。
她说:“你不出来我就一直缠着你。”
荆觅玉再翻那照片,却已被孙燃删除。
灯光暗淡,他脸上、身上罩着一层黑影,又是棕黄的西装外套,让她联想起树林中夜行的黄鼠狼。“比较忙。”她说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以及一个很敷衍的推脱词。
于是他不管了。
“我们上次一起吃饭是很久前了。”祁玉峰拨了一粒蜜糖芋头到她的碗中,“你到北秀怎么不来找我?”
祁玉峰在手机上打字回复晏玉,和她说道:“碧鸦犀听过吗?做珠宝生意的。”
这天,她赤脚埋在沙发角落,把晏玉的资料倒背如流。
“嗯?”荆觅玉被冰咖啡呛到了,然后爆出大笑。
这话更让她笑得几乎背过气去,“那你介绍下他是哪路人马?姓谁名谁,家住何处?”
荆觅玉知道津洺岛。但晏巳是谁?
荆觅玉凝视着他。
“女士邀约,荣幸之至。”这是他一贯的风度。
孙燃答:“好像是珠宝商吧。”

荆觅玉问:“你和这个晏巳怎么认识的?”
他的电话号码她早删了,但是那十一位数字易记难忘m.hetushu.com。3838这样的号码,删不删都毫无影响。
荆觅玉上网查了碧鸦犀品牌,再搜索关键词:晏玉。
下一秒,被一张照片惊得坐起。
她莞尔听完,“我和同事常来这间店。”
“没事了,你放心吧。”他重展笑容。
她宽下心来,然而下一句话又让她吊起了胆。
“我给他美图加滤镜了。”意思就是真人不如照片。
祁玉峰先是自己听了一遍,忍俊不禁地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车主。”
“没有。我上了你的车,紧迫感就消失了。”孙燃不知道跟踪者的样貌,他是凭着多年习武的直觉来判断的。
他舒适靠在沙发的样子,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新认识的朋友。改天和你说,我在忙。”
直到祁玉峰收到了晏玉的微信。
她的笑容特别好看,上唇拉成平直线,下唇兜起一道弯。孙燃印象中,她很久没有这么开怀过了。平时端着架子,假得很。他平淡说:“你不懂男人的友情。”
荆觅玉眉睫掀了起来,“就是你刚才说的……晏玉?”
“晏玉这人……”祁玉峰停顿片刻,夹了菜到她的碗中,说道:“三点蟹的蟹肉不多,主要吃蟹黄。”
他和女朋友们的开始,快仅几天,慢则数月。追求半年的那个,是他十八岁前的事了。他的初恋是一枚小家碧玉,长得很讨荆觅玉喜欢。
她笑了笑。
荆觅玉挑起笑,问孙燃:“你上次的照片那么帅,为什么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