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迷雾卷

第八章

晏玉:“公司在哪?要我去接你么?”
这是仅有的线索。
碧鸦犀旗舰店果然璀璨。珠宝,灯光,每一个角落都在发光。
晏风华记得,却又不能当作记得。“哦……是有点印象。”见儿子坏笑地看着自己,他说:“想起来了。那天看这美女气质不错,给你制造一个接近的机会。呃,我想想啊……”他低头,右手食指在太阳穴边点了两下,再抬起头来,“我当时说得是:轻碰一下,给美人惊慌的同时,展示我们男人的风度。你倒好,把人家吓了个半死,让祁玉峰给英雄救美去了。”
店员说:“晏先生,花开及春是限量出售的新品,暂时没货。上午发了补货申请,最快也要后天才到。”
她轻挪步子的姿势,像一只小鸭子,一摆一摆地躲到了角落里。
等待验证的过程,犹如海上行舟。微信声响,大浪浮起。当看到并非晏玉,一颗心随之下落。
觅玉,觅玉。多有意思的女人,连他的父亲都盯上了她。
等候已久的晏玉却发现了她。
可是,晏玉向店员说,“到货通知她。”似乎是下回不愿作陪了。
“男的吗?”
上个月十八号,真是个好日子。
他浅笑,眼睛形状像极了绽放的桃花瓣。“想吃住家菜。”
这样浮沉到午休时间,荆觅玉和同事下楼去吃煲仔饭。
晏玉勾起左边唇角表达不屑。
她今天的妆容很淡,到了灯光璀璨的珠宝店,皮肤的瑕疵会被照得无所遁形。她重新http://m•hetushu•com画了一个烈焰红妆。
“也许是某位不知名的祖上。”他的星眸藏在飘摇白烟中。

晏玉没有再吸烟,夹着烟的右手随意地搭在沙发扶手上,“祁玉峰解决了,不是给你赔了辆新车嘛。”
他父亲见到他,压低了声音。“嗯,我知道了。”
荆觅玉笑道:“约了朋友。”
店员笑着应好。
同事问:“有心事吗?”
“爸,你装得比我强。”晏玉剑眉压眼,不紧不慢道:“你不记得了?上回你把跑车钥匙给我,教我去碰瓷她来着。”
“那你是怎么找到的?”她有意倾身。
张扬的骚红车身引来不少注目。这下,别说那位女同事,就连刚刚的男同事都注意到了。
走出电梯,只见一个热衷八卦的女同事站在办公大楼门前。
荆觅玉抚了下脸,“我的妆是经常变。”
“幸好你刹住了。要是闹出事,我和你妈都保不住你。”晏风华顿了下,问道:“碰瓷那事有麻烦吗?”
荆觅玉赞道,“很清新的一家馆子。网评为什么没有爆啊?”
晏风华及时换了话题,“你妈刚刚跟我唠叨你的风流债。”
晏风华坐下。他的眉毛和上眼皮是两道弯。眉尾大弧,眼尾小勾。人到中年,自成一股气度魄力。他的眼神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开口道:“婧之说发布会的台词是你定的。”
晏玉:“当然,晚上有空不?”
晏玉微微正了身子,和图书“爸,你最近来北秀的次数有点多啊。”
荆觅玉赶紧避开。
她当然接受他的主动。
“知道了。”
晏风华的浓眉聚拢起来,“怎么!碧鸦犀发布会我不能来?”
她轻抿一口,双手接过杯子。杯子小,她的手指不免碰上了他的。
以往的男朋友们,她拿到资料之后,制定几场邂逅,再造作几下,对方就上钩了。直男大都喜欢绿茶女,而她很擅长伪装。
晏风华笑起来,眼角的三道细纹,像是飞舞的小翅膀。他拍拍儿子的肩膀,“多帮帮你姐。老大不小了,不要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一个煲仔饭的烹饪时间大约二十分钟,平时和同事聊几句就过了,但荆觅玉被更深层的焦躁所牵制,显得不耐。
“别装傻,我看到你和她脸贴脸了。”

走出店门,荆觅玉跟上晏玉的步子,“我这趟沾了你的脸面,不如晚餐我请你?”自从他称赞过她的笑容,她就不吝于在他面前运用这项武器。
晏玉笑了笑。
荆觅玉发送好友请求时,加了一个可爱的Emoji表情。
店员不知道晏玉是老板的儿子,却认得他是贵宾客户。想来他历任女朋友的首饰都是在这儿打理的。
她借打折的事情问他。“晏先生,我想买花开及春的项链。上次你说要给我优惠价,真的吗?”
她立即约他在碧鸦犀旗舰店见面。
纵横情场的浪子竟然看不出她的暗示吗?她喝着龙井,脑海中http://www.hetushu.com回忆追男技巧。
“老板懒。”晏玉把玩着一个土灰茶杯。
荆觅玉的一叶孤舟靠上了岸,如释重负。
结果去的是远郊的一个山庄。庄内搭着简陋的木棚子,摆设并不讲究。唯一让她惊喜的是青山绿水的新鲜空气。美景也该是一个特色,但晚上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孙燃没有迟疑,把晏玉的微信名片给过来。
他抽回了手。
晏风华状似不经意问起,“对了,今晚跟你亲密的那个美女是谁?”
她迅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晏风华推门的第一眼,就见到儿子半敞胸膛的样子,他沉下声,“坐没坐相。”
“噢……”晏风华又是仿佛才想起这事,“你姐的眼光不错,祁玉峰做事周详细致。”
她摇头。断货更好,还能拉长和他见面的时间。
荆觅玉在后来几天的碧鸦犀报道中,看到媒体将发布会介绍中的“荆山之玉”换成了“随珠和璧”。
晏玉微信报了车牌号,“我到了。”
他这做儿子的,当然也更感兴趣了。
晏玉熄掉烟,关上门。解开纽扣,脱了衬衫,抽出皮带,拉下拉链,扯掉裤子。一系列动作过后,进了浴室。
不过,好像没见过有十个前男友的小白花?
搭乘电梯时,惊艳了一位男同事,他目不转睛看着她,“有约会吗?”
车子绝尘而去。
下了班,荆觅玉赶紧到卫生间卸妆。
“我每见晏先生一次,都会刷新原来的印象。”见他因这话望了过来,她立和-图-书即绽开笑颜,“有时候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晏玉突然斟茶,把土灰茶杯喂到她的嘴边,“龙井茶。”
晏玉闲邀邀地说,“她肯定说我这是学了我爸。”
他躺在浴缸,拿手机翻看孙燃的朋友圈,里面没有关于荆觅玉的内容。
晏玉回头看了荆觅玉一眼,“急么?”
荆觅玉不得不从墙角走出来。她低头,心中默念:你看不见我,谁都看不见我。
晏玉这个名字,是她偶然见到的。鬼使神差下,她把他列为新对象。哪料到,在北秀首次听到荆山之玉四个字,竟然就在这乱选的目标上。
“爸。”晏玉笑问:“你不会是在外头藏了私生子女吧?”
“算是。”其实仅有“荆山之玉”四个字是。
“亲密?”晏玉衔着烟的唇一歪,“我今晚最亲密的是大姐。”
掩上房门,他脱了西装外套,扯下领带,再解开衬衫扣子。他在桌上拿起烟盒,点了一根烟。
那她只能跟着白一白了。
晏玉不动声色,看着她拈着绳索向他靠近,快了怕他发现,慢了又担心套不住他。“我看你同样千变万化。”
才呼出烟圈,敲门声就响了。他跌坐在沙发椅,“请进。”
“你这吊儿郎当的性格跟谁学的?”
晏玉的微信昵称有些怪,叫:门前一株破桃树。
“你爸我现在心定了。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晏风华起身,走到门前补了一句,“我明天回芜阴市了,你要在北秀待着无聊就回来。”
晏玉把方向盘往左一旋。
和-图-书荆觅玉借灯打量晏玉。
她联想起汪珹莹。也是,回头的浪子都喜欢小白花。
但第六号之后的几任,交往时间越来越短。一定是巩玉冠的烟火炸垮了她的演技。
然后,这通电话就这么挂了。
她问孙燃要晏玉的联系方式。
晏玉两指夹下烟,抖了抖烟灰。成块白灰在星火处断掉、碎倒。“你那辆新跑车我不熟,一踩油门就呼出去了。”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强光下,他也仅是暴露了下巴淡淡的须印。
“是呀。”她假装低头看手机,躲开他直白的目光。
“那倒不是。”晏玉叼着烟,指指旁边的座位,“请坐。”
那天,他步入餐厅贵宾间时,他父亲正在讲电话,问了一句,“姓荆?觅玉?”
晏玉在一楼大厅没有见到晏风华,他径自上了三楼房间。
“胡说八道。”晏风华浅酌小酒,“刚刚在停车场,遇到一个小美女,和你很般配。”
荆觅玉怔了下,“不是。”她这时才意识到,她心里已然把晏玉和荆山之玉串联起来了。
下午四点多,晏玉戏耍够了,终于通过了这个好友。
“和老板有点儿交情。”
巧合的是,这线索和第十一个男友重合了。如果碧鸦犀真和荆山之玉有关,那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看菜单上的介绍,山庄不远处就是那一座号称含氧量比市区高百倍的寺水山。
他猜出了她的意图,故意将车稳稳停在了办公大楼前。
住家菜?去哪吃?心中有疑问,她却点了头,“行啊,地方你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