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迷雾卷

第十章

她快速地用手梳了几下,闭上了眼,眉心满是倦意。在晏玉和老板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中,她昏昏欲睡。
晏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醒了?”
“要是有扑克牌,我们就能斗地主了。”她从包里找出一瓶补水喷雾,朝脸上喷了几下。
荆觅玉挣扎地醒来。
晏玉坐上副驾驶位,瞥向后座的荆觅玉,“你是去公司还是回家?”
树下的她扬声问,“什么?”
他又关了灯。
荆觅玉那宽大的毛衣领子睡歪了,露出了酒红色的文胸肩带,和大片的雪白,连中间那道沟线都若隐若现。她不知道晏玉瞧见了多少,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拉起衣领,穿上外套,下了车。“你的车就放这儿吗?”
她下车后,余星河才问:“小美人的前男友是谁啊?”
荆觅玉困得脑子糊涂了,分辨不出他这话的深意。
晏玉:“你是看名字配种么?”
荆觅玉抿抿唇。“你烟瘾很大?”
晏玉又打开阅读灯,下了车,“我出去走走。”
晏玉递了一根烟给老板,“轮胎扎了。”
她跟着他走。山路碎石多,她穿着细细的高跟鞋,走得辛苦。
她躺下,坐起,再躺下,再坐起。身体疲惫,心理却睡不着。只得再用手机里的工具书打发时间。
夜幕打着哈欠,太阳都没起床。
“醒了。”
这时,车子下了高速,停在了红灯口。
晏玉翻了下朋友圈。果http://m•hetushu.com然见到了汪珹莹的少女怨词。
老板接过,左手捏着烟头,右手捋了捋长烟。“我送你出去。”他没有看轮胎,而是望了眼晏玉那半开的后车窗,隐约见到一个长发的身影。
荆觅玉晕沉沉的,一夜没睡好,手脚伸展不自在。她起来看见老板的面包车,怔了下,“五点了?”
余星河继续道:“我问她,和晏巳好过了?她眼睛拧开水龙头,喷出来两根水柱。”
“不是。”只是困到懒得伪装了,恨不得下一秒就躺在床上去。
荆觅玉跟着也笑。汪珹莹要是哭起来肯定楚楚可怜,却被余星河贬得没了美感。
他叼着烟笑了。三分风流,七分放荡,多情也无情。
晏玉说:“荆觅玉,荆轲的荆,劚山觅玉。我一朋友的前女友。”
荆觅玉笑起来,“生平第一次见到萤火虫,画面感和电影里不一样。”但也称得上难得的美景了。
“哪天你不反感一夜情了,跟我试试?”
车子转过弯,稳稳停在小区门口。
他衔上了烟,“你心事重。”
又丑又傻。他低声说:“下车了。”
晏玉听出端倪,“她找你闹了?”
晏玉敲了下车门,“起床了。”
她呛声,“你也不轻。”


晏玉拉开面包车门,“嗯,烧了一晚上,油不够了。我们先出去,让拖车公司过来处理。”
http://m.hetushu.com难道你很孤僻?”
她转了转脖子,感到自己枕靠的地方有些怪,伸手一摸。
荆觅玉回以一笑,“谢谢你了。”
她望着扁了的烟盒,那是她不曾见过的牌子。“幸好你朋友多。”
她不认为现在是公交车的运营时间,尤其是这样的荒郊野岭。她勉强掀起眼皮,“我们怎么办?”
她怔怔地咬着他沾过的位置,说不上什么味道。好半晌才说:“不抽。”
闻言,晏玉和荆觅玉的目光在后视镜里碰上了。
他往右边指指。
“她像被甩了似的。”余星河的眉尖压着不悦,“这女人就是作。你追她的时候,高傲得跟天鹅一样。哪天你不供着她了,就成了怨妇。”
他的话说得露骨,她听着却像是在开玩笑。她以同样的口吻回答他,“好啊。”
荆觅玉这时才发现,老板把他们送来了公车站。
那位名叫余星河的朋友到了,五官轮廓深刻,眼窝凹弧优美。
他这烟似乎是困在隧道之后才开封的。“都抽了一包了。”
惊醒的她有些汗。她抹了抹脸,估计妆都花了。花脸不如素颜了。她拿起手机,借着微弱的光寻找卸妆棉。
余星河微笑回头,“小美人,你到了。”
她的头磕到了站牌杆子,“不喜欢社交。”
她挥手扇着烟雾,“祝你早日戒烟。”
“在你眼里呢?是怎样的?”
晏玉倏地靠近她的脸,重重的烟味http://m•hetushu•com冲进她的鼻腔。“祝你早日开窍。”
余星河瞎掰一句,“哪天来个叫追星的女人,我铁定上。”
余星河抛来一个暧昧的眼神。
晏玉在手机上打了“荆觅玉”三个字给余星河看。
余星河:“你没点儿浪漫。”
晏玉回首望向她。在孙燃的屋子,他见过她的素颜,干巴巴的。此时月光柔和了她皮肤的瑕疵,清丽了不少。他想起一首唐诗。“恐畏无人识,独自暗中明。”
她这才发现,自己正靠在他的胸膛。她稍稍抬起身子,“几点了?”
“语文没学过吗?”
晏玉先移开眼,笑了,“只是巧合。”
晏玉玩着手机,“昨晚没信号。”
他的手表亮起了夜灯,凌晨三点十三分。
晏玉看着荆觅玉的背影,“我的一个新朋友。”
晏玉捏捏烟盒,抽出最后一根香烟。“我通知了朋友来接。”
她睁眼望晏玉,茫茫然的。
她眼睛一亮,“在哪?”
“啊,哦!”她真没听清他的那句诗,却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诗词呀。我听过的萤火虫故事都是关于爱情的。”
余星河瞄到她的笑,问着:“这位小美人是谁啊?”
“对。”余星河说:“你看看她昨晚的朋友圈,全是无病呻吟。她都拒绝你了,哪来的资格闹。作,作,作死!”
看了没几分钟,晏玉回来了。他敲敲车窗。
车里漆黑,车外安静。
老板在后车座放了两篮青http://www.hetushu.com菜,她坐在了中排座位。
他及时伸了手,拉住她。
“每个人的眼睛看到的都不一样。”晏玉站在田野小路,和她隔了一段距离。
余星河把车驶上高速路,才开口说:“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汪珹莹找了你一晚上。”
老板立即刹车,停下来。他打开右车窗,探头出去问,“在这待了一宿?”
正要睡着,又被吵醒了。
晏玉点头,“整整衣服出来,我们坐老板的车走。”
“下半身欲望得不到纾解的时候,香烟是个替代品。”
老板因晏玉的前半句话,别开了眼睛。
他拉开车门,弯腰问她,“见过萤火虫吗?”
于是,他又把烟换到了自己嘴上,点了火。他神情自然,仿佛不介意这一轮的唾沫交换。
晏玉眼里映着萤火之光,“那要等到沧海桑田的一天了。”
自从老板出现之后,她就一直将梦将醒。这会下了车,她直接靠在公交站牌,差点没倒下。
荆觅玉盘腿坐着。偶尔回头望隧道口,不见晏玉的身影。
荆觅玉立即解开锁。
在包里翻着时,车里灯亮了,伴随着晏玉的声音响起,“你干什么?”
晏玉笑了。
而这次,晏玉没有回答。
山庄老板开着小面包车,经过了隧道。
空气中飘起一阵清爽味道。
“听听故事自欺欺人也好。”荆觅玉往田野走,高跟鞋踩在泥地,差点丢了跟。
出了隧道,青白月光下,一群萤火精灵给密林挽上http://m.hetushu.com了盏盏点灯。
“回家。”她报了楼盘名。
荆觅玉知道他想歪了,不过晏玉并没有解释。
站在车外的晏玉朝他招了招手。
他瞥她一眼,径自往隧道口走。模糊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难得的夜晚,是该好好聊天的。也许能打听出什么线索。
她攀住他的手臂,“或许有一个故事,能让你甘愿被骗一辈子。”
旁边的晏玉提醒,“头发乱了。”披头散发,脸色苍白,丑丑的。
车子停下之后,他没吭声。
他笑了,“起床气犯了?”
车子跑出了十公里之后,余星河的反射弧突然兜了个弯,“劚山觅玉是什么?”
余星河喃喃道:“觅玉觅玉……寻觅晏玉?”
她斥声,“胡说八道。”
没了他在身边,她总觉得有蛇虫鼠蚁会爬进来,赶紧把车门锁上。
余星河琢磨着,又问:“你是真的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还是为了小美人去交的朋友?”
她掏出卸妆棉,胡乱地在脸上擦拭。怕不干净,她擦了三遍。他那边没有声音,她问:“你又睡了吗?”
“不可信的东西,当然要编故事。”爱情之所以传说千年,正是因为这是人类极力追求永恒,却又不得不在时光长河里遗失的稀罕之物。
“卸妆。”她背向他。
“去哪儿?”她回头。车里光影交错,她失了艳妆的脸,素白得像女鬼。
晏玉突然把烟拿下,塞进她的口中。“抽烟吗?”
“偶尔抽。”他一呼一吸的动作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