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迷雾卷

第十四章

荆觅玉立即打了电话过去。
眼前这位神态和气质转换得如此自然。怕不止是普通学生,而是学生会骨干了。
“我自己选了,刁争柯都把那位的情史列成表了。”
晏玉这个人,老周去年就查过了。
可是晏玉呀,她心里没底。听老周的话,晏玉的生活轨迹和她出奇地一致,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牵动他俩。
“没什么。和他处得顺利吗?”老周重新戴上老花镜。
老周摘下老花镜,拿软布擦着镜片,“孽缘。”他之前费尽心思避开晏玉,谁知道还是给她撞上了。
“复祝。”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香气。
他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哀悼假期结束。
她早忘了如何充当一个合格的女友。这一年间,男朋友换了许多个,可都没有甜蜜过。好几任如果不是重逢,她都记不起样子了。
堵车之后,司机不停用芜阴市方言咒骂。
荆觅玉对他心存芥蒂,站起来,“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被甜蜜小情侣刺激到了,而且看了场爱情片。”她的话半真半假。
“以为早上车少些,谁知道还是堵。”荆觅玉在他面前坐下。
荆觅玉在楼下的咖啡馆坐了一会儿。
她赶紧给他,心怀期待地给对座的那副碗筷正了正位。
荆觅玉一边吃凉菜一边等晏玉。
好半晌,荆觅玉收拾了情绪,再问:“玉煞咒这个词是巩玉冠编的吧?”
他抬眸对上,朝服务员眨了眨眼。
再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她离开了咖啡馆,站在十字路口仰望高http://www.hetushu.com楼上的时钟。
老周闭上了眼睛,背诵课文一样。“母亲葛山桃,父亲晏风华。葛山桃离婚后到北秀创立了碧鸦犀。晏风华娶了一个叫李双英的女人,那女人有个儿子,从前的名字查不到,现在改名叫晏晁。他们从复祝迁到了芜阴。晏玉一直跟着晏风华,去年才来的北秀,和你的时间一样。”老周睁开眼睛,清澈的镜片后双目炯炯有神,声音却更沧桑了,“这个时间有点儿巧。你前脚来了北秀,他后脚也到了。”
她极其善解人意,“我的请饭没打扰你吧?”
巴智勇说过他的线索也是复祝到芜阴,再北秀。
荆觅玉主动要充当烧烤工。
“北秀是一座孤独的城市。”
“对啊。”老周循循善诱,“还是我给你挑的对象靠谱,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长相好,身材佳,会疼人,有爱心。”
于是老周直接否决。
“嗯,你自己小心。”孙燃指指前方的路牌,“到路口就行,别再上我家来了。搬家很花时间。”
这么多的巧合,就不是真正的巧合。
老周年过半百了,但长得并不老。额头饱满,人中深刻。要说显年纪的,就是右眉上方的三道浅纹。他调侃说那是因为经常挑眉。
晏玉却先拿过夹子,“我来,我怕你脸上的粉底掉到盘子上。”
凉菜的最后一片叶子被她啃完时,他到了。
老周戴着细边老花镜,望了一眼墙上的大钟,他从眼镜斜上方瞟她,“这么早?”http://m.hetushu.com
两分钟后,他回:“?”
“谁在那里?”老周倏地坐直身子,转椅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嘎吱的声响。
“好久不见啊。”老周的声音是真的老,发音部位偏于下巴,似是心肺不足的样子。
电影散场了,又一个人吃火烤肉。
放下了才喝两口的咖啡。她握住杯子,掌心凉凉的。
芜阴市的音调软绵绵,甜糯糯的。她曾经非常喜欢。而今听在耳中,却有了惧怕。
她被茶呛了一口,“点菜吧,你喜欢吃什么?”
“我到明天天亮都有空,陪吃陪睡都行。”他的后半句话,音量降了,语速慢了,像是带着小尾钩。
她轻声说:“当你要利用一位异性的时候,交往是比较便利的方法。而且,被宠的感觉不错。”
老周的这话是含在嘴里嘀咕的,荆觅玉没听清。“嗯?”
“我下任男朋友的事。”
“还行。”
荆觅玉瞠目结舌。
荆觅玉沉吟,“他家关系这么复杂啊。”
“我哪知道我爸在哪儿。男人腿三根,入坑凿得深。”他这会儿流里流气起来,眼里贱咧咧的,像极了市井小混混。“在哪位小情儿的床上吧。”
她吃惊地回头。
真是一个天清气朗的星期天。
“刚才就该踢他两脚。”她就奇怪来着,是谁吹起的妖风,让巩玉冠之后的男人个个对她退避三舍。
“查勤啊。”他笑得风流。
荆觅玉笑了笑,“我选了一个叫晏玉的男人。”
这儿的咖啡远不及OneFool的好喝,但生意特和-图-书别旺。开会的,办公的,聊天的一窝蜂都往这跑。座位很挤,两桌之间只有半臂的距离。
“晏玉。日安晏。”
荆觅玉男朋友的首要条件就是帅。晏玉这么出挑的外表,老周当然注意到了。
在三教九流游走的人,哪有简单的。晏玉却口碑极好,无论是朋友、女友之中,几乎零差评。这才更危险。
他笑了两声,问:“说吧,什么事?”
老周终于回来了。
“要玩一夜情吗?”晏玉问得理所当然。
“你喜欢就行。”他看都不看菜牌。
荆觅玉看老周一眼。他的样子好像不知道他选的男人们大多是奇葩。“我在OneFool的签单上看到这个名字有玉,就他了。”
老周的事务所在一幢旧办公楼。客梯破得跟货梯一样,地板垫着几张纸皮,楼层按键好几个数字都糊了。
楼很破,不过事务所很整洁很干净。
“……”
“这么好呀?”她笑了,“今晚就当陪我的吧。”
服务员的脸颊更红了,赶紧把生肉盘放好离开。
老周那边没有停车场,荆觅玉拦了辆出租车。
“……”她想把他的脑袋直接塞到炭烧炉,烤得渣渣都不剩。
正好过来的服务员听到,望了一眼晏玉的俊容,微微红了脸。
她半开玩笑,“你休假够爽的。”
“是谁啊?”老周挑起了右眉,“我走的那天,刁争柯打过电话给我,但他那儿太吵了,我听不清,嗯嗯哦哦应付过去了。哎,他好像是有给你查什么东西……”
孙燃曾说她毕业于戏精学院,但她这和_图_书一刻甘拜下风。
“没,反而让我得以脱身,感谢你的孤独。”他脱下外套,“不过我和你就一天没见,你是太寂寞了么?”
“那你先忙。”老周的出现,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下可以查查晏玉的背景了。
荆觅玉静静听完了邻桌甜蜜蜜的恋爱日常。
老周确实厉害,她的前任们或多或少都有怪癖,但是对分手都看得很开,从不纠缠,省了不少事。
那是正月的事了。北秀一到过年就变成空城,OneFool更是一天都见不到一个客人。晏玉的签单日期是前一天。玉字最后那一点走得有点远,和她的写法很像,她心中一动,就这么定了。
“我在北秀的男朋友那么多,根本就不是秘密。”应该说,她就是要以此暴露自己。不过,她的意图并非招惹警察。警察掺合这事,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啊。”孙燃回忆了下,“我才刚跟你交往,他就找上我了。”
“他是好心,怕我们被你拖累。”孙燃说完上句,却又问出下句,“巩玉冠信得过吗?会不会向警察告密你的事。”
荆觅玉去了电影院。一个人嚼着爆米花,一个人分享观后感。
她招了招服务员,不经意问:“你洗了澡?”
但越多巧合,也就越接近事件中心。
他的手机震了下。他一手接起电话,一手把生肉放进烤盘。“小妈?”
老周说:“你这回的男朋友我还没选好。”
“还是你耳朵灵,我刚到你就发现了。”刁争柯的新皮鞋洁净发亮,“荆小姐早。”
晏玉发型有些乱www•hetushu•com,穿着棒球服,样子痞了不少。一进来就招来几道探究的目光。他径自坐下,“我想知道,在你眼里哪一座城市不孤独?”
她因这称呼看了他一眼。
老周喘了口气,目光没有放松,紧紧盯着他。“小柯啊。”
“……”想起那群前任们就头疼。突然联想起巩玉冠的情报,她说:“对了,放烟火的那个说——”
下单饮品时,看到可乐两个字,她想起了晏玉。于是微信问他:“吃烤肉吗?我请。”
老周在电脑上查资料,调出了档案,“祖籍复祝?唉,复祝市以前的户籍资料太乱了,手写的名字、生日、住址经常出错,后来统一电脑归档了,缺漏也多。晏玉在复祝的生活根本查不到,只有一些基本家庭情况。”
“老周,是我。”刁争柯踱步到门口,不知道听了多久。

“嘁,乡情。”他看着空了的凉菜盘,“再叫一份。”
老周倏地摆正了身子,谨慎地再问了一句:“是谁?”
老周双手交叠凝视她,“我不是告诉你,等我回来吗?之前那些男人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人品信得过,就算分手了也没有后顾之忧。但一个陌生男人,你怎么敢?”

“为什么选择交往这种方式?”这个问题,孙燃以前问过,她皆是沉默。
第二天早上,内环堵得慌。太阳如火球般刺眼,司机们的路怒症愈发激烈。
“地址?”
“我明天上班。这会儿要收拾房子。一个多月没住,到处都是尘。”他和善地说,“找男朋友不差这一两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