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迷雾卷

第十七章

巩玉冠:“……”
三人走出了摄影棚。
荆觅玉走下来, 和孙燃招手说:“完成了,去吃饭吧。”
他长得有些男生女相, 眉毛下粗上浅,眉峰的棱角不是很凌厉,眼尾细细长长的。就五官而言, 有一股阴柔之气。
她懒得纠正他那思想了,掀起兜帽,“走吧。”

到了摄影棚, 巩玉冠摘了口罩、墨镜和帽子,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孔。
荆觅玉则每天琢磨晏玉的用意。
“你试试就知道了。”荆觅玉执起茶杯。这杯子和郊外山庄的有些像,都是土灰土灰的。
荆觅玉认识巩玉冠的时候,他是一个十八线。现在,终于富贵起来了。
孙燃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对于晏玉那些动态,他好几次想发问:有话就不能直白讲?玩什么你说我猜。
拍摄完成得非常顺利。因为, 俊男美女本来就上镜。
她瞬间明白他想做什么,于是横出了手。
巩玉冠恍然大悟,靠近孙燃,低不可闻地说:“听见没,玉峰。玉。”
弃栈在商场的十四楼。在北秀,十四是不吉利的数字,这家餐厅就是不信邪。在有其他楼层可选的情况下,坚持要了十四。
听着他略显轻浮的语气,她总算忆起外公外婆了。
“明年陪你玩。”
巩玉冠转向荆觅玉,“你呢?”
她一脸莫名。
晏玉没有回北秀。他的日常都在朋友圈。
荆觅玉几乎都无需大脑命令,脸部肌肉自然牵动,微微一笑,“葛小姐,好巧。”
路过奶茶店,巩玉冠热情地说:“孙哥,我请你喝奶茶。”说完就走过去,排在了长长和图书的队伍后面。
晏玉这两个星期和荆觅玉的联系很少,她这通电话,既意外,又不意外。“喂?”
孙燃又看向巩玉冠。
巩玉冠停下了脚步。
孙燃:“……”
荆山之玉正是高古玉。
“我跟他不熟。”荆觅玉望向天空。早上雾蒙蒙的,这会儿却灿烂到日光泛白。
“那怎么好意思,这么晚了。”在这一刻,她还不忘客套两句。
电梯运行了不到十秒,十四楼就到了。电梯门一开,祁玉峰温和有礼,“婧之,觅玉,你们先出。”
巩玉冠挑了挑额前的头发,瞟到她望向他的目光。他皱了下眉,“可别是被我的美色迷住了啊。”
巩玉冠:“……”
荆觅玉点点头,“是的。”
之后,生意兴隆。
这两人在朋友圈暗示个什么劲?
晏玉笑了。
孙燃目视前方,迈出大长腿,“嗯。”
“好吧。”清醒时的晏玉实在不能称之为小鸡崽,太不可爱了。“我等你。”
鲜少暴露形踪的晏玉, 突然分享日常了。
他拍拍她的脑袋,“真干坏事了你?”
荆觅玉回道:“我星期五坐高铁过去。”
荆觅玉习惯了他那见奶茶就嘴馋的性格,和孙燃到旁边的休息区候着。
外婆说:“男生女相主富贵。”
“嗨。”她扯起了笑,“我要到芜阴市出差了。”
好些路人投以奇怪的目光。
果然,孙燃回答:“最贵的。”
晏玉到底是谁?
“没事了,巩玉冠把他注意力拉走了。”
“难道……”孙燃倏地停下脚步,“这才是他走大运的原因?”
对着小鸡崽这三个字,hetushu.com哪怕在她心里是褒义,他俩也无法做出友好的回应。
孙燃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下一秒,归于平静。他突然脱下外套。
“不管了。”巩玉冠扯下了口罩,“憋死我了。”
两人脸对脸时,距离只有十公分。他看着她的红唇,嘀咕了一句, “你一定要把持住啊,口水别喷我脸上。”
荆觅玉下意识地想躲开他。他有高度的职业敏锐,和他说话比较累。而且,看到他总不免想起芜阴的挟持案。
三人下了楼。
巩玉冠抬了抬帽子,脚步一转,转向了中庭。
其实这问了也白问,因为电梯按钮上,只有十四数字的灯亮着。
荆觅玉这时才算完全记起他的长相。之前只记得面如冠玉,因为他叫巩玉冠。
最后,她放下手机,望着窗外的暗黑夜空,叹了一声气。老周说得没错,真危险啊。
孙燃已经拍完, 坐在一旁玩手机。他看到晏玉发了好几条朋友圈。
这时,孙燃和荆觅玉转进了卫生间走廊。
巩玉冠问:“吃什么?”他已经做好被宰一顿的准备了。
小胡子愣住了。
过了三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与时俱进,一件高古玉能换一个媳妇了。
他正和身旁的中年男子聊天,神色轻松,眉间的川字这会儿浅浅挂着。
巩叔叔笑着和巴智勇指了指,“就那位,我侄子。现在赚了点名气,怕麻烦,经常包成粽子一样。”
一对俊男美女站在外面。
电梯门正要合上,门又开了。
晏玉却拆穿了她,“你打这通电话不就为了让我去接你吗?”
祁玉峰按了关门键。相较于孙http://m•hetushu.com燃和巩玉冠的休闲,他全身上下一丝不苟,怕是连掉几根刘海下来才最迷人,都仔细斟酌过。
外公说话就这调调。
“晚上见。”晏玉挂上电话。
对面的那个男人,五官端正,就是满嘴小胡子。他瞅着晏玉,“喂喂,今天我生日,说好玩到天亮的,别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的。”
巩玉冠摇摇头,表示他不认识这对男女。
“是啊,十一点半到芜阴南站。”她望着前方来来去去的人群,“你还在芜阴吧?”
祁玉峰和葛婧之去了包厢。
巩玉冠只要一开口, 阴柔之气就消散无影了。
他轻笑出声,似乎心情愉悦,“一个人来的?”
“是的。”
孙燃闻了闻茶,尝了一口,沁凉沁凉的。“那个玉峰是你的几号?”
孙燃以为她是看到了前方捧着奶茶杯走来的巩玉冠。
荆觅玉把他这条动态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她笑靥如花。直到摄影师把镜头一关, 她立即甩开了巩玉冠。
孙燃看向巩玉冠。
和巩玉冠第二组海报的拍摄,定在星期日。星期四,巩玉冠过来问机票时间。
葛婧之轻问:“玉峰,订的是包厢吗?”
巩玉冠依然摇了头。
封闭的空间里,气氛有点诡异。
由于没有提前订位,荆觅玉三人只能坐大厅。
小胡子连下嘴皮都扁了,指指自己的胳膊,“兄弟是手足啊,女人只是一件衣服。”
巴智勇目光向巩玉冠看去。
在收藏界,高古玉:即为汉代前的玉器。汉代至明朝的,称之为中古玉。明朝之后的,则是近古玉。
说完他就戴上了帽子、墨镜和口罩http://www•hetushu•com,也没想起什么来。
诡异到巩玉冠口罩下的鼻子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拉了拉口罩。
在糟糕的心情中,她打了电话给晏玉。
巩玉冠重新把自己遮罩起来。
“嗯。”晏玉坐在沙发上,右手食指在扶手边轻敲,“我晚上去接你。”
荆觅玉抬头,兜帽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看不到孙燃的脸,只望着他的脖子。“没有。但这位巴警察,能避则避吧。”她有些无奈,“在芜阴见他见怕了。”
墨镜和口罩下看不到他的脸色,只见他脚步停顿两秒后,迈着更大的步子走来。
“幸好你在,巩玉冠那小子跟我默契不行。”
孙燃放下手机,平淡地说道:“你也许遇上真命天子了。”造作的男女真是绝配。
她立即收回了视线。
三人进了电梯。
周五下了班,荆觅玉直达高铁站。
握着手中的票,芜阴二字像块巨石砸下来,让她闷闷得难受。她喘了喘气,拼命在脑海中回忆外公和外婆,然而一片空白。
她忽然对巩玉冠做了一个手势。
荆觅玉在镜头下, 表现得和巩玉冠十分恩爱, 眸光含羞带怯,满是少女春光。
两个女人在尬聊,三个男人一声不吭。
糟糕,她和巩玉冠的默契太差了,只能依靠孙燃了。她低下声:“有警察。”
可是越危险,她又越想靠近。这是毛病么?
三人吃完了饭,巩玉冠接到一个电话,“叔叔,我在弃栈。你过来吧,我一会坐你车回去。”
“猜猜是第几任?”巩玉冠笑了笑,“我之后的几个,我都认识,所以这位估计是一到五之间。”
荆觅玉转过身去,背对巴智勇的和-图-书方向。
“女的?”
荆觅玉:“折现给我。”
巩玉冠眯了眯眼,“温文尔雅的,名字又有玉,你竟然没将他收入囊中。”
巩玉冠:“有免费机票你不享受?”
他给她穿上外套,再把兜帽盖到她的头上,搂过她的肩膀,向前走去。
巩玉冠坐下后,把口罩拉了拉,“这里应该没有尖叫的女粉丝吧。”
女的正仰头看着男人,她目光转过来电梯时,笑起来了,“荆小姐。”
他沉着冷静地思考。
其实更惹眼。
两人的动作衔接得十分自然。
荆觅玉的目光在巩玉冠和孙燃之间来回,露出了狡黠的笑,“不是谁都有资格当小鸡崽的。”小鸡崽又乖又可爱。祁玉峰那种伪君子他也配?
葛婧之挽着祁玉峰走进来,眼角余光扫了孙燃和巩玉冠一下,问道:“上去弃栈吃饭吗?”
“去高铁站接个朋友。”晏玉坐直了身子,“三更半夜的,南站黑车不少,她一个人不安全。”
孙燃看着祁玉峰的背影,“二号我知道,秦修玉。”
荆觅玉站在孙燃的身边,指了指楼上,“弃栈,贵就一个字。”
小胡子掀起上嘴皮,“有什么事能比兄弟的生日更重要啊?”

巩玉冠看着走来的一男一女,忽然想起来了,今天他叔叔约了警察叙旧,要一道回去的。
他长得高,怕惹来小女生的注意,有意驼着身子。
“缺胳膊断腿的照样上街,但你见谁不穿衣服裸奔的?”
她目光游移,偶然的一眼中,远远看到了巴智勇。
巩玉冠也以为是,于是朝她扬了扬手里打包好的三杯奶茶。
几乎不发自拍的荆觅玉, 突然自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