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城堡卷

第五章

他终于回过眼,看她一下。
他面色苍白,没有反应。
荆觅玉无比庆幸,在大学时,她心血来潮,去考了潜水证。
快艇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弧线,再掉落海面。本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冲浪,但车手“啊啊”大叫,惊慌失措。车头左右摇摆着,失控地冲过来。
她咬咬牙,双腿一划,浮了上去。
他一动不动,随着海水颠簸,漂向礁石。
巩玉冠常说,她是天降乌鸦。她只当他是瞎掰。没想到,她真的是乌鸦嘴,而且对象是自己。她也许今天真的要葬身大海了。
荆觅玉捶了他后背一记。“晏玉!”
她却累得躺下了。
刚刚晏玉给她绑安全衣的时候,她翻过摩托快艇的使用手册,大概记得启动步骤。旅游区租赁快艇的游客,多是新手。驶行几米不难。
她跌坐在他旁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
她该庆幸的是,她在海上的生命力,远远比他顽强。
好在,荆觅玉水性非常好。在晕了两圈之后,她缓过来,使劲往上游。说不害怕是假的。这种海水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感觉,让她孤立无援。
晏玉没有搭理。
她眯起眼回望,“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大好青年要是这么挂了,晏葛两家分分钟把我撕成碎片。”
过了片刻,晏玉胸廓提起,咳了几口水出来。
前方除了起伏的海水,什么都没有。
说完她继续寻找晏玉。
荆觅玉抬头看他,发现他侧脸沉压压的。她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被浪拍了几下,嘴里、耳里全是海水。
荆觅玉其实就是一时的念头,不过名报了,钱交了。只好给http://www.hetushu.com自己和他人一个理由。“也许2012年世界末日来了的时候,我能多活几秒吧。”
“晏巳!”她朝海面呼喊。
感谢她当年学了这两手。不然等救护队来到,晏玉都没戏了。
她说幸好他把她推下海。
她原以为,他所说的不太会,是指游得不优美,类似狗爬式。毕竟这么一个大帅哥,注重形象在所难免。
“慢慢呼吸,别急。”荆觅玉给他解开救生衣和衣服的扣子,让他呼吸顺畅些。她不敢催他,坐在旁边,等他顺过气。
“喂!”她更大声了。
“啊?”她这时才看到黑蓝快艇。没来得及反应,她身子就被晏玉一推,整个人坠入了海中。
他睁开了眼睛。眼神和往常不一样,阴森森的,布满阴霾。眼里的黑,面上的白,沉甸着某种压抑的情绪。
晏玉给她挡了不少正面的水浪。好半晌之后,他减了速,沉沉一句,“你要把我掐死了。”
她心中慌了,他那句不太会游泳,在她耳边轰隆隆地放大了。她拼命向晏玉快艇的方向游去,不停地划水,最是担心晏玉被刚刚那几波浪给卷跑了。
过了好半晌,晏玉才再度睁眼。这时回到寻常模样了,清晰地说:“我欠你一条命。”
她欣喜于他的存活,心情一松,开起玩笑来了。“是啊,换成你是我养的小猪也说不定呢。”
晏玉作势要掉转方向。
“嗯。”
荆觅玉远望过去,只见海面有两台快艇在飘摇,晏玉和黑蓝车手都没了踪迹。
她奋力地爬上快艇。眺望四周,见不到余星河的那辆快和-图-书艇。这里回到岸边距离很远,一来一回,两个掉海里的人更危险了。
“你没事了!”荆觅玉朝他大声地喊着。
荆觅玉只好将头埋在他的后颈, 避开扑面而来的浪花。这下真的体验到了余星河所说的咻咻咻。
“晏玉!”她在他耳边大吼。
晏玉一秒都没思考,立即把荆觅玉扣在他腰间的手掰开,沉静地说:“你跳下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论他在外伪装得如何温和,终究抵不过性格险恶。
当时,同学问她,“好端端考这证做什么?”
她累得自己都稳不住了,游泳耗费了她全部的体力。
她不敢加大油门,只能缓缓地在海面驶行。她没开惯摩托,车头摆得很别扭。
碧海被白浪斑驳了平静。
荆觅玉看着他一头栽进了海水中。
没有呼吸。
2012年,世界末日当然没有来。
她赶紧过去。
攀上快艇时,荆觅玉累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她至今都没在海上游过这么远的距离。
她定睛一看,是黑蓝车手。
她掉转车头。游泳让她体力不支,快艇被她驾驶得歪歪斜斜的。
余星河“呦呵”一声, 和晏玉的车头分别向左右两边画出一道弧。
幸好晏玉把她推下来了。否则那车头直撞的就是她,不死也伤。
两艇相撞,黑蓝快艇连车带人甩了出去。
远处是或平、或凸的暗礁群。露出海面的礁石迎着白浪,碧海之下,则是一片暗紫深影。这礁群面积不小。
荆觅玉回望,余星河和海滩那群人都成了小点点,她提醒说:“你别开太远啊。”
过了一会儿,荆觅玉终于在礁和-图-书群附近见到了一具橙红漂浮物。
荆觅玉游到晏玉身边。
虽然微弱,但还在跳。
她双手环抱他的胸膛,拖着他游到一处稍稍平坦的水面暗礁。她使出了全身的劲,把他推了上去。
真是倒霉透了。
“晏玉!”
因为她不知道,他推她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救她,而是在那生死一瞬,他丢下了她。当时他来不及加油,只能减轻快艇重量来提速。
风浪过了,他的救生衣应该能浮上来的呀。
他半撑着身子起来。
她放开晏玉, 张起双手, 拍起的浪花调戏着她的手臂。
这和他先前的允诺没有任何关系。有退路的时候,他的确不会伤害她。但如果他和她只能活一个,他的选择不会是她。
她箍他, 箍得越来越紧。
晏玉又闭上了眼,呼吸有些急促。
海风刮脸, 海浪扑腾。她嘴里尝到了丝丝咸味。她大笑几声, 却也喊了一句:“慢点啊。”
荆觅玉放开油门,深呼一口气。“再游一会儿!”她又跳入海中。
荆觅玉连忙又把他抱住。这时, 她发现他的肌肉越收越紧。她捏了捏, 硬邦邦的,都从吊龙到匙柄了。原来驾驶水上摩托这么费劲的么。
荆觅玉又喊:“你游到快艇上去吧,不要在这飘着!否则浪一来,又不知冲到哪去了。”
礁石太多,快艇会翻。
任她如何叫喊,晏玉都没有反应,像是僵直了一样。
晏玉早减缓了油门,但这冲击力仍然将他的车子抛开了好几米。落海时,车子没稳住,一个侧翻。
他低眸看她。
但她没有注意到,问着:“还好吧?”
http://m.hetushu.com荆觅玉回忆着晏玉的动作——挂保险,打火,加油。
但眼下这情况,哪叫不太会游泳,这是完全不会!
那边礁石或明或暗。真被浪抛上去,晏玉就算不是溺毙,也得摔成重伤。
“啊——”荆觅玉不禁大叫了一声,不得不把晏玉抱紧。迎面海水的湿度和温度,溅在身上沁凉沁凉的。她都生出了夏天一定再来的想法。
离开了水面,才知道阳光多么温暖。她浑身又湿又冷。但人命关天,容不得她休息。
晏玉扯了扯嘴角。他面色还没缓过来,头有些晕,但是呼吸有了,理性也回来了。他解开救生衣,从暗袋拿出了防水袋。防水袋中的手机,一切如常。他要给余星河打电话。
荆觅玉把晏玉的嘴巴张开,用手指在他的口腔抠了一圈,挖出几条海草,和一些污泥。她又抠了下他的鼻子,将他鼻腔的污泥掏了出来。
她哈哈哈的坐在他的身后。
接着,就见斜侧方一辆黑蓝快艇被一波海浪卷起。
他没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双手仍在扑通扑通地拍着。
不知是不是海风吹碎了她的声音,他好像没听见。
走出的距离远了。她回头,余星河的快艇在反方向。她又看向前面, 斜对岸是邻市的海滩。不到夏季,游客不多。
她松了松,适应了他的速度, “好怕翻船。”说完又想自抽嘴巴。讲什么不吉利的话?
荆觅玉先前觉得海水只是凉,当整个身子浸泡下去,才知道是冰、是冷。冻得她都差点不会游泳了。
空气这时候就是救命良药,她大口大口地呼吸。
晏玉深沉的目光望向大海。他这时的眼http://www•hetushu•com神,黑沉得像是乌云罩天。如同刚醒来时那样。
晏玉挂保险, 打火。一加油, 快艇呼啸而去。
“喂。”她大声了些。
她现在才知道,这是上苍的旨意,让她来救晏玉一命的。
自认识晏玉以来,就没经历过几件好事,可以说是险象环生了。
她仰望着蓝天,湿淋淋的长发摊在礁石上,“幸好你把我推下海,不然那快艇直接撞我身上了。”
晏玉不再吭声, 迎风破浪, 左拐右转。
晏玉松开了油门,掉转车头。
荆觅玉提醒说:“那个黑蓝车手还在海上,估计他也没力气自己回去。记得让救护队别漏了他。”
她给他做胸外按压。再托起他的下颌,捏住他的鼻孔,深吸一口气后,往他嘴里缓缓渡气。
她看到,晏玉几乎就要避开黑蓝快艇了,那车手却控制不住车把,突然歪倒,直直撞上了晏玉的车尾。
她一惊,连忙低头听他的心跳,再把他的脉搏。
大概是看她太欢乐了, 晏玉加快了速度。
循环几轮,她再捏他的脉搏。比刚才强了。
“晏巳。”她唤他。
很多人以为,穿着救生衣就万事无忧,然而那是在风平浪静之时。现在这环境,不靠自己,根本上不去。海水冷,小浪多,她憋着气,借助救生衣的浮力,花了一阵功夫,终于浮出了海面。
晏玉穿的,正是橙红救生衣。
这时,另一波小浪起来,推着她的身子,卷她进浪。她在空中翻了个圈,又撞进了大海。
这时,前方有一个黑影露出了海面。
“晏玉,晏玉。”她喜出望外。
黑蓝车手这才看清楚,自己脱离了危险。他四肢一瘫,仰躺在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