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城堡卷

第十二章

到了停车场,她手一指,“我停在D区。”她当初因祁玉峰的出现而觉得街景灰颓。如今见到前方跳跃的红墙,她才知道,这里热情奔放。
她突然假装腿一软,“真害怕呀,2月18号,我在这里遇到了地狱的魔鬼。”魔鬼二字的尾音已经禁不住笑意了,她的嘴角牵动出弧度。
男人好色是天性。他对她有性冲动,不必掩饰。
“我那可是响应你的号召。”他低头笑,“晚上我也得戴帽子眼镜什么的。出入那些场合, 我妈知道了要揍我。”
晏玉抽完了烟,因那内衣遐想引发的燥火,渐渐平息下去。他回到客厅,走到荆觅玉的工作台。
荆觅玉示威完成,缩回了脚,穿上鞋子去冰箱拿饮料。
她连忙用手背挡住,“我是出来卸妆的。”在她印象中,他亲吻都会提前通知。乖孩子。
她莞尔, “是没你半夜爬酒店窗户酷炫。”
此时中间隔着七八公分的距离。
距离比赛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
是C杯。
荆觅玉轻闭上眼。脑子里乱糟糟的,许多模糊的记忆闪现出来。分不清哪些真,哪些假。
晏玉叼起烟,伸手勾起衣架上的淡紫色内衣,翻转标签。
荆觅玉满意地拍拍他的脸,双手食指挑起他的嘴角,往上斜勾。
他稍稍展眉,放开了她。
这一页是他的基本资料,照片被画得乱七八糟。下一页则是他的过往情债。
他只好挪位给她。
她侧头避开他,背靠沙发,想要缩腿。
只差没将他当大黄鸡玩弄了。
这要是孙燃或者巩玉冠,说完造作之后,他们才懒得理她。只有晏http://m.hetushu•com玉才能配合她。她心花怒放,在晏玉的脸颊掐了起来,“又乖又听话。”她最抵不住乖顺帅哥的魅力了,几乎想把他抱在怀里,使劲揉捏。
荆觅玉卸完妆、洗了脸,走出卫生间。见到坐在沙发的晏玉,她瞪一眼。
立起来拍的都不太好看。
她说是代朋友养的。
像是一个拒绝的讯号,不过,他仍然将她的两片唇咬住了。
走过一间服饰店, 黑框白玻的门面。
他再咬时,唇齿之间有啧啧的声音暧昧响起。
她打开门,见到晏玉靠在沙发上玩游戏。茶几上摆着一瓶百事可乐,一包花生豆。俨然是把自己当主人了么。
“结果达成就行了。”
晏玉嘴角扯起来坏坏的,“一辆新车。”
“好。”晏玉望了一眼斜立的黑板画,是那万年不变的星球大战风暴兵头盔。

其实是没什么用处的信息。
“男人的话都不可信。”
起床后,她贴在门板细听客厅的动静。
他掠过几眼,把资料放回原处。
晏玉安抚她说:“就讨个奖赏。亲几下,不上你。”
她扶上他的手,四指插进他的指缝中,“你不说话的样子,就跟大黄鸡一样。”超级可爱。
他长臂一揽,就把她拖进了怀里。
她又把背景里的杂物清理干净,然而构图还是很一般。
晏玉坐没一会,出去阳台抽烟。
四目相视。
突然,巨钟叩响。她恍然回神。
也是凑巧,D区的位置就是撞车地点。荆觅玉的车,停的方向都和那时一样,只是近了三四列。
“但大黄鸡http://m•hetushu•com的话可信呀。”
荆觅玉咕噜噜地喝完自己那瓶,将两个瓶子并排横放。终于拍好了一张照片。
唔……拍得不好。
她这房子地段不错,公共交通都方便。租金应该不低。看她平时吃穿用度,虽谈不上奢侈,但也绝非普通的打工一族。光名牌包,他见她背过好几个了。
她偏爱成套的内衣裤搭配,经常穿裙子。她小腿均匀修长,腰身纤细无骨,裙子上身是好看。他好些女朋友比起荆觅玉,长相更美,身材更爆。但又有某些特质及不上她。
她忙完这一轮,他还在玩游戏。
“你这是掩耳盗铃, 真听话就别去。”
百事可乐没有了,只剩可口可乐。
荆觅玉甩掉高跟鞋,踩着拖鞋往卧室走。她不看身后的晏玉一眼,“你睡沙发我睡床,午安。”
她笑笑。
不过,捕食猎物,他有耐性。
“回我家呀,难不成去你家?”她这后半句话几乎是无意识接上去的。
荆觅玉听其他男人玩游戏,都是满嘴叽里呱啦的声音,她还想着如果晏玉爆脏话,她就呵斥他一句:“不许说脏话!”然而,他很安静,没有给她机会。
晏玉想去走走。
她开了一瓶可口可乐,喝两口,再把可乐瓶摆在他的可乐瓶旁边。
她捶捶脑袋。
打了个哈欠。她“砰”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一路畅通到家。
晏玉吃了一门子的灰。他正要去阳台。
新旧建筑错落成群,车流行人走走停停。有一辆管理车,正在锯着一棵枝繁叶茂的行道树。旁边几棵已经被锯成了秃干。深棕近黑的树皮和新鲜http://www.hetushu•com泛白的截面,呈现出年月的距离。
她开心地靠在沙发,加滤镜,修尺寸。
多听话,越看越可爱。
工作台下的储物格,搁着几张纸,纸面朝下。最上面那张被涂鸦过,笔记渗透到了背面。
“……”她靠上他的肩膀。
外表这一项,顺眼就好。荆觅玉和他比相貌,是差得远,但站路人之中,她称得上美女了。
一蓝一红。
她本来想问,他春节那会儿不是来过这里么。思索两下, 还是算了。
她把吸管喂到他嘴边,看着他完成了她的命令。
“对了。”荆觅玉被他牵着,四指弯了弯, 反勾他的手掌。“我以前没敢问, 你撞我的事,祁玉峰赔了多少钱给你?”
荆觅玉觉得他无论什么提议, 都有占她便宜的嫌疑。她摇头, “我要午睡。”
他俩今天是分别开车来的,停在初遇撞车的停车场。从餐厅走过去, 大概有八九百米的路程。
他有些捕捉到她的喜好,顺从地让她捏,捏到脸变形都不吭一句。
“我的在A。”晏玉拖着她不松手,“你回哪儿午睡?”
他微敛表情,低下头去,“亲一个?”
晏玉缓缓地从鼻腔把烟气呼出来,向远眺望。
她推一下。
“你要解了我馋就好。拖太久,我就不是馋,而是饿了。到时候我们去不了孙燃比赛了。没时间,没体力。”
晏玉抽出一看,差点没笑出来。
他笑了笑,祥和而平静。
“你家的床有些小,我们要睡一起,只能紧紧拥抱。”晏玉牵着她往D区走,“不过,还是回你家。坐你车,我改天再回来取车。”
hetushu•com颜无敌。她望着他的下半脸。之前总是想不起来,现在忽地有了些记忆,他从人中到嘴唇,和一个谁有些像。
她喜欢喝可口可乐,买了一小箱。百事可乐是她去超市时,为了凑单才拿的两瓶。没料到,两个牌子摆在一起还挺好看的。
她晃晃他的可乐瓶,剩得不多,于是拍拍他,“我命令你马上喝光。”
她把小灯拿过来,打光,微摄。
她再度关上卧室门。
“不睡,和余星河网游。”晏玉看了一眼横在自己眼前的脚。因为鞋子的原因,她脚趾和脚背晒成了两截色。脚趾圆圆的,可爱得紧。
自从在晏玉面前凶过拉屎两个字,她也懒得保持仪态了。她爬到他身边。她不懂游戏,什么都看不明白。她无聊得捏捏他的手臂,肌肉结实。再掐掐他的脸。
他猜想是男的,因为她根本没有女性朋友。
晏玉扶住她的颈背,热吻落在她的额头,眼睛,脸颊,覆上她的嘴唇辗转。
他一手挡住,半跪在她前面。俯身下来时,他的黑影把她罩住了。
“嗯。”晏玉眼睛和双手都不离手机。
“我会问到你同意为止。”
什么都没有。
房门又开了。
荆觅玉随意地扎起散乱的长发,走出来。
她举起手机拍他。
晏玉抚着她的唇,眸色转墨。“亲几下,已完成。”
经过OneFool的店面, 她说, “你以后谈事情可以来这间,非常清静。”而且没有女人撩头发。
她右脚脱下拖鞋,抬起来,踢小狗一样地踢他,“没睡吗?”
她移了移瓶子,直至两瓶可乐紧紧地靠在一起。
于是她围着可乐找角度。过程中,她绊和-图-书到了晏玉的腿,嫌弃地踢了踢。
那个鱼缸,他昨晚问过。
荆觅玉睡得不久,大概半个小时。
荆觅玉拿出手机,给两瓶可乐拍了一张合照。
荆觅玉看到, 自己和晏玉的身影倒映成两道灰雾。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哪儿的倒影都是他比她好看。
晏玉打完这局,拒绝了余星河再组队的请求。他把手机一扔,伸手抱住荆觅玉的腰,挑起笑来,“对我耍流氓?”
他侧头向她,越靠越近,“动手动脚的,我忍你很久了。”他的目光在她的唇瓣停留两秒,再抬眸时,询问道:“亲几下?”
“没见你开过?”他日常用车都是葛婧之的那辆,骚红骚红的。和他骨子里一样骚。
穿着平底拖鞋的她,身高只及他的肩膀,她不得不仰头看他。
她竟然还没丢。
“造作。”话虽如此,晏玉体贴地伸手扶住她的腰,把她故作虚软的身子向上抬了抬。
她没说话,只是抿了抿唇。
“我要拒绝,你是不是想狂扁我一顿?”
然后松开。
他和她现在仅一墙之隔,他要是禽兽些,就冲进去把她给上了。他还是在芜阴的时候疏泄过,至今又大半个月过去,欲望憋得紧。
记忆没捶上来,倒是可乐的气翻滚,让她打了一个嗝。

“……”哪有男人主动承认自己是大黄鸡的。
她连拍了好几张,都不太满意。
“跑车是我爸的。祁玉峰送了一辆升级款。我爸一把年纪, 酷爱开跑车泡妞。”自从上次在她面前吐槽过晏风华,晏玉如今畅快了许多,“俗气。”
晏玉靠着栏杆,吞云吐雾的同时,目光不住地往晾晒的衣物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