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城堡卷

第十三章

再照着之前的药买几盒吧。
“你这方面有阴影?”饶是淡定如晏玉,也忍不住讶然,“不会是孙燃他——”中看不中用吧……
两人出门。
“好。”他按了按她的帽子,“孙燃要赢了。”
荆觅玉给他使眼色。她就怕惹吕老板不痛快了,孙燃的合约有麻烦。
她似乎不再需要通过荆山之玉的任务,来获取求生意识了。
“我很少吃有口红的唇。”
后排的观众尖叫得仿佛正有一场激斗在进行。大家很兴奋,只有她看不见那皇帝的新衣。
“作用都是相互的。我烧得越久,到了那一天,就烧你越久。”晏玉捉下她掐他脸的手,“明白了吗?早点放我出来,也是为你好。不然大战几天几夜,担心你受不住。”他怜悯地看着她。
她就不穿,盘腿瞪他。
荆觅玉认得他的相貌,正是孙燃的抠门老板,姓吕的。她调整好状态,笑了一笑:“抱歉,迷路了。”她指指来时的方向,“我是观众,上洗手间走错了方向,就回不去了。”
这情景和追星真没多大区别。
黄毛没敢再看晏玉,赶紧离开。
荆觅玉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都憋出尿意来了。她给晏玉微信:“我也去洗手间。”
无非是希望她欢喜欢喜。
下电梯时,荆觅玉看着镜子中晏玉的下半脸。原本不曾留意的东西,发现了之后,视觉上越来越明显。
“不是孙燃!没有阴影!”要是被孙燃知道,他背了这么大口锅,恐怕又要凶她是扫把星了。
荆觅玉在走廊左右张望。
晏玉不乐意。
他点点头。“焚了不止一天两天了。”
和*图*书荆觅玉来来回回,没再见到面具男。她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梦。于是,脚步停了下来。
左边通往赛场,来往观众较多。右边竖着闲人免进的牌子,一望到头,空荡荡的,只有尽端的矩形黑洞,闪着远处的霓虹灯光。浅色的天花和地板,棕灰大理石相间的墙面,铺成四条通往黑洞的轨道。
他几口就把酸奶给挖空吃光,伸展四肢,舒适地靠着沙发,“看你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有话就说。孙燃要真不行,我站在朋友的立场,是要劝他有病赶紧治。”
荆觅玉正要收回视线,忽见前方有一个男人出来,走去另一转角。
孙燃预留的门票,在前排偏左。
晏玉把衣角扯了回来,脸色称不上温和,“那你要和他复合吗?”
晏玉握住她的下巴。虽然她皮肤有斑点和痘印,但是手感还算滑溜。“难得你不上妆,这么好的机会不再亲几下, 有些可惜了。”
她搂紧晏玉的腰,用额头磕了磕他的下巴,“孙燃抛弃了我,你可得护着我啊。”
周围的喧闹声,喧闹到刺耳。
她在他的胸膛推攘,“走开, 不想理你。”
黄毛见到两人都是棒球帽和粗框镜,疑心去了大半。原来是情侣装。
她离得近,孙燃其实听见了。但他不理她,把拳击外套一脱。
“是不是观众,出去找到我朋友就知道了。”她说的朋友是晏玉。眼下这情景,她不敢提起孙燃,怕出幺蛾子。
黄毛这下真的是心里发毛,他咳了两下,学着吕老板的语气说:“大妹子,虽然是法治社会,但是危险也和图书无处不在,下次别乱跑了。”
他这匆匆而过的身影,慢镜头一样在她脑海中回放。
爱情和性,无非男女。他大概猜出她以前遭遇过不愉快。既然是伤,不说也罢。诉说不一定是慰藉,反而是撒盐。尤其是本就不堪回首的往事。
荆觅玉以为拳击观赛就和看电影一样,搭配零食更畅快。她要去对街的电影院买爆米花。
疾步的男人叼着雪茄,见到立在走廊中间失神的荆觅玉,他厉声询问:“谁?敢乱闯我的地盘?”
荆觅玉在心中怨念这些女观众。这辈子没见过帅哥吗?
“那就算了。”他不强求。
前方一道木门打开,呼啦啦出来一群人。
吕老板皱眉头,手掌一摊,“票呢?”
晏玉先前说他去洗手间。也不知道是不是便秘了,去到现在都没回来。
全黑西装,气势汹汹。
这会儿, 轮到她邪笑了, “还不赶紧用冰块凉凉身子?”
她故作伤心,抬头正好见到他的下半脸。或许是因为之前因他回了些记忆,所以才产生幻觉,看到了遗忘已久的面具。
荆觅玉听到左后方还有两声:“孙选手露点了!啊啊啊!”
晏玉看她对着镜中的他出神,“是我太帅了么?”
“你认识他?我看他排场好像黑社会。”
场上的女观众跟失心疯一样地大喊大叫,男人的呐喊已经被淹没了。
她立即望过去。
女观众有些傻眼。以前孙燃和白裤子对战,从没赢过。
赛台底是白的,却不是纯白,带着浑浊,有红、有棕。明明是暖色调,却映射着选手的伤痛。
晏玉冷冷地瞟着黄毛m.hetushu.com
赛台没有人。
荆觅玉说:“想不到这吕老板挺好说话的。”
男人戴着半截面具。
“见过两三回。他一个生意人,老奸巨猾是常态。这种环境得罪人多,出门带保镖很正常。”
“胡说八道!”
刚刚保持冷静的荆觅玉,在此时忽然揪起晏玉的衣角,质问道:“他现在为什么这么帅!他在我面前从来都不这么帅!”
吕老板示意左边的那位黄毛,“你跟过去看看。”
好在晏玉已经回来了,他帽子下的眼睛似乎是瞥了黄毛一眼,再转向她。
荆觅玉随黄毛回到观众席。
他知道孙燃赢的几率大,但还是叮嘱了吕老板几句。
她仍记得从前孙燃的那场比赛,鲜血滴落在赛台,红得从这端拖到那尾。她口口声声自己是只老母鸡,却护不住他。
全场又是沸腾出凄厉的尖叫。
她先摇头,再点头。论不要脸还是他厉害。
她扯着他的头发,尾指撩着他的颈背,晏玉不得不起身,“我真得凉凉身子。”
话音刚落,观众席爆出阵阵欢呼。
荆觅玉右手成拳往上举,使劲喊:“孙燃玉!加油啊!”
她掐起他的脸,“烧死你了哟。”掐惯了之后,这动作越来越顺手了。
她冷声:“不方便。”
孙燃左右甩了甩头,看着对手,不凶不恶,和日常吃饭一样。
荆觅玉非常佩服晏玉的自控力。
“是,谢谢大哥。”
去的路上没见到晏玉。从女卫生间出来,依然没遇上他。不会真的便秘吧?
可她不信。
晏玉问:“方便说说原因?”
“……”晏玉一手抱住她,“你真可怜hetushu.com。”
她的手滑在他的颈背,食指勾了勾他留长的小尾巴。尾巴太短,绕不上圈。“你有没有想过,我不期待爱情的同时,也不想要性爱呢?”
由她去吧。
她呜呜呜地躲到晏玉的怀抱,帽缘都歪向一边,“孙燃不要我。他拒绝了我的求婚,却跑来这里出卖色相。”
他检查了票,又问荆觅玉和晏玉要身份证。
荆觅玉捧着爆米花,一个人坐着。
晏玉没有望擂台,侧仰头看她。
虽然她欢喜的这声称赞,他听在耳中不太有滋味。但——
对手跟在后面,身形比孙燃壮硕。米白外套,裤子更白。走路时双手一下一下,打着袍子的衣摆。
之后,他俩买了同款眼镜和帽子。他今天穿的是棒球服,她换的也是休闲卫衣,颜色相近,像情侣装。
第一声爆出尖叫的是荆觅玉,她跳起来,掀开帽子,双眼亮晶晶的。“孙燃,你好帅!”
“那你以后别亲嘴。”
孙燃披着浅蓝色拳击外套,脸色冷峻。他右手握住围栏,翻身一跃上了擂台。
荆觅玉掰开他的手,“再亲下去, 你怕是要欲火焚身了。”
她推开闲人免进的牌子,跑向走廊。
医生总说,她已经痊愈,能笑能吃。
黄毛应声。
途径境园,晏玉上去拿东西。他不说是什么,她也没问。
晏玉从来说一不二,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让她不免怀疑, 长此以往, 他的身体会不会出状况。
那面具,要说稀奇也不是。芜大一年一度化妆庆典的道具而已。庆典是十年前一个学院开办的,后来联谊越来越多,成校园节http://www.hetushu.com日了。开始三四年,面具都是铜制。现在改用塑料,学生们玩完就扔。
“你化妆后满脸都是粉, 我还能亲哪?”他左唇角一斜, “要不,衣服脱了,全身任我选部位?”
荆觅玉静静靠在晏玉的怀中。她想着,晚上回去的时候翻翻病例吧。
白裤子也赤裸上身露出两点好吗?只喊孙燃的名字是怎么回事?白裤子心里得有多大怨气。瞧他盯着孙燃的眼神,跟饿狼似的。
他这回在冰箱拿出一瓶酸奶,坐得离她远了。“穿好鞋,严肃点。”
他亲完之后, 没有放开她,手指在她的脸上抚着,“以后别老涂那么多口红, 就这样什么都不擦,味道最好。”
荆觅玉的目光移至桶里的爆米花。
孙燃一记漂亮的上勾拳,直击白裤子的下颔。白裤子的护齿险些掉出来。
她有时嘴上说再玩五分钟就好, 大多都会拖十五到二十分钟。
身后的路人投以奇怪的目光。
拳击场的火爆,其实就是贩卖感官刺激。男男女女因那痛快的殴斗,而肾上激素狂升,面红耳赤得宛若自己参赛。

她把吃了没多少的爆米花扔进垃圾桶,有些可惜。
晏玉没有阻止,反正也没人说拳击赛不能吃爆米花。
她摸摸衣兜,“票在我朋友那里。”
晏玉笑,“他胆儿小,不敢犯法的。”
“凉身子没用, 我是心火旺。”
那个男人脸上的,光泽厚重,颜色半铜半金。塑料不会有这种质感。
吕老板打量着她,“我凭什么相信你?”
她和他在这短短几公分的距离中争夺氧气,“我就不信你以前的女朋友不涂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