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城堡卷

第十六章

“你一定要忘了我,开始新生活。”
前些日子,孟泛玉的死讯传来,一个朋友摇头叹息,孟泛玉的女朋友疯了。
不过, 她吐到了手上,手又抹了一把脸。她抹完脸, 转身要往会场跑去。
晏玉慢悠悠的,撑伞蹲在她的身旁,“别费劲了,你进不去的。”
晏玉点点头,走进追悼会。他领了一个丧事小袋子。附有死者的生平简介,和两颗糖。
中年男子道了声谢,开车离去。
孟父母的眼睛、鼻子红得暗了。那一句谢礼声,和红衣女人一样,是哭伤了喉咙的破音。
晏玉明白,眼前这个穿艳裙闯葬礼的,就是孟泛玉的女朋友。
医生拉起她的手,拿出一次性针筒,熟练地给她注射药剂。
“不漂亮。”她在说。
“他是怎么说的?”晏玉试图引导她。
黑衣男面向女人,双脚站开, 双手背起。只要她敢闯,他们一定不客气。
晏玉回眸望了她一眼。
女长辈向两个黑衣男做了手势。
她在抚裙子, 抚两下又摘了鲜艳发饰, 用满是污垢的五指梳理头发,越梳、越脏。
晏玉望一眼天空。
他看不清她的相貌。
他再打量她。
晏玉看着她步子趔趄,上车时差点倾身撞到车门。
晏玉一手扶住她,“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她虽然说得断断续续,但他稍稍联想一下就明白了。
何止不漂亮,简直就是丑。
女人的裙子怎么都抚不干净,她喃喃说:“不漂亮。”她迟疑着步子。脚尖向着会场,脚跟却在后退。
她猛然推开晏玉,站起来到处跑,凄厉地喊叫。
她望一眼深黑的伞面,缩起身子。

黑衣男纹丝不动,大步往马路中间去,把她摔到地上,转身走向会场。
晏玉向孟泛和图书玉的遗照三鞠躬。
“我和孟泛玉不熟。不过,我的好朋友欣赏他。我勉强爱屋及乌,欣赏他一回。”或者说,刚刚那两个男人的话,引起了晏玉的兴趣。一个害人的女人,为何会在害人之后溃不成军。
女人的表情有了变化,她指指追悼会方向,“泛玉……”再指指自己,“我。”费力地用伤破的嗓子说:“一生一世。”
男人甲唏嘘,“孟泛玉生前多宠她,现在两眼一闭,女的被逼疯成这样。她要是再死在他的葬礼上,太可怜了。”
好些宾客都不走了,站在原地观看孟家的戏。
他给她打伞,“你家人呢?”
她爬起来,脱下鞋,狠狠地一摔,“泛玉……没有我……不高兴。”
她抱膝,低头看着踩在脚下的小草。“石头重……推不开……”
她瘦得过分的指结,藏满黑泥的指甲,和晏玉干净修长的手形成了鲜明对比。
男人乙凉薄地说:“所以啊,人还是得活着。被一个女人害得没了命,不值得。”
她五爪张开,拔完小草不罢休,指甲抠着下面的泥土。“他不藏……他出去了……”
再扎起来。
她哪里看得见, 继续向前跑。
她的声音很小,晏玉不得不陪她蹲下才听得清。
她拼命挣扎。
晏玉向前走。闲事管过一回,仁至义尽了。
晏玉静静看了两秒。他和孟泛玉并不相像,或者只是薄唇的弧度神似。
好人难做,那就不做了。
她手很脏,很瘦。美女柔弱无骨,那叫美。她这弱仅剩骨,就可怕了。
她大口大口喘气,连坐都坐不稳了,双手捂住心口,往旁边倒去。“疼,疼……”
她喃喃重复这句,泪水越涌越多。眼睛嵌在瘦削的脸上,失了神采。
她眼睛焦距http://www.hetushu.com似乎停在他的下巴或是嘴唇,眼中涌出泪水,“泛玉……”
舍不得?晏玉扶着她起来,一手给她拍拍裙子。“他为什么舍不得你?”
在这沉肃的追悼会场,同样免不了八卦。
男人甲说:“那疯子就躺在外面。追悼会现场再死一个,孟家不怕惹上事?”
然而,跑了两步,不等黑衣男威胁, 她自己停下了。
毕竟,在场追悼的,孟家父母和那个被拦在门外的女人,才最真心。
晏玉见到女人躺在原地,车辆远远地避开了她。
“你别怕。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他守你这一世。我跟你约来生好不好?”
她又捶又咬。
她站在原地, 念着什么。嗓子破喉般嘎哑,发出锯木一样的声音。
黑衣男狠狠地踢了她的后腰一脚。
她脸上也瘦,瘦得眼珠子都要脱框而出。
她没有回答,只一个劲盯着他的嘴唇看,又伸手要抓他。
脏兮兮的,像在污水中淌过一样。头发、脸上,裙子沾满了泥。被雨淋湿的头发散落在两颊。
因那份对孟泛玉迟来的欣赏,晏玉今天仁慈了一回。
孟泛玉的事故,他没有参与讨论,死了就死了,再讨论都活不过来。但听过一两回,是被他女朋友害死的。
他再问:“没有你,他为什么不高兴?”
“我爱你。我怕……这辈子你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样爱你的人了。”
疯了,真的疯了。晏玉敛起神情,“放手。”
难怪简誉常说,孟泛玉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是跟他这种自私性情不一样。
她追过来。被一个黑衣男拽开。“闹够了没,你这疯女人!”
中年男子拉着她。
孟家几位长辈皱了皱眉,并未阻拦。
那两个黑衣男远远向她挥拳http://www.hetushu.com头, 目露凶光。
她身子滚在地上,哀嚎痛呼。
如果孟泛玉知道,他奋不顾身救回来的女人被孟家逼疯,恐怕黄泉之路都走得不安心。
女人抬起头,“泛玉……舍不得我……”
男人乙低笑,“扔马路上而已。她如果被车撞了,孟家只是间接责任,人道主义赔偿一笔就成。”
晏玉嘴唇上斜成弯。爱,多虚幻的字眼。
都不真切。
女人双目黯淡,攀着晏玉的手肘,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石头洞好小……我钻,钻不出……他说好多话,流好多血……”
他思索两秒,今天这特殊的日子,当回好人算了。他把伞递过去,“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这伞给你,早点回家吧。”
好像也没有疯得太彻底。
“他舍不得我……”她开始掉泪,双手在眼睛擦了擦,越擦越黑。她扯裙子去拭眼,裙子也没干净多少。“他舍不得我……他舍不得我……”
他说过的。
这鬼天气,他撑了半天伞,也没为她遮到多少。
她丝毫不在意,把小袋子捂在胸口。
孟家几位长辈连忙招呼宾客。
“忘了我,一定要忘了我。”
他越来越撑不住,到最后只重复着:“我爱你……我舍不得你……”
中年男子阴沉着脸,打量着晏玉,“有事?”
女人有些茫然,在他的掌心捏起小袋子。
可她是他的一生一世呀。
她蹲下身子,蹲着蹲着,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他在细雨中走回会场。
晏玉要走。
这是泛玉的糖,要好好收藏。
然而这女人的话,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躲开了。
晏玉失笑。眼前这景象,哪来的一生一世。
她回头望追悼会场,恋恋不舍。
孟泛玉眉英目朗,挺鼻薄唇。干净的少年在黑白hetushu.com色调里十分清绝。
“觅玉,我舍不得你。”
黑衣男扛起女人。
真是奇怪, 和她并肩时没听清她的话, 他向前迈步子了, 她的三个字反而穿进了他的耳朵。
女人这时想起什么,转身又跑向会场。跑了两三步,鞋跟嵌在草地,把她绊倒了。
这时,孟家长辈迎向晏玉。
这时,马路有一辆车停下,一个中年男子下来,向她冲过去。
先出来的是那一颗糖。
晏玉看了看来往车流,“孟泛玉没告诉你,躺在这里很危险吗?”
晏玉又劝了一句, “回去吧。”
两个黑衣男立刻跑过来,“这位先生,你先进会场吧。她是疯子,脑子有病的。”
她胆怯地缩回手。
渐渐,她安静下来,被中年男子牵着上了车。
直到咽气前一刻,他说的都是:“觅玉,我舍不得你……”
远处是孟家的哭声,耳旁是女人的低喃。
然而,他的生平简介没有她。
中年男子耐心地哄着她。
两人站在伞下,晏玉仅是头发和外套飘了一层雨雾,“你家人呢?”
听到他的话,她立刻爬了起来。“泛玉……”她把发饰重新戴在头上,乖乖地跟他走到路边。
回到医院,她洗了手。把小袋子摊平在床上,仔细地解绳子。
晏玉一手插兜,捻了捻丧事小袋子。他上前,拦了车。
她不知听懂没有,视线直直的,不会拐弯。
他嫌弃地看了一眼西装上的污印。
晏玉没有看他,打开小袋子,自己取出一颗糖,剥开入口。他掌心摊开小袋子,伸向后座的女人。“孟泛玉的糖,一人一颗。他的生平简介你留着吧。”
她用手指去揪草皮,像是自言自语,“外面……可怕……泛玉让我藏起来……”
荆觅玉摇摇头,“不跑了……”
雨一直下,她浑身都湿透了和图书
晏玉伸手好几秒,她都没有任何动作,眼睛直勾勾定在前方。
葬礼仪式已经开始了,孟家老爷正在读致悼词。晏玉的迟到,让孟家长辈面露不愉。
幸好这时的温度不低,否则她这身湿嗒嗒的样子,又是一场病。
他收回了伞,正要往会场走。西装却被她扯住。
瘦弱的她被摔得晕头转向,爬都爬不起来。
她握紧小袋子,偷偷地松松绳子,单眼望一下。
晏玉不理他们。
晏玉转身入座。
女人穿着一双白鞋,跟高四五公分,只及他的下巴。
一个穿着医生外袍的也跟着过去。
“你是——”晏玉垂眸看她,“孟泛玉的女朋友?”
她一惊,松开了。
离会场远了,车上的中年男子开口,“觅玉,你以后别乱跑了,你外婆发现你不见了,担心得不得了,你忍心让你外婆伤心吗?”
他撑着伞过去,隔着几步,见到她在亲吻那串镶有红石圆珠的发链。细雨如绵针,落在她身上。污水满身,比之前更脏了。
这边的雨,下得没完没了。但是远方,乌沉云层的沟壑中,掀起了一道瓷白通透的亮光。
晏玉听出了不对劲。
宾客陆续进去,孟家长辈示意可以行动了。
她又伸手,抓向他的嘴唇,被他迅速地挡开。
晏玉走了出去。
她越挖越用力,“他回来了……有血,好多好多血……”
经过她身边,他慢了慢脚步。
“他……泛玉……”女人捶了捶脑袋,“泛玉说……”她稍稍抬眼,望着晏玉的下半脸。“他爱我。”
她拆开他的生平简介。一个字一个字地读。
她跌倒在地,迅速地半爬起来,跪着都要往晏玉的方向去。
她从地上狼狈地爬起, 还记得把口中的污泥吐出来。
晏玉扔了伞。
这雨真烦。明明她早已湿透,他仍得给她撑着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