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城堡卷

第十八章

车到境园,他道了声别,下车往里走。路灯下的影子拖得老长,形影单只。
荆觅玉心中揣不准晏玉的行为,只能以老母鸡哄小鸡的态度说,“过来呀。”
黑眉男小嘴巴也扭起来, “妈的!跟我玩嘴炮?”
荆觅玉又好气又好笑。说他诡计多端吧,有时又很直白。她都不知道他究竟什么心思了。“可惜都被我看穿了。”
晏玉左手接过匕首,向上一抛,又再落入手里。他轻笑一声,刘海下的眸子黑腾腾的。
晏玉回身,避开黑眉男的攻击,右手反向扣住他的手,屈肘一掰。
晏玉小时候经常干架,战无不胜。当然,打完就挨训。长大的他,喜静不喜动。阴谋诡计可比逞凶斗狠,轻松多了。
一群人把孙燃团团围住。
“对, 过去了。昨天, 就在昨天, 你把我哥们打趴下了。”黑眉男的浓眉毛扭成波浪状。
荆觅玉坐在前排,望着敦厚的司机,心想,还是别提斗殴的事了,免得吓到老实人。
孙燃开门见山,“什么事?”
“刀伤不能碰水,会发炎的。”
出租车司机终于找来了。
晏玉轻轻掐了下她的纤腰,“打完架很累,强奸这么费劲,还是算了。”停顿时,靠近她的耳骨,“当然,你如果要来几场惊天动地的鱼水之欢,我拼了这条命,哪怕精尽人亡,都一定满足你。”
她跟在他身后,“晏巳……对不起呀,你是不是生我气?”
晏玉反问:“我要有这倾向,早就把你囚禁起来天天上,还能让你这么嘚瑟养一群小黄鸡?”
“调皮。”他一句带过。
荆觅和-图-书玉看着他包扎的手,叹了声气。她给司机付完车费,下车追上去。
那群人反而做出攻击手势,却没敢乱动。
荆觅玉一边留意着前方动静,一边观察四周。
荆觅玉本来是第二个下车的,想起晏玉那伤,她和司机说,“先去境园。”
哪里不碍事?她第一个受不了。“要不去医院一趟吧。”晏玉这手,孙燃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而孙燃的包扎技术,李沅佰一直批评不及格。
她轻轻拽下他抠绷带的手,“你不会有暴力倾向吧?”
孙燃的格斗她见过,拳拳生风,利落干净。她惊讶的是晏玉的身手,竟然比孙燃的更狠辣。
黑眉男看到车上又下来一个男人。
车速不快,将到战区,她打开车窗,不忘笑几声,“嗨,两位帅哥,要我载你们去兜兜风吗?”
孙燃退了一步。
瘦猴男人发出惨叫,跌在地上。
他停下脚步,“没有。”
晏玉笑了。
“没事,小伤。”晏玉深深地看她一眼。
晏玉赶紧搂住她的腰,退了两步。
男人迎着光,走近了,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荆觅玉:“以后还是小心些,低调为好。”
“……”
荆觅玉手忙脚乱地从衣兜里掏出粉饼盒,朝晏玉扔过去。
黑眉男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孙燃玉, MMA拳王。对吧?”
“没事。我一会洗澡还得拆。”
“这都小伤,只削了点皮。”
孙燃:“昨天的比赛招来的。”
晏玉也是奇怪,刚才敏捷的身手这会儿没反应了,并不闪避。
晏玉躲都没躲。
黑眉男余光将自己兄弟的www•hetushu•com身影尽收眼底, 哈哈一笑,“跟了你好一会儿了,你自己选了这么一个空旷的场地。我们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朝他招手。
晏玉转头看她。
她气得抬腿踢了瘦猴男人一下。
黑眉男两侧站着一群人。有些坐在摩托上,有些故作潇洒地倚着车座。
“我听到了。”
他摇头,“就算有,男人有疤又不碍事。”
“他们人多,我要下车帮忙。”晏玉把手机放到支架上,“你这边,我通知了张升荣,十方总部只有两个值班的在,没有足够的支援人员。不过,总部大门会为我们打开。我设了导航路线,就在这里。”他指指手机。
打就对了。
“你不会要非礼我吧?”她怀疑地挑眉。
跑上前的荆觅玉觉得有几滴血飞了出来。

孙燃说:“明天再喊拖车,今晚回去睡觉了。”
他没有拿手机,只望着车窗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在他脸上一帧帧画过去。
她更加不是滋味。
荆觅玉拉下手刹,挂挡。这回不是她安不安全的问题了,她担心不把晏玉拉走,要出人命。
荆觅玉:“以后会不会很麻烦?”
黑眉男惨叫,匕首从手中掉落。
车里的晏玉见此情景, 和荆觅玉说道:“我接下来说的话, 你要记清楚。”
孙燃淡定地站着,保持着双手插兜。
瘦猴男人直接把刀扔向她。
孙燃下车,荆觅玉又叮嘱几句:“自己小心啊,没事也常联络。”
荆觅玉连忙打开门锁。
孙燃极为迅速地飞起腿,踢开匕首,再朝瘦猴男人的下颔和_图_书打出一拳。
不过,当面对一群猪脑的时候,讲话反而浪费时间。
“你换驾驶位来,保持启动车子的预备动作。我下了车,你立刻锁车门。一旦有人偷袭这辆车,你别管我们,掉头去十方。但这不是最佳方案。因为他们人多,只要有一两个骑上摩托车,追你不难,而且车子油量不足以让你走远,你会很危险。”晏玉看着她坐到驾驶位,“我说的只是最坏的情况。其实,这些小流氓,孙燃一个打十个,不成问题。”
“如果你不说, 你哥们还没那么丢脸。你这大声嚷嚷, 一马路的人都知道,你哥们昨天被我打趴了。”孙燃调子很平。
拳击集训地,常备创伤药。
晏玉的刘海落在额头,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呼出一口气,手上拳头青筋凸显,望着倒在前面痛吟的男人。
她在微信建了一个群,拉了孙燃、晏玉进去。
孙燃挥挥手,身影隐在了夜色中。
黑眉男左看右看,吼道:“愣着干嘛?上啊!”
三人坐出租车回市区。
“当然了。”他亲昵地用另一只手捏捏她的脸,“我为了你,可谓是不择手段。”
孙燃看向晏玉的眼神带了些探究。
黑眉男身后站着的一个瘦猴男人,捡起匕首。
也许,仰头不是傲慢, 而是因为他的身高不及孙燃。
黑眉男哼出一声,长得跟富婆后边的跟屁虫似的。
没避开,不应该。
晏玉下了车。
孙燃迅捷地从后车窗窜进来,灵活地在后座一缩一滚,开了后车门,“晏巳,走。”他明白,晏玉打出瘾来了。
这群流氓党个个躺在地上哀www.hetushu.com嚎。
荆觅玉捶了他一下,“你说这些,存心想我内疚是不是?”
她的耳朵被他下巴的胡渣子扎得痒痒的,听他说打架累,她想起:他揪着黑眉男的时候,浑身都是戾气。
晏玉的拳和腿,都是向对手薄弱部位攻击的。
“那是过去的事了。”毕竟, 孙燃连名字都改了。
她踩下油门,启动车子。
直到瘦猴男人嘴里发出“啊”的叫声,双手握紧匕首刺来时,晏玉才转身一甩手。
晏玉转头看看她,不作声。
荆觅玉回头看向晏玉。
晏玉手上的口子不深,只是长。
孙燃双手插兜, 走上前冷目一扫。
一到十方,她立即报警。
那群人哀哀地躲闪着他。
她肃正起来, “你说。”
荆觅玉锁上车门,一双眼睛溜溜地转,张望四方。她知道孙燃能打,但对方来势汹汹,就怕不择手段。她要避免自己成为孙燃的累赘。她厌恶这种累赘的自挫。
他越是这样,她越觉得他在生气,生的是闷气。她看着他的手,“会不会留疤啊……”
荆觅玉踩着刹车,见到黑眉男左手掏出匕首,打算从晏玉背后暗袭。她大喊了一声,“小心!”
对方C位的那个男人, 眉毛黑得和蜡笔小新一样,左臂纹了一只狮面螺旋图案。他仰头轻蔑地看着孙燃,露出大大的喉结。
他给其他人努努嘴。
这话一出, 一群人逼近孙燃。
孙燃站定不动。
再一看晏玉的手背,被划出了一道长口子。
荆觅玉惊讶地问:“干什么伤的?”
孙燃枕着头,靠在椅子上。他没有拦住瘦猴男人对晏玉的攻击,因为他和_图_书认为,晏玉完全能避开这一刀。
进去电梯,门关上。
“那要不叫个医生给你再缠一下?”她对孙燃的医疗技术心存怀疑。
孙燃:“你不是报警了么,警察会处理的。”
“是是是,你厉害。我今天相信巩玉冠的话了,你这嘴巴,好的不灵坏的灵。”这时,到了电梯厅。晏玉揽上她的腰,“看你都走到这了,上去喝几口水吧。”
荆觅玉点头,“嗯。”
包扎完毕,荆觅玉充满歉意地说,“对不起。”如果不是她喊住他,他就不会受伤了。
司机先到孙燃的地址。
孙燃下车,正要去阻止晏玉的刺刀动作。
黑眉男不敢说话,尖利的匕首和他只差几公分,他腿抖得不行。
进了屋,荆觅玉终于问起来,“我说要载你们去兜风,你怎么不懂暗示呢?孙燃都回车上了。”
荆觅玉:“孙燃,那群人是冲着你来的吗?”
晏玉漫不经心地抠着伤口的绷带,“很久不打了,一打起来就停不住。”
她停下车,打开车门出来,喊道:“小孩子玩什么匕首,赶紧回家!”
“嗯?”
谁知,晏玉真的丢了匕首。他将黑眉男往地上一摔。
孙燃从兜里出来的拳头,带着刺风。这事,他年少时期干得多了。没在怕的。
扔歪了……
“不会留疤。”晏玉牵过她,“我是反疤痕体质。小时候受的伤多了,曾经有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伤口,这不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荆觅玉左右拉起孙燃和晏玉,“上车,上车。”她迅速开车去十方。
安静,却又带着某种沉郁。
孙燃:“知道。”
围住孙燃的好几人,挪步子向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