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丛林卷

第八章

“当年的事,没那么简单。”他张开脚趾,把她的秀气脚趾夹了下。
“我会游泳。”
“早了。我爸出轨好几年,才找我妈摊牌离婚。”
荆觅玉以前习惯了路人对晏玉的惊艳目光,但现在面对一群同事,她心里不太自在。
“对。”他知道,她小动作特别多。“但为了一件古玉,我爸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
“我可以教你游泳呀,我连潜水证都有呢。”
她跳再深,也系着一根叫晏玉的绳。而且,还有老周,秦修玉给她当后盾。
他套了睡裤,裸上身出来。
那位已有男友的同事甲,眼睛停留在晏玉脸上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点。
“好了, 说回正题。”晏玉问:“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爸的话?”
荆觅玉挽起晏玉的手,拿出纸巾给他擦脸,“这天太热了。”
然而见到漂流两个字,她失望了。
荆觅玉却注意到了他的用词,她挣脱他,两只脚踩上他的双肩,“你这是恋爱吗?”
天,都是晏风华和葛婧之在聊。
荆觅玉答:“在复祝。”
晏玉握住她的手,几乎是习惯性地在她掌心亲了下。
“什么意外?”荆觅玉翻身向他。
“呸!”真是越来越不要脸。
“两年前,你为了查找儿时记忆的真相,以何扑玉的名字在芜阴古董市场出现。之后,出于某种原因,你离开芜阴,到了北秀的拍卖会。”
他再一捉,在她小腿肚捏了捏,“正事说完了。一个中年男人,干涉不了我们。”
晏风华举起,透过灯光把断掉的那五厘米仔细看了看。“有透光针孔,还原不难。”
荆家那张http://www.hetushu.com,拼接处脱了五厘米的线,线头坠下来,细细碎碎。
“哼。”
“你小妈和你爸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猜不出。我有怀疑过, 你妈是何爱玉, 但时间不对呀。何爱玉出外寻子是90年,如果她再婚生子,孩子肯定是90后了。90年以前,何爱玉嫁给一个警察,只生了一个儿子。但你妈和你爸结婚多年,一女一子,完全对不上。”
“什么一无所获?我们现在躺这床上就是收获。”
他笑着把三张图在桌上拼起来。
领导回了一个ok的表情。
“嗯。”他晃了晃酸奶的玻璃瓶。
“你有这份觉悟太好了。”
晏玉解释说:“芜阴那回,差点被我爸发现。我就改到北秀了。”
好几个同事纷纷表示要带家属。
葛婧之娇声笑,“明白,当然明白。你为收藏砸了多少钱。”
“我给自己立下一个誓言,我三十岁的时候一定要消灭掉童年阴影。”其实,他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初中去报游泳班,他阴郁了一个半月。
晏玉心中已经有了些推断。他说:“刁争柯你记得吧?”
“他是我爸的人。”说到这,晏玉不禁为她的疏忽叹气,“你把我的资料那么明显地摆在工作台下,是生怕不露馅么。”
“我也奇怪,这宝藏的钱,还不够你们晏居铺路的。”
“他是你爸的人?”她眸子转了几圈,“那就是说,在我还没认识你之前,你爸已经盯上我了?”
“对,第一次拍卖我是电话联系的。北秀古董市场没芜阴那么严格,比较好操作。http://www•hetushu•com
晏风华眼皮下的眸子往葛婧之看了一眼,抬起时,向着荆觅玉,“这图就交给婧之吧。”
“什么中年男人,那是你爸!”
晏风华问:“这宝藏,当年有没有说是在哪个城市?”
“我会游泳。”晏玉非常坚持这一点,“只是游得不好。”
他怀里没了美人,不大痛快,“干嘛呢?躺着说和坐着说有什么不同?”
“我这身材练这么好,就是给你养眼的。”他理直气壮地展示自己的胸肌、腹肌。
“那我跟着去吧。”
“……”荆觅玉在冰箱里拿出两瓶酸奶,坐上沙发,递给晏玉。
荆觅玉一掌拍在他的胸膛上, “原来那个是你!我就说呢, 怎么何扑玉莫名其妙出现了。追那线索一年多, 一无所获。”
她放下手机,“我星期五公司团建,早上六点半就要起了。”
“说正事呢。”她另一只腿踢他。
过了几天,荆觅玉把剩下的两张图给了晏风华。
“不知道何爱玉和你爸说过多少细节。我觉得你爸了解的,应该不少。”
星期五早上八点半,荆觅玉和晏玉在公司楼下,和同事们集合。
同事们见到这样亲昵的两人,有些不适,纷纷移开了目光。
“不过也好在你没扔,我才能看到刁争柯的名片。”
荆觅玉大喘一口气。这么想来,简誉订婚宴时,晏风华也早发现她了。她忽然背脊发凉。
她这时都想问自己,老周介绍的男人个顶个优秀,怎么她就全给分了。真是惋惜。
“不给你耍流氓的机会。”
“嗯。当时太小了, 来龙去脉不清楚。和_图_书但光那些片段就让我厌烦了。”晏玉非常平静, “两年前, 我在一个偶然情况下,听到我爸讲了一句荆山之玉,刺激到儿时记忆里的某件事。我就用何扑玉这个名字去拍卖会钓鱼, 想弄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结果,你上钩了。”
晏玉扣住她的小腿,“干嘛呢,从床上换到沙发,你觉得我就不能对你下手了?”
心里吐槽着,她在群里和组织者说:“我带个朋友,男性,一个。”
“哎?”荆觅玉又是一惊,“你知道他?”
“漂流。”
荆觅玉和晏玉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荆觅玉记起老周的话,“可是,我朋友说,我先到北秀,你才跟过来的。”
就像晏玉说的,晏风华滴水不漏。她无从得知晏风华和何家什么关系。
晏风华挖了一个坑等她跳。那她就跳下去看个究竟。
他总说她小动作多,其实他也是。动不动就爱抓着她亲这、亲那。浑身上下被他吻遍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荆觅玉心里笑起来,面上却板起脸,“你去了,我可不会再救你的啦。”
荆觅玉问:“你听过,你爸认识一个叫何爱玉的朋友吗?”
“纠正一下,我以前不知道,后来发现查我的人,到处结交名字有玉的男人,我就猜到了。”
“知道了,死要面子。”
葛婧之惊讶,“这么巧?还是我们祖籍呀。”
“不带家属?”
“……你对自己真狠。”她弯了弯身,“这样吧。我们都释怀过去,重新开始,怎么样?”
六十多年前的山河,到处都是山形和河道,弯弯曲曲的小路像是蚯蚓一样。
“我妈和我和*图*书爸是1984年结婚,1996年离婚。”
荆觅玉翻着前面的记录,心里想,要不也把晏玉带上吧。
“不如我们在泳池里做一次,说不定就什么事都没了。”
她瞟他一眼,“同事说,那个河域水流湍急,你不会游泳,我想带也带不了呀。”
“我为了寻找何扑玉从芜阴来北秀,但查不到你的真实身份。于是我用当年三方约定的玉字做信号,想让你主动现身。”缩在沙发的荆觅玉,用脚趾磨蹭着晏玉的脚趾。“但是,其实你不知道名字有玉这件事。”
之前团建有几个选项,漂流、温泉、徒步。这些活动,她从不提意见,由得同事去安排。现在倒觉得,早知选徒步好了。
三张图都已经有了陈旧的黄灰。
晏玉问:“去哪?”

她回头一眼,“怎么不穿衣服?”
“我和你说过,我们晏家都是自由恋爱。他一个婚内出轨的,没资格来管我。”
晏玉撇撇嘴角,“你全身上下我哪没看过。”
葛婧之兴趣盎然,“这刺绣针法真不错。”
荆觅玉穿上睡裙,走出卧室。
“……”她都忘记这事了。
荆觅玉满目期盼,“晏先生,麻烦你了。”
“听你分析那么多,勉强算是吧。”他把她双腿一分,压了下来,“事情说完了。明天星期天,今晚就做多几次了。”
那位牵着老公的新婚同事,打量晏玉的眼神是不是太放肆了点。
两人静静喝了半瓶酸奶,荆觅玉开声说:“我来把这件事从头讲起。”
“呀。”她想缩。
溺水在他说来,平平淡淡,过了就过了。但是能在他心里停留那么多年,hetushu•com怎么可能没事。
“溺水。”有水浪, 还有黑黑的像是石头一样的东西,壁上有青苔。晏玉只记得这些。
同事甲问能否携伴。
晏玉摇头,“完全没听过。”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我要去喝杯水。”她踢踢晏玉,“你也起来,我们坐着说。”
“放心吧。”葛婧之应声,“我本来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不过北秀文物节目一播,发现这些古董看似死物,其实都承载了历史的文化啊。”
“嗯。”
荆觅玉回答:“他在慈善会, 口口声声说不记得刺绣图的来历。晚上他讲起的时候, 明明记得很清楚。这说明他一开始就在装傻。为什么要装傻?应该他知道什么, 但不愿说。”
回去的路上,荆觅玉看着公司微信群讲起星期五团建的事。
“嗯。”晏玉再问:“你猜他知道什么?”

她没问,是不想让他再去回忆。
摩托快艇那天,水浪拍打礁石,撞进了儿时的记忆。每回想起这一幕, 他心底就会升起暴躁的情绪。坠海之后, 他突然脑中一片空白,动弹不得, 失去意识。如果当时真的死了, 也不算难受——因为他在那时已经感知不到痛苦了。
“好吧。你是猜的,因为你不清楚真正的缘由。”荆觅玉用脚趾卡进他的指缝里,“在我招摇了那么多男朋友之后,引来了你爸的注意。其实,你爸是荆山之玉的知情人,才派刁争柯打听我。”
晏风华点头,“你终于明白爸爸的爱好了。”
“我可以让你游得更优美呀。”
“两回都是溺水吗?”荆觅玉诧然。哪有父母见到孩子落水站着不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