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丛林卷

第十二章

“娶什么娶啊?你求过婚吗?我有答应吗?”明明嘴角都要咧起了,荆觅玉却还故作不悦。
晏玉没有回答,仅是弯起了笑眼。
她立即从床上起来,爬到饭桌前。
这种人,才容易露破绽。
荆觅玉擦厨灶时, 想起了小时候。
“我记得你说过,巴警官要找儿子?”
今天,他也装作认不出她。
这条岔路,却是清风和绿荫。她轻轻哼起了歌谣,继续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
她又要问秦修玉,外婆不觉得难吃吗?想起她刚决定和他绝交,就忍住不说了。
外公一直到下午两点,才端着饭煲走出厨房。“好了,好了,过来吃饭吧。”
那人是学生会成员,业余时间也忙。两人的见面,大多是她搭乘公车过来找他。
北秀的七月,热成了狗。
长大的她才明白,外婆尝的不是味道,而是情意。
席间, 荆觅玉没怎么说话, 都是晏玉和简誉在聊。他俩的话题大多围绕芜阴。
秦修玉有事,没有过来。
她骑上了右边的岔道。
她停下车,定在原处,问道:“大叔,怎么了?”
荆觅玉笑着说:“知道了。”
荆觅玉坐在院子的台阶,远望厨房。厨房弥漫的,不知道是炊烟还是焦烟。“外公,什么时候才能吃饭呀?我好饿啊。”
她就读的传媒大学,距离芜大很远。
不过,外公煲的粥,和外婆的不一样。上边的米粒还在晃。她用勺子舀起来,粥水白清。“外公,这是饭还是粥啊?”
他摇头,“不饿。”
她开心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有个同事去过寺水山,溪http://www.hetushu.com河里允许钓鱼。一个小时四十块。”
“哼。”她也不理他。
晏玉眼神转冷,“消息可靠?”
她醒了,正要教训他。
“忘了。”晏玉轻吻她的脸颊。现在她在家都不上妆了,亲起来舒舒服服。“问问刁争柯。他最喜欢男女八卦事,小三、出轨查得勤。”
她这酸不溜秋的调子,让他失笑。“可惜什么?”
这会儿饿瘫了, 她也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荆觅玉扁起嘴,“我都不想理你爸了。”
“听你的。”
“没问你什么?”
晏玉两指把她的嘴唇捏起,“瞧你这样子,掩饰不住内心的窃喜了。”
他载着她,在校园里穿梭。
简誉看到荆觅玉出来,给晏玉抛了一个眼色。
“在哪?”
她也想要外婆哄。但她晚上只要眼一闭, 立刻就能睡过去。哄都不用哄。
外公肯定地回答:“粥。”
她瞪他一眼,转身咻咻咻地骑车走远。
那个微信群,有荆觅玉养过的几只小鸡崽。男人们唠嗑家常,她大多时间插不上话。
秦修玉摇着她胖嘟嘟的小短腿。
她没有回头,自然不知道——
“没有。”她摇头,“说来也是巧,前脚来了巴警官,后脚刁争柯就来了。”
或许,晏玉的饭菜也没那么惊艳,但她就是吃得舒心。
她只能在午休时玩耍, 等外婆来。
晏玉明白过来,回眸,“洗完了?”
“不要,单身万岁。”她两手食指顺着他的上唇,往左右刮。“我外婆说,上唇主情,下唇为欲。你这样的男人薄情重欲。”www.hetushu.com
她理直气壮地说:“我自己都听不到呀。”
她从来都不是做大事的性格。冲动,无脑。
进了电梯,简誉才说:“芜阴有个朋友透漏消息,李双英在查荆觅玉。”
他说:“吃饭了。”
“对呀。”
晏玉问:“你想去哪儿?”
荆觅玉猛然从记忆中回神。
她很久没有骑过单车。
不过,外公的饭汤,外婆吃了两碗。
她唇瓣被他捏着,发出了“噗噗噗”的声音。
“嗯,吹就吹了。”晏玉没当一回事。
电梯到了,两个同样俊挺的男人走出去。
芜大校园从东到西,横跨了两条街。
外公在厨房自学煮粥,忙活了一上午。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到了分岔路。中年男人站在左边岔道上。他年纪四十出头,身材微壮,龅牙,穿着一件黑T恤和一条迷彩裤,脚上的,似乎是军靴。
外公尝了一口,放下了勺子。“我去问问隔壁大婶,有没有剩饭剩菜,喂喂你们两个。”
秦修玉没理她。
她怀疑这是秦修玉的坏招。每当他说呼噜声吵到睡不着, 外婆就会过来哄他睡觉。
“小学二年级吧,一个男的班主任。你说,他身上有光,非常温暖。我们还嘲笑你是通灵眼。”
她造作的时候,孙燃多是一副不认识她的陌生人样。
秦修玉向外婆告状, 说她睡觉老是打呼噜,还是大声响亮的。
寺水山有一片区,开发成自行车环道。
中年男人移开位置,向她憨厚一笑,上唇反起。露出了身后的黄色警示牌——施工路段,禁止通行。
荆觅玉一手搭到他的颈背m.hetushu.com。他的小尾巴长长了,时常被她抓在手里玩。“算起来我们认识没多长时间,交往才两个月。你最长的女朋友有四五个月吧。”
晏玉出去送客。
她上到半山,绕了下来,定在晏玉身边,挺了挺胸,“嗨,帅哥,上坡很累吧?要不要坐坐美女的座驾呢?”
远处的云层都在伸舌头。
荆觅玉走出厨房,听见简誉在问,“于家股价大跌,你和于今眉的婚事吹了。”
“不是找我,他只是等人。”
先前的环道树木都不高,火辣辣的太阳照得她脸色泛红。
她送进嘴里嚼了两下,瞪大眼睛,“比外婆煮的饭还硬。”
碧空白云,环道蜿蜒。
那个时候,她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孩。然而,上帝创造了如此完美的少年,却又狠心地把他带走。
“不危险,很善良。”晏玉顿了下,“和孟泛玉是同一类人。”
“那我带上木驽,我们一个月的鱼都有了。”
荆觅玉把晏玉的发尾缠在手指,绕着圈儿,“就那天我在OneFool加班,他进来坐了会就走了。”
简誉往停车位走,“她危险吗?”
“重欲你见识过了。但薄情,有失偏颇了。”
简誉吃完离开。
“没问。”晏玉陷进沙发,抱起荆觅玉,“我爱娶谁就娶谁,关她什么事。再说了,你也是白富美啊。”
“让我想想。”荆觅玉闭上眼睛,蹭着他的肩膀,“去不去寺水山?全北秀含氧量最高的山头啊。我有两个星期没去健身了,一起去爬爬山?和小鸡崽们烧烤呀。”
晏玉点头,“我知道,刁争柯没查出来。”
m.hetushu•com刁争柯可能将你认识巴警官的事,汇报给我爸了。就是不晓得,我爸清不清楚何爱玉和巴警官的关系。”这些天来,晏玉猜测到何爱玉、何扑玉的人选,但他没有明说。
吃完饭, 她把碗筷放进洗碗机。
晏玉挑眉,“怎么?”

中年男人把左边岔路的警示牌,放到了她骑行的这边。
荆觅玉和晏玉、孙燃、巩玉冠去寺水山游玩。
想起从前, 晏玉嫌弃她家没有洗碗机, 现在他反而不乐意她购买一堆小家电了。
荆觅玉阴阳怪气起来,“你和于小姐的婚事吹了,可惜吧。”
她在他身边腻惯了,软成一摊泥似的,靠在他的怀里,“我们周末去游山玩水吧。昨天巩玉冠还在群里说,闲得天天在家拔脚毛呢。”
外公常说:“君子远庖厨。”
两旁林木,又高又密。
三岁到六岁, 她和秦修玉住在同一间房。两张小床,挂着蚊帐。
晏玉笑着拍拍她的后座,“自己玩,我和孙燃在聊天。”
外公镇定自若的声音传来,“就好了,就好了。”
他手一松,用嘴把她的两片红唇含住,吮了几下。“你什么时候想结婚,我再给你求。”
外公把米粒挑开,喂着外婆。
她饿到瘫在了床上。
他直接在她的小圆肚子挠痒痒。
她下了车,就会见到那人扶着一辆深蓝色自行车,向她微笑。
“巴警官找你做什么?”
“是呀,他是何扑玉的亲生父亲。”
公车站在校门口。
荆觅玉静静地听, 吃着晏玉亲手做的菜。
她抬了抬。
“嗯。”她心中还在想婚事二字。

和*图*书
“只计时?”
巩玉冠悠哉悠哉地慢行,看着她飞速越过他。他喊了一声,“别走太远。”
“好。”简誉刚才的提醒,不是无中生有。晏玉想,李双英可能不相信晏风华,而亲自出马了。
上回简誉不认识荆觅玉。
应该有六年了吧……
外公一走,她和秦修玉说:“外公煮的不好吃啊。”
“嗯。”简誉提醒说:“荆觅玉的资料动过手脚。和孟泛玉的那段往事,全删掉了。简历改成了海归。”
晏玉和孙燃谈着十方的前景,缓慢走路。
“对了,半个月前,我见过他。”
她会揽住他的腰,吃他豆腐,享受路上女生们艳羡的目光。
荆觅玉把女式背包丢给晏玉,和巩玉冠租了两辆自行车,踩着上坡。
游神之时,前方一个中年男人在招手。
可是好久都没好。她跑去问秦修玉:“秦修玉, 你饿了吗?”
“为你鼓掌。”荆觅玉拍起手来。“和你爸斗智很烧脑呢,我们下个月就吃鱼吧。一鱼三吃,补脑益脑。”
某天, 外婆生病了。一家子没饭吃。
“他是我生命的贵人。”没有这位老师,晏玉走不出童年。
晏玉送完简誉,回到家。
“别理他。”晏玉托起她的臀。
荆觅玉跟着笑起来,“知道了,谢谢大叔提醒。”
简誉难得牵出一抹笑。“荆觅玉也有这道光?”
中年男人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小,将要消失在那一片丛林之中。
“恭喜你。”能遇上女版孟泛玉,真是走狗屎运了。“我记得,你喜欢小学的一个老师。”
“于家是金融界大佬啊。你小妈要再给你物色其它白富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