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荆山之玉

作者:这碗粥
荆山之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阳崖卷

第二章

晏风华的耳朵又嗡一声,“你说什么?”
晏风华继续说:“晏玉两三岁,能跑能跳,没少让他妈骂。有一回,听说是掀了小女孩的裙子,葛山桃气得打了他一顿,手上的戒指把他的脸割伤了。从额头到下巴,一道伤长得要破相。幸亏送医及时,没留疤。不过,这天起,葛山桃对晏玉不再打骂,放养起来了。母爱,终究是本能吧。她想关爱晏玉,却又觉得,这是被强迫生下的儿子,她心有不甘。”
晏风华的目光向一直不多话的晏玉瞥过去,“你在想什么?荆小姐的发家致富, 没有了宝藏, 可就靠你了。”
李双英对晏晁的感情也复杂。这是她的亲儿子,却继承了她不喜欢的男人血缘。
到了中午,杀手仍然没有消息。
“我请了杀手。不是,我想说——”
“你派了谁去,会不会留下手尾?”
晏风华再问:“有没有可能是暗语?藏头诗?藏尾诗?”
晏风华已经进了自己常住的客房,悠哉地半靠转椅,浅笑说:“本来想着回去再通知你,但怕你惦记,我也就跟你直说了。”
李双英刚嫁给晏风华,和晏玉很生疏。她听晏风华说过,晏玉这个儿子,本是葛山桃不想生的。
离婚谈判时,葛山桃选择了大女儿。
“这哪里知道呢。”荆觅玉苦笑,“荆家还指望这宝藏发家致富,现在全泡汤了。”
上午,李双英坐立不安。
晏风华又说:“我先去睡个午觉。”
“对了。”李双英继续询问,“荆觅玉今天没跟着晏玉吧?”
对方没有消息传来。她担心,会不会失手把晏玉给伤了和图书
“荆觅玉的事,我处理得差不多了。”晏风华望着远处的别墅。这岛上,视野没有晏居开阔。
晏风华眉毛一耸,“都在婧之的手机上。”
没有接通。
讲起和葛山桃的婚姻,李双英清楚地记得晏风华的话。“葛山桃出生在农村,家里重男轻女,她是第六个女孩。生她的时候,她父母找来有经验的稳婆,指着肚子说肯定男孩。结果出来是女的,就送人了。送的那家,不孕不育许多年。谁知,葛山桃上初中,这家突然生了男孩。她又被冷落了,心里对男性生物有莫名地排斥。”
从葛山桃的眼神里,李双英能读懂轻蔑二字。
晏风华回到自己的座位。
李双英追问着:“那你处理完了吗?”
“你给我说的机会了吗?一天到晚不见人影,我想和你讲讲话,你都不耐烦。我就想,等我处理好了,再告诉你。”李双英冷冷扬着调子。
晏风华靠着椅背, “有瘾的东西难戒。荆小姐, 我也是替你可惜。”
“谢谢晏先生,谢谢葛小姐。”荆觅玉欲言又止,说:“能否请你们把开挖录像转发给我……我回去也好交代。”
“荆觅玉?”这名字让李双英瞬间清醒。
晏风华抹了一把脸,“怎么会这样……”
晏风华耳朵嗡了一下,终于停下斥责的话。他左手捂起耳朵,重重地从鼻子哼声。
晏玉这才笑着应声, “这藏宝图,爸和姐格外热衷。再值钱的一块玉,也敌不过爸前年收藏的玉钺吧。”他搭上荆觅玉的肩,“现在真相大白,没必要再花人力物力去折腾了。和*图*书
李双英急急地想说:“风华——”
之后来了几通电话。美容的,打牌的,喝茶的,李双英都推辞了。头昏脑胀时,她小睡了过去。
晏风华想摔手机,他努力地克制心中腾升的怒意,“你为什么总是坏我的事!我花费时间、金钱,就为了给她造一个半真半假的荆山之玉,让她回荆家交差。”
“谢谢晏先生, 我……的确很失望。”荆觅玉低下声来,“我爷爷……被骗了半辈子啊。”
晏风华闭紧眼睛,紧到双眼都出现了多重皱褶。他回想着和荆觅玉的几次对话。
直到晏风华的电话把她惊醒。
李双英见过葛山桃几次。
她从化妆间走到阳光房。再从阳光房走出露台。太阳太大,竟然让她身上发冷。她又回到了室内。
“她也在?”李双英惊疑,袭击失败了?她嘴巴拢起,眉心一皱,干脆坦白说:“我……今天派了人去对付她……”
晏玉上小学二年级之后,性子不再是以前那样木然冷漠,也愿意和她亲近了。他长得机灵好看,嘴甜会说话,比起在学校仗义出头的晏晁,让她省事不少。
她的姓名,她讲述的故事,让他先入为主,以为她是荆家人。
李双英转头望窗外。
荆觅玉摇摇头, “这个我不知道, 我要先和荆家商量一下。不过, 我是听说, 富商姓孟。”
客楼露出一角。
晏玉随晏风华迁至芜阴。
“他没事就好,我都担心一整天了。”李双英朝天空拜了拜。
李双英心里愈发地紧张。饭也吃不下,水也喝不下。她给晏玉拨了电话。
“晏风http://m.hetushu.com华!”李双英尖叫了一声。
“这些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晏风华打断她的话,“你派了什么人?去的什么地方?用的什么方法?失败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你给我说清楚!”
李双英从来没有赢过葛山桃。她得到的,是葛山桃本就不在乎的男人。
这回轮到李双英面目狰狞,厉声说:“你那个刁争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的资料查不出问题,他不会顺着其它人查吗?不会去查荆家吗!”
三家人之中,只有荆家,不清楚刺绣图的真相。因此,他顺着她的故事,拼图、寻宝,满心以为把她引到了错误的方向。
“对付?”晏风华倏地冷下声来,“你做了什么?”
“北秀,晚上回芜阴。”许是因为心情轻松,晏风华说话的调子很温柔。
晏晁童年和巴智勇眉目相似,大了,长相更偏向她,但性格遗传了巴智勇的刚直,让她十分动气。
然而……她才是真正的猎手?
“晏风华,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以为给她下了套。其实一开始,是她在给你下套。”

“李双英!”晏风华气极,“过了这么多年,你做事为什么没有一点长进?我不是说了我会处理吗?”
葛婧之:“没问题。”
“我想除掉她,她是个危险人物。”
“好了。”晏风华起身,“这件悬在我心里一个多月的事,终于解决了。虽然结局出乎意料,但只能如此了。”他看了一眼荆觅玉。
她心里咯噔一下。这杀手这么不靠谱?她想联系对方,也没有信号。
李双英当时问:“那和_图_书她怎么嫁给了你?”
“你见到晏玉了吗?”李双英心心念念的,是晏玉的安危。
“你——”晏风华气话说不出来了,“那她到底是谁?她和我说的起因、过程,都是荆家的事。”
“什么?”李双英乍醒,头疼得厉害。
“当然跟着。有她在场,我才叫解决事情。”
她正苦着脸,歪头靠在晏玉的肩上,嘀咕着:“三家人都被骗得团团转。”
李双英的头更疼了,“你在哪儿?”
李双英喘着气,“她不是荆家的人!我们都被骗了。”
李双英见到来电显示是晏风华,立即跳起来,“喂?”
晏风华的笑纹飞起来,“后续我会继续盯着,但她应该闹不出水花的了。和平社会嘛,就该和平地解决问题。”
晏风华察觉有异,“怎么突然担心他?”想起晏玉和荆觅玉的伤,晏风华有了不详的预感。
荆觅玉:“但是,家族使命就为了这么一样东西,总是不甘心啊。”
葛婧之瞟向晏风华,“爸, 你那收藏瘾又犯了。”
得知这木盒里的, 是一封家书。他的表现不如刚才热络,甚至有了丝不耐。
“荆家?”李双英咬咬牙,“风华,不对——”
“不知道。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危险。”李双英突然凄声而笑,“风华,你不是说过,斩草要除根?但你现在,任由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牵着鼻子走!”
晏风华右手抵了下太阳穴, “这一封书信, 就算三家人守护世代, 也无法交到富商的孩子手中啊。他忽悠什么呢?”
“嗯。”李双英忽然理解了葛山桃。她当年也不想嫁巴智勇,迫于家庭经济压力http://m•hetushu.com,不得不找人分担。
晏风华沉默,脸上乌云密布。
“荆来福的死亡,警察局有记录。他的资料不难查。他早年丧妻,生有一个女儿,生于1963年,死于1986年,她的名字就叫荆觅玉。荆来福只这一个女儿,也没有其它兄弟姐妹。所以,荆家的后代早死绝了。现在的这个荆觅玉,是假的!”
“李双英,你有没有脑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一旦暴露了,晏家跟着玩完!”
“见到了,还是那样。不过,他暂时不回芜阴。”
“那天我喝了几杯,把她推到了床上,她是不情愿的。”晏风华摊手,“一发即中。她不喜欢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冷言冷语。”
晏玉:“所以,还得感谢爸和姐,不然你不知还要赔多少年青春去寻宝。”
李双英表面摆着小三上位的胜利姿态,其实心里发虚。她知道,葛山桃其实并不爱晏风华。
“因为我能帮助她离开养父养母。”说起这些,晏风华没有隐瞒,“我呢,就是相中她的姿色。结了婚才发现,日子根本过不下去。第一胎过后,我和她就没有性生活了。”
葛婧之短暂地失落了一会,又笑起来, “对一个父亲来说,给自己孩子的临别书信,算得上弥足珍贵了。”
可以说,李双英待晏玉不亚于亲生儿子。她祈祷那个杀手,看准了人才好。
她想再和晏风华生一个两人的孩子,晏风华却说,“现在两个儿子,一个我的,一个你的,扯平了。再有我们亲生的,晏玉和晏晁难免嫉妒,就不生了。”
李双英吃惊,“那晏玉——”
晏玉在主楼住了不到两年,抱着枕头去了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