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九章 飞罗裙(上)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九章 飞罗裙(上)

云练裳瞥了一眼筱矝,扬眉道:“常公子,任大哥写的这首诗是隋朝著名僧人灵裕临终所写,那灵裕和尚博学多通,精研教典,严谨操持,在当时极享盛名,这首诗是说灵裕临终前对人世间千般依恋和对死亡的未知世界的万分恐惧,这下你可懂了!”
筱矝同时站起,道:“常公子!任大哥没有死!”
唐灵垂眼看见自己的鼻尖,闭眼,缓缓吐出一口气,从怀中拿出那张纸交给了常小雨,什么也不说。唐飞却是看见筱矝眉宇间的那股淡淡的清冷之气中的隐痛随着那张纸而动。
众人商量定后,见那唐山已是睡着,唐灵自是生气,起身走至唐山近前大声道:“下雨了!”
众人进入庵内,展现在眼前的水陆庵并不大,南北两边各有厢房十三间,院中有三间中殿,西有五间大殿,是一座完整的佛家寺院,整个院落显得清幽古朴,一派佛家净地。
常小雨满脸通红,道:“对对对!就是兔死狗烹!”
云中歌喜怒参半,叹气道:“真是把你给惯坏了!”
云中歌笑道:“丫头,你不和老爹一块儿去?”
观音泪
正在此刻,偏门咯吱一声开了,众人顿时不语,只见里边走出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尼姑,缓步走至众人面前,双手合什低头道:“诸位施主,稍安勿躁,平日了师父一直是午时整做完功课的,诸位施主今日一来,定是扰了师父清修,是以还需一盏茶的功夫才能做完功课,到时师父自会出来见诸位施主。”说完转身径直走向庵内。
常小雨没有作声,筱矝已经在催问:“你倒是先说这究竟是不是任大哥所写?”
那雷鸣背对着众人默立片刻,忽道:“师姐既然不愿承认自己是华山门下,做师弟的自然不能为难师姐,只是师傅说他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想要师弟我亲口转告于你,想来师姐不愿意让这个秘密大白于天下吧!”
唐飞坦言道:“晚辈不知,还请前辈指教。”
常小雨虽然对https://m•hetushu•com.com那首《悲永殡》的含义看的不是很懂,可是那张纸上面除了那个‘骸’字之外,其他的字他还是认识的,那‘……送鬼门前’他更是认识,他突然觉得有股寒意顺着脊梁骨升起。常小雨把那张纸放到石桌上,孱孱一笑,道:“我认识的字不多,这上边写的是什么意思啊?”
唐灵脸一红,看了一眼正在瞧她的唐飞,幽幽道:“那药若是中毒后当即服用定能解了那飞罗裙的毒,现在只怕是无能为力了。”
‘怒剑’雷鸣话音方落,众人便听到庵内传来一声女子‘啊’的惨叫,听声音便知是灭寂师太,又听到年轻女子的声音惊叫:“师父!”“师父!”众人一惊,相互一望,各派人士再也按捺不住纷纷纵身掠过庵墙落入庵内。云中歌心道不好,向唐飞打了声招呼,两人也是腾跃跟在雷鸣的身后掠进水陆庵。
伤情离
看着常小雨的傻笑,云练裳不禁道:“常公子,你这是在问谁啊?!”
云中歌心知灭寂师太生性心高气傲,对当年季卓文将自己和赵世青逐出师门一事仍耿耿于怀,只是他分明听出灭寂师太的低沉柔和的声音中似是极为虚弱,竟像是内力虚脱即将耗尽。
陡闻雷鸣此言,众人之间顿时便炸开了锅,要知灭寂师太出自于华山掌门在整个武林中鲜有人知,毕竟华山派出于颜面对当年之事不愿声张。
云中歌大笑而不答,却是催马快行,水陆庵地处蓝田县城东三十里不到的普化镇王顺山下,长安城本就距其不远,两人一路行来,说着笑着,已是走了不少的路程,这一拍马急行,转瞬便到。
云练裳本是想在筱矝的面前表现一下下自己的学问的,谁知经常小雨这么一问,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遂望向筱矝,却是见筱矝和云中歌正向自己投来责怪的目光,正要问道,却是听到唐灵说道:“常公子,任大哥就是那么随便一写,当然和-图-书是为了戏弄飞剑门的那帮卑鄙小人,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任大哥,然后治好他的眼睛!”
只是此刻盘旋于云中歌和唐飞头顶的问题是,这些人只是静立于水陆庵的门前,不说话也不采取任何行动。过了片刻人群中似是有一些骚动,但是立刻又平静了下来,又过了半晌功夫,还是不见这些人有任何动静,二人已是有些按捺不住,忽然听到众人中有人说道:“这午时已过,怎还不见灭寂师太出来?”“是啊!适才那小尼说的是午时呀!”“他奶奶的,不如我等一起破了这山门冲进去。”
筱矝和唐灵更是无语。
……
众人听唐飞这么一说,俱是暗暗佩服他的思维缜密颇有远见,常小雨道:“那我怎么办?我两个地方都想去!”众人不语,常小雨想了一会儿,又道:“算了,这次热闹就不凑了,还是找老狐狸要紧!”
二人策马方过一座石桥,便见到了那水陆庵,水陆庵是一坐规模不大的四合院,前有五间山门,却是紧闭着,门前聚集着二三十江湖武林人士,二人相视一望,云中歌笑道:“果然被唐少侠说中了,呵呵,今日这水陆庵可是要热闹了!”两人遂下马,将马拴于河边的柳树上。向人群中走去却也并不靠近,待到距众人五六丈远,唐飞见云中歌用手向头顶的树上指了指,当下会意,二人遂悄无声息跃至两棵相邻树之上的茂密处藏起。
云练裳道:“你不是和那灭寂师太有老交情吗?!你一个人去就够了,还要我们这些小辈跟去做什么?”
飞罗裙
常小雨道:“唐姑娘,说来说去,你的话我听得最明白,对了,上次你给老狐狸的那种药不管用了吗?”
常小雨点头,不语。
众人对云中歌的提议自是没有异议,唐灵道:“我要去找任大哥!那个什么灭寂师太一听名号就觉得不舒服!”筱矝也是说道:“我也是!”云练裳立刻道:“乔公子,我和你一起去找任m•hetushu.com•com大哥。”
唐飞正自骑在一匹枣红快马上吟唱这句江湖上广为流传的歌谣,云中歌胯下白马一匹,大笑道:“唐少侠,你知道‘飞罗裙’之毒的来历吗?”
无情山上无情泪
云中歌因应物惑觉得对任飘萍愧疚,是以一直不吭声,看了那首诗之后,心知众人对任飘萍的贪生怕死有些失望,就是连他自己也是不解任飘萍为何是这种人呢?此刻见唐灵心无芥蒂直奔事情的主题,不禁心中暗自惭愧,遂开口道:“以老叫花子来看,此刻时候已不早,先行各自回房休息,待到天亮,我等兵分两路,一路继续打听探寻任少侠的下落,一路去水陆庵找灭寂师太求取飞罗裙的解药。”
各派人士略一迟疑,便循着那阵阵‘师父’声直奔西边大殿。众人刚到正中大殿门前,便从大殿内闪出八名手持三尺六寸的青钢剑的灰衣年轻女尼,八名女尼呈扇形展开,个个怒目圆睁气愤不已,正好拦住各派人士的去路。居中的一名年龄稍长女尼叱道:“贫尼了痕,尔等为了‘飞罗裙’的解药,擅闯佛门净地,扰师父闭关清修,现今致师父身受重伤,险些走火入魔,如若还不速速离去,莫怪我等手下不留情!”
就在众人哗然之际,自庵内传来一个低沉柔和的年长女子声音道:“贫尼早已不是华山门下,施主还是回去吧!”众人自知这正是灭寂师太的声音。
夜夜啼
云中歌和唐飞已是将那张纸拿至跟前,两人凑在一起细看之下,同样无语。
云练裳看着常小雨挠头着急的模样,不禁笑道:“看你那副急样子倒是像个猴,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常小雨小眼眯成一条缝,苦笑道:“本来懂得,你这么一说,反倒不懂了?这老狐狸既然没死,为何学那贪生怕死的什么和尚写这首诗?”
常小雨耳边听着唐飞说的话,直到走至后花园的门口处,突然狂笑,返身飞跃至亭子里,道:“对对对!老狐狸精明得https://www.hetushu.com.com跟猴一样,当然明白那个道理,嗯……怎么说来着……兔死狗什么来着?”
常小雨闻言像是被钉在地面上,身形一顿,狂喜道:“什么?老狐狸还活着?!”同时又摇头道:“那你们一个个闷葫芦似的不吭声,还哭丧着一张脸!不用安慰我!”又抬脚头也不回离去。
唐飞道:“原来是这样的,不想这里边还有这些不为人知的事,”又笑道:“前辈不是说和那灭寂师太交情不浅,不知是怎么回事?”
云中歌点头,道:“那灭寂师太原本是华山门下,原名卫芳华,与震天帮老帮主赵世青同为师兄妹,分别是华山派掌门季卓文所收的第三个和第二个徒弟,在同门师兄妹两人资质最高,就是现今长安城的首富,当年的华山派大弟子冀青云也是自叹弗如,后来华山季卓文便着二人共同修炼华山派最难修炼的剑法‘风雷剑’,那风雷剑中有一招极为厉害的招式需要两人心意相通才能发挥其最大威力,这一招就是‘剑飞罗裙’。后来二人合练那‘风雷剑’,日久生情,做出了越轨之事,二人遂被逐出师门,不料后来二人劳燕双飞,赵世青创立震天帮,而那卫芳华在水陆庵出家为尼,法号灭寂,独创蚀骨穿肠毒药,这才有个天下闻名的‘飞罗裙’。”
唐飞本是要跟着筱矝去找任飘萍的,此刻却道:“只是现今知道此事的人定是不在少数,如若我猜的不错的话,现今去水路庵的武林人士想必不会少吧!我唐飞正想去会一会天下英雄,所以我去水陆庵!”
夜似乎在一瞬间突然凝固,就是刚才还在叫得欢的虫儿也哑了一般不叫了,常小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屁股再在地上,仰脖咕咚咕咚把湖中的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忽然笑:“呵呵!呵呵!呵呵!”道:“我这就去把那应物惑和飞剑门那帮孙子杀个片甲不留!”人已是霍然而立,朝亭外大步流星走去。
这最后一句是那江不才所说,可是他刚一https://m•hetushu.com•com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那江不才的脸上立时肿的老高,眼冒金星的同时耳边听到一个人熟悉的声音道:“就凭你也配叫灭寂师太!”众人一惊,向那人看去,但见来人一袭月白短衫,虎背熊腰,四十上下,一双耳朵生得比常人大许多,正是华山派‘怒剑’雷鸣。
唐飞同时亦是站起身,道:“常公子,担心则乱,应氏兄弟要的是《九天玄功》和弑天剑吧,或者说是那《龙舞十八斩》,以你对任兄的了解,你认为任兄会交出来吗?!”
二人跃至树上,居高临下,自是将众人看得一清二楚,中间几人正是那飞剑门的代掌门应物行和左右护法及其一干七八名弟子,就是那应物惑也竟然是在场;再瞧向南头的几个和尚竟是少林寺的无尘和达摩三僧恋尘,恋花,恋秋,一旁还有一个貌比潘安的携剑男子,一个让唐飞此刻恨不得立刻过去搧上十几个耳刮子的人——柳如君;北头所立数人中为首一名左羞空空如也正是震天帮长安分坛的坛主司徒光,其身旁站着的是那生得五大三粗大腹便便的黄河水寨寨主江不才‘小白龙’,再有的只怕就是一些无名小辈,看热闹的居多吧。
群相哗然,“喂喂喂!小尼姑,要我等等到何时啊?”“小尼姑,你师父该不是不在庵内吧?”“灭寂师太也太目中无人了吗?”那小尼姑却是头也不回,咯吱一声那扇门又关上了。
水陆庵,水陆庵坐落在一个形似卧鱼的小岛尾部。它三面环水,形似孤岛,四周有青山耸立,南依秦岭,群峰苍翠,河对面的山形宛若一座卧佛,宁静而祥和,周有蓝水环流。水陆庵本是唐代的悟真峪北普陀兰诸庵内的水陆殿,庵毁后,人们便把这个殿宇叫做水陆庵,是为六朝古刹。
那雷鸣打了江不才一巴掌之后,看也不看江不才,直向那扇门走去,江不才虽是恼恨之极却是自知功力不济,也不敢言语。这时雷鸣大声道:“三师姐,师弟雷鸣奉掌门之命前来,还望三师姐相见。”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